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十二章 奇耻大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二章 奇耻大辱

食人白蚁的毒针寻找到了人的汗毛眼儿,先洒上一点麻醉剂,酸蚀剂,然后狠狠的扎进了人的皮肤之下,肚子立刻变成红色,鲜血源源不断从那人身体里流出,其中脸上的几只白蚁因为吸的太多,一时肚子太大了,身体不堪重负,竟然掉下树去。

平常别说是一群白蚁了,就算是只有一只,只咬一口,都痛痒难当,非跳起来不可。可是那人竟然仍是纹丝不动,难道他真是死人?

…………

郑寅和丁小乙以及一部分骁骑队战士已经进入了峡谷窄道。

神机队的人已经把枪都填好药,火镰也都准备妥当。这余下的一二百人在峡谷前的小广场上焦急的等待着。

突然,就在他们的马蹄之下,从地里跃起了四个黑衣人,黑衣人个子都很矮,个个手持乌黑油亮的短钢刀,对着马肚子就是一阵狂刺。神机队以火力见长,眼下这种局势,既不能开枪,又不能拿枪和他们对打,所以根本难以发挥特长。好在还有数十名骁骑队的人在场,而彭以盛因为不愿见郑寅,也落在了后面。此刻见情况危急,彭状元再也顾不得屁股疼痛了,拔出腰刀,跃身下马,找准一个黑衣人便战作一团。他实在不愿意在马上打仗了,动一动,疼得真要命啊。

所有人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又究竟是怎么样在这五百多人马的脚踩马踏下挨过这半个时辰而不被发觉?

局面顿时大乱,已经有被捅伤的马匹因为不顾一切的奔跑而失足落下山涧,最可怕的是有伤马往前冲,冲散了前面的一些队伍,然后数匹马一并坠下山崖,再任由它们冲撞,损失就无法估量了。

看到地面的人已经发动了攻击,隐藏在树木里的三名伏兵也飞跃而下,开始了疯狂的刺马行动,他们统统都不在意马上的人,而只在意马匹,不在意杀死马匹,只在意马屁股,刺痛即止。

彭以盛到底是武状元,十五六个回合之后,他杀死了一名黑衣人,可是要想冲向另外几个黑衣人,却已很难,因为战马已经不受驾驭者的控制,四处乱窜。

彭以盛相中了隔着三四匹马以外的一个黑衣人,十分不情愿的跃上一匹疯狂跳跃的马,以期翻过障碍再战。可是,他猛然间看到了关隘处的危险情况。三四匹害群之马,已经玩儿命得冲向那里,如果被它们冲到前面,那可就惨了。(彭队长没有见过保龄球,否则他的脑海里一定会闪现出全中的镜头。)

说时迟那时快,彭以盛顾不得黑衣人了,他施展梯云纵腾跃飞过前面四匹战马,来到了隘口里最前面的一匹疯马之前。就势伸出左手捉住了一根藤条,三下两下缠在手腕之上,好保证自己不摔下山去。然后右手挥刀“咔嚓”一下便砍死了一匹战马,战马头一歪,坠向了山涧,马背上的战士惨呼着也随之落入了江中。

紧接着又是一匹,彭以盛照例处理,连人带马还是坠入江中。这时突然听到后面有人提醒:“别让马掉下去,快杀他娘的五六匹挡住那里。”

彭以盛一听果然有道理,于是三下五除二便砍倒了八匹马,每次故意砍其内侧,使马倒在路上不致坠落。果然后面的战马无法逾越前面的马尸战壕,只好又返身回去。隘口里面顿时变得安全了许多。

彭以盛的脸上身上已经全是热呼呼的鲜血,其中马血居多。想到许多兄弟手下仍在外面,彭以盛飞身越过尸堆,再次杀入了战场,此时外面的人也已经稳下心神,开始有组织的与敌人作战。

局势已经有所改观,已经又有一名黑衣人被放倒了。就在彭以盛刚刚返回战团之时,只听其中一个黑衣人发出一声怪异的叫声,其余四名黑衣人立刻摆脱恋战,向山涧处疾奔几步,纷纷跳下悬崖。

明军将士甚至来不及反应,他们不相信,难道人真有不怕死的?

这是什么样的敌人啊?难道是魔鬼?哪一个人能够在五百多人马脚下坚持半个时辰而不出一点动静?哪一个人又不怕死?不是鬼,会是什么?

有好奇的官兵,探头往山涧中望去,只见黑衣人跃下山涧后,他们的披风顿时变成了“大翅膀”,在沟谷里的盘旋一圈后,像风筝一样缓缓落入了江水,之后一个猛子再也不见了踪影。

就在这时,前面又传来人喊马嘶之声。原来前面李明道率领的飞骑队在山谷之腰,被伏兵推下的石块和枯木砸伤不少。好在萧三郎及时从前面赶回来,施展无敌轻功,飞身跃上峭壁,寻了敌人苦战几十回合,才使敌人丢下一具尸体,狂奔而去。

…………

惨败,郑寅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惨败!日后历史上没有人记载这一战,因为在场的知情人,没有人愿意提起这一战,五百优秀战士被十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打得落花流水,根据事后统计,伤亡对比是四比八十三。

彭以盛杀一人,骁骑队官兵杀一人,萧三郎杀一人。那另一个是怎么死的呢?我想您一定猜到了,不错,那个倒霉鬼是被白蚁咬死的。

然而,那具白骨的主人,却足以让每一个知情人感到胆寒!

…………

王天霸和大儿子王飞龙带着十名神威镖局当家镖师,自接到那个神秘之镖后,连夜就出了京城,来人告诉他,必能保证他家人的安全。其实也是告诉他们,我们即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也能随时处死他们。

不知是出于巧合,还是果然是那个人发挥了什么作用,永乐皇帝果然没有追究王家,甚至还处罚了平宁公主。这是王天霸他们刚到杭州府时通过家中飞鸽传来的讯息得知的,连王飞龙这个地头蛇都服气了,他问父亲:“爹,您说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呀?他哪来的这么大的威力?”王天霸摇摇头,他又怎么知道?

其实当那人说出要让他护镖到台州时,他就打了一个寒噤,那可是爹爹全军覆没的地方,两年前爹爹王义便是接了一趟神秘的镖银去台州而一去不复返的。但是事关整个家族的安危,他没得选择。

那是一件什么镖呢?

王天霸再次从怀中再次掏出了一个油布封,足有三四斤的一个大包裹,被油布密密实实的包着,捏起来软软的,似是纸张,又像布匹,谁也搞不清是什么。可是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开封,因为那人还说过如果这包裹要是被拆开了,无论是谁拆开的,也无论是什么原因拆开的,王家老少,都不会有一个能够活着见到他们!那个人操着外地口音说话的时候永远是笑吟吟的,不急不慌,但是每一句话都让人不寒而栗。

而直至现在,王天霸还不知道那个人姓甚名谁,对方给他的报酬是一千两白银外加王家全家的性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