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 第十四章 偷闲为山客 第 3 节

南山石 收藏 9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真正的好汉坡其实只有三华里,是夹嵌在十八华里登山古道中间的一段极其陡峭险峻的石阶,有一千二百多级。这条连线着好汉坡的登山古道,在两条盘山公路还没有开通前是上南山的主要通道。蒋介石把南山曾定为“夏都”,他和宋美龄十三次登南山,都是从这条古道乘藤轿而攀的。

古道,现在也不乏其兴旺,特别是一到大礼拜,x市的人们和外地的游客便结伴蜂拥而至,他们在大自然中锻练着身体、陶冶着情操,虽累犹乐,争当着好汉。因此,这里俨然成了x市的“后花园”,沿途的农家乐酒家、凉亭、茶棚、泉水池等服务行业和设施一时兴起,非常地热闹。

“斑斑轿夫泪,阶阶牵娘心!”朴娟站在好汉坡前的松石泉边忽然感叹起来。

“我姐姐又在怀古哀忧了!你看,前水已去,新泉又来,现在可是清甜爽心呀!”朴璇在溪边尽情地将双手玩打着碧澈的泉水,在享受着泉水的温馨,听朴娟忽发忧叹,于是欢言道出心中的惬意,以欲转移朴娟的意念,她不想这四人的第一次郊游就添上一丝的沉郁。

谁知伍平却很快接上了朴娟的话头:“是啊!我们的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它创下了五千年的璀灿文明,在世界上都可称首屈一指。可惜呀,我们的先人太仁慈、又太狭隘了,光知诸子百家、统驭之术,不攻天文地理、机器火炮,当八国联军持着我们发明的火药攻进北京城时,我们还拿着大刀片!最可恨的是那小日本,不毛之地,弹丸小国,竟侵占了我们八年之久!屠戮凌辱不说,又掠夺了多少本该属于我辈的财富?究其原因,清朝腐败!蒋介石该死!什么和敌于国门之外?什么攘外必先安内?祸国殃民!我们的整个民族都是从内忧外患的历史中走过来的啊!何独是轿夫?”伍平说到这里已是青筋外露。

“诶,诶,诶!伍平,我看你说这话时象个‘愤青’!”石军打逗着。

“什么‘愤青’?我是共和国的军人!我手中的枪是干什么用的?就是要保家卫国!就是要枪口对敌!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小日本再试试?!”伍平已触动了爱国情怀。

“小伙子,有血性!有前途!就是这个理!”石军又托大般象首长一样拍了拍伍平,脸上还故意挂起一股严肃。

“话题略出了。我叹过去的怨民,你们却扯起了过去的宿敌,又勾起了你们军人铁血报国的雄心,我支持!我敬佩!谈起国耻,不但是你们,我父亲也是一样激昂。应该说,凡是有气节的华夏儿女都不会忘记自己民族受凌辱的太多历史,包括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血腥洗礼的后生。‘愤青’一词源于网络普及,一些人怀爱国心,鼓民族志,可能言行壮怀激烈了点,就被某些学术权威贬为‘愤青’,称之为‘宣仇式的反日宣传和教育’,我看这个所谓学术权威思想根子上有问题!”朴娟说着,也不由露出气愤。

“只要是爱国,我觉得社会应该为他们提供更充分和更可靠的表达权利和表达空间。否则会激起众怒,稳定是压倒一切的!”朴璇则从公安工作角度接着茬。

“我这人不爱动嘴,只爱动脑、动手。写文章啊什么的,只能出出淤气而已,我就不屑日货。他娘的,再回到三八年,我就要鬼子吃‘糖葫芦’,一弹穿心!”石军作了个持枪疾扫的姿式,恰似虎距龙蟠。

“别动!就这个姿式拍张照,我把他寄到日本的靖国神社去,告诉那些死人、活人,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有这样一位武警勇士在枕戈达旦,看吓不死他们!”伍平以手架框,煞有其事地作势模仿着拍摄,逗得朴娟、朴璇齐笑起来。

“可惜没带像机,否则我要你寄去!”石军大刺刺地说罢又嘻戏般地朝着一棵栗树旋身飞起,猛击了一拳,振下了几片树叶,吼道:“小鬼子,吃我一拳!”

“好一个漂亮的黑虎掏心!”有人在一旁赞了一声。

石军抬头,见是那位在军人服务社门口被抢的市委宣传部干部,他短裤背心,大汗淋淋,眼镜片上沾满雾水,正在取下擦拭。

“您好!您也练过?”石军立即上前握手。

“我若是练过就不会被抢了!我是从武侠小说里估摸出来的。你们军人服务社位置太偏,离中队也略远,道两边又是自由菜摊,那段路扒手特多。不过,自那次以后,好多了。”

“城乡结合部嘛,乱些。你说的情况,那就是公安和工商的事了。服务社是支队家属办的,他们图房租便宜呀。”石军说完唤过伍平给二人介绍道:“这就是那位给我们写报道的被抢宣传部干部。这位是我们中队的指导员伍平。”

“您好!您也坚持登山?很早啊,这就下山了。”伍平首先伸出手。

“坚持,每星期一次。我以前有些哮喘,坚持了一年,就好多了。指导员,那篇报道还满意吗?我是用心在写!”

“满意!地方干部群众哪怕是只言片语褒奖和鼓励,我们都视为极大的鞭策。谢谢你!请您今后还要多将笔墨投向我们军营,投向战士。”伍平谦恭地说。

“没说的,那是自然!”宣传部干部痛快地说。

宣传部干部告辞后,石军挑战性地对伍平说:“我们也来一个小练兵,单兵对抗。好汉坡有一千二百多级台阶,我们看谁先征服它!”

“与你这蛮汉比,我自然难赢,不过,即然你说出了‘征服’二字,我就不服输啦!来,比比看,输给你,不算输。”伍平边说边作着准备动作。

“好!好!我和姐姐做裁判,我来喊口令,你们都不许赖皮!”朴璇起哄般嚷道。

“预备——跑!”朴璇的口令一下,石军和伍平二人向箭一样飞身而出,扑向好汉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