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炒股就是在做这样一道简单的智力题

zhao2365192 收藏 2 395
导读:有个老教授,决定做一个游戏,他拿出100元的钞票,交给他的课代表,让他组织同学们来一次拍卖,规定从0起步,大家可以每5元一个台阶加价,出最高价的人将得到这张100元的钞票(确定,是真钞)。不过,出次高价的人,尽管得不到钞票,但是却也必须按照他的报价来交钱。也就是说,最高价如果是x,那么,次高价者必须支付的money是x-5,不许耍赖皮的。  游戏规则确定,我们现在来做两个判断:    第一,如果是你来参加竞拍游戏,你愿意出的最高价是多少?请注意,这个价格应该是你的一个理性报价,好比一个投资计划

有个老教授,决定做一个游戏,他拿出100元的钞票,交给他的课代表,让他组织同学们来一次拍卖,规定从0起步,大家可以每5元一个台阶加价,出最高价的人将得到这张100元的钞票(确定,是真钞)。不过,出次高价的人,尽管得不到钞票,但是却也必须按照他的报价来交钱。也就是说,最高价如果是x,那么,次高价者必须支付的money是x-5,不许耍赖皮的。



游戏规则确定,我们现在来做两个判断:


第一,如果是你来参加竞拍游戏,你愿意出的最高价是多少?请注意,这个价格应该是你的一个理性报价,好比一个投资计划,一旦确定了,临场就不能修改,就应该去执行的。你可以先凭感觉报出一个价格,再仔细计算一下,报出另外一个价格。但不管怎么说,你最终确定的价格,将是选项一。


第二,你估计,拍卖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为什么?


随着慢慢思考,我们能逐渐发现这个游戏存在的一个陷阱,就是对次高价者的规定,制约了拍卖的实际结果。它将不可避免地把一个纯粹的经济学话题导向一个行为学话题。而不管结果是什么,它都能彰显人类社会博弈过程中的种种理性与非理性,彰显投资过程中的不同心态。



第一个结果:最高报价是50元。


这是我看到这个题目后的第一反应。随后,我立即明白过来,我这是一种傻瓜做法。如果我真的出价50元,我是绝对不可能得到这张钞票的。为什么?因为这是一场拍卖,比我傻的人很少,比我聪明的人却多得是。当我报价50元的时候,一定有无数的聪明人会愿意出价55元以上,叫价声此起彼伏,价格扶摇直上,我不会成为最高的出价者,也不会成为次高的出价者。


但是,我为什么只愿意最高出到50元呢?因为这是一张100元的钞票啊。我出50元,次高者出45元,合计支付95元,可以净赚5元。我们俩的总回报大于总支出,社会福利增加,对全局有利,所以,结果是快乐大于痛苦。如果报价高一个台阶(55+50=105),则总付出大于总收入,损失5 元,社会福利减少,大家痛苦大于快乐。所以,理性社会不会去选择更高台阶,最终结果就是50元。


慢着!你出50元,得到100元,你当然快乐了,收益率100%嘛!奶奶的,老子出了45元,凭什么一分钱收获也没有?你以为老子是傻瓜啊!


对了,忘记你老兄了,别生气,咱们达成一个协议,我得到的钱分一点给你嘛,给你47元好吗,你最终付出45元,回报47元,净赚2元。我呢,付出50元,净得到53元,净赚3元,好不好啊?什么?不好?那这样吧,你净赚3元,我净赚2元,可以吧?还不行,那好,给你净赚4元,我净赚1元,如何。嘿嘿,好的,咱们皆大欢喜啦,嗷,嗷,嗷……


有人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对这个结果提出批评:不就是5元的差价利润吗?何必如此斤斤计较呢?再说了,这是公开拍卖,怎么可能出现你说的串通情况呢?


别介啊,我这是举个例子嘛。你可知道社会上的很多拍卖,不是以元为单位,而是以亿元、十亿元、甚至百亿元为单位的?如果这是一个百亿元的拍卖,获胜者有5百亿元的利润,你敢小瞧这个游戏吗?


假设,我很幸运地成为教授的课代表,我跟你串通起来,你得到400亿,我个人只得到100亿,我何乐而不为呢?我只是告诉了你一个消息,而且只是中间斡旋了一下,就能得到100亿,我不要太幸运嗷!


所以,会有第二个你想不到的结果:


第二个结果:内幕交易的最高报价10元。


聪明人看到上面的过程,就会恍然大悟:他妈的,原来是一个骗局啊,只要组织好了,大家赚那个老头儿的钱,好容易嗷!


在老头儿不出场的情况下,或者即便老家伙出场,我们也可以设计得让他不知道嘛!咱们弟兄俩策划一下,你出5元,我出10元,然后你就不出价了,最后,我们就拿合计15元得到这100元的钞票,净赚85元,然后咱们兄弟俩就地分赃,怎么分都可以啊!


注意,不能让别人知道了,保密,坚决保密啊。好的!


不幸,有的苍蝇也闻到味道了?怎么办啊?算了,拉他们进来做个样子,免得老头儿发现了。只不过,咱们要分一点好处给这些苍蝇啊,免得他们回去跟老头儿汇报。什么,有的王八蛋嫌少?你的汉阳造哪里去了,指着他的脑袋,问问他想不想活了,问问他老婆孩子父母兄弟想不想活了。怎么样,摆平了吧,这就是权力和金钱的力量啊,好,拍卖开始!


再慢着,你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咱们出价5元,就不再出高价了,最后用这5元得到100元。嘿嘿,兄弟,你真是太有才了!不过,不行啊,如今这世道,媒体啊,舆论啊,大众啊,都盯着呢,人家会质疑的啦。再说了,老头儿还没那么糊涂,他会怀疑的啦,装装样子吧,忍痛多付出一点好了。


现在开始拍卖,好,有人出5元了,还有人出价吗?5元第一次,5元第二次,5元第三次,再没有出价要成交了,我要敲锤子了!好,10元,有人出价10元了,真是竞争激烈啊,有人出价10元了,价格提高了100%,高,实在是高!还有人出价更高吗?10元第一次,10元第二次,10元第三次,我要敲锤子了,还有人出价更高吗?哦,没有了,你们大家看啊,我要敲锤子了,公开拍卖,公平成交,10元!嗷嗷嗷,15元买了100元的东西,好便宜,爽歪歪,赚翻了!嗷,嗷,嗷!嗷,嗷,啊嗷……


对了,以前很多所谓的拍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交易的。如今,绝大多数拍卖都要求是公开的了。越公开,参与的人越多,私下达成统一协议的概率越低,拍卖的结果越能接近市场真实。而最最公开的、参与者最多的市场就是股市!


第三个结果:理性者的最高报价100元。


当市场公开的时侯,无法通过内幕交易达成低价,50元的最高报价很快会被超越,每个聪明人都会争先恐后地加价,使得成交价扶摇直上,冲到 100元。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会逐渐明白:这是一张真实的钞票,它的价值是100元,我只要出价100元,就可以获得100元,没有任何损失,绝对不会亏。此时,得到100元的理性判断压倒了一切,大家慢慢忘记了次高出价者必须支付他的报价的规则,风险显得并不是那么明显,以至于可以忽略不计了。


为什么说是每个人都会“逐渐明白”呢?因为课代表宣布结果的时候,总有一些人智商比较高,能立即判断出结果来。还有一些人在交头接耳没有听清楚,要跟别人打听才明白。还有的智商更高的人尽管听明白了,但不敢相信拍卖会的现场,怎么从5元开始起叫啊,应该开盘就50元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陷阱啊?慢慢的,拍卖场的气氛升温了,明白人越来越多了,大家觉得没有陷阱了,大家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聪明人了,参与拍卖的人才会逐渐多起来,最后促使价格迅速达到100元。


嗷!100元!最高价者得,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你们所有买进的冲动总算结束了!交钱吧!!


慢慢慢,还有人出价?怎么可能?!


第四个结果:投机者的最高报价200元。


哦,明白了,出价100元的小子啊,你以为自己不赚不赔,参加了一场游戏就拉倒了?可是,出价次高的人要支付95元而无任何所得啊!你以为他是傻瓜吗?NO!以为别人是傻瓜的人才是真正的傻瓜!他可以报价105元啊,这样,他实际的损失就只有5元了,相比95元的损失,他可以减少90元呢!


啊,还有这种拍卖法!


最高出价100元的人惊呆了,怎么以前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呢?你出105元,老子如果不加价,那不是白白损失100元吗?他妈的,这可怎么办啊!犹豫,后悔,反思,徘徊,100和105之间出现短暂的停滞,原来的热火朝天的局面突然冷却下来,谁也不敢再贸然加价了,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出价105 元和100元的两个傻瓜蛋儿,看他们怎么收场,有的人还哈哈大笑起来,有的人嘲笑起来,有的人拍掌高叫,有的人吹口哨,有的人起哄,嗷,嗷,嗷!拍卖场乱作一团。


此时,出价100元的傻瓜脑门流汗,进退维谷。他的一众参谋,股评家,经济学家,心理学家都拿主意,他自己也逐渐明白过来,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加价吧。增加一点,损失就少一点啊。


终于,他报价110元。此时,轮到报价105元的家伙深思了。他的选择跟他的对手没什么区别。理性的结果是他报出了115元。


拍卖场的沉寂逐渐打破,价格慢慢上升到130元。此时,拍卖场逐渐热闹起来,不断有新人加入进来,他们了解情况,了解规则,而股评家慢慢发现一个题材:尽管这张钞票价值100元,但是,由于参加了这次拍卖,它注定会成为文物,具有了收藏价值!一旦具有收藏价值,也许10年后能价值1000元未可知也!


我的天啊,真的是这样啊!


于是,一个新的傻瓜上场了,他喊出了135元的价格!举座皆惊!出价125元的人长吁一口气,他妈的,老子总算解脱了,你们俩玩去吧!嗷嗷嗷!!出价130元的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自己这个最高价变成了次高价,他已经没有选择了,只是对手换了而已。当拍卖师催促的时侯,他只好举起号牌,要叫140元了。


慢着!又一个新的竞争者发现了钞票的收藏价值,他喊出了140元的价格。


140元对135元,两个新的竞争者出现了!


145元,又一个新的竞争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竞争者出现了,大家都发现了它的收藏价值!嗷嗷嗷,拍卖场又热闹起来,新的竞争出现,价格继续上扬,不断有新人进场,曾经在125元停下的人开始怀疑自己的错误,他终于在180元的价格重新举牌,但新的竞争者立即超过了他。到195元的时候,在 160元停止叫价的人也重新加入进来,举牌,200元!


轰的一声,象炸弹爆炸的声音,拍卖场又安静下来。那个叫价200元的家伙立即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傻瓜啊,流氓啊,无耻啊,混蛋啊,老子怎么这么笨啊,老子怎么这么冲动啊,你们这些王八蛋怎么这么无耻地哄抬物价啊,上帝啊,出来救救我吧,神仙姐姐快显灵啊,你如果救了我,我给你重塑金身啊。你,你,你,笑什么!喊什么!老子杀了你们!嗷嗷嗷嗷嗷嗷!


混乱,一片混乱,叫价者,老头儿,课代表,都陷入迷茫,都不知所措,他们怕出现混乱,怕场面失控,他们开始协调,让每个人都明白,这个还是有收藏价值的,而且,据说,可能后面还有好消息,可能真正的成交者不必支付那么多钱,可能,这张钞票会被外资以更高价格收购,总之,很多很多可能性啦~


终于,一个怯怯的声音打破了混乱的局面:205元。


第五个结果:搏傻者的最高报价大于200元。


叫价200元的人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悲惨结局,但是,叫价195元的人何尝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满场静寂的时候,他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损失是必然的,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能够承受到什么价格才认输。


以后的游戏变得索然无趣。现在,早已经不是为了赚取利润,也不是为了减少损失,而变成比耐心,比家底。尽管也许还会重复100-200元叫价的过程,有新人加盟进来,但到最后,一定要有一个人再也承受不起更高的价格,他只能成为次高价获得者,同时宣布破产。而最高价获得者尽管减少了100元的损失,但也离倾家荡产差不了多远了。破产者家破人亡,接近破产的何尝不是如此!参与拍卖的其他人则成为看客,回家后难免受到家人一番斥责,自己也暗自说侥幸,有的人则开始为自己吹嘘,说自己在190元的时侯果断叫停,没有继续,好险啊,还有人嘲笑他,老子245元加入进去了,结果,有人冲进来,250元结果去,老子比你胆子大多了!


此时,只有一个人在偷偷地乐,没错,老头儿,你们怎么把他忘记了?老教授拿着巨额的钞票,嘿嘿,你报价250元才倒,我的收获495元啊。 100元的钞票,卖到了495元,好爽,好爽嗷。老头儿拿出5元给了课代表,作为他的酬谢,同时告诉他,由于组织拍卖会出色,留校的名额就给你了!课代表趾高气扬,出来炫耀。老教授拿着多得的钱,出国旅游去了,10天10夜南极游,才花了100元嗷,好舒服嗷。办个移民吧,免得将来被破产的家伙追杀。对了,再捐出100元来吧,买个名誉嘛,社会活动家,慈善家,知名教授学者,没事了,再写本书,书名是《我是怎样一个小时获利400%的》,嗷,嗷,嗷…… 好惬意的生活啊……嗷,嗷,嗷……


写在后面的话


昨天晚上读书,读到一个钞票拍卖的博弈故事,引申开来,突然发现这个过程跟股市很象,于是,创作此文。钞票的本来价值就是100元,出最高价的人得,次高价者必须支付成本而无所得。你可以把次高价者付出的代价看成交易成本,比如,佣金,印花税等。在一个理性社会中,在一个效率市场中,当信息足够透明的时侯,合理的最高出价应该是低于50元。这样,最高价加上交易成本,低于100元,而获得100元。这个过程,在股市中,就是绝对价值投资时期,好比中国股市的1000点到1500点。此时的买进,不管什么人,都是绝对没有风险的、绝对有收益的。当时,上海股市极限日成交不过500亿。


但是,总是有人忽略交易成本而去追逐实际价格,这会使得单一买方支付的价格等于100元,也就是价格与价值相等。但是,市场整体为追逐这个价值,要付出巨大的交易成本。比如现在,上市公司一年带给流通股东的利润不过4000亿,而流通股东持续交易每年支付的税费就超过了4000亿,这跟最高出价得钞票、次高出价白交钱有什么区别呢?但是,即便如此,叫价到100元的时侯,持有钞票的人总算有投资价值,所以他还比较心安理得。这个过程,好比中国股市的1500-3000点。你可以看看,当时涨到3000点的过程,并没有太费劲。3000点的极限日成交1000亿,交投显著增加,成本显著增大。


不过,到3000点后,股市盘整了比较长的时间。此时,投资价值相对明朗,由于交易成本的缘故,大家交投并不活跃,上海的日成交一度回到 500亿。但是,随着新进股民的增加,大家发现了股票投资价值之外的其它种种题材和概念,进场的搏傻者越来越多,股市终于突破3000点大关,直奔 4300点。4300点的位置,就好比钞票炒到200元,投资价值基本没有了,收藏价值也得到充分挖掘,上海的极限成交近3000亿,市场疯狂到极点以至于不得不迎来了5.30的组合拳。再看看5.30之后一些人的表现,多么象那个最先喊价200元的人的狼狈相!


只不过,4300点附近买进的人很少能想到还会再回来,还有更高价格。此时,只剩下两个高手在搏杀:基金和散户。大家都忽略交易成本,都忽略潜在风险,都想多赚一点弥补损失,也都怕自己就是次高价者。于是,股市在颤颤巍巍中走高到4300点以上。以后的过程,其实没有多少兴趣。谁是最后一棒的持有人意义并不大,谁能参与进去最后全身而退也没有多少意义,最后究竟谁来买单,谁来收场,都不难想象。


对了,叫价10元是什么意思?内幕交易啊,什么首次发行新股,定向增发新股,不都是需要关系的嘛,能在10元拿到的,只能是有关系的人。随着公开化和市场化,发行中的利润也会逐渐减少的。


最后,究竟谁是老教授呢?大股东啊,资本家啊。他们有的是原始股,你想要多少都可以。100元的原始股,本来只能卖100元,他们其实已经赚了(实际所得195元)。但是,市场的理性和非理性会最终把股票炒到250元,大股东收回495元,赚死了。而且,当你炒到250的时候,老头儿的股票,要多少有多少,全都给你!但是,大家的规则是事先定好的啊,你亏损了再来提意见又有什么用呢?人家调控你有意见,人家不调控,任你去涨,最后总不能还怪罪人家吧?所以,大家都愿意当老头儿,搞个企业上市,原始股拿出来卖,看着别人来竞相出高价,那个滋味,真的很不错哦。


噢,原来如此!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