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实体版》 第十七章 17-14

卫悲回 收藏 6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被一个护士推醒,整个坑道里一片刺耳的大呼小叫声。

“快,快换防护服。鬼子毒气攻击!”

“三防设备坏了!大家快点啊!”

是VX毒气攻击!

鬼子终于发动了化学战。

他们用剩下的毒气弹攻击我们人员活动密集的部分阵地和坑道。本来这些炮弹是不会给我们医院造成足够威胁的,但怎么坑道口的三防设备突然失灵了?

因为刚才给黄彪输血,我的手脚已经变得麻木,护士扔到我身边的防护服我哆嗦着怎么也穿不上。最后还是大眼睛的吴护士给我换上的衣服,随手把防毒面具给我扣上。

警报是从指挥所附近的阵地传开的,我们前沿阵地上部分骨干支撑点首先被鬼子毒气炮弹攻击,指挥部紧急通知了所有单位。

周围能走不能走的人都在飞快地穿防护服,医生护士们则繁忙地给那些确实失去行动能力的重伤员们逐个穿上衣服扣上面具。

防化兵小组的几个战士穿着防化服已经冲到坑道口试图紧急修复设备。

在角落里躺着的郑小明早已换好防化服,小心地继续靠在床铺靠墙的一面。

“我的孩子!孩子怎么办!”

从角落里传来刚生产的母亲充满恐惧的惊叫声,夹杂着婴儿震天的哭喊声。

真该死!医院里的防护服数量不够,居然没有多余的衣服和防毒面具留给这个刚出生的婴儿。

孩子!难道他刚到人间就得回到永远黑暗阴冷的空间里去吗?

站在小孩身边的医生护士们手足无措,因为他们也没有防护服穿,只是在刚才互相给对方注射阿托品。

孩子是不能给他注射这种解毒剂的,因为这解毒剂本身就是毒剂,孩子的体质根本无法承受!

母亲的哭喊声刺耳地穿透我的耳膜。

孩子!

周围已经穿好防护服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是。

我挣扎着试图站起来走到她们身边。

就在我试图站起的当口,近旁的一个战士毅然脱下了自己的防护服将婴儿包裹进去,顺手把三防式氧气再生面具扣在他脸上。

老柳!

是老柳!

孩子母亲也被医生们重新扣上面罩。

“阿托品,快给这个人注射阿托品!”

一个医生在奋力高喊。

迟了。

就在一个护士慌忙地攥着注射器冲过来的时候,老柳的身体迅速佝偻起来。

老柳的身体迅速滑向地面,像一片迅速枯萎的叶子一般,旋即他浑身裸露在外面的肌肉开始剧烈地抽搐膨胀。

鬼子的毒气已经漫进来了。

“快给他注射阿脱品!”

更多的医生焦急地高喊起来。

手持注射器的护士手忙脚乱地冲上前,七手八脚地忙着给正在呕吐抽搐的老柳注射解毒剂。

我紧走几步试图靠上前去,可肺部怎么也无法吸入氧气,我的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是该死的贫血症!

头一阵晕眩,我砰然栽倒在地上。

“老柳!活下去!”

朦胧中我的心里发出阵阵无力的呐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