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之王 第一卷 第一卷 第三章 意外变故

sglgs1960 收藏 4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8/


第一卷 第三章 意外变故



夜狼酒吧在牙买加南边街区边缘,离小仓库有将近三公里路,是塔林先生这个小帮派所控制的为数不多的娱乐场所之一,是帮派里主要的资金来源之一,也是帮里成员平时聚集的场所。

李韦德三人正在路上,朝着夜狼酒吧的方向,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路上寒冷刺骨的风不断吹袭着,让整个街道冷冷清清是一个人也没有。


然而三人没走多远,就忽然发现迎面远处,似乎有个人向他们这边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不过黑暗笼罩之下,贫民区的街道那不多的路灯,让一切都昏昏暗暗的看不清楚。


“王瑞?”李韦德第一个看清了来人,发现竟然是王瑞。


李韦德一发现是王瑞,而且情况似乎不对后,立刻就提身飞奔过去。刚才两人之间的距离,估计还有三十多米,但大约两秒的时间过后,李韦德就来到了王瑞身旁,那种速度恐怕就是世界百米短跑飞人也远比不上。


“怎么了,王瑞?你额头和手怎么破了,还在流血?”跑到王瑞身边的李韦德,仔细一看王瑞,立刻就发现了王瑞的额头和双手,都破皮流了血,一副很惨的样子。


“李……韦德!”气喘吁吁的王瑞一看是李韦德,立刻激动的露出了笑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气。在他看来,既然遇到了李韦德,就表示他算是安全了。


丹尼和乔尔这时也随后跑上前来,一看王瑞的样子是大吃一惊。就见丹尼怒吼道:“Oh shit!瑞……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哪个该死的人打了你么?说是谁,让我教训教训那该死的没长眼睛的人!”


因为王瑞是华人,而西方人通常对于朋友,只称呼人名,不称呼姓,所以丹尼和乔尔等人,平常称呼王瑞为“瑞”。至于李韦德嘛,他是个东西方混血儿,出于自身的习惯,平常喊王瑞还是直接叫名字的。


“不是,我这不是被人打的,而是逃跑时不小心摔伤了。”王瑞揉了揉刚才还没察觉,现在安全了以后才发觉疼痛的地方,并摇头否认。


“逃跑?怎么回事?”乔尔看到王瑞只是拿手揉,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了王瑞,让其擦擦血迹和破皮的地方。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是这样的。八点刚过,我和兄弟们跟着塔林先生去夜狼酒吧收钱,却发现那虚掩着门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虽然很奇怪,但我们还是在那边喝酒边等酒吧老板来,可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没等着。”


“后来快到九点时,因为塔林先生还要去你们那参加交易,于是我们准备离开那里。当时我正好尿急,便去了趟厕所。可就在我上厕所时,忽然听到外面吵闹起来,还听到许多人的大骂声和尖叫声,和桌子摔倒、玻璃杂碎的声音。”


“等我正准备从厕所里出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我听到了好几声枪响。因为我们帮里没有人有枪,所以我立刻知道出事了。由于害怕,我不敢再出去,正好厕所那有个窗户通向酒吧后面,我便翻窗户逃了出来,想去小仓库找李韦德你们。”王瑞边用手帕擦拭着,边表情激动的把刚才所经历的大致诉说了一遍。


王瑞刚说完话,手里就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急忙补充道:“对了,我在厕所时还隐约听到了‘卡斯特兰诺’这个名字。”


“卡斯特兰诺?不会是保罗-卡斯特兰诺吧?上帝……你不是在开愚人节玩笑吧?”乔尔惊呼起来,和张大了嘴巴的丹尼对望了一眼,一时之间面面相觑。


李韦德也是双眼精光一闪,陷入了沉思。


保罗-卡斯特兰诺是谁?全美国的民众,即使不知道1985年的现任美国总统是谁,也不会不知道拥有这个名字的人是谁。


保罗-卡斯特兰诺,现今美国最大的暴徒,是美国黑手党五大家族中,势力最强最庞大的甘比诺家族的现任教父,美国黑手党全国理事会现任主席。


不过……像卡斯特兰诺这样的大人物,或者是黑手党甘比诺家族,怎么会和塔林先生,和他们这个只有一百多人的,平时恪守本分的,实际上不能算真正黑帮的小帮派,有所交集甚至有所纷争的呢?丹尼和乔尔两人实在是想不通。


“不管事实怎样,我们都要去看看。嗯……为了安全,远远的看着就行了,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哎……”思索片刻后的李韦德,开口向丹尼三人说道,说完还叹了一口气。


显然李韦德也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去夜狼酒吧那查看。不过如果真的是和卡斯特兰诺,和甘比诺家族有关的话,那即使塔林先生和众兄弟出了什么事,也无法报仇,因为实力相差太大了。所以李韦德才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只能希望这种最坏的情况不要发生。


“走!”李韦德紧了紧皮夹克,带头继续向夜狼酒吧走去。


丹尼和乔尔、王瑞三人互相望了望,也紧跟在了他的身后。


******************************


大火!一片大火!


当李韦德等人到达夜狼酒吧时,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此时的夜狼酒吧,已经陷入了一片熊熊大火。那炽热的火焰,使得这里的半个天空都被映红,让周围本来寒风刺骨的街道,也温暖了起来。


而消防车、警车都已经闻声赶来,有奋力救火的,有控制场面维持秩序的,加上酒吧里不断传出的酒瓶爆炸声,火场周围群众的惊呼和议论声,一片混乱喧闹的场面。


李韦德四人看着眼前的场景,呆立了片刻后,就不约而同的分散开来,从围观的人群中打听消息,或一旁偷听联邦警察和救火队员的谈论,以便知道在王瑞逃出酒吧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当一个多小时过去,火势得到控制,最终慢慢熄灭后,李韦德四人打听到某些消息,重新聚集到一起交谈时,脸色都比刚才更差劲了。


“塔林先生的那辆福特车确实停在酒吧门口,已经被警察封禁。而火中救出了二十六具尸体,已经烧的面无全非,甚至已经烧成了炭,根据痕迹显示应该是有人故意浇灌酒精烧的……”丹尼咬着牙紧紧握着双拳。


“除了我之外,和塔林先生一起去酒吧的,正好是二十五人,加上塔林先生自己的话……”王瑞说明了和塔林先生一起去酒吧的人数,恰好是火场尸体的数目。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塔林先生和那二十五个兄弟,已经全军覆没。哎……”乔尔摇头叹息不已。


“这肯定是大帮派、真正的黑帮干的,虽然并不能断定是甘比诺家族所为,但在这个地区做出这么大动静,也肯定是那一级数的黑帮。不过……”李韦德皱起了眉头。


“不过塔林先生到底怎么招惹到了那样的黑帮,要采取这么狠的手段?我们这个小帮派的活动范围,只是周围几大黑帮实际控制区域外的中空区,而且也只是很小的一块地盘,由于某些势力均衡的因素,是得到那些黑帮的默认的。”


“况且我们平常也非常的小心谨慎,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小打小闹普通混混做的事情,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啊。难道说这件事,是塔林先生或者某个成员,私人惹到的天大麻烦?”这件事令李韦德感到非常的困惑不解。


李韦德都困惑不解,其他三人自然也是一头雾水。


“韦德,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王瑞小声的问道。一想到刚才要不是上趟厕所的话,自己也肯定成为那烧成黑炭的尸体中的一具,他就有点头皮发麻、不寒而栗,后怕之色充满在脸上。


“我们需要好好调查调查,去找那些该死的凶手们报复么?”丹尼沉着脸举起拳头,环顾三人一眼说道。


但却立刻引来了乔尔翻白眼:“丹尼你疯了么?虽然不得不承认你很勇猛,但可别忘记了这件事情的凶手,很可能是黑手党,而且很可能和甘比诺家族有关。在纽约,他们就是撒旦,你去找他们报复就是去投奔地狱,这可和勇气一点关系也没有。”


乔尔的话让丹尼哑口无言,张大了嘴巴想说些什么来反驳,却怎么想也无话可说,只能瞪了乔尔一眼。


没辙了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又集中在了李韦德身上。在三人看来,一切还是要李韦德来拿主意。他们往常所经历的种种事情证明,李韦德的判断和决定从来没有出错过,这也是已经没辙了的他们,信心的来源。


对于塔林先生等人的身亡,他们只是有点难过,要他们多悲伤倒还不至于,毕竟死去的不是自己的亲人,也不是好友。平时在帮派里,李韦德、丹尼、乔尔、王瑞四兄弟,也是自成小团体的。


看到三人都望着自己,李韦德皱眉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就目前来看我们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我们先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探查清楚,然后再商讨该怎么办。”


“那我们现在该干什么?”乔尔问。


“现在嘛……我们还是先回家,让我好好想想这事,探查的事情明天再开始进行。”李韦德做出了决定。


******************************


纽约市皇后区的法拉盛街区,与牙买加南边街区毗邻,是除曼哈顿南端下城的纽约唐人街之外,纽约市的另一大华人聚居区。在这个街区的居民,四分之三都是华人。而与纽约唐人街不同的是,居住在这个华人区的华人,富裕程度基本都是中下水平。


李韦德等人所居住的地方,便是在法拉盛街区。


“你们回去吧,明天早上我再去你们那,商量怎么处理今天的事。”


“OK!明天见!”


当走到法拉盛街区的一个路口,李韦德与丹尼三人说了两句后挥手告别。


丹尼、乔尔、王瑞三人是住在一起的。因为他们是孤儿,从小便一起生活在附近一家破落不堪的儿童福利中心里,后来三人遇到了李韦德成为了朋友,随之加入塔林先生的帮派成为了街头的小混混。


由于跟着李韦德,这几年得到了不少好处,三人离开儿童福利中心后,便积累了点钱,在皇后区的法拉盛街区合租了三室一厅的公寓。


至于李韦德的居所,则和他们不是在一起,不过也离的并不远,只是在几百米之外的另一栋公寓楼里。


当告别丹尼等人的李韦德,走到他所居住的公寓楼下时,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停下了准备上楼的脚步,站立在那思忖片刻后,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听到李韦德一边急匆匆的走着,嘴里一边嘀咕着:“竟然差点忘记了塔林先生家的那笔钱……”


原来塔林先生有个说起来或许不算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把所有的钱换成现金放在家里,而不是像一般人那样存在银行。这倒是很像小说中那些守财奴吝啬鬼的习惯,喜欢每天看看自己的钱财数数钞票。


深得塔林先生信任,又大部分时间都跟随在他身边的李韦德,自然知道他这个习惯,甚至他还知道塔林先生家放钱的保险柜在哪,以及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无意中得知的保险柜密码。


现在塔林先生既然死了,他又没有任何的家人亲属,那笔钱自然成为了无主之物。对于无主的东西,政府最终是要回收的,李韦德可不想最后那笔钱被警察收去充公。


毕竟塔林先生以及二十几名帮里主要成员的死,意味着他们这个小帮派基本上已经宣告瓦解。李韦德现在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了,他可不是富有的人,何况他需要考虑的也不止自己一人。


塔林先生等二十六人在火场的惨死,警察肯定要调查,而塔林先生的家自然是警察必来的场所。如果警察行动迅速的话,或许明天上午警察就会来搜查。为稳妥起见,李韦德要想拿出那笔钱,也等不到明天,而是要现在就去。


当然去塔林先生家的路上,李韦德在半路上的一家超市里,还买了一副手套,为了是避免留下指纹,在这敏感时期惹上无谓的麻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