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二十三章 倾国红颜

天目飞龙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龙天恨得咬牙切齿,在心里把自己的祖先骂了无数遍,可怜的琴韵,纵然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即便有风华绝代的才艺,虽然有着万般销魂的柔情,却因为龙俊飞的不负责任,被逼到了发疯的绝境,龙天此时以他是龙俊飞的子孙为耻。


“不好,琴韵姐姐要出事,你快去拦住她呀,只有你能阻止她了”,林苇突然间惊呼一声。


只见湖中的琴韵慢慢地将纤细的双手伸向了自己的脸,看这种情形,似乎是想毁去自己的花容月貌。


“啊?她是不是想毁容?”,龙天窜到了林苇的身边,视线还是放在湖中走廊的琴韵身上。


琴韵一直倚在栏杆上,俯瞰着静湖的湖面,在明净的月光下,湖面上清晰地倒影出她如花似玉般的面容,她一直不停地在哭泣,借着明月在顾影自怜,她此时的心已经碎了,甚至已经死了,她缓缓地抬起了双手,目光注视着这双细嫩凝脂般的玉手,指关节慢慢地收拢,形成了两只“玉爪”,向着自己的脸庞靠近、靠近。


“琴韵,不要”,龙天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朝着琴韵动容地大喊了一声,急速地迈开脚步,飞步踏上了木制的走廊,向着邀月亭外的琴韵奔去,此时他心急如焚,一心只想着阻止琴韵的疯狂举动。


龙天的呼喊让林苇惊了一下,看到龙天跑向了琴韵,她也迈出了步伐,不过稍稍停顿了之后,她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依旧站在杨柳树下,目光直视着走廊上渐渐靠近琴韵的龙天,她的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不过心中仍然在七上八下。


就在琴韵的双手触及到面部的刹那间,龙天焦急的呼声传进了她的耳中,她麻木地停了下来,缓缓地转过了头,看着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正在飞速地向她靠近,湖中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噔噔”的沉重脚步声,“天翔”,琴韵慢慢地睁大了美丽的双眼,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


“别过来”,看着已近在咫尺的龙天,琴韵突然间大喊了一声,声音异常地尖锐和痛楚,她向后倒退了两步,又与龙天拉开了距离。


被琴韵这一声断喝,龙天心中一惊,快速地停下了脚步,他现在距离琴韵只有不到五米,借着明亮的月光,他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琴韵的真实面容,包括以前从未看到过的绝美身材,凝视着近在咫尺的琴韵,龙天简直疑为天人。


琴韵身高约一米六五左右,她的身材修长而苗条, 兼有北方女子的丰腴之美,又不乏江南女子的灵秀之气,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琴韵,得山川之钟秀,集万物之钟灵,美在其身,却又妙在人间,你可以用四大美女去玷污她,也可以用佳人才子配来庸俗化她,在她的身上,集“美”、“秀”、“俏”于一体,特别是她脸上那一抹灵秀之气,纵然是“吴带当风”,也难绘出其万一,纵然是后唐李煜在世,也难用浓墨重彩来言表,最是那飞燕柳腰轻盘旋,又难言,是那烟雨楼头百花开。


面若芙蓉,肤若凝脂,这张脸纯净得不沾一丁点世间俗气,宛若一块无暇的美玉,垂泪的双眸就象是暗夜中的星辰,闪动着晶莹的波光,让你探不到它的深处,那是只有有缘人才能够体会到的神秘与深邃,略显宽大的桃红色衣裙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宽长的褶纹裙摆一直垂到了地面,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在轻柔衣裙的映衬下更加白皙娇嫩,一袭乌黑浓密的长发秀丽的散披在肩上,随着阵阵清风的拂过,秀发飘动,裙裾飘舞,宛如月中娇娥再现。


琴韵就真实地站在龙天的面前,她的双眸轻轻地启合着,两行清泪如山泉般涌动,樱桃小嘴微微抿起,间或有些抽动,虽然她的神智已经进入了极其模糊的状态,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龙天,不,在她的眼里面前站着的这个年青人应该叫龙俊飞。


“琴韵,不,不要这样,不要为难自己”,龙天冲着琴韵拼命地摆手,试图阻止琴韵的自残倾向,他悄悄地又向前迈出了一步,不过这个微小的动作还是被琴韵发现了。


“别过来,别过来,你这个负心郎,枉我在此等了你几百年,自你现身于静安,本以为你会与我相认,谁知你风流成性,先是与那狐媚女子干下不伦之事,暂且不提,而后你与她在江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达数日之久,我亦不怪你,但你竟然为了那个贱婢,三番四次陷我于绝境,天翔啊天翔,难道你忘了你我在月老亭中对天所立的誓言了吗?难道你开始嫌弃奴家了吗?”,琴韵失声痛哭,每说一句都要哽咽好久,身体也在拼命地颤抖着,渐渐地都快站立不稳了,她无力地扶着栏杆,手心一直捂在胸口。


“琴韵,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龙天翔,他是我的祖先,我叫龙天。。。。。。”,龙天又向前跨了一步,他还在准备向琴韵解释,不过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因为此时的琴韵身体一软,瘫倒在了走廊上,她已经伤心过度而失去了知觉。


见此情景,龙天两大步迈到了琴韵身边,他伸出双手试图去扶她起来,可惜无论他怎么努力,却怎么也触摸不到琴韵的身体,每次都重重地碰到了走廊的木板上,手上传来阵阵钻心的疼痛,他太投入了,一时间竟然忘了琴韵是鬼,作为有缘人,龙天只能是看得见,却是触摸不到她。


林苇快速地飘了过来,她俯下身子,将地上的琴韵扶进了邀月亭中,然后把她靠在了亭柱上,冲着一旁不知所措的龙天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的脸上还挂着未抹尽的泪痕。


“龙天,都告诉你多次了,如果你想救琴韵姐姐的话,你就只能做一回龙俊飞,她太执着了,几百年的等待已经让她相思成疾,所以无论你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林苇一脸的伤心和焦虑,看看晕死过去的琴韵,又看看一脸木衲的龙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从琴韵时断时续的泣诉中,龙天又解开了心中的数个谜团,她口中的“狐媚女子”和“贱婢”指的就是钱艳薇,自己与钱艳薇在酒店的那一夜温情都被琴韵看见了,为此她才会在重阳节的晚上去威胁钱艳薇,她所说的在江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是自己在停职期间,与钱艳薇一同住在江州大酒店的事情,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那晚笔记本上所丢失的写着“蝶恋花”的那一页纸就是琴韵所为,她一直就围绕在自己的周围,身边发生的种种怪事,很多都是因为这个“美丽的误会”引起的。


龙天一直都认为从前的琴韵一直都在向自己暗示什么,包括客厅墙壁上的那首突现的“浣溪沙”,还有她在户外吟诵“减字木兰花”,现在听琴韵的一番话,让他彻底明白了,自从琴韵在静安发现了龙天之后,她就一直把他当成是生前的恋人龙俊飞,为此她三番五次地向他暗示和提醒,可惜龙天一直就没有反应,所以经过几番轮回,特别是龙天在琴韵的面前公然袒护钱艳薇之后,琴韵就误认为龙俊飞已经变心了,贪恋上了别的女人,而把生前与琴韵在江州的月老亭所立的爱情誓言给忘记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伤心到了极点,变得神智不清,才会出现了“龙胄山庄闹鬼”的惊恐一幕,根据目前所知的情况,现在的静湖正是以前梦还山的中心位置,所以琴韵会选择在这里哭诉与回忆了。


“唉,这事弄得。。。。。。”,龙天真的已经不知所措了,他非常同情琴韵的遭遇,也为她执着的爱所深深感动,同时他更恨龙俊飞,虽然他是自己的祖先,但在龙天的心里,他就是一个完全没有责任心的男人,与其说是龙天逼疯琴韵的,还不如说根子在龙俊飞身上。


“龙天,你都看到了吧,如果琴韵姐姐真的失控的话,可能以后你手上的案子将成倍增加,为了琴韵姐姐,也为了你那个不争气的祖先,更是为了不使无辜的人受到惊吓,你还是装一回龙俊飞吧”,林苇已经劝说过龙天多次了,要他“装祖先”,对于龙天来说,这还真是稀奇事,有听说“装孙子”的,“装祖先”还是第一回听说。


“那,那好吧,我尽量试试吧,这古人也太难学了,一副穷酸样,不知道行不行啊”,龙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准备装一回祖先了,但他心里没有底,怕万一装不象被琴韵认出来的话,问题可就更麻烦了。


“没事的,琴韵姐姐看不出来的,你尽量模仿一下古人的语气就行了,因为你长得太象龙俊飞了,而且两人又分离了几百年,所以即使你装不象,她应该不会在意的”,林苇怕龙天反悔,连忙跑过来安慰他,给他打气。


随着亭中传出了“嗯”的一声,靠在亭柱上的琴韵动了动,林苇对着龙天使了一个眼色,然后快速地飘离了邀月亭,从湖面上踏波而过,悄悄地躲到了岸边的杨柳树下,借着月光注视着亭内的变动。


龙天深呼吸了一口气,又清了清嗓子,脑子里开始翻出以前看过的古装电视连续剧,几番尝试下来之后,他缓缓地走出了邀月亭,双手背在身后,挺胸抬头仰视着天上的一轮圆月,当听见身后传来琴韵的声响时,他开始进入龙俊飞的角色了,他在走廊上笨拙地踱着方步,脖子一直上抬,眼睛都快被月亮给照晕了。


月定解元屋,恍惚迷香阵。最是灯前寥落人,暗报三春信。


抱臂尚轻寒,风过频相趁。我为登科强做词,独影盼谁印。


龙天慢慢地来回踱步,手一直背在身后,将龙俊飞所作的这首“卜算子”轻轻地吟诵了出来,他一直不敢看亭子里的琴韵,怕被她识破了,凭直觉他觉得琴韵此时一定站在亭子边,在注视着他。


琴韵在经过不短时间的晕厥之后,醒来时突然发现自己身处邀月亭中,不但如此,亭边的走廊上一个“书生”正在对月吟诗,他所吟咏的“卜算子”一下就打动了琴韵的心弦,勾起了她对往日的回忆,她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了亭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书生”,待到书生吟完之后,她顺口接了下去,将她初次见到龙俊飞时,借着春心萌动所作的“减字木兰花”,用略带着娇羞的口吻吟了出来:


榴花若我,浅笑眉端情似火。欲述流云,对卿嫣然懒舞裙。


芳心可可,几曲新歌谁在和?最喜黄昏,落日千山绿盈门。


这首“减字木兰花”,她曾经对龙天吟诵过,可惜当时龙天连词牌名都不知道,所以对琴韵的暗示也就谈不上有什么醒悟了,不过当今晚琴韵再一次对着龙天诵出这首宋词的时候,面前的“书生”缓缓地转过了身,月光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显得英俊逼人,看着“书生”投射过来的目光,琴韵突然间头一低,她感觉脸已经开始发烫了,她知道面前的人是“龙俊飞”,不过他深情的目光还是让她感到一丝的娇羞。


此时龙天的心一直在狂跳着,尽管凉风阵阵,他还是感觉头上有汗冒出来,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装祖先”,他还是会一直装下去的,半途而废可不是他的性格,所以当听到琴韵的“减字木兰花”时,他感觉很熟悉,也突然明白了此中的深意,便再也忍不住转过身,面对着娇美如花的琴韵,情不自禁地向她走了过去,“浣溪沙”脱口而出:


双蝶纷飞舞茑萝。娇阳戏水泛鳞波。云随山峦守芳荷。


上阙刚刚念完,他已经走到了琴韵的身边,还没等他把这首词的下阙念出来,琴韵立即就接了上来:


君对鸳鸯言小妹,妾吹萧管探阿哥。画眉解意唱新歌。


这首两情脉脉的“情词”浣溪沙,龙天相信一定是龙俊飞和琴韵在热恋时共同谱写的,虽然龙俊飞已经不在了,但今晚龙天与琴韵之间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两人的眼光在接触的瞬间,似乎所有的误会都化作轻烟而消散殆尽,琴韵的目光非常深情,还饱含着久别重逢的热泪,只是龙天的神情有些复杂,甚至是有些难堪,毕竟他现在只是“赝品”。


“琴韵”,龙天鬼使神差地喊了出来,他被琴韵的美貌,琴韵的才气,还有琴韵的真情,全身心地打动了,现在的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龙俊飞,他已经开始入戏了。


“天翔”,琴韵的热泪又一次夺眶而出,她终于伸出了双臂,向着龙天扑面而来,伴着一声声柔情的呼唤,四百多年的相思之苦,在今晚终于以“破镜重圆”而告结束,她抵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向着龙天已经张开的怀抱扑了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