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世界大战

hcxy2000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送走余鸿春以后,肖彦梁等人并没有马上对康直下手,因为日军第一次进攻长沙的战役开始了。而这一次战役是他们亲手送出去的情报,于是乎更让他们关注起来,每天晚上都要聚在一起听收音机。 十几天时间里,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全力以赴地收集关于日军补给的情报,隔三差五地就要发报,宪兵队为此出动过好几次。所幸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送走余鸿春以后,肖彦梁等人并没有马上对康直下手,因为日军第一次进攻长沙的战役开始了。而这一次战役是他们亲手送出去的情报,于是乎更让他们关注起来,每天晚上都要聚在一起听收音机。

十几天时间里,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全力以赴地收集关于日军补给的情报,隔三差五地就要发报,宪兵队为此出动过好几次。所幸发报时间都极短,肖彦梁他们的防范措施有比较完整有效才没有出乱子。

那个中共的叛徒,现在也是一个小队长了,再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没有了刚开始的那些自卑和猥琐了,虽然面对肖彦梁,还是很谦卑,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在心里,还是很趾高气扬的。

侦缉队还在四处抓人,但是细心的德贵却发现了一些蹊跷的事情,就是侦缉队现在抓的人,大部分是青壮年,还有一些年轻妇女。

联想到以前的一些情报,肖彦梁猜测鬼子是在抓劳工和慰安妇。这样的猜测,让他们对周松柄更加地痛恨起来。

随着何尚武出任警备队大队长,余鸿春、肖彦梁等人猜测的事情也就明朗起来。那一天在宪兵队,横边浅当着所有人的面,亲自把一枚勋章别在何尚武的胸前,宣布这是对他大义灭亲、对皇军忠心耿耿的奖励。说这话的时候,这个鬼子总是有意无意地看着肖彦梁,而肖彦梁,也适时地用眼神和表情,表达出了他的“嫉妒”和“怨恨”,而后他便看见了横边浅嘴角不经意间露出的微笑。

除了在这一次的授勋会议上他们得知魏长金因为“通共”已经被捕以外,没有其他的任何消息。当然他们也没有时间去关注魏长金等人的情况,一来,这实在有些冒险,二来前线大战正酣,也不可能去关心。

这一天晚上他们就从收音机里面得知了关于日军进攻长沙的一些战况。

“中央社消息,自9月14日起,日酋冈村宁次第11军出动所部10万兵力,陆军航空兵团约100架飞机及海军一部的强大兵力,分别从赣西、鄂南、湘北三个方向会攻长沙。我第9战区在代总司令长官薛岳将军,沉着冷静,指挥得当,国军将士奋勇杀敌,于日军以重大杀伤。

截至今日,赣北地区我军已收复高安,攻克上富、甘坊,当面敌之101、106师团已陷入我军包围之中;

鄂南地区在我军奋力抗击之下,敌33师团损失惨重,已无力前进;

湘北地区,集结于岳阳地区的日军第6师与奈良支队自9月18日向新墙河北岸发起进攻以来,我守军第52军奋力抗击,与敌反复争夺。23日,日军丧心病狂,违反日内瓦公约,公然在战场上施放毒气,我军猝不及防,被敌强渡新墙河。

薛岳将军临危不乱,指挥部属退至汨罗江防守,守军奋战竟日,奉命放弃汨罗江南岸阵地,诱日军至长沙北面的福临铺、栗桥、三姊桥一带设伏区。目前敌第6师、上村支队已被国军包围,损失严重,几近灭顶之势。

我们相信,长沙城下,将会是第二个台儿庄。”

关掉收音机,所有人都没有说话。这消息没有说是假的,可是也没有人愿意完全相信。开玩笑,消灭10万日军,这可能吗?要知道现在仅仅是抗战爆发才第三个年头!这三年来,肖彦梁。戴安平、张旭等几个人,早已对国军迅速打败日军收复国土不抱任何希望了,耳闻目睹,共产党***的《论持久战》里面的观点,已经深深敌烙在了他们的脑海里。

“世界大战开始了。”戴安平忽然莫名其妙敌说了这么一句。

“世界大战?什么世界大战?彦梁,你知道吗?”张旭显然没有听明白,茫然地问道。

肖彦梁摇摇头,他当然不会明白,对戴安平有些不满:“安平兄,你怎么老是说半截子话?世界大战,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要打仗吗?”

戴安平苦笑了一下,可随即两只眼睛慢慢发光:“你们没有注意到吗?十多天前,德国不是进攻波兰了吗?”

“是啊,可那是在欧洲,离我们千山万水的,关我们什么事?”张旭奇怪地问道。当初刚听到这个消息,戴安平是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时间,给两个人仔细讲解了世界地图和相关的国家,所以张旭的提问还算是点子上,没有太离谱。

“欧洲虽然离我们千山万水,可是你们仔细想一想,德国进攻波兰以后,英国、法国按照和波兰的同盟条约,都对德国宣战了。”

“虽然是宣了战,可电台里说,英法两国到底不是没有进攻德国吗?这世界大战从何说起?”张旭继续问道。按照戴安平说的,波兰就一弱国,德国打他,没什么可说的,收音机都说了,开打快两个星期了,波兰已经基本上灭亡了。同时英法两国对德宣战,却一直在国境线上看着波兰灭亡,完全没有一点围魏救赵的意思。

难得张旭今天如此好问,戴安平、肖彦梁一下子也都笑了:“好,我说。你们看,民国5年到9年的欧洲大战,德国不是输了吗?他们不是被迫签署了《凡尔赛条约》吗?那个条约,对于德国人来说,就是一个丧权辱国的一个极不平等条约。有仇不报非君子,德国强大了,它要干什么?它当然是要复仇!

原本它还找不到借口,毕竟英国、法国都是世界强国。这下子好了,这两个国家对它宣战了,还有比这更好的开战理由吗?”

“那这么说,德国是一定要打英法两国的了。可是奇怪的是这两个笨蛋宣了战还在那里看热闹。”像是听懂了,有像是没有明白,张旭摇摇头。

“张大哥说得不错。德国是一定要打英法两国的了。这一点我们都明白,可是英法两国不明白。知道他们为什么宣了战二不进攻吗?就因为他们始终以为德国一定会把下一个目标制定为共产主义俄国。你想,英法两国要是实践了自己对波兰的诺言,德国能去打俄国吗?”

“这英法两国凭什么就认为德国一定会打俄国?脑子进水了?宣了战的不打,去打没有宣战的俄国,真要是这样,这德国也脑子进水了。”关于为什么英法两国向德国宣了战却不打仗,戴安平并没有说。肖彦梁到来了一点兴趣,忍不住插嘴问道。

“可惜,他们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就他是聪明人。正应了一句老话‘聪明反被聪明误’。英法两国也不动脑子想一想,德国是谁呀?是他们的世仇。”

“世仇?还有这事?”虽然恶补了世界地理,但是对于这些历史纠纷,张旭、肖彦梁还并不十分清楚。

接下来,戴安平讲了当年法国大革命时期和普鲁士的争斗,讲了法德两国的领土纠纷,讲得口干舌糙。

喝了一口水,他继续说道:“最为严重的是,民国13年(公元1923年――作者注)1月,法国比利时一起出兵,占领德国的鲁尔工业区,嗯,这鲁尔工业区对德国来说,就像上海在中国的地位一样。

原本就对《凡尔赛条约》不满的德国人,因为鲁尔工业区的被占领,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嗯,就象是一个掌柜的,忽然一夜之间变成了乞丐,你说这德国人能不恨法国人吗?

你们不明白,德国的国家领导是每一个德国人投票选出来的,何我们中国不一样。”说到这里,他心里微微一叹,这东西方的民主,相差实在太远了。

“我知道,那叫选举。”就在戴安平停滞的一刻,张旭得意地说道。

“嗯,对,就叫选举。你们知道吗,现在德国的最高领导人希特勒,竞选的一条内容,就是为德国人报仇。他是被民众选出来的,要是不履行他的承诺,下一次他就该下台了。”

“可是,他也应该去打英法两国,为什么去打波兰?”张旭明白了双方的矛盾,却不明白德国的所作所为。

戴安平苦笑了一下回答道:“我来这里几年,什么消息来源都断了。我可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不过我们可以想象一下。

根据我来这里以前的消息,那个希特勒上台以后,一直在装孙子,对英法两国是言听计从,英法是资本主义,俄国是共产主义,这两个阵营是生死不共戴天的对头。英法两国这些年做的,就是暗自默许德国违反《凡尔赛条约》,暗自发展各项武装,试图让德国去进攻俄国。所以,他们现在把德国进攻波兰,当成了为进攻俄国扫清障碍,当然是岸壁不动了。

自古打仗,首先解决的就是后顾之忧,对不对?虽然英法两国现在没有进攻德国,但是他们的矛盾,注定了德国不可能相信英法两国,这两个国家到时候来个背后捅刀子,德国只怕是哭都哭不出来。还有,再加上地理位置,莫说德国会不会进攻俄国,就是要进攻,也要先把英法两国收拾了才行。

占领了英法两国,德国的背后就是大海,他这就是彻底的无后顾之忧了。你们想,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都想得到,德国人想不到?

所以,德国要是还打仗,下一个目标一定是英法两国。”

肖彦梁、张旭听完以后,并没有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这让戴安平微微有些失望,问道:“你们没有听懂吗?”

肖彦梁点点头,跟着却又摇摇头:“安平兄,你说德国要进攻英法两国,我懂,欧洲大战是不是又要开始了?可这个和我们现在的抗战又有什么关系?”

戴安平转向张旭,张旭也赶紧说道:“我也是和彦梁兄弟一个意思。”

“你们两个的政治灵敏度等于零。”戴安平无奈的笑了笑。虽然肖彦梁很想问什么叫“政治灵敏度”但终究没有问出口,只听戴安平说道:

“你们想,英法两国是那么好打的吗?它们在海外有多少殖民地?它们的国力和军队的战斗力都和德国不相上下。一旦开战,按照德国、意大利、日本三国的协议,后面两个也将对英法宣战。战火将燃遍欧洲、非洲、亚洲。

同样的,英法也有很多盟友,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就是美国。要知道,美国的当权派,他们的祖宗基本上都是从英国过去的。所以它必定会给予英法两国最大的物资援助。美国有多大知道吗?大约和我们中国差不多大。

我以前在美国读书,再那里也有我很多的朋友。我知道因为日本政府的抗议,很多国家都没有明确的给过我们物资,现在好了,为了牵制德国人,防止因为日本人进攻在亚洲的英军,英法两国需要中国军队牵制住日军。所以,在这样看似错综复杂的关系后面,必然是大量的物资将会被援助投向中国。

抗战刚开始的那阵子,我们和日军相比,的确是很差,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差,但是差距没有那么明显了。你们看看这次长沙会战,10余万鬼子,愣没有突破我军的防线,而且还陷入了我军的包围。这在以前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国军人还是那么多人,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一点,我们的武器比以前好了;而鬼子那些能打仗的老兵,在前几次的大会战中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他们的战斗力在下降!”

戴安平的话让大家都觉得很新鲜,隔了几万里的欧洲打仗,居然会对中国的抗战起到积极的作用,这个关系也太玄乎了一些,可还偏偏没有办法去反驳。

“安平兄毕竟时喝过洋墨水的,这看问题的本领还是高过我们许多。”张旭发出一阵感慨,他本身识字不多,这一番谈话,显然对于读书的概念有了更深的理解。

肖彦梁掏出香烟点上,吸了一口,说道:“我们也不要瞎猜那么多,管它是不是虚报战果,总之这一回鬼子没有能力去占领长沙。十万鬼子无功而返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妈的,这一回国军总算是没有象上一次那样再放把大火焚城。”

他说的“焚城”是武汉失守以后,听说鬼子要进攻长沙,长沙警备司令酆悌、警备第二团团长徐昆、长沙警察局局长文重孚三人带头放火,说是执行国民政府的“焦土抗战”政策。结果鬼子没来攻长沙,那一把大火却将长沙烧了个透。

这是闹大了,也成了国民政府抗战的一个笑话,最后只好将这三个人枪毙,役平息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现在,十万日军来攻,长沙不仅没有重蹈覆辙,还把鬼子击退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伟大的成就。

“是啊,你看看猜过了两年时间不到,民众已经从最开始的惊惶失措,到现在的英勇抗争,复生了多大的变化。”戴安平也有些激动,伸手向肖彦梁要了根香烟点上:“国民政府有抗战到底的信心,民众有抗战到底的意志,军队有抗战到底的决心,加上国际援助,我想,在我有生之年,是可以看见胜利的。”

谁也没有料到戴安平此时会这么有信心,按照他们以前的估计,没个一两代人,是赶不走侵略者的。

“我也希望能够在我有生之年,看见抗战胜利,山河光复。”肖彦梁重重地叹了口气。这其实是他们平日里,掩埋在心里的,最为奢侈的一个希望。

“对了,大哥,我干儿子是不是该过百日了?”想到有生之年,就想到下一代,肖彦梁自然而然地问张旭。

张旭儿子的姓名是他请戴安平给取的,叫张根生,意思就是不要忘了自己的根,是中国人,是龙的传人。

“就是,这根生也该满百日了,”戴安平接着说道:“这孩子我是越看越看喜欢,长得一股子的机灵劲,很是惹人喜爱。”

说起自己的孩子,张旭的脸笑得很是灿烂:“大后天就是犬子的百日,怎么你个做干爹的有什么打算吗?”

“孩子是我们的希望,借着这个百日,我们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庆祝一下小日本开始走下坡路了。”肖彦梁苦涩地笑了笑。每当他看见张根生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许小菇,想到他曾经对她下过的誓言。

许小菇安息的地方,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看一看,每一次都忍不住落泪伤心,每一次都会把自己的心思向她倾诉一遍。

“小孩子懂什么,我倒不想过这个百日。”说起过百日,张旭倒是叹了口气:“你们想,我堂堂的警察局长的公子过百日,不摆个几十桌说得过去吗?不请那些乌龟王八蛋说得过去吗?可是你们知道,我就是不愿意请他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戴安平摇摇头,他有自己的想法:“张大哥,正如你说的,你堂堂的警察局长的公子,能不过百日吗?这可是这里最隆重的礼节之一。再说,现在侦缉队如此嚣张,警备队已经成了侦缉队的后盾,你们警察局现在是势单力薄,不趁这个机会,进一步麻痹敌人,进一步取得敌人的信任,还有什么机会?”

张旭沉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