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国家叛徒

hcxy2000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几个月不见,余鸿春瘦了不少,黑了不少,但是精神还是那么饱满。一看见肖彦梁回来,就迎了上去,张嘴想问什么,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肖彦梁上前紧紧握住余鸿春的手,心情激动,也是一句话没有说。短短三个月不到的分别,却让肖彦梁感到似乎是有三年时间那么长。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眼睛里好象都有泪珠在滚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几个月不见,余鸿春瘦了不少,黑了不少,但是精神还是那么饱满。一看见肖彦梁回来,就迎了上去,张嘴想问什么,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肖彦梁上前紧紧握住余鸿春的手,心情激动,也是一句话没有说。短短三个月不到的分别,却让肖彦梁感到似乎是有三年时间那么长。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眼睛里好象都有泪珠在滚动。

“好了,兄弟们。”说话的是戴安平。一接到报告,他就在肖彦梁应付横边浅的时候,马上赶了过来。现在看见两个人的样子,他心里也是暖暖的,鼻子也是酸酸的。

“看看我的样子,怠慢了鸿春兄弟。”肖彦梁笑了笑,和余鸿春坐了下来。

“真是想不到我们会是这样见面,为了救我,你们冒了太大的风险,不值得。”想了想,余鸿春直接进入了主题:“可是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会在那里。”

“呵呵,什么值得不值得,都是兄弟,都是抗敌救国的兄弟,这么说就见外了。”肖彦梁笑着把余鸿春离开以后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想不到去看一场戏,倒把兄弟救了出来。对了,那个武田俊男怎么样了?”

“武田俊男?”余鸿春一愣,随即笑了:“他?他还能怎么样?一进入根据地就被我们严密监控起来,不到一个星期,就牵出了一长串的鬼子汉奸组成的谍报网。原本还想让他给敌人假情报,可是这是一个非常顽固,深受日本军国法西斯毒害的家伙。现在他已经被送到了俘虏营进行改造。说起来,这一次我回来,我们首长特地让我有机会谢谢你们。”

“又见外了不是?”肖彦梁摇摇头:“本来就觉得哪小子有问题,交给你们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还有那个李四娃是不是也是有问题?”

“他没有问题,现在已经是一名光荣的新四军战士了。”余鸿春接着把李四娃的情况说了一遍,“一开始他要求返回川军,可是那时正好我们在声讨国民党反对派的第一次摩擦,他听说‘平江惨案’就是自己所在部队干的以后,就改变了注意,留了下来。”

“姜老板呢?这一次怎么没和你一块回来?”见余鸿春说完,低头喝茶,没有再说的意思,戴安平忍不住问道。

余鸿春一呆,收起笑容,慢慢地把茶杯放下:“他,一个星期前已经牺牲了。”

“什么?”

肖彦梁、戴安平无比惊讶。

“一个星期前,指导员外出执行任务,被汉奸出卖,壮烈牺牲了。”说到这里,余鸿春死死抓住桌子,手指因为用力,关节变得雪白。

屋子里变得十分安静。

“青山处处埋忠骨。”半晌,戴安平打破沉默,说了一句。

“打仗嘛,哪有不牺牲的?为了民族的解放,指导员也是死得其所了。”毕竟过去一个星期了,余鸿春的心里已经经历过了伤痛。

“青山处处埋忠骨。”肖彦梁重复了一遍戴安平的话,抬起头说道:“兄弟说得对,为了民族的解放,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牺牲,包括我们自己。”

戴安平点点头,伸手按了按肖彦梁的肩膀:“是的,还不知道有对少牺牲。我们现在也不是悲伤的时候。”

“对了,兄弟,”肖彦梁也伸手拍了拍戴安平放在自己肩上的手,问余鸿春:“那个魏长金不是铁杆汉奸吗?你怎么会在那里?”

“哦,你还不知道,那个魏长金一共有三个结拜兄弟。”余鸿春想了想说道:“原先是国军的一个团长。南京被站以后,他的队伍也被打残了,国民政府似乎也忘了还有这样一只队伍,日子过得很辛苦。

后来我们找到他,邀请他一同抗日,可是这个时候鬼子也派人来拉拢他。最后老三,就是贾营长带着七百多人加入了新四军,魏长金他们带着三百多人投靠了日本人。

最近听说魏长金过得也不怎么样,贾营长就提出有没有鼓动他反正的可能。司令员经不住贾营长的反复呈述,最终同意了他的方案,派我跟随他一起过来。我们已经进城好几天了。”

“好家伙,来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来叙叙旧,是不是不相信我们?”戴安平笑着打了一下余鸿春,开起来玩笑。

“我可是冤枉的。”余鸿春也笑着解释道:“进了城发现情况有变,汉奸到处抓人,我们便不敢轻易来找你们,在城外多了几天,这不,昨天才重新进的城。”

“原来是这么回事。”肖彦梁恍然大悟:“笑话,我堂堂警察局长,谁敢惹我?”笑了笑又对余鸿春竖起了大拇指:“厉害,我也一直认为魏长金有反水的可能,就是找不到怎么样下手,还是你们有办法。”

“哦?原来彦梁兄也早有想法了?”余鸿春一下子笑了。

“鸿春兄弟。按理说,你们的见面应该是很机密的,从侦缉队今天的行动看,那魏长金也不是出卖兄弟的人,可是你们怎么就被盯上了呢?”肖彦梁还是有械不明白。

“是啊,我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余鸿春皱着眉头:“那个魏长金看见我们是非常吃惊的,听说我们的来意以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可是我看得出来他心里非常犹豫。

昨晚上他把另外两个兄弟叫了过来,说是大家伙一块商量。可也没有商量出什么办法。本来今天晚上是继续的,我们也一直没有出门,谁想到会被侦缉队盯上?不仅贾营长出事,连陆彪也被打死。”

“陆彪?”肖彦梁似乎抓住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看了一眼戴安平,那边余鸿春也无意识地看了一眼戴安平,把他弄得莫名其妙。

“你们看我干什么?难道是我出卖的?”尽管知道自己是在开玩笑,尽管知道那两个人没有整个意思,可是戴安平却一点也笑不起来。

“何尚武!”

“老四!”

几乎同时,肖彦梁和余鸿春说出了这个名字。

“他妈的,我说怎么没有看见他,原来心虚过了起来。”肖彦梁狠狠地说道。

余鸿春也是懊悔不已:“我太大意了,想得太简单了。”

屋子里再一次陷入了安静。

“好了,”戴安平见两个人都不说话,只好自己说:“这件事先放在这里,看看以后的情况发展。鸿春老弟刚脱离险境,也早点休息。”

“嗯,对,你还是早点休息,天亮以后我再去探探情况。”肖彦梁跟着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准备耸耸送送戴安平。

“等一等。差点忘了大事。”余鸿春叫住两个人:“有一个人,叫黄阿毛,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他说他以前是你的手下。”

肖彦梁,包括戴安平,守在的德贵,顿时呆住了。

黄阿毛!

肖彦梁怎么能不认识呢?他日思夜想的就是这件事!

“是的,他是我的手下,前阵子排他出去办事,一直没有回来,不过据说被鬼子杀了。”拼命压下心头翻滚的巨浪,肖彦梁又坐回了椅子,疑惑地看着余鸿春:“怎么,他还活着?你认识他?”

“是的,他还活着。当初他掉进长江,被江水冲到岸边,是我们的人救了他。”余鸿春笑着说道:“本来这件事我也不知道的。后来有一天天我被叫到保卫处,首长问我认不认识这个人。我说认识你,但是不认识这个黄阿毛。”

听余鸿春话里的意思,黄阿毛还没有死,他还活着,那么司徒云海那天到底出了什么事也就可以彻底弄清楚了。

肖彦梁忍不住发笑,他实在是太高兴了。

直到戴安平碰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满含歉意地对惊讶看着他的余鸿春笑了笑,就把派司徒云海他们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余鸿春也有些感动:“彦梁兄的行为实在让人佩服。不过这次行动我们完全可以配合的,可以不用冒这么大的险。”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可那时你让我道什么地方去找你?”肖彦梁很意外余鸿春会这样说,这段时间城里只有肖彦梁他们,根本没办法找到新四军的,难道……

“所以我在可惜,不过以后不会了,我这次来也有重建联络点的任务。”看见肖彦梁微微皱了皱眉头,余鸿春赶紧解释道。

“不对,鸿春兄弟还把我们当外人。”肖彦梁摇摇头:“城里的‘闲聊茶馆’是不是你们的联络点?那个掌柜的,王实在是不是你们的人?”

余鸿春一愣,随即苦笑了一下说道:“你都知道了?那是我们另外一条线上的,我也是因为这一次的任务才知道的。原本我的任务,就是护送贾营长到那个茶馆,和一个先期到达的同志汇合,由他和贾营长负责跟魏长金的谈判。可惜那天我们还没走到就听见一阵枪响,跟着到处都是鬼子汉奸。迫于无奈,我们只有自己去见魏长金了。”

说到这里余鸿春有些迟疑,看了一眼肖彦梁:“彦梁兄,你是不是知道那些人的下落?”

“知道。王掌柜的、店小二、还有一个姓赵的先生,都死了。”肖彦梁一想到那几个人,心里就伤痛得不得了:“而且,是我把他们,打伤的,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肖彦梁眼眶发红,眼泪被他拼命忍住没有掉下来。

“这么说市面上的关于你肖局长的行为都是真的?”余鸿春的语气忽然也变得冷冷的。

原来是这样!肖彦梁忽然明白,余鸿春进了城,为什么一直没有来找他了。他不知道该不该辩解,因为那些辩解,也不过是他自己的想法。

“大哥,你为什么不解释?鸿春哥,你们共产党还讲不讲道理?”就在这时,屋里异样的气氛让德贵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子走到余鸿春面前问道。

“德贵!”

“不,我要说!”德贵不依不饶,把后来肖彦梁对他的说的,向余鸿春呈述了一遍,最后说道:“鸿春哥,你的兄弟死了,心里很难过,可是我们难道不难过吗?换了是你,你会怎么样做?”

“兄弟!”余鸿春终于抬起头,他已经是泪流满面。肖彦梁上前一步,紧紧拉住他的手,心头一阵温暖。

戴安平见消除了误会,向德贵挥了挥手:“瞧把你小子能干的。去,赶紧把门看好了,这里用不着你插嘴。”

等德贵回到岗位,戴安平给两个人倒上水,这才问道:“鸿春兄,刚才你说见到了黄阿毛,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对,黄阿毛说了什么,那个康直是不是汉奸?”肖彦梁也是一愣,刚才的一阵变故,倒是差点把这件事忘了。

“怎么,你们也怀疑他?”余鸿春的话无疑肯定了肖彦梁等人的判断。

“是的,当时怎么也觉得不对劲,原本想要到如来高轩志这个狗汉奸那里去一趟的,又怕鬼子有埋伏,计划着这阵风过去再说的。”肖彦梁笑了笑,先把自己这边的情况说了一遍。

余鸿春听完,接着就把黄阿毛的讲述,重复了一遍,平静的语调中,当时司徒云海他们的经历完整地展现在了他们眼前。

“原来是这样。”肖彦梁咬着牙,深深地自责起来:“都怪我不小心,太得意了。司徒兄弟的牺牲太不值得了。当初只要认真调查一下,就会知道姓康的曾经被鬼子抓过。都怪我。”

“不要难过了。”戴安平安慰道:“以后吸取教训就是了。不过好在谁也不知道你就是‘钟馗’,我想,这也是鬼子想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

“还有一件事,”余鸿春说道:“高轩志的事情,你们也不用管了。”

“怎么回事?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司徒云海是我们的兄弟。”肖彦梁听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新四军要帮忙,有些不高兴了。

余鸿春一下子笑了:“你误会了。我们停了黄阿毛的讲述,也是需要求证的,除了在你这边调查以外,我们也去了一趟如来县,结果你猜怎么着?那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啊?”肖彦梁、戴安平惊讶得张大了嘴。

“高轩志一家几十口被满门抄斩,屋子被烧光了。”余鸿春的脸色凝重起来:“我们并不赞同这么部分老幼统统杀死的做法。一开始我们也以为是你们干的,后来才知道不是。”

肖彦梁没有问,他知道余鸿春会说的。

“后来通过内线得知,高轩志一家,是保安队许松林带着人马干的。干完这件事以后他带着人马投奔了泰州的国军李长江部,算是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那个许松林,就是司徒云海从小长大的好朋友。”

肖彦梁除了一口长气:“能够让一百多伪军反正,把枪口对准日本人,司徒兄弟的血,也算是值得,没有白流。”

“是的。我们有通过许松林了解完这些情况以后,就把黄阿毛放了。不过他死活要加入我们,现在和李四娃在一个班,成为一名战士了。前阵子打伏击,他还亲手打死一个鬼子。”余鸿春笑着把黄阿毛的近况也说了。

“狗日的,真是羡慕他。可以拿着刀枪在战场上和鬼子真刀真枪地干。痛快。”肖彦梁急速地搓着双手,两眼发光。

“彦梁兄,我们这里也不必前线差,甚至更危险。”戴安平笑着说道。

“安平兄说得是这么个理。前线我们的将士和鬼子在厮杀,可这样的厮杀,要是有你们的情报,就可以避免许多的无谓损失,你们可比前线危险得多。”余鸿春也笑着说道。

“我明白的,就是心里羡慕而已。”肖彦梁说完伸了一个懒腰,有忽然想起什么:“鸿春兄,今天的情况你怎么汇报?是不是需要我们的电台?”

余鸿春苦笑了一下:“我不会用那个东西。你明天一早你赶紧安排我出城。一连串的情况我必须要马上汇报。”

“我明白的。另外你们的那个叛徒是不是留给你们?”

“那不是我们的叛徒,是国家的叛徒,是民族的叛徒。”余鸿春的声音忽然高了一些,脸也涨得通红,过了一阵子才说道:“彦梁兄,谢谢你。这个王八蛋还是留给我来处理吧。”

“好。那个康直由我来处理。回去啊,请带我向黄阿毛问好,告诉他我很为他高兴。”肖彦梁一想起司徒云海,心里就发痛。

“不行。”想不到戴安平却不同意:“黄阿毛只知道有一个钟馗大哥,但是不知道你我的真实身份,他一个小人物不可以知道这么多。”

肖彦梁一愣,指着戴安平对余鸿春说道:“看看,还是专家的水平高。好,不说就不说。鸿春兄,黄阿毛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没问题,你放心。”

“行,那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一夜无话。

第二天城门刚开,肖彦梁就把余鸿春送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