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三卷 命运之手 第三十八章 跨越重洋

sjw3989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size][/URL] 一、 当贝贝的照片传遍整个中国的时候,南中国海印度尼西亚海域一艘悬挂菲力宾国旗的驳壳机动渔船正在航行。虽然夜晚的海风很大,但海面却还算平静凌辕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看着黑暗的海面发呆。 上船已经一天一夜了,这是越南蛇头利用渔船伪装的成的偷渡船,船上除凌辕外还有十几个越南本地人,船的目的地是大洋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当贝贝的照片传遍整个中国的时候,南中国海印度尼西亚海域一艘悬挂菲力宾国旗的驳壳机动渔船正在航行。虽然夜晚的海风很大,但海面却还算平静凌辕一个人站在甲板上看着黑暗的海面发呆。

上船已经一天一夜了,这是越南蛇头利用渔船伪装的成的偷渡船,船上除凌辕外还有十几个越南本地人,船的目的地是大洋洲国家所罗门,这也是阿华通过关系打听到的,所罗门是台湾的“邦交国”与大陆还没有外交关系,这样对凌辕而言要安全一些。

上船以后凌辕心里始终有着一丝不安,阮芳苍白的脸庞总是不间断的在脑海中浮现。36小时前他还抱着她,吻着她。。。。。。

从那晚胖子警察走后一连几天凌辕和阮芳都没有讲话,凌辕想要安慰她一下,每次话到口边都咽了回去,他觉得这样的安慰显得特别的无耻。而阮芳也好像回避着凌辕,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于想象他们俩还能若无其事的相处。

凌辕总觉得亏欠了阮芳,他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冲出来,却让这个柔弱女子用身体与屈辱换来了自己的安全。思去想来也没有什么好的方式可以表示自己的内疚,直到两天后阿华传来消息说是联系好了船只,次日凌晨便可以出发离开越南。觉得就这样离开心有不甘的凌辕最终选择将身上的现金拿出8000美金留给阮芳,这也差不多等于阮芳半年的收入了,就算是表示自己的一点歉意吧。怕阮芳又生误会还特意写了个条子说明这只是这段时间的生活费用,然后包住钱放在了枕头下面。

自以为一切安排妥当的凌辕从从厨房拿出一瓶酒,阮芳也默默的坐了下来。也象从前一样两人相对无语,静静的喝酒。只是几天时间的朝夕相处,阮芳为了凌辕而付出的一切令得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平静与默契。几杯酒下肚,似乎有了勇气,凌辕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对不起。。。”阮芳惨然一笑,拿起酒杯一口干了杯中酒。

“不要再喝了,还有几个小时,你休息一下吧。”阮芳说完站起来给凌辕收拾床铺。凌辕仰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回忆着几天来的一切,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

“啪——”凌辕睁开眼,看见阮芳站在面前,手里拿着一张条子,茶几上丢了一堆钱。看着阮芳因为气极而显得更为苍白的面容,凌辕一愣,心里痛骂自己怎么没想起枕头下面的钱,也不制止她去收拾床铺。

“陈先生,哦,不,应该是凌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阮芳把纸条向着凌辕一扔,接着激动的问了出来。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段时间麻烦你了,所以。。。。。。”凌辕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打了结。

“所以你就拿钱来安慰你自己?所以你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

没等凌辕搭话,阮芳又接着说:“如果凌先生一直觉得我就是靠做你的生意活着的话,那请你立即离开我的家。就算是交易我可以选择不做你的生意”说着把茶几上的钱拿起来砸向凌辕,花花绿绿的钞票在屋子里散了开来。

凌辕低头坐着一动不动,阮芳越想越气,接着说:“是,我只是一个歌女,但我有我的尊严。可是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拿钱来羞辱我?”

“你以为你是谁?是我看错了你,我以为那次只是一场误会,可是今天,你又拿出了你的臭钱,你以为这些钱可以买到所有东西?凌先生你真是太虚伪了。”

“够了,你说够了没有?”凌辕猛的站了起来,“你以为我好受吗?我从来都把你当成好朋友,我在越南认识的唯一的朋友。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吗?你可以把钱看得肮脏,但现在我只有这样可以稍稍表达一点我的内疚,你为什么要把我想的那么龌龊?是,你救了我,我是胆怯了,因为我想起我还有很多事没做,我现在不能被抓,但不管有什么理由这对你是不公平,你可以报警啊,但不要侮辱我要对你表达的歉意。。。。。”凌辕一口气把心里憋着的话说了出来,然后睁着血红的眼睛瞪着阮芳。

阮芳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一向沉默的他会用这样的态度辩解,心忽的软了下来。但转念一想,冷笑了一声:“你可真会说话,在你心里恐怕一直都觉得我是脏的吧?那天在海滩边,靠你一下你都觉得厌恶,现在你更明白了,我就是可以和任何人上床的交际花,你连碰我一下都觉得恶心。而凌先生的钱比起我来居然都是纯洁无瑕的干净钱了,我应该感激得痛哭流涕才是。。。”说完笑了起来,笑得泪水横流。。。。。。

凌辕听得血气上涌,头脑一片混乱,嘴里喊着:“我嫌你脏,我不愿碰你。。。。我让你看看我碰你会不会觉得恶心。。。”冲了过去抱住阮芳狠狠的吻向她的嘴唇。

阮芳挣扎着,用手捶打着凌辕,但在他似乎可以溶化一切的拥抱中渐渐的软了下来,两个人缠在了一起,仿佛压抑了千百年的激情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凌辕大脑一片空白,象疯了似的动作着。。。。。。

一个闪电劈空而来,太平洋的暴雨说来就来,凌辕仰面朝天,任雨点敲打着自己,闭上眼,分别时分那一张苍白的脸,哀怨的眼无处不在,痛苦包围了他。

雨幕之后,船会驶向何方。。。。。。

二、

“彤彤,你来一下。”宿舍门口,儿童福利院的杨阿姨对着正在看书的贝贝叫到。

贝贝抬头看了一眼杨阿姨,眼神里面露出一丝犹豫。来福利院才一周时间,彤彤已经见了八个想要收养她的人。小女孩已经有些恐惧了,在她看来连李老师和施阿姨家都呆得不大习惯何况其他家庭。在福利院挺好,至少大家都是平等的。而院方应施、李二位的要求通过自己的渠道不断为彤彤物色着合适的收养人,加之媒体影响的余波,虽然已经筛选了很大一部分有意向的收养家庭但还是有不少的家庭来到了福利院,不过结果都一样,贝贝对他们都有着极大的敌意,她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一定要把自己送到一个陌生人的家里。这也不能怪孩子,小小年纪她已经学会封闭情感保护自己。

杨阿姨象是看出了贝贝的心思,笑着说今天来的是你爸爸妈妈的好朋友,一位很漂亮的阿姨,你施阿姨和李老师也来了,现在在办公室等着你呢。贝贝迷惑的看着阿姨,爸爸妈妈的朋友?这对她来讲概念实在太模糊,但还是站起来跟着杨阿姨来到了院长办公室。

院长办公室里除了院长、李老师和施阿姨外还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戴一副黑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象一位学者。而女的面容清丽,穿了一件黑色紧身毛衣,围一条紫色纱巾,有着一种很独特的气质。

贝贝走进办公室眼睛就落在了这个陌生女子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贝贝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是象妈妈吗?也不是,但就是说不出来为什么觉得亲切。

“你是贝贝吗?都长这么大了,过来阿姨看看。”陌生女子见贝贝看着自己赶紧招呼孩子。

贝贝还是一动不动,施阿姨和李老师几乎同时站了起来,李老师说贝贝快叫阿姨,这位阿姨是你爸爸妈妈的朋友,专门从美国来看你的。

“阿姨——”贝贝怯生生的喊了一声。

房间里的女人们都有些惊喜,以前见过不少的收养者,但贝贝都是一副不合作的态度,这些情况施阿姨、李老师都向这位女子讲过,她本来做了足够的思想准备拿出一段时间来让贝贝接受自己,却不想贝贝今天并没有之前描述的那种排斥。

“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妈妈?那你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贝贝接着问道。

“哦,贝贝你先过来,阿姨一会慢慢跟你说好不好?”陌生女子对贝贝招了招手。

贝贝疑惑了一下,走了过去,那女子将她拉入怀里。然后拿出几张照片,说这是你吧,看你小时候胖乎乎的,现在瘦了,不过更漂亮了。

旁边坐着的男人一直没有说话,现在看贝贝走了过来,见她长得真是可爱,心里也觉得很开心。站起来摸了摸孩子的头说:“你就是贝贝啊,你阿姨这几天可想你了,你愿意跟我们去美国吗?叔叔带你去迪斯尼玩。”贝贝往后缩了缩,接着摇了摇头。

那女子转头对房间里的人的说要不我带贝贝出去走走吧,李老师和施阿姨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陌生女子站起来拉着贝贝对那个男人说:“Dennis,你稍等会,我想和贝贝单独谈谈。”男人摊开两手耸了耸肩,做了个请便的手势,然后把放在椅子上的风衣拿起来帮女子披上,看得出他很关心她。陌生女子对着他报以一笑,拉着贝贝走出门去。

三、

随着那场轰轰烈烈的爱心活动贝贝的照片成为各大网站争相转载的对象,在千千万万点击的网友中有三个人看见这张照片有着和别人很不一样的感觉。这其中一位就是凌辕在游戏中的夫人,已经在美国旧金山生活了7年多的秦秦。

虽然一直表现得很理性,但对于凌辕秦秦始终是有着一点遗憾,甚至因为与凌辕的相识她在心里对以前的选择曾出现过那么一瞬的不甘。不过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丈夫Dennis一直对自己呵护有加也就慢慢淡忘了那一段虚无美妙的感情。

刚开始到美国秦秦还不时会去凌辕的BLOG与他做些无声的交流,那时看见凌辕欢天喜地的把贝贝的照片传上来,自己心里还有那么一丝微酸。凌辕的女儿实在太可爱了,只是看看那些直抒胸臆的文字也可以想象得到他们一家三口是多么的幸福,心里总会有那么一点自己不愿承认的嫉妒,不过凌辕与彤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有自己一份功劳,想想也就释然。但是从那以后凌辕就断了音讯,当年虽然凌辕一再要求,并且把自己的电话主动留给了秦秦,但秦秦终究没有把美国的电话给他。凌辕对此颇有微辞,还好随着家庭生活的幸福满足对这些小事也就不在乎了。

秦秦一直觉得离开了中国也就应该与从前有个了断,凌辕自然也属于从前的生活,虽然他不辞而别令秦秦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这不过是虚拟世界的一段情缘,难说自己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手里虽然有凌辕的电话但也绝不会主动给他打去。秦秦哪里知道就算是她要打也打不通了。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几年,就在秦秦都已经不会再想起那些风花雪月的事情的时候却在一次习惯的登陆国内某大网站时看见了贝贝的照片,曾经的一切又清晰了起来。这个叫凌思彤的女孩难道是和凌辕的女儿同名同姓?文字的介绍没有提到她的父母,但凌辕以前曾说过彤的老家就在B市,不是那么巧吧?拿着打印出来的贝贝刚出生时的婴儿照对了半天还是没有答案。秦秦最后忍不住按照网站上提供的电话找到了李老师,从而证实了这照片上的小女孩就是凌辕的女儿贝贝。秦秦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在乎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男人,连带着也担心着他的女儿的命运。把事情和Dennis一讲,没想到他比自己还热心,马上张罗着回国收养贝贝的事。这倒令秦秦觉得颇为内疚,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与Dennis之间没有爱情,这也是当年凌辕出现后自己曾经几乎无法自控的原因。可是现在。。。。。。

秦秦拉着贝贝在福利院的小花园里慢慢走着,她一直在思考要怎么跟孩子说孩子才能接受自己。可是一时不知怎么开口。过了一会还是贝贝说话了:“阿姨,你真的认识我爸爸妈妈?”秦秦蹲了下来,看着贝贝点了点头。

“那你能带我去找爸爸吗?”贝贝又问。

秦秦想了一会,慢慢说:“贝贝,你愿意跟阿姨一起走吗?”贝贝把头低下,用脚搓着地上的小石子,没有说话。

“贝贝,我当然认识你爸爸和妈妈,但是现在阿姨也不知道你爸爸在哪里,不过阿姨知道你爸爸一定会找阿姨的,所以阿姨才来接贝贝,这样你就能早点见到爸爸了。”秦秦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讲,似乎不是单纯要哄孩子,而是内心里总觉得和凌辕应该还会有些什么。很荒唐吧,不过好像贝贝听自己这么一讲到是很感兴趣。

沉默了一会,贝贝拉住秦秦的手说:“阿姨,我跟你走。”贝贝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这个阿姨很亲切,自己很愿意相信她。

秦秦一听,一时倒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刚见到这个孩子她就喜欢上她了,但想起之前施、李说的情况心想怎么也得几天才能说服贝贝,却不想孩子这么快就答应跟自己走了。一把抱过贝贝,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说:“好孩子,秦秦阿姨以后不会在让你吃苦了。”

一切手续办妥,三天后秦秦带着贝贝,一行三人踏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航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