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上当受骗

hcxy2000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走到前甲板,高轩志正坐在那里发呆,手端着茶杯既不喝也不放下,完全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司徒云海心里骂了一声,脸上努力堆出笑容,走近高轩志,伸手一拍他肩膀。“咣啷”一声,高轩志浑身一个哆嗦,手里的茶杯竟然跌落造地上,摔个粉碎。 “高参议,怎么拉?这是在船上,都是你的人,看把你吓得。”司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走到前甲板,高轩志正坐在那里发呆,手端着茶杯既不喝也不放下,完全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司徒云海心里骂了一声,脸上努力堆出笑容,走近高轩志,伸手一拍他肩膀。“咣啷”一声,高轩志浑身一个哆嗦,手里的茶杯竟然跌落造地上,摔个粉碎。

“高参议,怎么拉?这是在船上,都是你的人,看把你吓得。”司徒云海走了几步,转过身面对面坐下。举起两根手指。高轩志赶紧掏出香烟递上去。

“这烟不错。想不到这乱世当中还能抽到七喜香烟。真是一件喜事。”仰起头,司徒云海撮起嘴吐出一股长长的,细细的烟柱子。

高轩志尴尬地摸摸头,讪笑着:“这不,正想着能够得到国民政府的宽大,也算是给自己减少了一些罪过。”

“嗯,说得不错。”司徒云海忽然大声笑了一阵:“高参议不愧是读过书的大人物,看问题就是比我们这些粗人深刻得多。是啊,我们戴局长就经常教育我们,都是中国人,就不应该自己人打自己人,就应该团结起来和鬼子干。”

“戴局长?军统得那个戴局长?”高轩志不相信地看着对方,他如何相信一个小小的军统特务会经常接受教育?

他猜得一点没错,此“戴”非彼“戴”,司徒云海的那些话当然都是听戴安平、肖彦梁等人说的,不过既然说出来,也就没有必要去纠正它:“废话,不是那个戴局长,还能是谁?我告诉你,前年鬼子打进来以后,我们军统就成立了锄奸队。我们的任务,就是除掉那些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办事的汉奸。”

“佩服,佩服。哪你们现在有多少人?”高轩志很是“随意”地问了一句。

司徒云海谈兴正浓,似乎没有想就回答说:“我们这里大约有三百多人吧,整个江苏上海浙江加在一起,我不知道,但是按我们的标准,大约有两万来人。”

高轩志倒吸了一口凉气,又怀疑地看着司徒云海:“不可能吧?我知道上海被日本人占领以后,你们军统虽然有些成绩,但也损失惨重,哪来这么多人。”

“嘿嘿,不知道了吧?”司徒云海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就因为牺牲大,所以报名的人也特别多。上海沦陷到现在,我们损失了八千多兄弟,可是我们至少补充了一万兄弟。这就是我们抗日的力量,这就是小鬼子早晚失败的保证。

你看看,武汉会战以后,鬼子没有再进行大的战役了,说明什么?说明鬼子兵力不足!国民政府和共产党发表了合作声明,共匪接受政府的改编。现在国军再前线,共产党在敌后,鬼子可是焦头烂额,两头应付。

别的不说,就说这里吧,南通离上海,离南京够近的吧?可是如皋、如东、盐城、泰州都有我们国军,当然了,也有新四军。可是鬼子能对他们有什么办法呀?这些地方,距离上海、南京这么近,只要国军开始反攻,嘿嘿,鬼子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所以说,这鬼子也就只能占领方圆几十里的地方,它还能干什么?它自己的国家,还没有我们江苏省大,它能有多少人?它能造多少枪炮?它凭什么能占领中国?真不知道你怎么就会想到跟着日本人,去当狗屁汉奸!”

司徒云海还想再说,却看见康直远远地向他打了一个手势。

康直的眉头皱在一起,神态有些慌乱,作出的手势急而快,司徒云海心里当即吃了一惊,难道最坏的结果真的出现了吗?

“你这一次的表现还不错,我们会在功劳簿上记下一笔的。回去以后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别再死心塌地地为日本人干事。”说到这里,司徒云海很自然地欠了欠身子:“你这船上厕所在哪里?昨天喝多了,现在开始不舒服了。晦气!”

高轩志条件反射似的指了指后面,司徒云海一溜小跑着离开了甲板。

“大哥,真的上当了。”康直把司徒云海拉到一边小声汇报:“里面的箱子,除了门口的几个里面装的是东西,和你告诉我们的一样,其他的都是石头。”

“王八蛋!那几个装真货的箱子肯定是为了应付我们检查的。哎,对了,黄阿毛呢?”司徒云海一阵气恼,说完才发现眼前只有康直一个人。

“黄阿毛?他不是应该在这里吗?”康直四处看了一看,忽然指着司徒云海背后:“哎,那不就是黄阿毛吗?”

司徒云海转过头,正好看见三个鬼子端着刺刀,正小心翼翼地想偷袭自己。“康直为什么要骗自己”的念头刚冒出,一个冰凉的管子已经顶在自己的下颚上,一只手过来,解开腰带,把枪也下了。

看见暴露,三个鬼子加快了速度跑到他面前,掏出绳子利索地把他捆起来。司徒云海不用看,也知道拿枪顶住自己的人是谁,他没有反抗,而是心平气和地接受了失败。

“大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从船的另一头传来,同样被五花大绑的黄阿毛出现在司徒云海的眼前。

黄阿毛显然已经受过刑了,估计是被鬼子的枪托打的,左边的牙床肿得老高,满嘴的牙恐怕也没剩几个了。

“闭嘴!大男人哭什么哭?哭给谁看?”司徒云海心里一痛,大声骂道。千算万算,没有算出康直这个内奸。幸好他还只是一个外围的成员。还有没有其他的内奸?心里想着,却被高轩志的声音打断了:

“唉,跟着皇军,老子有权有势,干吗还提着脑袋跟着你们?树倒猢狲散,国民政府都跑到大西南去了,戴局长哪还有心思关心我这样的小人物?”此时的高轩志腰杆挺得笔直,意气舒发,哪还有半点猥琐胆小的样子?大笑着伸手在司徒云海的脸上拍了拍:“他妈的,本来还想看你们演戏的,谁知道你居然还是对我不放心,暗地里去验什么货,害得老子现在提前动手。说,你们的那个钟馗大哥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司徒云海没有说话,整个人平静得如同一探死水!

“你为什么不说话?”一个穿着治安军军装的人走过来问了这么一句很奇怪的话。挺口音,着应该是个日本人。他的中国话显然要比其他的鬼子说得好,但有不如横边浅这样的中国通说得流利。

“铃木太君好。”高轩志的腰随着叫“铃木”的日本人的出现再次弯曲了,他冲着司徒云海说道:“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皇军宪兵队的铃木太君,也是你所认识的横边浅太君的得力助手。”

“司徒云海,我们已经注意你很久了。”铃木抱着手臂走到司徒云海的面前,皱着眉头:“‘识时务者为俊杰’,难道你还不明白?你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继续顽抗,对你来讲,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司徒云海没有说话,心里除了悔恨,没有其他。听到铃木的问话,抬起头,一双眼睛死死地和这个鬼子对视着。

“啪!”对于司徒云海的行为,铃木有些不耐烦了,忽然一拳头打在司徒云海的脸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倒退几步,摔倒在地,随即又被人架住胳膊拉了起来。挨打的一瞬间产生的钻心疼痛,现在已经转变成火辣辣的麻木感。一张嘴,几颗碎牙跟着掉在甲板上。

“哈~哈~”司徒云海忽然笑了,而且是很大声地笑着。

“八嘎!”铃木想不到会事这样,他显然觉得受到了侮辱,向着大笑的犯人肚子上又是狠狠地一拳。司徒云海顿时把身子弓成一个虾的形状,胃里翻江倒海,大口喘气。

“啧啧~”高轩志一边摇头,一边走过去:“小兄弟,国民政府都把你们抛弃了,你以前做的,已经算是对他们仁至义尽了,何必还要在这里硬扛呢?告诉我,你们的那个钟馗大哥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你们在什么地方劫船?”

这一次,司徒云海竟然闭上了眼睛!只要他没有出现在船头甲板,肖彦梁他们就不会行动。一想到用自己的失败,保护了兄弟们,他很是觉得欣慰了。

高轩志现在的脸色已经变得很不自在了。眼前的这个抗日分子,和其他的不一样,被捕以后是一句话不说,只是在那里笑,这样的人,要么疯了,要么是死硬分子,日本人的任务,看来是很难完成了。

“司徒云海啊司徒云海,你不要以为什么话都不说,就可以蒙混过关。”高轩志决定从另一个方面摧毁对手的心理防线,他指着康直继续说道:“看见他没有,一个多月前,他伙同黄阿毛杀死了三个皇军,可是因为他答应为皇军服务,所以皇军对他既往不咎。你这么死扛,你的那个什么‘钟馗’大哥却活得有滋有味,你难道不觉得悲哀吗?蝼蚁尚且偷生,你这又是何必呢?”

司徒云海终于明白康直是什么时候投靠日本人的了。看来日本人也不是笨蛋,除了一个横边浅,还是有很多能人的。自己当真是太轻敌了。不过好在招收队员的防范措施很严格,而且康直叛变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肖彦梁他们应该是安全的了。抬眼看了看那个叛徒,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

从鬼子抓住司徒云海开始,康直现在就一直倦缩在一边的角落里,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在司徒云海看着他露出笑容时,康直正好也抬起头看着他。那个淡淡的笑容竟使他没来由忽地打了一个寒战,心里一惊,自然而然地后退了几步,却正好来到黄阿毛的面前。

“康直,你这个狗娘养的……”见叛徒忽然背对着自己,退到面前,黄阿毛大喊一声,用力一脚,向康直踹过去。

康直猝不及防,惨叫一声,待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已是满脸的鲜血。伴随着康直惨叫的,是黄阿毛得逞的笑声,他随即被拖了下去。

突发的变故,让司徒云海陷入了深思。

那三个士兵,是康直和黄阿毛共同杀的,既然康直曾经被捕,那么黄阿毛没有理由不被捕,除非这是日本人故意为康直做的掩护。到底自己应该信那一条?

康直的叛变,说明自己早就被注意了。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行踪,也没有什么值得日本人怀疑的地方。就是那一次的分地点发送情报,自己也是属于以巡逻的方式监视日本人动向的,根本没有暴露其他人的可能性。想通了这一点,他心里一阵轻松。

“好,我说。”司徒云海拿定主意,在高轩志皱起眉头的时候忽然开口说道。他这态度的变化着实太过突然,让后者一下子仿佛在梦里,张大了嘴,想说却又说不出什么,好半天才憋了一句:

“你小子变得可真快。”

“太君,干我们这一行,就要有承认失败的觉悟。我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可是我又想活下去,和皇军的合作是唯一的出路。”司徒云海没有理会高轩志,而是对着铃木,平静地述说着自己的理由。

“哟西。”铃木总算是听明白了司徒云海的意思,心中大喜,上前一步,把高轩志推到旁边:“‘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够和皇军合作,那依然还是皇军的朋友。说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难道这个鬼子只会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吗?短短的时间,铃木已经说了两遍这个词语,倒让司徒云海心里一阵好笑:

“让您失望了,其实我也不认识那个‘钟馗’大哥。”

“你不认识‘钟馗大哥’?”这样的回答让铃木感到非常的奇怪和可笑,脸上也是布满了嘲弄的表情,难道,皇军就这么容易上当受骗?

“见了面,或许认识,但是我们都是单线联系,平时都是电话通知开会,见面的时候,一则都是蒙面,谁也不认识谁;而来嘴里都含着东西,也听不出是谁的口音。”就在铃木快要发作的时候,司徒云海继续说道。

这样的回答似乎是有些道理,铃木的表情缓和了一点,换到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上来:“你们这一次打算在什么地方劫船?”

“这一次按照事前的约定,我和黄阿毛必须随时呆在甲板上,他们看见我,就会驾船冲出来,船上会挂北斗七星旗。这个时候,我就带着他们两个人到驾驶舱,把船控制起来。至于他们在什么地方发动袭击,出于安全考虑,钟馗大哥也没有对我说。”

司徒云海所说的,让铃木很是为难。他实在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说他不认识“钟馗大哥”,可是他说的,却又是非常合理的。

“船停得太久也不是好事,”司徒云海很是“合作”地说道:“万一他们就在着附近,见到这个样子肯定会期疑心,我们就白忙活了。你不是想知道谁是‘钟馗’大哥吗?我也想知道。所以你还是立刻把我松绑,让我和黄阿毛在甲板上待着去。”

“太君,你可不能上他的当。你也看到了那个黄阿毛的态度!如何叫他配合?”高轩志终于等到插嘴的机会,抬手指了指黄阿毛的方向,对铃木说道。

“他的态度如何并不重要,关键是他能和我一起在甲板上出现。”司徒云海很有把握地说道:“我将在甲板上和他说话,不管说什么,只要他能安静地和我在一起就行了。”

司徒云海的话还是很有诚意的,铃木有些心动了。可是他想了想,还是无法拿定注意。万一这个是缓兵之计呢?

“太君,我知道你在犹豫是不是相信我。”司徒云海没有给铃木太多的考虑时间:“要么你相信我,可能抓到‘钟馗大哥’;要么你不相信我,什么也得不到。”

铃木在心里反复重复着司徒云海的这句话,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同意了司徒云海的要求。反正在江里,船舷四周站满了士兵,也不怕他们逃走。

很快,黄阿毛被带了出来。他看见司徒云海已经被松了绑,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即面部表情开始有些扭曲。

“听我说!”司徒云海上前一步,抓住他,用力摇了摇:“你还相信我吗?”

黄阿毛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机械地点点头。司徒云海把绳子解开,拉着他踉踉跄跄地跑到甲板上,分别坐在高轩志曾经坐过的地方。

铃木一挥手,几个士兵跑上前,用绳子把两个人的脚拴在椅子腿上。

此时此刻,黄阿毛才似乎反应过来,他站起来,指着司徒云海:“你这个狗日的王八蛋,想当汉奸别拉上我!”说完转身要走,却被椅子绊着,很是不好走。

“站住!”司徒云海大喊一声。

黄阿毛转过身,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干什么?虽然我什么都不懂,但是不当汉奸亡国奴是懂的。”

司徒云海叹了口气,看着这个年轻人:“我再问你一遍,你还相信我吗?要是相信,就坐在离我近的地方听我说;要是不信,就坐在离我远一点的地方听我说。”

黄阿毛疑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