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个圈套

hcxy2000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高轩志干什么要跟踪自己呢?司徒云海有些意外,心里想了想,问道:“几个人?” “两个。一个在擦皮鞋,一个在看报纸。”黄阿毛肯定地说道:“这两个人是笨蛋,擦鞋的都擦了两个小时,看报纸也在那里看了两个小时报纸,那眼睛还时不时地往我们这边瞟。不是监视的,又是什么人?” 司徒云海心里有些慌,毕竟他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高轩志干什么要跟踪自己呢?司徒云海有些意外,心里想了想,问道:“几个人?”

“两个。一个在擦皮鞋,一个在看报纸。”黄阿毛肯定地说道:“这两个人是笨蛋,擦鞋的都擦了两个小时,看报纸也在那里看了两个小时报纸,那眼睛还时不时地往我们这边瞟。不是监视的,又是什么人?”

司徒云海心里有些慌,毕竟他是第一次出来干大事的,有些情况已经超出了他的经历范围。看着身边的两个满不在乎的小子,他心里倒有些踏实了。管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等明天再说吧。

晚上许松林按时来接他们。

“说,兄弟,你是不是看不起大哥这个治安军?”喝着酒,闲聊着,许松林忽然改口问了这么一句。

司徒云海差点没被酒给呛住,咳嗽了一阵才指着许松林:“大哥,你这话可是生分了。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治安军,我不是说了,有机会一定来吗?”

“有机会?着不就是在敷衍我吗?”

“大哥,这老话说,人无信不立,咱们都是在江湖上混的,总要讲个义气吧?小弟前年这条命危在旦夕,是现在的老板救了我,我答应他为他干五年的。”

“哦,是这样。对了。”许松林忽然把头靠过去,低声问道:“你那个老板是不是‘四哥’?”

“‘四哥’?什么四哥?”司徒云海不明所以,这个“四哥”是个什么人?江湖上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个名号?

“新四军啊?”许松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哎呀我的好大哥,你别开玩笑了。我们老板可是专门和外国人打交道的,什么新四军,不就是以前的共匪嘛。怎么,他们也打鬼子?”司徒云海暗想这新四军都活动了一年,影响到也挺大的,以前消息闭塞,现在倒是个好机会听一听。

看看司徒云海的脸上也不像是在说谎,许松林便把这里和四周新四军的活动范围。国军的活动范围大致说了一遍。

这消息让司徒云海惊讶万分,距离南京、上海这么近的地方,竟然就有国军的大部队,可是他们为什么按兵不动?难道就不能象共产党武装那样打游击?非要把这个功劳让给共产党不可?

带着疑问回到旅馆,司徒云海没有马上休息,理了理思路,把黄阿毛和康直叫过来:“兄弟们,做哥哥的现在实话告诉你们,这一次我是准备把鬼子的一船打仗用的物资给截了。天亮以后我们就要上船,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也不知道。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先问问你们。要是不想去的,我也能理解,不要有顾及。再说……”

“司徒大哥,啥也别说。”黄阿毛摇摇头打断司徒云海:“既然有危险,我们更不能离开。”

“难道大哥忘了那天你救了我们,我们发的誓?”康直指着胸口说道:“‘为了杀鬼子,牺牲性命也在所不辞。’”

司徒云海当然记得这个誓言。那一回这两个人在街上,和三个喝醉酒的鬼子迎头相撞,被鬼子一顿暴打。鬼子把两个人打得头破血流还不解气,竟还准备拿刺刀戳死他们。幸好司徒云海那时路过,好说歹说才救了他们。

伤好以后的一天,两个人把司徒云海带到一个地方,指着三具鬼子的尸体对司徒云海说他们已经报了仇,现在准备投新四军去,临行时特意告个别。

司徒云海几乎想都没想救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两个人。康直刚才说的誓言,就是他们在那个时候说的。

那段时间,正是横边浅中毒住院的时间,把尸体处理以后,失踪的三个鬼子让日军一阵好找,最后不了了之。

“不是。”司徒云海叹了口气:“我当然没有忘。只是明天事情很大,钟馗大哥也要亲自来接应这批货,一旦出事就完了。所以这个也是他的意思。”

“钟馗大哥”是司徒云海给肖彦梁取的外号。钟馗是传说中专门捉鬼的神仙,肖彦梁很是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叶克明、司徒云海等人发展的队员,都知道这个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叫钟馗大哥,并不知道具体是谁。

“钟馗大哥要亲自来?”黄阿毛、康直心里激动,齐声问道。经常听司徒云海讲,这个头领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神秘了。

“是的,一旦明日有变,所有的人就都危险了。”司徒云海点点头,继续说道:“我这一次带你们来之前,钟馗大哥就交待过,人命大于天,这一次没有抢到鬼子的东西,可以下一次抢,可是命却只有一条。如果你们感到有危险,就不要行动了。”

“大哥,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黄阿毛明白了谢什么,好奇地问了一句。

司徒云海点点头,却没有说话。那天着两个人并没有参与对高轩志的行动,这些也不好告诉他们。而白天高轩志的态度,给司徒云海的感觉,完全没有诚惶诚恐,戴罪立功的那种表情,有的,也就是一种有恃无恐的样子。所有的这一切,加上刚才有人监视,都让他有些起疑心。

“大哥,你这就不地道了。”康直想到不想就说道:“我们的命是大哥救的,大哥当初救我们,就是留着我们打鬼子的。你现在让我们留下来自己一个人上去,那么当初你救我们就是救错了。”

“康直说的没错。有危险没危险有什么关系。要是没危险还打什么日本鬼子?除非大哥你不上船,否则我们是一定要跟着你的。”黄阿毛跟着说了一句。

司徒云海心头一阵感动,抓住两个人的肩膀:“好,既然你们这么想,我也没什么多余的话讲。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一切随机应变。”

“明白。”得到允许的两个人欣喜若狂。黄阿毛满脸笑容地小声问道:“大哥,这次要是完成任务,我们会不会见到钟馗大哥?”

“没问题。你们现在不认识钟馗大哥,可他是早就认识你们的。”司徒云海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钟馗大哥认识我们?”显然这个消息让两个人兴奋不已。

司徒云海看着两个露出孩子般笑容的手下,也跟着一笑:“是的。我们组织所有人他都认识。”收起笑容,又说道:“你们早点谁,明天还要早起。记住,明天我要一直在船头甲板那里待着,钟馗大哥看见我了,就会出来劫船,要是没有看见我,就知道我们出事了。所以,明天你们的任务就是随时提高警惕,应付不测。”

“钟馗大哥他们在哪里下手?”黄阿毛刚问完,就看见司徒云海瞪了自己一眼,伸了伸舌头,赶紧走了。

吹灭煤油灯,三个人和衣倒在床上。司徒云海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伸手摸着放在枕头下面的枪,怔怔地发呆。

所有的计划,都已经告诉这两个人了,可是明天一旦真有情况,他们到底会表现出什么样子?他有些害怕。警察局的人,并没有受过多少军事训练,也没几个上过战场,象暗杀这一类的事情,他们可以做,也绝对不会做的比别人差,可是明天是和敌人面对面直接对峙,他们有这样的心里准备吗?

迷迷糊糊之间,他被黄阿毛叫醒。临晨四点不到,天已经微微发亮了。一晚没睡好的司徒云海再一次命令各人仔细检查一遍自己的装备,打开门向码头走去。

一艘小火轮静静地停靠在码头上,高轩志焦急地来回走动,地上已经丢了数个烟头。看见司徒云海终于出现了,他满脸笑容地迎上去:“哎呀,可把你等到了。咦,这两位是……”看见司徒云海身边忽然多了两个陌生人,高轩志吃了一惊。

“这是小的手下,高参议勿怪。怎么样,大哥,小弟混出来了吧?”司徒云海笑着给高轩志解释了一下,又对着站在高轩志身后的许松林“炫耀”道,尽管后者是个营长,管的人可比他多了许多倍。

许松林上前几步,笑着拍了拍司徒云海的肩膀:“唉,你这家伙,昨晚逞什么能耐,还以为你出去几年酒量大涨,谁知道还是这样。再过一会你要还不来,我可是准备着派人过去呢。你看把高老爷急成什么样了。”

“还不是大哥你灌的酒?”司徒云海微微一笑,又对高轩志问道:“敢问那批货不知道……”

“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高轩志压低声音说道:“因为鬼子眼线多,我就先把货装好了,你看……”

“高参议辛苦了。你办事我放心,没有检查的必要。”司徒云海双手抱拳,行了一个礼:“昨晚喝多了,起来晚了,还请高参议不要介意。”

“哪里哪里,老兄客气了。”高轩志指着小火轮,压低了嗓子:“东西都在船上,什么时候走,就等你一句话。”

司徒云海早就注意到了那艘小火轮,甲板上和码头上都是治安军的人,左看右看也没有什么破绽,便冲着高轩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高参议,你先请。”

没想到高轩志并没有挪动脚步,而是苦笑着说:“兄弟,今天在下可是不能陪你去了。皇军,哦不,日本人通知,中午在县城开会,我,我也是没办法啊。所以我让你兄弟许松林和你一起去。”

司徒云海忽地扭头盯着高轩志看了一阵,后者的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这才微笑着摇摇头:“高参议,这可是你的货,要是出了一点问题,在下可担当不起。”

高轩志愣了一会,看着这个锄奸总队人员的坚毅目关,也明白不去是不行的了,脸色顿时变白了,哆嗦着点点头:“也罢,那在下就舍命陪君子,日本人那边的会,就让人给告个假,说我生病了。”

转身吩咐身边的管家一些事情以后,高轩志艰难地迈开脚步,引着司徒云海上了船。

一声轰鸣,小火轮启动了。

清晨凉爽的江风吹在身上很是让人舒服。可是司徒云海一点也不舒服。上船前高轩志的表情加深了他的怀疑。他为什么不上船呢?是害怕?还是有什么隐情?

座位对面的高轩志正轻轻地吹着茶杯里飘起来的叶子,一副很是轻松的样子。可是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和很轻松呢?从上船以后,高轩志几乎就一句话不说了,基本上属于司徒云海问一句,他答一句的形式,稍微话说重一点,他就满脸堆笑陪不是,让司徒云海有火却发不出来。

站起来想靠着船舷散散心,却没想到被一个治安军拦住了。这一下司徒云海可找到发泄的了。脸一沉:“高参议,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误会,误会,这还不是怕你出什么意外,我没法交待吗?”高轩志满脸笑容地站起来,向甲板四周看了看:“这江上风大浪急,小火轮虽然比那些个渔船大点,可也不是很安全的。瞧,”指了指自己:“我还不是从来不靠近船舷。”

高轩志的话,仿佛句句有含意,似乎在暗示着什么,可司徒云海只是有那么一点疑惑,却无法弄明白什么。

弄不明白就弄不明白,既然高轩志这么说,司徒云海倒也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了。

正想着,许松林走了过来:“算了,算了,走,陪哥哥抽烟。”说完,拉着他就走,可是司徒云海的脸色却变了。

让他大吃一惊的事情,就是那个拦住他的治安军没有向许松林敬礼!

走到一边,许松林掏出烟卷给他点上。

“大哥,你怎么了?神神秘秘的?”看到许松林奇怪的举动,司徒云海调整了一下情绪,着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

“兄弟,”许松林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问道:“或许做哥哥的不该问,可是又不能不问。”

司徒云海心里微微一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好笑着说道:“有什么事,你尽管问,做兄弟的,能回答就回答。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问吧。”

“那个高参议以前也是从来不靠近船舷的吗?”

“那是。除了上海的大轮船,司令从来是呆在船舱里不出来的,别说船舷,就是甲板也不愿意去。你想,这万一一个浪子过来,被水溅了一身,不是很危险吗?今天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居然跑到甲板上喝茶来了。”许松林说完,自己先笑了:“要是这船颠一下,司令正在喝茶,那,那,那可就好看了。”

这样的话让司徒云海也笑了,心里微微放了点心:“原来是这样。大哥,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小弟的?”

刚才关于高轩志的笑话,多少冲淡了一开始的紧张气氛。许松林没有马上开口,而是先竖起大拇指:“兄弟,看不出来,几年时间你可是真长进了。你是应该看不起大哥的这个治安军。治安军算什么,还是你们老板有面子。

你看看,你运的什么货,这么金贵,居然在船上派了那么多皇军护送,不仅皇军要化妆成治安军,就连船舱里也住满了皇军。

我看着船上至少有一个中队的皇军,兄弟,你们老板有面子。”许松林再一次夸奖了司徒云海,他把烟头扔进江里,眼睛直勾勾看着司徒云海:

“兄弟,有这么多皇军做保镖,哥哥就不明白了,这高司令和皇军干吗还非指定我陪着你。兄弟,算哥哥求你了,你告诉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船上有日本鬼子!而且是藏起来的日本鬼子!上当了。。。。。。司徒云海终于明白为什么高轩志不愿意上船了,这是一个圈套。非要许松林带队上船,那是为了稳住自己!看来要赶紧找个机会脱身才行。想到这里,把笑容一收,严肃的说道:“大哥,不是做弟弟的不想说,那是为了你好。这是个乱世,有的事情事能不知道就不知道,知道得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你明白做弟弟的意思吗?”

许松林一愣,没预兆地打了一个哆嗦,点点头:“明白了,明白了。”说完叹口气离开了。

目送大哥离开,司徒云海怒火中烧,这个高轩志,还真是铁了心要当汉奸。竟然想用这一条计策来除掉自己。他一边庆幸意外得到消息,一边想着如何脱身。

脱身倒是好说,趁人不注意,跳水就行。可是眼看着鬼子把这些战略物资运走,他怎么也不甘心。溜走了,自己三个人的命保住了,可是这些东西将来会害死多少中国人?

霎时间他主意已定。把两个手下叫过来,刚说了一句“这是一个圈套,”黄阿毛直接把枪掏出来就要去杀高轩志。

拼命拉住冲动的黄阿毛,司徒云海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黄阿毛当然是赞同,康直却有些犹豫:“大哥,鬼子既然已经有了准备,估计在船舱也有埋伏,一旦暴露就不好走了。”

“现在也没法走。”司徒云海指了指船舷边上巡逻的治安军:“看见没有,只要我们已靠近船舷,他们就紧张得不得了,说明他们就是专门挑出来放我们的。”

“就是,逃生还不简单,往江里一跳就是。”黄阿毛拍了拍康直:“簿杀几个鬼子,老子这心里就是不踏实。”

简单地分了一下工,司徒云海是主要目标,他必须要时刻出现在高轩志的面前,以免这家伙起什么疑心,而黄阿毛和康直,则去检查鬼子运送的东西在什么地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