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死有所值

hcxy2000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任海吃过晚饭就没有回去,一直呆在工作间里。今晚上他和别人调了班。和接头的上线分手以后,他仔细观察了很久,发现任务非常难完成。不仅在机房,就是沿途的道路上也有大量的士兵在巡逻。 不过的上一次被割了电话线,鬼子不至于这么紧张吧?难道日本人也知道他们这一次的任务,也在防范着什么? 他收拾好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任海吃过晚饭就没有回去,一直呆在工作间里。今晚上他和别人调了班。和接头的上线分手以后,他仔细观察了很久,发现任务非常难完成。不仅在机房,就是沿途的道路上也有大量的士兵在巡逻。

不过的上一次被割了电话线,鬼子不至于这么紧张吧?难道日本人也知道他们这一次的任务,也在防范着什么?

他收拾好东西,把手榴弹的盖子拧开放进口袋里,走到了街道上。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约定的行动时间,任海有些着急了。

直接去割电话线显然是不现实的,恐怕他还没有跑到那里,就会被鬼子兵打成筛子。考虑了很久,他一咬牙,反正有手榴弹,不如强行冲入,干脆把机房炸了。

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他心里反倒是踏实了许多,也放松了许多。提着开水,他走进了机房。趁着给鬼子到开水的机会,他发现里面有三个鬼子,加上门口的一个,一共是四个。另外还有四个接线员带着耳机在那里无聊地打着哈欠。

倒完开水他掏出香烟,却被鬼子拒绝了。其中一个军曹指着墙上的“严禁烟火”的警告标语,脸色有些遗憾。

任海做了一个“到外面”的手势,军曹稍稍犹豫了一下,拍了拍肩膀,跟着他走出了机房重地。

点上香烟,任海连比带划地和军曹有一句没一句地瞎说着。那个鬼子军曹山大概也是无聊,明明不懂中国话,却不停地点头。

任海没有说官话,他用的是当地土话,不停地咒骂着眼前这个鬼子的祖宗十八代,鬼子是一句也没有听懂,还不停地点头同意,让任海几乎要笑破了肚皮。

一支烟抽完,军曹进去了,任海也满意地回到了工作间。刚才的一切,让他对完成任务充满了信心。

坐在椅子上,任海难得还有一点时间回想一下自己早已死去的亲人。想到家人,尤其是他那被炸得粉身碎骨的一个八岁,一个四岁的儿女,他忍不住捂着脸哭起来。

自己遭谁惹谁了?一家人明明过着平静,辛苦却不艰苦的生活,为什么会天降大祸?任海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

想不通归想不通,但是他和日本人的仇恨算是结成了死结。而几个月前鬼子在四个城门口公开杀人,却还是让他有些明白一个道理,只要日本鬼子不走,他们这些老百姓就永远没有好日子过。

还是要感谢那位大哥,他给了自己向鬼子报仇的机会。伸手摸了模口袋里凉悠悠的手榴弹,他似乎充满了力量。

还差十分钟行动,他提起水壶,再一次走进了机房。放下手里的东西,那个军曹站起来往外走去,任海心里一动,也跟着他出去了。

林曼伸手按住到点的闹钟,深深地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刚才她梦见了自己的丈夫,还是当年他拿着花追求自己的穿着。

侧头看了一下床,枕头上已经被泪水打湿了一片。

林曼把炉子点燃,看着火烧旺了,一股热气让她好一阵才适应过来。坐到桌子边上,拧开电台的旋钮,左手翻开情报,右手手指放到了按键上。

警察局里,肖彦梁也坐在那里出神。从林曼向他要手榴弹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看似文弱的女人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鬼子停电,将很快查出电波信号在哪一个区域,而情报的重要性,将使林曼不惜一切代价继续发报。这个时候,鬼子的无线电侦测车将很快查出林曼的具体位置。

难道就这样看着她出事吗?万一鬼子动作过快,林曼可能十分之一的电报都发不完就会牺牲,这样的牺牲,有意义吗?

肖彦梁把自己的这些顾虑,讲给德贵听。张旭不在,也只有讲给他听了。德贵立刻说道:“要不我带人把鬼子的那个破车干掉?”

警察局兄弟们的性命,和鬼子进攻长沙的作战计划那个更重要?肖彦梁在心里激烈地斗争着。一个不慎,全军覆没啊。

此时他更加痛恨自己没有及时搞到干电池。

“把孙毅几个人叫进来。”痛恨归痛恨,肖彦梁还是下定了决心。几个人的性命,哪里比得上长沙城上百万的人。

“你们几个人的任务,就是看见鬼子无线电侦测车开出来,就向它打黑枪,制造混乱。鬼子要是能跟着你们跑,那是最好的效果,不要死拼,带着他们在城里兜圈子。”肖彦梁的桌上铺着一张全城的地图,他正给几个人布置任务。

“局长,我估计横边浅到时候恐怕不会上当。这个王八蛋还是很聪明的,他一定会看穿这个调虎离山的计策,万一他什么也不做,来个固守待援,我们怎么办?”朱明皱着眉头提出了异议。不是他怕死,而是这件事比死还可怕。

“只要他固守待援,这边的时间就出来了,你们也算是大功告成了。记住,我们行动的所有目的,就是一个:‘拖住鬼子,争取时间’。其他什么的都不重要,明白没有?”肖彦梁卷起地图,严厉地问道。

“明白!”

陪着那个鬼子军曹,任海来到厕所,看着他正在小便,任海没有丝毫的犹豫,拿出工作袋里的榔头,走到他身后,用尽全身力气向他脑后勺砸下去。

“噗”,一声闷响,军曹脑袋上的军帽立刻染成了红色,他甚至连叫唤的机会都没有,就软绵绵地倒在了小便池里。

取出军曹腰杆上别着的“王八盒子”,任海觉得着枪拿着特别别扭:“什么狗屎手枪,就造不出好一点的麽?”他一边心里咒骂着,一边观察了一阵,找到保险拉开。

刚才的一下实在是属于完美的行动,他身上没有被溅上一滴血迹。

路过门口哨兵那里,他如法炮制,用榔头解决了。鬼子身高普遍矮小,这对于一米六七的任海来说,用榔头砸鬼子的脑袋非常方便。

此时任海什么也没有多想,他心里已经被复仇的怒火烧得火烫。把鬼子身上的手榴弹解下来,再一次走进机房,把门反锁好,装作巡视线路,慢慢地,静静地站在剩下两个鬼子的身后,嘴角抽搐着。

“任海,你……”一个接线员忽然抬头看见任海狰狞的表情,心里一惊,开口就问,话音未落,他眼睁睁地看着任海飞快地掏出一支手枪,对准两个鬼子的头,就开了火。枪声在不大的机房里产生了巨大的回响,把另外三个接线员目光吸引过来。

两个鬼子的脑袋在子弹的冲击下,就象摔在地上的西瓜一样,无头的尸体向前倒在地上。任海觉得脸上热乎乎的,知道自己满脸肯定都是血迹。他原本是个胆小的人,此时此刻却没有一点害怕的心思。

眼前的惨象和犹如凶神一般的任海,让四个懦弱的接线员猛烈地呕吐着。空气钟弥漫着一股子呕吐物和血腥气混合的怪味道。

任海狞笑着,提着枪向四个还低着头呕吐的接线员走去。

“打死你们这些汉奸!”他忽然暴怒地狂喊着,毫不犹豫地对准他们扣动了扳机。打死了三个,到第四个的时候,枪却没有响。

那第四个人这个时候才仿佛清醒过来,跳起来就跑,却被套在头上的耳机挂了一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任海把枪一扔,扑上去,双手死死地掐住对方的脖子,直到他不再挣扎为止。

把鬼子的手榴弹集中在一起,再把所有的线路拔掉,任海这才坐在椅子上,掏出香烟点上,美美地吸了一口。

现在的他满足的很。他觉得他干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机房门口已经传来猛烈的敲门声,听到枪声的鬼子援兵已经赶过来了。

任海不会用鬼子的手榴弹,所以他只好把他们和自己带着的木柄手榴弹放在一起,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拉掉了导火索。

就在横边浅接到报告,有一个新的神秘电波出现的时候,他兴奋地站了起来。这个新的电台,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上级一再叮嘱的备用电台。

“马上给……”横边浅的命令刚开了个头,一声闷闷的爆炸传来,当即打断了他。

“报告,通讯机房那边发生匪徒袭击事件。”

“报告,袭击通讯机房的匪徒,拒捕顽抗,引爆了手榴弹,士兵一死三伤。”就在前一个报告刚结束,后来的消息紧跟着就来了。

横边浅心里一惊,这两件事是绝对有关系的。对手使出这样不要命的手段,只能说明那个电台实在是太重要了。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下面的人在向横边浅报告电话不通的同时,也汇报了已经派人骑摩托车去了电力局的安排。

林曼的手指欢快地跳动着,远处传来的爆炸声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不过她仅仅发送了半页纸,就忽然停电了。没有电,一切工作都没发进行下去了。

“动作还挺快。”林曼一边咒骂着鬼子,一边无奈地等待着。通过肖彦梁,她知道鬼子在这里有比较先进的无线电侦测车,可是这一份情报是如此的重要,她早已下定决心,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必须把情报送出去。

电并没有停多久,又来了。林曼毫不犹豫地重新开机,继续发报。

听着手下报告说电波出现的区域是东区以后,横边浅开心地笑了:“哟西。侦测车准备出发。让我们去看看这个神秘人物到底是谁。”依着他的判断,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对手的目的就是发报,一旦重新来电,那个神秘的信号也必将重新出现。

果然,就在他刚刚登上汽车的时候,得到和他想象的一模一样的消息。

他踌躇满志地下令出发。车队刚转过一个街角,随着几声枪响,两辆摩托车上的四个士兵胸口冒血,栽倒在地上,摩托车也随之倒地划出好长一段距离。

“敌袭!”随着带队的军官的喊声,车前车后的士兵举抢蹲在地上,用汽车做掩护,警惕着四周,尤其是子弹飞过来的方向。

横边浅心里大为后悔。既然已经料到对手不惜采用爆破通讯机房的手段来阻止自己,却还自以为是地自带了二十来个人出发。

“啪!”一个士兵刚探出头想看看什么,立刻被突如其来的子弹击中了脑袋。吓得其他士兵盲目地向枪响的地方射击。

横边浅拒绝了手下进攻的要求。自己人少,主要任务就是保护这辆侦测车里面的设备。对方的枪法看上去非常好,形势对自己很不利。不要说自己带的人少,就是带的人多,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实力大小的前提下,他如何敢贸然下令进攻?

对方零星的枪声在他听来,似乎是故意在隐瞒实力。一想到“调虎离山”几个字,横边浅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再一次严令手下不准乱动。

城里的士兵现在几乎都集中在通讯机房吧,等到他们得到消息赶过来,说不定对方的情报已经发送完毕了。

叫过一个士兵,横边浅低声下达着命令。

城里再一次停电了。

“孙毅,老大命令你们赶紧撤,妈的,鬼子的援兵上来了。”黑暗中雷浩跑到孙毅身边,对几个人说道。

“那我们的任务是不是完成了?”第一次参加有组织的活动,朱明有些意犹未尽。

“完成了。你没看到全城都停电了吗?快走。”雷浩有些不耐烦,催促着。

应该讲,横边浅在那样的情况下,不惜做出全城停电的决定是非常聪明的。林曼不得不再一次中断了手里的工作。

就在第二次停电的时候,肖彦梁就在通讯机房那里。此时,他还在心里责备自己。为了完成任务,任海不惜舍身炸了通讯机房。而此前,自己还曾经准备抛弃他。

第二次停电以后,他一开始没有在意,而是就着手电筒,和一个鬼子小队长抽起了烟。一根香烟快要抽完了,电还没有来,他猛然间想到这一次停电的时间似乎有些长了。看到一些日军士兵正在集合,那个和自己抽烟的小队长也丢掉烟头跑过去了。

略为迟疑了一下,他也不得不佩服横边浅的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看起来朱明他们的阻击起了作用,眼前的这些集合的士兵,就是去增援的。他赶紧叫过雷浩,要他通知朱明他们立刻撤退。

德贵出发以后,肖彦梁带着德贵,就赶往林曼的住处。时间已经不允许林曼发完情报了,既然如此,那么她计划中的牺牲,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了。所有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建立在他们完全没有意料到横边浅会长时间的拉闸停电。

援军赶到以后,横边浅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不再继续追踪电波了,士兵门一惊一诈的,根本没有办法让他们安静地配合无线电工作人员,只怕是还没确定方向,就被发现了。

既然这个情报是如此的重要,那么就一直停到天亮。急死对手。对手急了,他才有机会。毕竟停电的时间不可能太长,白天必须来电。

他倒是不怕对方在白天发报,他甚至有些希望这种情况的出现。因为到时候只要派出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巡逻队,驾驶着伪造成无线电侦测车的汽车,随时在街道上做出“认真”的样子,对手就不敢再发报了。多来几次,对手必将处于一种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是最容易露出破绽来的。

要是对手不顾一切地坚持要发报,那说明对手已经把那些巡逻队的行为看得很平常了,也表明自己的麻痹之机也算是成功了。在这个背后,真正的侦测车将测出丧失警惕性的对手。

白天不敢发,晚上是必定要发的。因为他完全有理由确信,如此重要的情报,白天已经浪费了,在晚上,自己的对手是会冒着被发现,甚至牺牲的准备也要发出去的。

横边浅打者小九九的时候。肖彦梁敲开了林曼的门,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却换来了她的嘲笑。

“林小姐,我知道你不怕死,你也应该知道我们是不是怕死。”被称之为“胆小鬼”,肖彦梁有些生气:“我想问你的是,一旦你牺牲的时候,情报没有发完,我们继续发报,我们也没有发完就被发现了,这又怎么办?”

“你……”林曼指着肖彦梁,却是说不出话来。

“林小姐,没有完成任务的牺牲,有意义吗?”见林曼不说话,肖彦梁继续说道:“牺牲了了那么多的同志,到最后我们还是完不成任务,这才是我们最大的失职。”

林曼颓然地坐在凳子上:“那你说怎么办?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日军就要开始行动,我们等得起这个时间吗?”

说到这里,她一咬牙:“你们有两部电台,我和戴安平各发一部分,你们全力保护我们,给我们争取时间?”

肖彦梁被这个大胆的计划吓了一跳。按这个计划,就是人员全部暴露了。“林小姐,我理解你的苦衷。这个计划是最后的一个,也是最坏的一个计划。我觉得再没有其他办法之后,就执行它吧。”

“那什么时候才算是‘在没有其他办法’?”林曼毫不迟疑地反问道。

肖彦梁觉得有些口干舌糙的,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姜佑行他们在这里,至少林曼可以跟着一起到新四军那里去,用他们的电台,把情报送出去。

这些当然仅仅是愿望而已。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使用干电池。

“三天,三天之内发不出情报,就按你说的做。”肖彦梁坚决地回答道。他下定了决心,三天之内,无论如何要把干电池给夺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