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工战 15、绝户计 15、绝户计

幸运特快 收藏 33 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size][/URL] 张国华听到于效飞要干一次彻底的,兴奋起来:“怎么干?” 于效飞说:“在南边二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铁路桥,你知道吗?” 张国华连连点头:“我知道,我从那儿经过过好几次。” “咱们就在那儿动手。” 张国华连夜准备,凌晨的时候,他们来到了铁路桥。到了桥边,张国华他们一愣,他们看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张国华听到于效飞要干一次彻底的,兴奋起来:“怎么干?”

于效飞说:“在南边二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铁路桥,你知道吗?”

张国华连连点头:“我知道,我从那儿经过过好几次。”

“咱们就在那儿动手。”

张国华连夜准备,凌晨的时候,他们来到了铁路桥。到了桥边,张国华他们一愣,他们看到,在桥边有一层铁丝网把铁桥两边全都拦住了,而桥边还有一个日本兵拿着三八大盖来回巡视,想钻到桥底下去是不行了。

自从于效飞在铁路上破坏以后,日本鬼子对铁路的警戒也越来越严,张国华他们来得还算是时候,再晚几天,铁桥旁边就要修起一个炮楼,炮楼上边要是再架起机枪,那时候张国华他们就根本不能靠近铁桥了。

张国华和其他抗日锄奸团的团员们一商量,大家觉得,不就是一个日本兵嘛,干掉他,冲过去不就完了,不用怕!张国华表示同意说:“行,动作利索点,干掉鬼子,然后快点剪断铁丝网。”

抗日锄奸团团员答应一声,起身就朝铁路跑过去。不料,他们刚刚接近铁路,还没有出树林,就听见远处一阵“轰隆降”的声音,有一辆什么车辆很快地开过来了。跑到树林边的抗日锄奸团赶紧转身朝树林深处跑,刚刚翻过树林土坡,一辆鬼子的巡逻车已经开到了树林边。

巡逻车上的鬼子突然停车,朝树林里边张望,张国华他们紧张地看着鬼子的巡逻车,不知道鬼子是否发现了他们。就看见车上的鬼子把机枪枪口掉转过来,对着刚才那几个团员的位置扫射起来。纷飞的子弹把树枝树叶打得乱飞,最后子弹越打越低,几乎擦着他们的脑袋了。

张国华他们紧张起来,鬼子发现他们了。他们把刚刚得到的歪把子机枪从身边拿起来,正要架在土坡上,忽然听见几个鬼子哇啦哇啦地叫了一阵,他们的机枪又掉转了枪口,巡逻车又叫唤起来,开走了。原来鬼子是在进行火力侦察。

张国华骂道:“这些该死的鬼子!没看见倒好,捡了条狗命,真的打起来,这十几挺机枪就能把你们打成马蜂窝!”

张国华看看手表,本来是提前来的,让鬼子这么一折腾,耽误了不少时间,时间反而没那么充裕了,他让团员们赶紧动手,要赶在鬼子军车到来之前把炸药埋好。

抗日锄奸团团员们重新来到铁路边,时间已经不多了,就是被鬼子发现也不能管了,得尽快埋设炸药。几个团员都是受过一定训练的,动作也很快,他们尽量压低身子,从树林边向站岗的鬼子摸过去。站岗的鬼子向桥边走几步,再转身回来,他转身过来的时候,抗日锄奸团的团员们正好扑到他的身边。在寂静的树林边站了半夜,突然从身后冒出几个人来,鬼子也吓了一跳,他一愣功夫,抗日锄奸团的团员们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这个鬼子也是训练有素的,他看到来者不善,人又到了身边,开枪是来不及了,就一端三八大盖,用刺刀朝抗日锄奸团的团员身上刺来。这几个人早就防着他动手,一个人一把抱住他的枪,另外一个拦腰抱住鬼子,第三个人到了鬼子身边,抡起机枪狠狠砸在鬼子的脑袋上,鬼子连哼也没哼出来,就倒在了地上。

张国华跑过来,连声说:“快,把鬼子弄到一边去,快放炸药!”

一个抗日锄奸团团员顺着铁路跑到桥边,也顾不上弄断铁丝网,直接就从路基上跳下去,其他人赶紧从上边把炸药扔给他,又过去一个人,两个人拿着炸药就朝铁桥下边跑。张国华趴到地上听听,铁轨微微振动起来,鬼子的军车已经开过来了。

这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铁桥,所以,河水不深,那两个抗日锄奸团的团员直接趟水过去,把几块炸药在最中间的桥礅下边放好。张国华拚命摆手,让他们快点回来,鬼子军车的隆隆声已经能听见了。

几个抗日锄奸团团员互相又拉又拽,刚刚钻进树林,鬼子军车的车头就出现了。张国华已经穿上了鬼子的军服,拿着枪站在桥边。鬼子军车看到站岗的人没有什么反应,车速不减,一直朝桥上开去。

军车到了桥中间,张国华急忙后退,躲开爆炸。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炸药爆炸了,铁轨被炸成两截,军车一头栽到了桥下,铁桥晃动一阵,也断了,后边的车厢更是没法煞车,横七竖八地摔到桥下去了。

于效飞是不可能制造那么多炸药的,这些炸药根本不能把整个桥炸断,所以,趁着火车过桥时引爆这个火候的掌握就非常重要,炸药炸断了铁轨,毁坏了路基,火车这么一撞,终于把铁桥毁掉了。

满车的日本关东军全都成了王八,大部分闷到了水下,可是后边的车厢压到前边的车厢上,冲力又小,半个车厢就露在了水面上。张国华他们看到车厢里边的鬼子还没有死,正在从车厢里边往出爬,立刻冲到路边,举起机枪朝鬼子扫射起来。有的抗日锄奸团团员还朝桥边冲去,用燃烧瓶朝车厢里边扔,烧得车厢里边的鬼子鬼哭狼嚎的。

可是日本关东军可是名不虚传的,他们一边叫着,一边从车厢里边往出爬,同时开枪射击起来。张国华他们正在用机枪扫射水面上边的鬼子,从远处又飞来了成串的子弹,鬼子的巡逻车听到爆炸声已经赶回来了,也开始朝他们射击。

于效飞照例在车站上跟着忙活,可是他的心一直在铁桥那边。从时间上看,张国华他们应该动手了,这可是半个联队的日本关东军啊,简直是一群狼,张国华他们别再吃亏。

一列车装好,应该发车了,于效飞跟着鬼子又喊又叫,关好车门,挂上车头,就等着开车了。忽然一个鬼子跑过来,朝监工喊道:“停止发车,铁路中断了!”

于效飞心里大喜,张国华他们得手了!

工人们早就传开有人在袭击鬼子的故事,他们偷偷地笑起来,准备再去歇着。监工朝于效飞跑来:“快,所有人的,都去的,修路!”

于效飞领着大家到了铁桥边,听见管路桥的鬼子段长在那儿骂道:“八嘎,支那人狡猾大大的,这些车厢把修桥的路线都挡得严严实实,车厢还在水里,无法打捞,这一下要几个月才能恢复通车。”

于效飞暗暗发笑,要是几个月不能送军火,中国军队就能把你们灭到上海。他偷偷对工人说:“这个是不算在咱们工钱里边的,你们别那么卖力。”

工人到处乱跑,假装忙得很欢,其实一点活没干。天都快黑了,鬼子段长叹息着说:“这个速度,半年也不能完工,得调机器来。”

于效飞跟一个熟悉的鬼子兵一打听,原来日本段长要从其他几个车站把大型机械都调过来,有几个吊车一起吊车厢,能提高几倍的重建速度。

这是于效飞所不能同意的,他下班之后回到二姐家,忙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晨,于效飞来到了铁桥旁边,搜查的鬼子搜遍了他的全身,又看看他手里的饭盒。于效飞把饭盒打开:“太君,这是中国的锅包肉,尝一尝。”

说着,用筷子夹起锅包肉一块一块地送到几个鬼子嘴里。几个鬼子吃得舔嘴抹舌,又把眼睛落到饭盒里边的两个特大个的窝头上。于效飞拿起黑乎乎的窝头,苦笑着说:“这两个东西可不好吃。”他从窝头上揪下一块棒子面,放到一个鬼子嘴里。鬼子嚼了一下,“啊”地大叫了一声,一口把棒子面吐到地上。

其他鬼子看着他呲牙咧嘴的样子,知道这个东西碰不得,这才不再盯着于效飞的饭盒。他们冲着于效飞竖起大姆指,意思是于效飞良心大大地好,把好吃的锅包肉让他们吃,自己吃窝窝头。

于效飞点头哈腰地过去,心想,要是吃了这窝头里边的东西,保证你更觉得难吃了。原来,这窝头只有外边一层是棒子面,里边是一大块的黑索今。

现在又是于效飞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修路的活大家都没干过,鬼子的话又更加复杂,大家更是听不懂。双方无法沟通,全都急得要发疯。这时只有于效飞一个人来回穿针引线,进行指导,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于效飞是学过工程学的,这更对工程进展有极大帮助,他总是能看出那儿需要人,需要什么材料,比鬼子还明白。

可是鬼子要是知道他是为什么要学工程学,鬼子会吓哭的。于效飞是为了学爆破学才先学的工程学的,这些学问他一会就要用上。

忙了一上午,所有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到开饭时候了。鬼子段长特意让人把于效飞找了过去,跟鬼子工人一起吃饭,那个窝窝头太难吃了,于效飞笑着说:“我早就把它们扔到那边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