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接风晚宴

hcxy2000 收藏 1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晚上六点,张旭和肖彦梁准时来到宪兵队门口。在来的路上,两个人已经商量好了,肖彦梁以后就是张旭儿子的“干爹”了。能认这么一个“干儿子”,对肖彦梁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远远的,看见一支鬼子的车队开过来,肖彦梁眼尖,认出那是驻军的车队,对张旭说了一句,两人加快了脚步,终于先车队到了宪兵队门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晚上六点,张旭和肖彦梁准时来到宪兵队门口。在来的路上,两个人已经商量好了,肖彦梁以后就是张旭儿子的“干爹”了。能认这么一个“干儿子”,对肖彦梁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远远的,看见一支鬼子的车队开过来,肖彦梁眼尖,认出那是驻军的车队,对张旭说了一句,两人加快了脚步,终于先车队到了宪兵队门口。

“太君好!”车门打开,龟边户太郎走下汽车,张旭、肖彦梁上前一步,举手敬礼。

“哦,是张局长、肖君,你们来的很早啊。”龟边户太郎笑着挥了挥手。

“哪里哪里,怎么能让太君等候呢?”肖彦梁谦虚地说道。

“哈哈,肖君正是会说话。”听完翻译过来的内容,联队长哈哈大笑:“肖君,这些天你的学习怎么样了?”

“学习?”肖彦梁一愣,马上想起几天前这个鬼子忽然问自己愿不愿意学日语的事,赶紧回答道:“还可以,小的现在已经能熟练地背诵字母了。啊、一、乌……”

虽然没有听明白肖彦梁的话,但是从肖彦梁背诵出来的字母,龟边户太郎已经猜出来意思了。不等翻译开口,他高兴地拍了拍肖彦梁的肩膀:“哟西,你地,发音地,非常准。”

“这还是要靠太君的指点和王翻译官的教诲。”肖彦梁有些“受宠若惊”,同时感谢两个人。从往南京去的路上,他已经知道了那个翻译官姓王,叫王鼎文,上海人,已经给日军做了一年多翻译了。

看见门口的情况,从里面跑过来一个宪兵,向龟边户太郎敬了个礼,说了一句。随即后者便招呼所有人:

“我们进去吧,横边浅君已经回来了,我们不要让他久等。”说完,跟着宪兵走了进去。

“肖局长,想不到你三十多岁的人了,学习日语还很快的嘛。”跟在龟边户太郎后面,王鼎文小声向肖彦梁说道。

“哪里哪里,兄弟能得到太君的表扬,还不是王翻译官的功劳?”肖彦梁笑嘻嘻地表情十分真诚:“认识这么久了,还没和王翻译官喝过酒,什么时候王翻译官有空,告诉兄弟一声,兄弟作东,也算是兄弟我正式拜你为师。”

肖彦梁的话把王鼎文吓了一跳,想不到这个人居然客气,但是这种客气是真是假,他还不敢肯定。毕竟这个警察局的二把手的“恶名”,在整个城里都是叫响了的:“肖局长开玩笑了。我帮你学习日语,并不是要当你什么师傅。我们都是好朋友。如果您和张局长不嫌弃,以后就叫我小王就是了。”

肖彦梁听完,也是一愣,这么谦虚小心的翻译官,可还是第一次见到:“既然如此,以后我和张局长就叫你小王,你也别客气,就叫我梁哥,叫他旭哥就是了。”

“好的,好的,旭哥、梁哥。”王鼎文立刻现买现卖,他是知道肖彦梁一直把张旭称作“大哥”,而且警察局,张旭是正职,肖彦梁是副职,所以叫的顺序,他是不会错的。

一边的张旭从在门口喊过一句“太君好”以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他却快要忍不住想放声大笑了。也太滑稽了吧,短短几分钟,肖彦梁和王鼎文的关系发展,就差磕头烧香,换八字,义结金兰了。

走到门口,横边浅早已笑嘻嘻地站在那里迎接龟边户太郎。在他的身后,是三个上身白衬衣,下身黄色军裤的中国人。大热的天,三个人依旧标杆一样站在那里。

肖彦梁心想这三个人多半就是警备队的三个军官了吧。正猜测着,那边横边浅和龟边户太郎打完招呼,来到他面前:

“嘿,肖君,看到你真是高兴。谢谢你到医院来看望我。”横边浅的语气很平静,但是面上的表情,却真的是很真诚的。

“太君,您回来了真是太好了。看到您的身体康复无恙,我和张局长别提有多高兴了。这两个月可是把我们想坏了。”肖彦梁同样是满脸的“真诚”,语气中还真带了那么一点殷切盼望横边浅回来的味道。

“太君,刚得到消息那会,可是把我们都吓坏了,大家都为您担心得不得了。”张旭也不失时机地上前表露心迹:“对了,那个万恶的凶手抓到了没有?”

“啊,没有。实在是可恶!凶手竟然是日本领事馆的仆人詹长麟、詹长炳两兄弟。”很显然,横边浅对于这件事是极为恼火的,谁能想到,在南京日本人领事馆,这个应该说防守严密得不能再严密得地方,竟会遭遇如此的厄运?

“我后来听说,这个毒是‘氰化钾’,是一种极为剧毒的东西。凶手是在当天早上放进酒里面去的。还好稀释得比较厉害,只有两个人被毒死了。

据说凶手居然在一周后从上海发信给领事馆,承认了这件事。可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他们的消息。”横边浅摇摇头,叹了口气,随即转移了话题:“张局长,听说你太太给你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托太君的福,是个小子。”张旭回答完,就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要不是鬼子的侵略,他一个普通的警察还真不会认识高翠儿。可是这样的“福”,他宁肯不要!

知道了领事馆投毒事件的大致过程,肖彦梁、张旭都在心里佩服不已。

“对不起,我没有迟到吧?”不远处传来庄口纠夫的声音。让人意外的是,他竟然和石原太郎一起过来的。

几个日本人相互寒暄了几句,就在横边浅的邀请下进入了宴会场。

一进去,张旭、肖彦梁心里不由得叫起苦来。这个所谓的“宴会场”,实际上就是原来的会议室,看这个摆设,竟然要全部按照日本人的习惯进行。

那三个伪军军官现在也是眉头紧锁,看样子也是才发现这里的摆设。

这时横边浅转过身,立刻发现了几个支那人的表情,心里马上反应过来,对着几个充当服务生的士兵说了几句。几个服务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快退了出去。等他们在进来的时候,却是抬着几张桌子和椅子。

“谢谢太君!”肖彦梁拉了一把张旭,一起大声喊道。他已经明白这些桌子和椅子是专门给他们抬进来的。看来这仅仅是横边浅的一个小小失误。自己亲自去看望他,或许还真的看望对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横边浅笔挺的军装上,原先只有一颗星,现在已经变成两颗星了。

“原来这小子升官了。”肖彦梁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宴会,是横边浅在南京死里逃生的一种庆幸和升官以后发自内心的一种兴奋的产物。这个混蛋还真是难得有彻底放松的时候。

大家都入座了。日本人坐在里面,六个中国人坐在外面。

“各位!”横边浅见东西都准备好了,端起酒杯,高声发表着祝酒词。

“太君说在南京出现意外以后,承蒙大家的关照……”王鼎文小声给其他几个中国人翻译着横边浅的话。肖彦梁猜得没错,这个鬼子果然升官了,又少佐升为中佐了。他说的这个祝酒词基本上全是感激的内容。

好容易说完了,大家开始动手了。看鬼子的架势,他们是不会相互碰杯的。他们似乎仅仅是相互遥遥举杯示意一下。

这样的方式让肖彦梁等人别扭不已。一场宴会吃得也是艰难不已。

在痛苦的等待中,宴会总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横边浅专门安排的艺妓表演。看着几个鬼子兴奋的样子,或许这场表演,才是他们来参加宴会的真正目的,换一种说法,表演不是宴会的助兴节目,宴会才是表演的前奏曲。

几个中国人明显是不懂这个表演的。脸上抹得雪白,动作又慢腾腾得,根本看不出又什么意思。

肖彦梁无意间看了里面的鬼子一眼,却发现叫得最凶的龟边户太郎此时已经收起笑脸,严肃地听横边浅在说什么。

他心里一动,叫过同样痛苦的王鼎文,低声说了几句,王鼎文犹豫了一下,叫过一个服务生,也是低声耳语了一番。那服务生便走到横边浅身边,说了什么。

肖彦梁饶了一圈,其实就是想告诉横边浅,他们已经酒足饭饱了,因为看到太君们似乎在商量什么事,不敢在打扰了,所以想告辞了。

对于服务生传过来的话,横边浅心知刚才和龟边户太郎耳语的情形被肖彦梁看到了。一边在佩服对方观察得那么仔细,一边起身来到外面。

“太君!”几个中国人都站了起来,恭敬地喊道。

“还是肖君理解我们啊。”横边浅笑着拍了拍肖彦梁的肩膀,对大家说道:“今天感谢你们来参加这个宴会。你们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好朋友,也是我横边浅的好朋友。来,为了我们的友谊,干了。”

听见横边浅如此一说,那三个伪军军官才恍然大悟是可以离开了。迫不及待地一口把酒喝了,再和横边浅告别,离开了宴会场地。

走出宪兵队大门,两边接应的人就围了上来。三个伪军军官仲年纪稍大的一个抱拳准备告辞了,却被肖彦梁一把栏住:“别!大家都是痛快人,刚才酒没喝好,菜没吃好,小弟我今晚作东,给大家补一顿。”

“彦梁,你……”张旭此时一门心思挂在家里媳妇、儿子身上,见肖彦梁还要去喝酒,心里有些着急了。

“大哥,我啊,不耽误你,让孙毅几个先把你送回去了。嫂子还等着你呢。我和这几位警备队的兄弟认识认识。”肖彦梁用力在张旭膀子上掐了一把。

这一掐,张旭算是明白了。他向三个军官一抱拳:“不好意思了,家里媳妇刚生了,在下还要赶紧回去,就让我这位兄弟好好陪陪大家。”

想不到两个警察局长还这么好客,三个军官有些感动。那个年纪大的转身从旁边的士兵那里拿过一个袋子,走到张旭面前:“难得今天这个机会,在下也没有准备,这一百大洋就请给孩子买点东西吧。”

“啊?这,这,这怎么行,这…….”张旭被这种突然而来的热情搞得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推脱着。

“张局长,你这可就是看不起我们了……”那边却是坚决要给。

好在张旭也是见过大市面的,推脱了一下,就顺势收下了。

这一切肖彦梁看在眼里,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惊讶。晚宴前,从他们刚见面时,他们在门口的站姿看,就显示出他们受到过良好的军事训练;从出宪兵队后,那些围上来的伪军动作看,也是长期训练结果。

受过这么好的军事训练,又表现出极为不拘小节的豪气,他们怎么会心甘情愿地投降日本鬼子,当日本人的一条狗呢?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来到附近一家叫醉福楼的饭店。在小儿上菜的空档里,肖彦梁和三个军官已经混熟了。

给张旭红包的那个年纪稍大的,叫“魏长金”,以前是江苏保安团的一个团长,现在被任命为警备队大队长,另外两个军官,都是他的拜把子兄弟,一个叫“陆彪”,一个叫“何尚武”,分别担任队长的职务。

坐了一会,店老板亲自把酒菜给他们端了上来:“肖局长,这顿饭算是小店请客。需要什么尽管招呼一声。”

“赵老板,你这是什么话。”肖彦梁脸黑了下来:“你当是我请不起这顿饭?”

“哪里哪里,肖局长啊,您和几位老总难得来小店吃饭,实在是给小店面子。上一次的事小的还没有感谢您,这顿饭您和几位老总无论如何得给小的这个机会。您几位放心,外面的兄弟们我已经吩咐下去侍侯好了。”

听着两边的对话,几个军官有些惊讶。这姓肖的在城里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加上刚才几个日军头面人物的态度,让他们开始重新评估肖彦梁这个人了。

勉强肖彦梁同意了老板的请求,待他出去,这才一边给三个人倒酒,一边说:“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见不得有人欺负老百姓。”

这话让魏长金一愣:“肖局长这话里的意思……”

“唉。”肖彦梁叹了口气:“谁叫我们是警察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都是邻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再说,我还要靠这些人替我当线人,那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受欺负的。上一回侦缉队一个不长眼王八蛋痴霸王饭,还不是叫我收拾了。”

让肖彦梁哭笑不得的是,他的这番话给三个人的意思,就是他在这里入了股。要不然,侦缉队也不是好惹的,他一个警察局长为了一个素不相干的店子,就敢把人家随便得罪了?看来以后要多到这里照顾生意了。

三个军官不约而同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来,兄弟我今天借着这杯酒,给三位接个风,以后我们还是要多走动走动。都是替皇军办事,相互之间也有一个照应。”肖彦梁端起酒杯,很大气地说道。

“可不是,来,谢谢肖局长的款待,又用着到兄弟几个的,尽管开口。”魏长金摸不准肖彦梁话里的意思,加之他刚来,也不是很清楚这里的形式,一切都以小心为上。

放下杯子,动筷子吃菜,肖彦梁不停地说一些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比如暗杀日军士兵,惩处铁杆汉奸,以及前几个月这里破获抵抗组织间谍网和在南京领事馆的投毒案等等一系列的案子。尤其是最后说到皇协军叛变的事,更是把几个人听得目瞪口呆。

肖彦梁之所以要说这些,实际上就是想借“抵抗”的事,试探一下三个伪军军官的态度。不管怎么说,这支队伍对他来讲,完全就是陌生的。

“照肖局长这么一讲,看起来到处都不太平啊。”震惊之余,魏长金叹了口气,低头自己干了一杯。

“可不是。所以我们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以后出门还是要多带几个人,安全第一。”魏长金的话里,透出了一点无奈,看来不是那种铁了心想当汉奸的人,肖彦梁心里暗自一阵窃喜。

“肖局长这话说得真他妈的对。”长得五大三粗的陆彪,猛地一拍桌子:“现在这日子,过一天就算一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挂了。”

“老二,你喝多了。”听见陆彪竟然当着刚认识的日军面前的红人说出这样消极的话,魏长金心里有一些恐惧,都知道警察审讯犯人很有一套,指不定这个警察头子给自己下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魏大队长,陆彪兄弟这话可是说到点子上了,”肖彦梁打断魏长金的话,非常“赞同”地说道:“兄弟平日里也就是这么和手下说的。唉,穿上这身衣服,老百姓呢,当你是汉奸,国民政府呢,当你是卖国贼,这皇军呢,却当你是什么也不是。就说我这个局长吧,随便见到一个太君,都要点头哈腰,你说这算什么。”

肖彦梁并不担心三个人把这话传出去,口说无凭,谁信他这个最最最铁杆的汉奸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