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8.1征文]抓住一个“阶级敌人”!大院小屁孩系列(4)

DDE2253189 收藏 31 154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抓住一个“阶级敌人”!大院小屁孩系列(4)

“文革”依然如火如荼,城区里经常响起“保卫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枪声,大院的戒备更森严了,但小屁孩仍然在大院里、外“疯”。还接连不断地给大人们添点“乱”。很是让“伙夫”主任挠头,小屁孩的家长们要坚守自己的岗位,或者去地方“支左”学校又不上课。孩子们的天性就是活泼、好动…不会,也不可能体谅大人的难处。终于,大院的一个孩子出事了,这个孩子在外面转悠的时候,被“造反派”制造的“土炸弹”炸掉了右手的三根手指…大院的家长紧张了,可因为要上班(动乱中,部队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否则,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就顾不了小屁孩了,怎么办?还是“伙夫”有办法。

组织起来。把小屁孩都组织起来,交给守卫库区的那个连的指导员“管理”!先军训,已经是10月份了,“秋老虎”正当头。小屁孩一个个晒的“黑汗流流”的,家长心疼啊!可一想到那个被炸掉手指头的孩子,就不得不狠心让孩子受点“罪”吧,奇怪的是,小屁孩们倒没觉得苦,个个是兴趣盎然。兴高采烈地跟在指导员后面又蹦又跳的…(现在想来真可笑,哪里来的那么大劲头啊?没一个孩子叫苦叫累的…)最后把指导员都累的受不了….指导员就想了个办法,让大孩子练瞄准(16岁以上的只有4个,还有的都是不满15岁的,最小的大约只有9岁,再大一点的孩子已经出去参与“革命”了…)小屁孩的干劲很大,抓住枪就不撒手,在烈日下一趴就是1-2个小时,指导员一看不对,那不是要晒出“毛病”来了?“伙夫”其实也很爱小屁孩的,只是我们老是给他老人家“添乱”才出此“下策”的,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了,又该让“伙夫”挠头了…哎…可怜的仓库主任啊(他的孩子可没我们“疯”人家天天在家陪着妈妈。主任的夫人是教师,因为出身不好,被“红卫兵”斗的死去活来,后来是守卫库区的连长“带兵”把主任的夫人从“红卫兵”手里“抢”回了大院。要不是这样,主任的夫人恐怕就被“整”死了,那些“革命小将”不依不饶的在后面追,一直追到了大院门口,看到全副武装的战士和几条“耷拉”着长长的舌头的军犬,才不得不收住脚步,但就是不肯离开,仍然在大院门口大呼其“革命”口号,一直到天黑才不得不离开…)毕竟我们这些小屁孩中随便拉个孩子出来,孩子爹的“级别”都比“伙夫”高许多,孩子要是晒坏了,主任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主任急眼了,命令:把9号库给腾出来,让孩子在那里吧…(9号库的面积比较小,大约有2000平米,里面储存的是被服)想想小屁孩真的不懂事,根本就不能理解成年人是怎么想的。战士们连夜腾空了9号库,只是为了我们这30多个小屁孩,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愧疚的…孩子有地方玩了,家长也放心了,仓库通风不好,主任让管理员把办公室里的吊扇装到了9号库(想到现在的孩子是多么的幸福啊!空调,冰淇淋,冰箱里还放着各种饮料)让炊事班天天给小屁孩熬绿豆汤…而我就有了“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了,给大伙制造“汽水”(当时很神秘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弄点“小苏打”再加点“柠檬酸”放上几粒“糖精”就行了…这些“汽水”原料是老妈给我和妹妹“制造”“汽水”时用剩下的,那时候可没什么“可乐、雪碧”什么的哦…)哈哈,我立刻成了“核心人物”….

时间过得很快,快11月份了,天气有点凉了,但形势却更紧张了,(南京市的“造反派”更是“搞笑”,一般地区都分成“两派”。但南京除了“红总司”“8.27”竟然还有个第三派“促联”整个南京打成一锅粥,三派都在打,相互攻击,把“支左”的“军代表”搞得是“丈二的和尚…”)库区周围形迹可疑的人员增加了,感觉黑暗里有许多眼睛在“窥视”着库区,对于“造反派”来说:要想扩大“革命”战果就必须要“武装”自己,光靠木头棒子和柳条帽已经解决不了对手了,而此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江青提出了“文攻武卫”(1967年7月22日,江青以中央文革小组组长的身份接见河南省群众组织代表时说:“我们不能太天真烂漫,当挑起武斗的一小撮人,他们拿起武器打你们的时候,革命群众可以拿起武器自卫。在双方达成停止武斗的协议以后,他们仍然不把武器收起来的,你们自卫的武器不能放下。”)于是就在全国兴起了抢夺部队武器、弹药的风潮…而部队仓库更是“造反派”下手的“首选”,加上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库区时刻都有被冲击的危险,虽然,这个库只是储存药品、医疗器械、被服等,没有军火储存(请参阅“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小屁孩的脑门” http://bbs.tiexue.net/post_2121155_1.html)可也不能在仓库门口贴上标语:“造反派们,我们这里没有枪支、弹药…”啊!上级很重视,毕竟,仓库里储存的战备物资关系到数以万计的指战员的生命的!所以很快就增派了部队,把大院给围起来了,每天都有战士在库区外围巡逻,他们不驻扎在库区大院里,只在外面搭上帐篷,还在野外做饭,这让大院的小屁孩们羡慕不已,毕竟,看到在野外驻扎的机会不多的。大家一起央求指导员,要他带我们去看热闹,“伙夫”看到有部队增援,加上小屁孩们老实了一阵子,心情好多了(上级没派增援前,主任的肚子眼看着天天往下“瘪”)破天荒的为我们给在野外宿营的部队打电话,要他们给我们30多个小屁孩准备午饭,还对我们这帮小屁孩说:好好吃饭,不许捣乱,要不就不许你们出大院一步…(那时,到处都是乱糟糟的,经常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公检法系统全面“瘫痪”其实,失踪的人大部分是被“造反派”抓走了,最终有些人再也没回来...)主任怕小屁孩们出事,不得不抽调人专门管(关)着我们…到了增援部队的宿营地,战士们都出来欢迎,小屁孩也“一本正经”的排着队,还“有模有样”的向部队“最高首长”报告:…(毕竟是在军营里长大的孩子,天天见,很有点模样的…)“首长”先给小屁孩们戴上毛主席像章,(那个时代的标记,就想现在握手或献花一样的…)然后请我们和战士一起吃饭(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一顿饭!多年后小屁孩们聚会时回忆起那顿饭,仍然是记忆犹新,一致认为:那是“国宴”大厨都做不出来的!真的好香啊…)饭菜很简单,还是因为我们才加了菜的:猪肉炖大白菜,红烧鸡块,凉拌萝卜丝….可就是好吃的“一塌糊涂”!小屁孩们“大快朵颐”甩开腮帮子“猛塞”。弄得炊事员好生奇怪,这些孩子哪来的,怎么个个都跟饿鬼似的?(俗话说:隔锅饭香嘛,小屁孩的家长最低也是营级以上干部,家家的伙食都不错的。)当炊事员明白这些孩子都是“首长”的孩子后,悔得直拍脑门,抱怨司务长没告诉他是“首长”的孩子来吃饭…小屁孩们可没那心事,吃、喝完毕,和战士“疯”成一团(没让女孩子去,回来告诉她们,女孩那个羡慕啊,去找“伙夫”。主任把几个小丫头给轰了出来,小丫头们小嘴可不饶人了,对着主任办公室的窗户大叫:“伙夫”做饭不用锅,拿着钢盔把面和,只听咣当一声响,回头一看猫上桌”…..把个主任气的哭笑不得)

回到大院,小屁孩缠上主任了,嘴甜的跟“蜜”似的。想干吗?很简单,要求参加库区巡逻(小屁孩想的挺美的,主任只要答应了,就让主任发枪….)主任纳闷,怎么一顿饭小屁孩就乖了?等明白了小屁孩的要求后,主任气得在屋里乱转…骂小屁孩:我怎么疼了一群“白眼狼”啊?要枪?回家跟你爹要去!…

最终,每人发洋镐柄一根(很滑稽的最小的孩子还没洋镐柄高呢…),钢盔一顶,附加条件是:不许进入库区,其实不是怕我们干点什么,而是担心万一有人真的冲击库区时别伤着我们,不管怎么说吧,总算是有武器了,小屁孩给洋镐柄取名:“军棒”(嫌“军棍”不好听)

当天晚上小屁孩们就“人模狗样”的开始巡逻了,高、矮不等的小屁孩“耀武扬威”的非要走在守库巡逻队的前面,那几个战士一看又是我们,气得乱嚷,小屁孩回家让妈妈抱抱吧,别给我们添乱了…小屁孩们也回嘴:就你勇敢?不拿枪你能勇敢吗?呵呵,在小屁孩的眼里,枪是“至高无上”的,似乎有了枪就可以战胜一切了(记忆中,我老爸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先把手枪锁起来,如果是连续几天在家就干脆把手枪送到“伙夫”那的保险库里,为什么,“怕”我啊!大院的小屁孩的家长都是这样的,据说曾经出过事故的,就是小屁孩把家长的手枪偷出去玩而出事的….)哼!小看人!不理他们,我们自己走!因为不能进库区,那就将就点吧,在大院里转转…时间很晚了,几个小点的孩子已经困的不行了,让他们回家,我们几个大点的继续转悠..突然,在某师长住的小楼下面的冬青篱笆里有动静!几个小屁孩立刻来了精神,老大一挥手,几个小屁孩分开后从几个方向包了上去…“不许动!举起手来!…”哈哈!冬青篱笆后面真的有人!那小子撒腿就跑,几个小屁孩不管三七二十一,举起“军棒”就砸!(幸亏都是孩子,要不非砸坏了不可)啪叽一声,那小子就躺地上了,嘴里哎哟、哎哟的哼哼….小屁孩大叫大嚷!逮着个“阶级敌人”了!…大人们听到外贸的嘈杂,也不知道怎么了?拿着枪就冲了出来,把我们都给围上了,游动哨、巡逻队也立刻赶来了,打开手电一看,几个小屁孩激动的满脸通红,七嘴八舌的给自己邀功!守库战士也不知道那小子是什么人,立刻用枪指着他,让他起来…这时候,师长的“千金”匆忙赶来了,冲进人群,抱着那小子就哭,大家被她给弄楞了…(师长的千金在北大读大学,“文革”中还是比较活跃的,但当她知道男友的爹是东北某省的大“走资派”时就毫不犹豫的带着男友躲到了父母的身边,那时候,人们还是比较保守的,相爱的男女也不敢太放肆,…因此男友不住在师长家,而是住在招待所,那天是两个人约好的,但女孩被妈妈派到某家去拿点什么东西,就耽误了约会时间,那小伙子在等呢,谁知道碰到我们几个只怕没事的小屁孩?)动静大了,师长的通信员看到小伙子后,认出了他,向守库战士解释了一通,然后扶着一瘸一拐的小伙子去了卫生室…主任也来了,看到我们几个的模样也不便说什么,大家散了,主任带着我们几个回到他的办公室,拿出几个甜瓜…

主任虽然没表扬我们,但也没责怪。他身上的担子太重了,对刚发生的事还是很有点“不快”的,毕竟这里是军事禁区嘛!外来人员在大院乱窜终究不是好事,然而,主任的官还是小了点,面对着官衔比他高了许多的“首长”他又能做什么?

看着主任无奈的模样,小屁孩们也安静下来了…小屁孩们虽然不太懂得成年人之间的人际关系,但多少知道点大院里的事,小屁孩逐渐懂事了,也成熟了一些,虽然还是孩子,但也知道心疼大人了,从此以后再也不喊主任是“伙夫”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