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三卷 猎人突击队 第六十回 侠骨柔肠

信周 收藏 33 1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内容简介] 汽车还没有到进入六旅驻地的路口,就看见车红炬和阿龙站在路边向这边张望。悍马突击车在车红炬身边停住了,车叶静兰急忙从车上跳下来,一下子扑到父亲怀里痛哭起来,车红炬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好孩子,都是爸爸不好,让你受委屈了…….。现在没有事了,快不要哭了,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让人家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汽车还没有到进入六旅驻地的路口,就看见车红炬和阿龙站在路边向这边张望。悍马突击车在车红炬身边停住了,车叶静兰急忙从车上跳下来,一下子扑到父亲怀里痛哭起来,车红炬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好孩子,都是爸爸不好,让你受委屈了…….。现在没有事了,快不要哭了,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让人家笑你了。”

车叶静兰从父亲怀里抬起头,对父亲说:“他们在救我的时候,绑架我的哪个人朝我开了一枪,营救我那个人把我拉到身后,替我挡住了子弹。”

车叶静兰的话让武克超和车红炬都吃了一惊,武克超赶紧回头去看付明涛,果然看见付明涛胸前的防弹衣上有一个洞,焦急地“怎么回事?伤到没有?”

付明涛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说:“没事,被防弹衣挡住了,一点也没伤到。”

车红炬赶忙握住付明涛的手,激动地说:“谢谢,谢谢老弟,谢谢你救了我女儿。”

“没什么,谁都会这么做。”付明涛笑着地说,当时他作出的行为,完全是本能的反应,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体现了一个人内在的心灵。

车红炬接着又对武克超说:“你先把小静带到你们那里暂住,我这里也不安全,过两天我会过去看她。”他真的是担心女儿再出现什么以外,那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没问题,只要车小姐同意就行。”武克超回答。

车叶静兰跟随武克超他们到了猎人突击队的营地,这里可以说是金三角最安全的地方了。接连不断的事件让武克超加强了营地的警卫,金三角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第三天车红炬来到突击队的营地,他见到武克超后直接说:“我想请你安排人,把小静直接护送到国内,先把她送到K市我母亲那里,你看可以吗?”

“没问题,到K市最快的途径是从这里去曼谷,再由曼谷乘坐去K市的飞机。这样走相对来说既快又安全。”

“一切都按照老弟的安排,你做事最让我放心了。”车红炬说的是真心话。

“我会亲自把车小姐送上飞机,车将军尽管放心,不会再让小姐出一点差错。你看什么时间出发?”武克超征求车红炬意见。

“越快越好,如果可以就明天吧。”

武克超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让付明涛护送车叶静兰回国,让他去最能让武克超放心。

突击队员们听说付明涛要护送车叶静兰回国,都羡慕的不得了,这群没有结婚的年轻人,起劲地开付明涛的玩笑,“明涛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错过啊。”“明涛,做个护花使者真有你的。”

武克超和张子扬把车叶静兰送到曼谷的廊曼国际机场,他把付明涛叫到旁边,特意叮嘱:“你在K市多待几天,确定她平安无事再回来。”

“好,我知道了。”

武克超一直看着俩人进入登机通道才离开。

飞往K市的是波音737客机,机尾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孔雀,让人联想到彩云之南的美丽景色。

付明涛把车叶静兰让到里面靠窗的位置,自己则挨着她坐在了外边。飞机起飞升空后,车叶静兰把安全带打开,然后把机窗圆形的遮光窗廉拉了下来。伏明涛以为车叶静兰要睡觉,就把一个靠枕递给她,谁知车叶静兰并不想睡觉,而是把靠枕抱在怀里,向里歪着身体,眼睛傻傻地望着付明涛。

付明涛被车叶静兰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就开玩笑地说:“哎,小姐,你这样会把人开羞的。”

车叶静兰一下子笑了,“你连飞过来的子弹都不怕还怕被人看。”

“我们当时都戴着面罩,你怎么知道是我挡的子弹?”付明涛好奇地问。

“直觉啊,要知道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车叶静兰故意一本正经地说。

付明涛哭笑了一下,“好了,休息一下吧,早上一点钟我们就起身赶路,真的有点困了,睡一觉就到K市了。”

车叶静兰把靠枕放在头后面,然后调皮地说:“我睡觉有个习惯,必须抱着一个东西才能睡着。”

“再给你个靠枕,你就抱着它睡吧。”付明涛说着话,把自己的给车叶静兰。

“我不要靠枕,我要抱着你的胳膊睡,这样有安全感。”车叶静兰说着话,任性地抓过付明涛的右胳膊,两只手捂在怀里,然后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闭上眼睛平静地睡了。

付明涛被车小姐的刁蛮任性搞的手足无措,一只手臂被漂亮的女孩子抱在怀里,紧张的他一动也不敢动,那里还能睡觉。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巫家坝国际机场,付明涛轻轻的松了一口气,面对枪林弹雨都毫无畏惧他,竟然被一个姑娘搞的狼狈不堪。俩人出了候机厅的大门,车叶静兰领着付明涛上了出租车,她对司机说:“去翠湖公园的东门。”

付明涛感觉奇怪,怎么刚到就去公园玩,却又不便问,心想就随便她吧,只要她安全无事,自己就算完成任务了。

俩人在翠湖公园的东门下了出租车,车叶静兰并没有朝公园里走,而是朝对面一条不大的小巷子走去,巷子两边是高高的水泥墙,中间是青石条铺路,巷子里很静,没有行人。

走进巷子十多米,有一个朝南开的大铁门,车叶静兰按了一下旁边的门铃,很快就听到院子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来了,来了,是那一个嘛。”

随即大铁门上的小门打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探出身来,看到车叶静兰惊讶地叫到:“啊呀,是大小姐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刘妈好。”车叶静兰高兴的叫了一声,然后拉着付明涛进了门里。

只见里面是一座漂亮的花园,院中间是一个水池,里面是一座加山,沿着院墙种着一丛丛的青竹,花园里长着各式各样的花草,一栋砖石结构的二层小楼坐落在北面,好幽静的一个院落,想不到在闹市中竟有如此雅致,安静的地方。

付明涛被院里的美景吸引,不觉脚步慢了些,车叶静兰着急地回身拉起付明涛的手,朝小楼里走,嘴里不停的喊着:“奶奶,奶奶我回来了。”

一个神态安祥,气质高贵的老夫人出现在楼门口,看到车叶静兰高兴地说:“是我的小静回来了,可想死奶奶了。”

老人显然看到孙女手里拉着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心想一定是孙女的男朋友,眼睛上下打量着付明涛。

付明涛见老人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赶紧把手抽回来,恭恭敬敬地向老人问了一声好,老夫人高兴地连声说:“好,好,快进屋。”

这位老夫人就是车红炬的母亲,父亲去世的早,为了让母亲安度晚年,他特意买了这个单独院落,方便母亲静心修养。

吃过晚饭,车叶静兰带付明涛来到小楼的顶部,楼顶被设计成了一个露天阳台,周围是一圈花草,中间有两把太阳伞,伞下面放着竹藤做成的椅子。

站在楼顶,朝西边望去,翠湖公园尽收眼底,湖面上是漫天飞舞的红嘴鸥,这是K市的一大景观特色,湖边石栏杆外有很多游人在给红嘴鸥抛食,好一幅人与自然的和谐美景。付明涛陶醉在这夕阳照射下的美景里,没有注意到车叶静兰已经站在他身后很长时间了。

“很美,是吗?”车叶静兰轻声地说,神态是那么温柔可爱。

付明涛看到车叶静兰的样子,被她吸引的同时,也感叹女人的善变,刚才是刁蛮任性,现在又是温柔可爱,一分钟前可能在流泪,一分钟后又会一脸的灿烂。付明涛发现自己竟然慢慢被这个女孩吸引了,他不清楚这种感觉,他以前从未与女孩打过交道。中学毕业后就参军,复员后就开始跟着武克超闯荡世界。还没有时间恋爱过,他不相信自己的这种感觉,因为自己与车叶静兰的距离相差太远。

而此时的车叶静兰已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不知不觉中付明涛变成了她心中的英雄、白马王子。还有什么能比英雄救美更打动一个少女的心。

付明涛发现自己变得心猿意马,他赶紧收回自己的心,找了一个话题问车叶静兰,“车小姐打算上什么大学?”

“以后不准叫我车小姐,叫我小静。”车叶静兰故意板着脸说。

“好,好,请问小静打算上那所大学。”

“嘿嘿……,我想上K市的民族学院。”车叶静兰又变成了一脸的笑容,笑嘻嘻地说。

“你是少数民族吗?”付明涛好奇地问。

“当然是了。”

“是什么民族啊?”

“我不告诉你。”车叶静兰歪着头说,神情显得调皮可爱。

付明涛发现自己跟女孩说话怎么变得笨嘴拙腮,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感觉竟然比拿枪拼杀还难。

随后的几天里,车叶静兰让付明涛陪伴自己到各处玩耍,付明涛见没有事情,想赶快回突击队。车叶静兰拉着付明涛,“你们队长说了让你保护我,你不能走,你必须等我上学后才能离开。”付明涛暗中叫苦,被女孩缠住了可真不好办。

车叶静兰见付明涛闷闷不乐,对他说:“明天我带你去两个地方玩,如果我高兴了,就放你走。”

“真的?”付明涛兴奋地问,不过看他看车叶静兰的表情不象说真话,他有点捉摸不透女孩的心。

距离翠湖公园不远处是圆通山动物园,而在圆通山的南面有一座圆通寺。

车叶静兰拉着付明涛来到圆通寺的大雄宝殿,宝殿里的释迦牟尼佛像雄伟高大,金光闪闪。车叶静兰对付明涛说:“我们每个人许下一个愿,记住必须要真诚,愿望才能实现。”然后虔诚地跪在佛像前,双手合十,嘴里轻轻的念道着,最后又磕了三个头。起身后对付明涛说:“换你了,你来许个愿。”

“我不信佛教,所以不能许愿。”

“不可以,你必须许个愿。”车叶静兰又使出了小姐的性格。

付明涛被逼的没有办法,只好照她的样子做了一边,车叶静兰立刻高兴地拉着付明涛出了大殿,走到寺院内的假山旁,认真说:“告诉我,你许的什么愿?”

“你先说。”付明涛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这样回答。

车叶静兰看着付明涛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许的愿是要嫁给你,跟你一生一世。”

车叶静兰的话把付明涛惊的张大了嘴,他想不到车叶静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个温柔漂亮的女孩会这么大胆的向自己表白。他张口结舌,“我……我……”说了半天没有把话说完。

“快说,你同意不?”车叶静兰紧盯着他。

“我不知道。”付明涛终于说了一句话。

“什么叫你不知道?我是问你同意吗?”车叶静兰急的跺了一下脚。

“你为什么想要嫁给我,我们刚认识没有几天”付明涛终于想出了一个理由。

“因为你是一个可以用生命保护我的人,跟着你我有一种安全感,你可以用身体为我挡子弹,还有什么不能挡的?”车叶静兰深情地说。

“那是我的责任,被营救的人不是你,换成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

“那我就更要嫁给你了,为了陌生人都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对自己的亲人还会错吗?”车叶静兰步步紧逼。

“让我想想。”

“我要你现在就答应。”多年的异国生活,让车叶静兰的性格里融入了当地女性的开朗、直率和真诚。

“好,我答应你。”付明涛发现自己怎么变得象一个女人,实话说他从内心非常喜欢车叶静兰,他只是不敢相信天大的喜事会来的这么快,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车叶静兰听到付明涛的话,兴奋的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鹿,一下蹦了起来,拽着付明涛就向寺外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我要把这件事告诉一个人。”

俩人上了出租车,直奔K市的东北角,汽车到了到达了一个有名的风景区黑龙潭。

下了车后,车叶静兰指着黑龙潭后面的树林茂密的青山说:“我妈妈就埋葬在山上,我带你来就是要把这件是告诉妈妈。”

“你妈妈不是在金三角吗?难道那个不是你亲生母亲?”付明涛惊讶地问。

“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那是我的继母,不过她对我一直很好,我以前在K市的时候,每年都来给我妈妈扫墓。今天我要把人生最大的事告诉妈妈。”车叶静兰说着话,两眼充满了泪水。

付明涛轻轻握住车叶静兰的手,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却让车叶静兰一股暖流淌进心里。

就在付明涛离开金三角的几天后,突击队面临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