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旗飘扬 第四章 大狐狸和小狐狸(二) 第二十七章 王牌师的覆灭(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1/


“什么!布莱曼中尉他们改变了作战计划?需要我的配合?”李普曼中尉接过坦克内的通讯器惊讶地反着对方,“哦。。。。。。恩。。。。。。恩。。。。。。好!那我马上改变计划。”

“怎么了?”在一旁的布莱曼中尉觉得有些奇怪。

“布莱曼中尉他们改变了作战计划,我的坦克连恐怕不得不往前一点了。”李普曼中尉对对方说道。

“他们的意思是用他们手中的武器解决俄国人的坦克?”布莱曼中尉惊讶地问道,“那不是我的Flak-18型88mm高炮没有用处了么?”

“谁说的?”李普曼中尉反驳着对方,“一旦打起来,俄国人的坦克肯定是从你这里走,前面根本没有路!”

“可是我这是高炮,不是反坦克炮。如果我抵挡不住,怎么办?”布莱曼中尉指了指旁边,在那里,一根根的Flak-18型88mm高炮的身管露出了地面,直直地指着前方,而88mm高炮的炮身,却被快速挖掘出的坑道掩盖了。

也不知道旅长是怎么想的,怎么把这些打飞机用的高炮拿来打坦克。和布莱曼中尉一样,李普曼中尉对lak-18型88mm高炮的反坦克能力也毫无信心。自从将俄国人的T-26B坦克侦察排全歼后,李普曼中尉就开始对自己的坦克产生了强烈的信心。在他看来,自己的Pzkpfw-Ⅳ型中型坦克可比俄国人的坦克好多了,带这些Flak-18型88mm高炮简直就是累赘。不过这些话他只能在心中嘀咕几句而已,他可不敢拿到李明扬的面前去说,要是李明扬在一怒之下将他这个坦克连撤了,那李普曼中尉可就要后悔死了。

不过,此时的李普曼中尉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在这里遇上了强大的敌人——俄国人的T-28中型坦克。虽然俄国人的T-26拿他的Pzkpfw-Ⅳ型中型坦克没有办法(T-26坦克装备一门45毫米L/46加农炮,500米距离上可以击穿38毫米装甲,但是Pzkpfw-Ⅳ型中型坦克的正面装甲却是60mm。)。但是T-28中型坦克却完全不一样。

T-28中型坦克虽然装甲薄弱(装甲部位厚度(mm):炮塔前部20,炮塔侧部20,炮塔后部20,炮塔顶部15,车体上部前面30,车体上部侧面20,车体上部後面20,车体上部顶面15,车体下部前面30,车体下部侧面20/10,车体下部後面18。),但是T-28中型坦克的火力却不是吃素的。T-28除了主炮塔以外,在车前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机枪炮塔,另外还有一挺机枪在主炮塔后面,火力可谓强劲。它主炮塔上的76.2毫米L/28火炮,500米距离上可以击穿61毫米钢甲。李普曼中尉心爱的Pzkpfw-Ⅳ型中型坦克正面最厚的装甲才60mm,根本抵挡不住T-28E的正面一炮。(PS:各型T-28坦克参加了苏联入侵芬兰的战争,但表现极差。1941年在苏德战争中T-28的薄弱装甲、箱型外形、糟糕的平衡式悬挂装置和低威力火炮都证明它的设计失败。所以有的资料上说T-28最后的改进型战斗全重28吨,装甲厚度40-80毫米,估计应该是在1941年后。)

当下李普曼中尉思索了片刻,便欣然道:“好吧,那我留下几辆PzKpfwⅡ坦克和维克斯EtypeB轻型坦克如何?”

“这。。。。。。”布莱曼中尉觉得这些力量有些薄弱,但是李普曼中尉手上也没有多少坦克可以留下来帮助他防御。PzKpfw-III中型坦克和Pzkpfw-Ⅳ型中型坦克肯定是要上战场的,那么能留给他的也只能是PzKpfwⅡ坦克和维克斯EtypeB轻型坦克了。想到这里,布莱曼中尉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同时心中祈求俄国人的坦克不要走这里。当然,这个时候的布莱曼中尉完全没有意识到,在这次的战斗中还正是他的Flak-18型88mm高炮立下了功劳。

。。。。。。我趴在地上,手中紧握着那把L-39型反坦克步枪,等待着俄国人的坦克。

“轧、轧、轧。。。。。。”俄国人的坦克终于树林前面的道路上开过了,沉重的坦克压得地面簌簌发抖。我也感觉到了地面的颤抖,不少的伙计开始举起了枪,瞄准了自己的俄国佬的坦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的伙伴艾扎传来了上面的命令:大家都注意那辆4号的俄国佬的T-28坦克,在它周围的所有反坦克武器都要攻击它。其余没有靠近那辆坦克的反坦克武器则是自由发挥,优先照顾的目标是俄国佬的装载军官的坦克。同时大家都要等俄国人的坦克靠近后再打!由于我们的反坦克炮和反坦克枪都是越靠近目标越有威力,所以没有一个伙计开枪。

停了一会,一辆庞大的俄国佬的坦克就映入了我的眼球。这个是个奇怪的家伙,在它的钢板的身材上装了好几个炮塔,看起来就象是刺猬一样。这个家伙可真威风,我里面想到,一扫它的装甲上的涂层,我却惊呆了。这辆坦克除了涂了俄国人的红五星外,还涂了一个大大的“4”字,这就是上面要求集中火力干掉的那辆俄国坦克?

“开火!”上面的命令突然就传了下来。我立即拿着手中的L-39型反坦克步枪“磅!磅!磅!磅!”朝那辆俄国人的坦克打了四枪,与此同时,我旁边的伙计们也朝那辆俄国人的坦克开了枪。

由于我的肩膀顿时被L-39型反坦克步枪那无以伦比的后坐力震得疼痛不已,同时我的耳朵也被震得嗡嗡作响。所以我停止了射击,看了看那辆俄国人的坦克。那辆俄国人的坦克身上多了好几个大洞,它的舱盖也打开了,但是没有人从里面钻出来。那辆俄国坦克开始停了下来,坦克中开始冒出了浓烟。过了不久那辆坦克重新发动了起来,但是它里面冒出的烟雾更大了,它开始慢慢地沿着原路后退。

“敌人后退啦!”我大叫道。所有的伙计又朝它开了火。结果,那辆俄国人的坦克还没有开出五十米,就伴随着一声巨响爆炸了。。。。。。

——————摘自《老兵拉伊特.帕罗回忆录》

拉伊特.帕罗所打中的,正是塞万.伊里奇乘坐的那辆T-28坦克。

伴随着塞万.伊里奇的死,368营的政委接过了指挥权。但是他坦克上的通讯兵刚刚举起旗帜准备打旗语,就立即被西莫.海亚的狙击手给狙死了。随即,政委乘坐的那辆坦克也立即被芬兰人的反坦克武器淹没了。剩余的连排长想通过旗语来相互联络,结果从坦克中露出了身子的通讯兵立即就死在了狙击手的枪下,同时那些连排长的坐车也遭受到了芬兰人的反坦克武器的重点照顾。两个指挥官死了,相互之间的通讯又没有。在场的剩余俄国坦克顿时乱了起来。他们有的向树林冲了过来,想打掉芬兰人的发坦克火力。有的慌不择路,掉转坦克往来时的路了过去。有的却是直接往前面冲去。

就在此时,李普曼中尉率领的坦克连赶到了战场。

明天有事需要外出,先更一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