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从这里转折 第三章 经略吉林省 001 【当个小丘八】

wdm1982121 收藏 1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4/[/size][/URL] 001 【当个小丘八】 我睡的有些迷糊,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不一会儿感觉到一个人推了我一下。 “谁啊?坐火车还这么不安生。”我张开眼睛,肚子委实有些饿了。 “王老四,起来啊,轮到你站岗了。” “啊?站什么——”我愣了一下,面前是一位身穿蓝灰色军装,头戴斗笠,身背步枪的十八九岁军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4/


001 【当个小丘八】

我睡的有些迷糊,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不一会儿感觉到一个人推了我一下。

“谁啊?坐火车还这么不安生。”我张开眼睛,肚子委实有些饿了。

“王老四,起来啊,轮到你站岗了。”

“啊?站什么——”我愣了一下,面前是一位身穿蓝灰色军装,头戴斗笠,身背步枪的十八九岁军人。

“你是——”

“快点吧,老子困死了。”他说完,不由得我发愣,拉起我来自己躺上了大炕,回头一望,火炕上一溜十八九个人。

“这都哪跟哪啊?”我自言自语道,看看他们身穿的衣服,啊?还戴着辫子?难道是清朝?可是——我手里却是步枪啊,怎么回事?忽然想到,其实清末的时候,清兵的火力并不比国外步兵差,只是单兵素质,军官素质以及战术战略比起西方国家差的太多。清政府花了大笔的银子金钱贷款向西方国家购买步枪,火炮等等,然而由于贪污舞弊等等现象,一般的火炮并没有记录那么多,并且此时的清军居然不练兵。

我现在是清军了,一个清兵?

玩笑开大了!前天女朋友跟我说回东北接她,她是第一次来上海工作,虽然单位我已经帮忙安排好了,但毕竟她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第一次出东北有些害怕,万一碰上个天下无贼里面的范伟——我……我……我劫个色先。

我习惯乘坐中铺,因为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的休息,同时又稍微有些恐高症,我便买了一张中铺。昨天早上九点的火车,从上海站出发开往哈尔滨火车站——你问我为什么不坐飞机?大哥,我真的恐高!有生以来,在我28年的生活中,我只乘过一次座山车,就是那一次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对高度有恐惧感,下了座山车,我上吐下泻折腾了三天才面色苍白地好转。

本来应该是今天下午到哈尔滨的,怎么我现在——难道我也很不幸、幸运、偶然、必然地穿越了?或者说是附身啦?可是人家附身都是大富大贵,再不济也是管家极品家丁之类的,俺居然附身一个清末小丘八身上了。我惨啊,不过生火还是得继续是不是?于是我穿好裤子,系上腰绳——也就是裤腰带了,提着枪我就奔了出去。

这是一座小兵站,可能是什么前哨的,对面也黑咕隆咚的,仿佛小兵站坐落在半山腰,看看天上,全是星星,没月亮,我站什么岗啊。不过也醒了,睡不着,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我就观摩起手中的这把步枪来了。这是一把仿制毛瑟步枪,拉一下枪栓,里面是标准的五发子弹,但是每开一枪之后还要拉一次枪栓,这在中国已经是很先进的武器了。摸了一下身上,还不错,居然有二十几发子弹,挺好,我左瞄右瞄,还是看不到什么东西,只是这枪对于我来说未免长了一点儿——哦,不对啊,我多高,记得毛瑟枪的长度是1.29米,我站起来,枪到我脖子,估算一下,难道我只有一米六的高度?我极度郁闷!

以前,姑且就叫那段没有穿越的时间叫以前吧,我身高一米七八,在大学寝室是第二矮的,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很自卑,所以大学毕业我才会跑到上海发展,在哪里我还是挺高的。可是现在,我又缩回去了……

我从没有当过兵,不过参加过军训,也在上海跟人家玩过野战游戏,虽然我经常性的击败对手,可那是游戏不是,这是生活啊,真正的生活。不知道这一班刚要站多久,反正私下无人,,我精神亢奋,希望出现什么土匪恶霸……但又不像有危险出现,很矛盾啊。

可能是长夜漫漫吧,我无心睡眠,大脑里面胡思乱想起来,想到了爸妈,想到了哈尔滨的女朋友,想到了今年刚刚考上哈工大的小妹,想到了大学寝室的死党,想到了车友会的那些车友,想到了未来,想到了死亡,想到了财宝……想睡着了。

“王老四,妈拉个巴子的,你睡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让人一脚踢醒的,踢我的人我不认识,不过看看他凶悍的样子,估计是个头,身上衣服也和我们不一样。

“武哨长,武哨长,你跟这小兔崽子一般见识干嘛,这小王八蛋才当兵10天,啥都不懂,来,抽一口。”帮我说好话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兵,四五十岁的样子,三角眼,两撇小王八胡子,看上却就是一个跑腿的料。

哨长听了他的话,可能也想到了什么,不再骂我,厉声道:“你个小王八蛋,要不是看在你三叔的面子上,我揍死你。”骂骂咧咧地往回走,“王有财,你看好你小侄子,我看他傻呵呵的,是不是你家人嫌他傻,才送咱们这来了?告诉你,咱们顶头上司可是张作霖张将军,他要是看到你侄子放哨睡着了,肯定非得枪蹦了他不可。也就是在我手下,傻拉吧唧的,看好了。”

“是,是,大人走好,大人走好。”王有财恭敬地目送武哨长走远,才气呼呼地一转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拧住了我的耳朵……

“啊呀三叔……”

“小兔崽子,你想死啊,站岗都睡着了,一个时辰你也能睡着?”

“啊?一个时辰?我以为一宿呢。”我忙说。

王有财哭笑不得,松开手:“不是高速过你了,就一个时辰,你怎么忘了?”

“恩。”我装着糊涂地说。

王有财一副要昏倒的样子,无奈地说:“走,小四,回去吃饭去。”

这早餐这个难吃啊,窝窝头,柳蒿(一种东北的野生植物,可使用蕨类)汤,但是已经饿极了的我,顾不得什么了,只是吃,吃,吃……吃饱了,大家就放挺,也没啥事,几个人在哪里玩起来赌钱,打千,就是没有一个训练的,这都是啥兵啊?

我拉过来王有财,说:“三叔,不用训练啊?”

“训练?啥训练?”

“就是练着用枪,打仗啥的。”

“哦,平时都不练,会开枪就行呗。”

“三叔,我怕自己打不准。”

“哦,你出去自己练练,少开枪。”

少开枪还咋练啊,我只能装的一副听话的样子,“恩。”又说,“我给大伙打打野味吧,也给大伙打牙祭。”

一个投色子的兵叫道:“行啊,王老四,会给大伙拍马匹了。”

我嘿嘿一笑。

“哦?多弄点。”武哨长抽着大烟养神地说。

“好勒。”

“四儿,注意点。”王有财不断关照地说。

“恩。”

我兴奋地拿着枪,终于可以开枪了,妈的,开枪了!

离开哨所,我钻进大山之中,拿着枪瞄准每一个可以移动的东西——一直野鸭正在草里下蛋,这野鸭虽然很滋补,不过却是骨头多,肉少,不打。再走,突然见到一直梅花鹿,哈哈,好耶!我端起枪,瞄准——日,准星怎么歪了?忙调了半天,再抬头,鹿早跑没影了,我不禁悔恨异常。

背着真枪,我兴奋地在林中穿越,别以为我会迷路,我这个人从小有一最大特点,就是方向感特别好,没有迷路过。我记得自己走的每一条道路,记得每一条道路的长度,回忆的时候还会把这些道路长度叠加起来,在自己脑海中形成一个立体的图形,还能给自己定下坐标。怪不得我空间几何学的那么好,原来这也是天生的。

走了一会儿,终于发现大型猎物——一头野猪正在晒太阳。

打,还是不打,是个问题。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