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榜样的力量

wyu1111 收藏 2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王大麻子被捆成粽子被几个村民看在屋里,外面周天顺正瞪着同样被捆着的土匪们发呆,一直就这么一个多时辰,村民们没打扰他以为少爷正为怎么处理这么多土匪发愁,其实谁也怪不着,他们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呢第一次干这事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都等着当家的拿主意呢。要是知道我们的三少爷现在想的大伙非下尿裤不可,爹救出来了、土匪也剿了周天顺后怕不已,回想起来自己对人家什么也不知道两眼一抹黑,连人家哪有暗哨哪有埋伏有多少人枪都不知道外加地形都不是特别熟悉,要不是土匪太大意和老天做脸就凭着一股子血气早被打的满地爪牙了。尤其是这么多人都没提前想到提醒一句越想越生气“真他妈的山炮”自己骂出来了,周围的人被吓了一跳心想:怎么~估计少爷这就要动手了吧?没想到周天顺又瞪着土匪扫了半天,瞪的土匪们毛毛的有个别心理素质差的尿了库,还以为要点天灯最少也得被砍头。不住口的求饶“爷饶命啊~岸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两岁娃饶命啊,下次再也不敢了”饶了你们?没门!那找这么多兵源去周天顺歪歪的想着把它们弄过来现在可以组一连人马了,等咱人多了看谁不顺眼我咬死他,这年头谁怕谁啊,靠!打定主意过了好一会儿晃着S腿惦着王大麻子的盒子炮歪歪斜斜的点着土匪们“你,起来,给他们松绑,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当土匪”?

“爷” 抓抓了头说:“总爷劫了我们村子,后来吃兵饷给打散了逃到这里就这么入伙的”

“那你以前的亲人呢”?

“都死了------”低着头小声说着

“怎么死的大声点告诉大家”。

“前年打仗给吴大帅抓丁,前年俺们村过兵总爷踢死了俺娘抓了俺和俺哥,俺哥死在了承德俺们被打散了-------”越说声音越低

周天顺拍拍他肩膀示意坐下问另一个:“你也说说”。

“大家好,我叫李英武汉人,那年武汉大火我爹娘抱着我逃难被冲散了,我和我爹跑到山西投奔我叔,后来我爹死了我叔供我在村里念私塾,刚上高小赶上乱兵被阎总司令抓了当兵,后来长大帅打来了在天镇、大同打了起来,总司令叫我们死守天镇,就是那时候我挨了一枪,以为我死了就把我扔坑边打算一起埋了,是丁大哥准备埋时发现还有口气把我背走救了我”,说着揭开衣服露出胸口的伤疤,顺手指指旁边少了一条胳膊的老土匪。“后来丁大哥被炸断了一条胳膊,伤还没养好团里的长官给了一块大洋就被踢出来了。我和老丁大哥一路寻回我叔家没想到叔家早被烧了,我叔也找不见只好逃难,再后来就碰着王爷(王大麻子)是他收留了我们------”李英刚讲完另一个也站了出来讲了他的过去和现在,周天顺他们发现自己被他们的故事吸引了,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很快在共同的心声下越来越多的人走了出来,讲述他们的过去、现在有的还腼腆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和自己希望的未来。

村民们听着他们的讲述哭了,周天顺掉了几滴眼泪,毕竟年轻人经历的少啊,用袖子擦擦眼泪捏捏鼻涕。虽然也有不少人经历的多了看惯了,但这些声情并茂的故事仍然让他们心里不是滋味会想起自己的经历也不由得攥紧拳头咬着牙。村民们的眼神也不再是敌视的而换为之同情。

“我叫周天顺是周家的老三,弟兄们,你们大部分人都是被逼为匪的,我想但求有活路谁也不想当土匪吧。你们好好想想是谁逼得你们走投无路?是谁打死了你们的亲人?你们想没想过你们的仇人是谁”?

“地主”“恶霸”“当官的”“衙门老爷--------”众人七嘴八舌的喊

“对,就是这帮子恶霸,贪官污吏、渣滓害得你们家破人亡”。说着拉起少了一条胳膊姓丁的土匪“看到了吗这就是这帮渣滓,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为了他们把胳膊都丢了,却被踢出来不再过问死活,你们就不想为亲人报仇”?

“想,做梦都想,有时候做梦都梦见要不是没人没枪早报仇去了”。

周天顺咧开外衣一手叉腰一手挥动作列宁状“打倒军阀,打到贪官污吏,打倒恶霸”!所有人都跟着周天顺狂喊。为什么不打倒地主呢?周家就是地主总不能连自己也打倒了吧,人们正激动着也没注意周天顺的小花招。趁着情绪被调动起来,周天顺说:“现在给你们条出路,不再当土匪,跟着我,管你们饭,每月还有一个大洋,干不干?”

“干!跟着三爷干!”土匪们,哦不,现在应该叫新丁们,心想,跟着谁都行,只要有吃有钱都行!

“好,带上大麻子。”周天顺不禁感慨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还得感谢毛爷。还有什么三查,五查的是什么,回去得好好想想。

王大麻子可不傻,在屋里听了个真切,只是受制于人,嘴也堵着,想放个屁都难,王大麻子被拖了上来。

有胆大的新丁替大麻子告饶,而周天顺只是挂着招牌式的微笑。

“松绑!”周天顺吩咐着,绳子解开了,王大麻子活动活动身子“你个婊子,想咋地?要杀就杀,要放就放,给老子个痛快!”

“杀你?谁说要杀你,我说了吗?”周天顺上一眼下一眼在王大麻子的脸上,身上打量着,看的大麻子心里毛毛的:“瞧老子干吗?不杀就放了俺”

“放你干吗?,为什么放你,我没说啊?”周天顺继续柔声道,心说,放了你哪,你这个金字招牌去。

“那你想咋地?”忽然王麻子心思一动,难道他……他要……,不好,他……他喜欢干后庭……他禽兽!要是周天顺知道他想的是什么非劈了他,王大麻子汗都下来了。

周天顺温柔的笑:“大麻子啊,你打他们,骂他们,还做过那么多坏事,兄弟们不少人现在都为你求饶。啧……啧!兄弟们仍然原谅你,这是多么伟大的胸怀,不感动吗?不想哭吗?”王大麻子被周天顺调动起了感情,眼睛发红,周天顺趁机:“欢迎大麻子兄弟回到人民的怀抱,让我们为大麻子兄弟欢呼吧!”“……嗷……”现场沸腾了,连带周天顺的眼角也挂着晶莹的……,吁……原来是眼屎。

王大麻子也激动的热泪盈眶,在欢呼中连连和众人拥抱,周天顺拍着大麻子的后背说:“改了就是好同志,人民会相信你的。”然后领着人在后山挖出了这几年抢劫来的财务,后来等冷静下来,悔的肠子都青了,差点没上吊自尽。

靠!真他妈的啊,这他妈的祸害了多少人啊,真相一枪崩了他个狗日的,周天顺心想,反过来想想,我操的哪门子心啊,反正现在发财了,中国那么多人,死几个算个毛啊,就算死他个几十万也不算什么,周天顺贪婪的看着这几大箱金银财宝和大堆的粮食、布匹。屁股被魔鬼狠狠的叉了一下。

将财宝搬上大车,顺便挑了几只好点的快枪,让原先的村民背着,自己躺在大车上指挥着众人耀武扬威的往回赶,二百来号人加上大车,排起好长的一截。

周家正正为老爷安全回来兴奋着,问安的、请医的,忙的不亦乐乎,正在这时一个家丁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老爷大事不好了,王大麻子杀过来了!”

“什么?再说一遍!”周家大大小小立刻全体当机。

“王大麻子杀过来了,怕有几百人啊,都拿着刀枪!”家丁因恐惧声音都变调了。

“难道小三失手出事了?”这是周卓英的第一反应,“小三哪?看见小三他人了吗?”

“没有,王大麻子领着人还架着枪,这不都快到庄口了,老爷快跑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我的儿啊!小三儿啊!”昏了过去,周家一片大乱,盒摔了、桌子也倒了,丫头、老妈子哽咽、尖叫到处乱跑,鸡飞狗跳。

“唉!小三啊!是爹连累你了,不该救我啊!”周卓英老泪纵横,“快关门,快关门,多叫人上院墙!”

“老李头”周卓英叮嘱自己的心腹“你跟我这么多年,一会儿趁乱你带着几个夫人跑吧,到河北投奔二爷去吧!(二爷,周卓良是周卓英同父异母的兄弟,在河北做生意,开了好大一片店铺)”

“老爷,我死也不走”大夫人挺坚决“就是死也陪老爷一块!”

“唉,这是何苦呢”

周卓英也顾不上再劝,只催着几位夫人收拾点细软,准备跟着老李头趁乱快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