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神华传奇-架空历史战争 紫云格格 现代复活-第八章.冲破科学迷途

wnet99 收藏 0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实验进入僵持性阶段,大家都很着急,小南教授具有维护人类健康生存与生态安全的投资与管理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与长远发展的独特眼光与能力。

他知道在人体内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细胞死亡。

机体对这些死亡细胞的正确处置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生理功能。如果机体不能及时将体内的死亡细胞处置掉,后者便会在体内引发一系列对机体有害的病理反应。

在大多数情况下,机体都是依靠体内一种名为“巨噬细胞”的细胞来吞噬和处理体内的死亡细胞的。

巨噬细胞是如何知道一个细胞是否已经发生了死亡,进而对其发挥吞噬作用的呢?

因为如果不能精确地做到这一点,那么巨噬细胞很有可能对健康的细胞也发动攻击,继而造成机体损伤。

经过多年的研究,科学家已经初步探明,是巨噬细胞表面的某些分子在发挥着识别死亡细胞的功能。

此外,死亡细胞表面也表达某种分子,这种分子被认为是死亡细胞向巨噬细胞发出的信号,告诉巨噬细胞可以来吞噬自己了,所以有人称其为“诱吞分子”。

科学家发现,在某些死亡细胞的表面存在一种名为“磷脂酰丝氨酸”(PG)的诱吞分子,而在巨噬细胞的表面则有一种可以和PG分子相结合的蛋白质分子。

通过这两种分子,巨噬细胞就可以正确地识别死亡细胞,并对其发挥吞噬作用。那么健康细胞之所以不被巨噬细胞所吞噬,是不是因为它们的细胞膜表面没有PG分子呢?

科学家的研究显示,PG同样存在于健康细胞,只不过在健康细胞,这种分子只存在于细胞膜的内表面,平时巨噬细胞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分子。

但当细胞死亡时,死亡细胞内部一种特殊的蛋白质就会将PG分子迅速转运到细胞膜的外表面,以供巨噬细胞识别。除了PG分子,健康细胞还借助其他机制来确保自身安全。比如,巨噬细胞与白细胞在血管里一起流动的时候,会主动捕捉白细胞。

但很快地,巨噬细胞又会将那些健康的白细胞释放开,而那些确实已经死亡的白细胞则会被巨噬细胞毫不留情地吞噬掉。

科学家发现,在与巨噬细胞结合的过程中,白细胞会通过一种名为CD31的分子“告诉”巨噬细胞,“我还没有死” 。

再生血液的红,白细胞是实验成败的关键所在。


自然界有很多末解之谜,这些谜可以通过假设一个自然的存在而很容易得到解释。

西方而是用一个人格化的上帝来解释一些现象的,上帝井然有序地安排了一切,东方科学与西方有着明显的区别,这表现的现象在东方科学中是客观的,不管区别有多大,看来有一点是公认的,即东西方都坚持着认识论。东方科学则代之以统一的自然之理。

从西方唯一的神到东方唯一的理,都体现了先哲们把万事万物统一于“一”的思想,只是到后来,许多人不受“人类特殊说”的诱惑,才创造出了认识论,近代东,西方科学是在同宗教的无知斗争中发展起来的,科学的进步揭示了宗教掩盖下的无知,理所当然的道理被科学所总结的规律所代替,人格化的上帝被证伪。

从此,宗教便失去了它在人类生活中的统治地位,走向了衰落。与宗教的衰落较为相关的原因,科学通过技术使我们的生活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以致于传统的宗教失去了诸多神秘性,许多宗教信条被抛弃,取而代之以部分科学思想。

科学的影响和成就是令人瞩目的,特别是在西方工业化的国家里,它通过技术发明减轻了人类的诸多辛劳,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娱乐和方便,并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类因疾病而遭受的苦难,更为明显的是,与科学相对立的宗教思想逐步失去了它在人们意识领域内的主导地位,“上帝死了”,人类取而代之想成为主宰自然的上帝。

可以说,今天人类的意识已经有了根本的改变,人不愿再成为上帝的附庸,而是要改造自然,使自然成为人类享受的乐园。

现代人的伟大成功故事可以追溯于14—16世纪欧洲的大变革年代,这个时代又被称为“文艺复兴”,它提倡打倒神权,把人类从神的统治中解放出来,显然,这与宗教中那种上帝主宰万事万物的传统思想严重对立,于是科学与宗教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这些冲突最早是由伽里略、哥白尼、牛顿打头,随后又出现了达而文、爱因斯坦,现代科学对许多根深蒂固的宗教信念进行了阐明。

这些阐明是冰冷的,有时是具有威胁性的。于是,这就给公众造成了一种感觉,觉得科学和宗教是天生的死对头,这种看法得到了历史的鼓励,以致于许多从事科学的人士对宗教产生了深深的怀疑,甚至否定。

按照大多数人的观念,宗教和迷信是等价的,应该把它做为没有用的东西完全清出人们的思想之外。物理学被称为诸科学之王,它为人类理解自然开辟了几个世纪以前都没有想到过的新路。

科学方法所取得的成功是毫无疑问的,从原子内部的作用到太阳系玄妙的秩序,物理学使我们得以理解自然界中某些最隐秘的东西,而且也使我们得以控制自然环境中的许多物理系统。

可以说,科学推理的巨大力量使每一日都有许多科技的奇观得以证明。很自然地,我们对科学家所持有的世界观所抱有的一些信心,似乎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二.


勿庸置疑,科学思想是一种与宗教相矛盾的思想体系,但它的中心思想是什么?这不仅对普通的公众是个问题,而且连科学家们也难以回答。

我们知道,近代自然科学诞生于文艺复兴运动之中,它的思想从很大程度上也依附于它的“人文主义”思想,它提倡人性,批判神性,提倡人权,蔑视神权,鼓吹个性解放。

一句话,就是要打倒制约人类自由的一切,把人类从自然之中解放出来。

事实上,也正是这种思想,促使近代工业文明以“人是自然的主人”为哲学依据,通过发展科学技术,不断增强人类对大自然的“控制”与“征服”能力,通过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无限度地索取和利用自然资源发展经济,不断增加物质的生产量,寻求最大限度地满足人的物质需要。

今天的科学家,早已在日益强盛的征服自然的喧嚣声中迷惑了,他们中不少人都相当然地认为,自然科学完全能够帮助我们制服自然。

然而,更多有思辩能力的科学家却发现,科学的发展早已偏离了它应有的方向,把人类对自然及人类之间关系的理解误导到一个极危险的方向上。

显而易见的事实为,尽管我们在科技上领先了,但却出现了很多科学所解决不了的社会问题,诸如人口的急剧膨胀,自然资源的日趋衰竭,人类生活环境的日益恶化,核战争的威胁等等。

特别显明的是,人类并没有因上帝被打倒而获得自由,相反,人类的生活压力却越来越重。

造成我们今天这些困难的正是科学上的进步,因为这些进步赋于人类一种驾驭大自然的能力,相反却没有发展出一种约束人类行为的准则,今天的危机就是应用科技的人思想混乱所带来的,他们对科学肆无忌惮的滥用造成了环境的急剧破坏。


所谓科学,只不过是人们对观察试验的思索和总结。

其中掺杂着许多不客观的因素,是某时代的人们对自然认识的一种代表性模型,如果人们对此过分依赖,那就成了迷信。

这种迷信会严重地阻碍科学的发展,使科学的认识意义与精神背道而驰。现代科学的飞速发展,看起来是富丽堂皇的,然而它却是建立在一种深刻的与不稳定的佯谬之上,这种佯谬使一些科学家断言,物理学又面临着一场更伟大的革命,这场革命区别于站在对称基础之上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它是建立在不对称进化的基础之上系统地去看待发展的自然。

与这场物理学革命相比,近代物理学的成就是微不足道的,它只描述了静态的、孤立系统中的规律,面对发展的自然是完全欠缺的。

与目前这些科学上的迷信相比,宗教思想无疑是相当理智的,至少它已经把人类置于自然的统一体中,把意识归于主体与客体的相互作用之中,把科学纳入到一个合乎理性的轨迹中。

现代科学家发现了调节体重的大脑系统中的一个新组分。大脑的丘脑下部中有一群感应身体中燃料多少的神经元,并根据感应结果影响胃口和代谢。

Daniela Cota和同事报告说,除了监测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水平外,这个神经回路还响应蛋白的组成部分氨基酸的信号。科学家过去曾发现,大脑外的“mTOR信号通路”结合营养信号与激素信号来控制生长和发育。

他们还发现氨基酸亮氨酸增加mTOR信号作用。在这项新研究中,当研究人员将亮氨酸注射到动物的大脑中时,激活了下丘脑的mTOR信号作用,降低了食物的摄取和体重。

大脑细胞失去关键的氧气和葡萄糖,导致细胞混沌,可以在几分钟内造成细胞死亡。现在,研究人员找到了响应中风应激的关键离子导电通道,该通道促进细胞死亡。

Roger Thompson和同事说这些被称为“半通道”的通道也许是预防中风时神经细胞死亡的一个重要的药物靶标。

这些研究人员发现,低氧和低葡萄糖的结合打开了大脑的锥体细胞中由Pannexin 1蛋白组成的半通道,从而打开了细胞膜中钙、钠、钾离子功能异常流动的大门,导致细胞死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