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惊天秘密

hcxy2000 收藏 1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size][/URL] “说吧。”刘西盯着医生,毫无表情地说道。   “你先答应不杀我。我认为这个消息绝对你有兴趣。”医生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开始和刘西讨价还价。   “妈的,还跟老子讨价还价。好。我向来不杀中国人的。说吧,快点我的耐心有限。”刘西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高度紧张的医生当然没有看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说吧。”刘西盯着医生,毫无表情地说道。

“你先答应不杀我。我认为这个消息绝对你有兴趣。”医生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开始和刘西讨价还价。


“妈的,还跟老子讨价还价。好。我向来不杀中国人的。说吧,快点我的耐心有限。”刘西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高度紧张的医生当然没有看见。


“你们是来捣毁实验室的吧?”医生并没有马上说出那个消息,反而问道。


“嗯?你怎么知道?”很自然的,刘西从来就没有听过什么“实验室”,不过既然那个医生这么说,他也就顺着说出来。


“皇军……”见刘西瞪了他一眼,那医生这才醒悟过来,赶紧改口说道:


“日本人,日本人在很多地方抓了不少的中国人,有些就是转到这里做试验的。我想中国政府一定会知道的。看你们的样子,很象特工,我猜你们就是来炸实验室的。”


“我们只知道要炸的一个地方,但不知道那是实验室。告诉我那实验室是做什么试验的?这么重要?”刘西的话里既有真话,又有假话。


医生一听,先是有些失望,但马上明白过来。谁会那么傻,把什么都告诉执行任务的人呢?所以眼前的特工不知道那是实验室,是做什么的实验室就顺理成章了。


“那个实验室是日本人进行细菌试验的。他们已经有了一些成果。实验室就在这个医院里面的特别区域。你看,为了保密,那些伤员都被安排到这里了。”


医生把这个情报说完,却没有看见刘西脸上露出什么感兴趣的表情,略有些失望,同时心情也更加地紧张。


可惜的是,刘西,其实还包括这屋里的另外两个便衣队队员,都不知道这“细菌”是什么东西,那医生的话,可以说是白说了。


见刘西仅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却没有什么反映,那医生以为这些刘西他们都知道,有些着急,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


“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我们接到命令,开始囤积医疗救护器材和药品,日本人准备合围在徐州的中国军队。”


“啊?”这个消息实在太突然了,刘西起先没有任何表情的面部,终于有了急遽的变化。


“这消息是真的?”刘西握枪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了。


“真的,就对是真的。”医生在刘西刚问出来的时候就急忙回答道。


如果医生没有说假话,那么这个消息就太惊人了。徐州的胜利,多多少少他们也知道那么一点,如果被鬼子合围的计划得逞,后果不堪设想。可是刘西现在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用什么法子把消息传出去。


“那么就谢谢你了。不过为了安全,我还是要把你的嘴堵上。”刘西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我明白,我明白,不过,能不能……能不能不用这袜子……”医生侧着头躲避着袜子的味道,哀求道。


“说那么多废话干吗?”刘西没有理会医生的哀求,一只手捏开医生的嘴,另一只手把袜子强行塞进他的嘴里。


刘西先脱下医生的白大褂,又解下医生的皮带,招呼王树心脱下另一个医生的白大褂和皮带。然后他凑近医生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答应过你,中国人绝对不杀中国人。可是,”说到这他停了下来,欣赏了一会医生那有些变色的面孔,才继续说道:


“可是,你算中国人吗?你汉奸卖国贼,是不要祖宗的汉奸。你不过是日本人养的一只狗罢了。给你点骨头,你就忘了自己是什么人了。对吧?”


医生的脸色已经随着刘西的话变得雪白,被堵上的嘴里发出绝望的“呜呜”声。


刘西说完,把皮带套在医生的脖子上,对那医生最后说道:


“狗日的汉奸,去死吧。”


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手里却已经开始用力。医生的身体激烈地挣扎着,可是被捆住手脚的挣扎显得那么地无力。


随着屎尿的味道涌出,医生已经不再动弹了。


刘西拔出刺刀,对着医生的脖子刺了下去,还没有凝固的鲜血跟着流了出来,只是没有了心脏的搏动,血液的涌出也慢了许多。


抬起头,那边,王树心也解决了边上的医生。同样的,他也在医生脖子上用匕首来了那么一下子。


解决了医生,两个人走到门口。刘西脱下白大褂交给还在门口警戒的陈长生,说道:


“我过去接替李志警戒,你们穿上这些白大褂,一个一个解决另外几个屋子里的人。记住,最好从耳门进入,不要弄太多的血,不然,血腥味太大,容易暴露。”


说完他带头走出了房门,换下了李志。


随着三个人影闪入了病房,走廊上又显得静悄悄的了。鬼子的鼾声依然响亮,完全掩饰住了房间内复仇的杀戮。


刘西蹲在墙角边上,一边警戒,一边在想医生关于日本人计划合围徐州的事。不过他越想心里越急躁,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那医生说的‘细菌’是个什么东西?还要试验?什么玩意这么神秘?”刘西不得不换个话题来平静自己的心情。


他本来就是一个文盲,认不了几个字,搜索了自己所有的知识,还是一片茫然。


斜眼看见王树心他们已经从最后一个病房出来,开始对走廊上的日本人下手了。刘西感到整个人都好像要散架似的。将近一百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消失在他们手里。胃部一阵痉挛,竟有了呕吐的感觉。


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刘西问自己。


终于王树心他们杀光了走廊上的日本伤兵,走了过来。


原本鼾声如雷的走廊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王树心他们做得很到位,雪白得大褂上没有一丝血迹,走廊上也没有太大得血腥味。不过三个人得脸色却是雪白的,李志的嘴角还残留着呕吐物的痕迹。


“怎么啦?不习惯?”刘西小声问道。


“呃……是有些不习惯。这么多人,又都是伤员,杀得我手都有些软了。”见刘西镇静的神色,三个人的脸上恢复了一些红润。王树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


“他们算‘人’么?他们不过是恶魔罢了。想想他们杀的中国人,活生生的人呐。你们见过鬼子那活人练刺刀吧?替那些冤死的同胞们想想,我们是在复仇,只有以血还血,才是我们这些七尺汉子,堂堂中国人应该做的。”刘西开始说的时候笑了笑,但后来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说出来的。


这句话彻底恢复了三个人的信心。


“不错,他们是恶魔,不是人。我们是在复仇。妈的。”李志狠狠地说了一句。


“狗日的,有几个混蛋好像醒了,吓得我刀都差点掉了。刘西,我们下面怎么做?”陈长生跟了一句。


“你们恢复了信心,这很好。记住了,我们是来报仇的,不是来杀手无寸铁的人的。来,你们跟我去阳台把那几个箱子和机枪抱过来,我估摸着箱子里装的是子弹,小心点别弄出声来。”刘西站起来说道。


几个人到阳台上把机枪和三个箱子抱了过来。先把机枪架好,枪口既可以对着楼梯,又可以对着走廊,再把箱子打开,两个箱子里是子弹,另外一个却装着手榴弹。


刘西简单地教会了几个人那挺机枪和手榴弹的使用方法。


“这玩意真怪。”李志望着机枪尾部的弧形把手说了一句。


“我们叫它‘歪把子’。”刘西笑着解释道。


“‘我们’?”王树心仔细看了看刘西,问道:“刘西,你说说以前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对日本人的这些武器这么熟悉?”


“我?”王树心的问话似乎触动了刘西的什么心事,他望着机枪发了一会呆,才说道:“行了,下面还有鬼子呢,干正事吧。你的问题,等能活着出去再告诉你吧。”


刘西出人意料地回答,多少让其他人有些失望,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


“好了,咱们还有事要干。李志,你就守在这里。树心、长生你们两个人抬着这箱子手榴弹跟我去做陷阱。”


王树心拍了拍李志的肩,和陈长生抬着箱子跟刘西往病房走去。


很快,两个人先把屋里的水瓶等东西搬出来,然后刘西又用手榴弹在每一个房间里和门口做好了绊雷。


所谓绊雷,就是把鬼子那种地瓜样的手榴弹的保险插销拔掉,再用线把压簧缠住,两头分别栓在必经之路上。只要绊到线,压簧松开就引爆了手榴弹。


密密麻麻地做了几十个绊雷,整个住院部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布置完,顺手,王树心把两把日本军刀也拿了过来。


缓缓把军刀抽出半截,雪亮的刀刃反射着微弱的灯光,那上面的一根深深的血漕赫然显露着冷冷的杀气,不知道那上面有多少中国人的冤魂。


几个人似乎都打了个寒战,王树心赶紧把刀插了回去。


缓缓地走向二楼。透过楼梯缝,可以看到二楼阳台上同样也有一个机枪阵地。只是两个守卫它的士兵并没有睡觉,而是在吸烟。


“等我们把楼下两个鬼子解决了,李志、长生你们两个守在楼梯下面那个拐角处警戒,如果有事,李志负责掩护,陈长生负责接应我和树心。”


刘西看了一会,低声分配完任务后,带着王树心走到两个医生的房间,拾起他们皮鞋穿上。两个医生的个子和他们差不多,鞋子也差不多。王树心没问什么,反正跟着刘西做就是了。顺手把两个医生挂在胸前的口罩也取下戴上,从房间出来,两个人率先走了下去。


穿着白大褂,夹着本子,俩个人终于走到了二楼的走廊。


听见脚步声,两个吸烟的日本士兵注意到他们。也许是放心,也许是两个人恭敬的弯腰敬礼,日本士兵只是看了他们一眼,问也没问,继续转身低声交谈着。


机会来了。刘西、王树心同时起身,向前一步扼住鬼子的脖子,滑出袖子里的匕首,朝他们的背上刺去。


王树心那边很顺利,匕首在鬼子的腰部一阵乱搅,鬼子仅仅是短暂地挣扎了一下,就了帐了;而刘西那里却稍稍出了点意外。


当刘西的匕首刺向目标时,受到突然袭击的鬼子,出于本能反映,身子开始扭动,背着的长枪自然摆起来,而刺刀不偏不倚,正好刺中了枪柄!


把刺刀拔出来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刘西反应很快,他松开握住匕首的右手,从左边抱住鬼子的头,双手用力一扭,只听得“咔哒”一声轻响,那力气之大,鬼子的脖子竟被他活生生地扭断了!


失去颈骨支撑的头颅很快垂了下来,紧接着身子象一堆棉花一样,软在刘西的怀里。


放下鬼子,刘西伸手抹了一下因为紧张而在头上冒出的冷汗,抬眼望去,王树心傻傻地站在那里,嘴张得老大。


刘西把手放在王树心眼前晃了晃,才把他给回过神来。


轻轻地拍了拍王树心的肩膀,刘西没有说话。把尸体藏好后,转身向楼上打了个招呼。看见刘西的手势,楼上的两个人也轻手轻脚的走了下来,到拐角处,小心地架好机枪,完成警戒动作。


见两个人准备妥当,刘西这才招呼王树心一起,每人拿了几个手榴弹放在衣兜里,向二楼的第一个房间走去。


正要小心绕过地走廊上熟睡的士兵,忽然刘西的衣服被人拉住。


“医生,我头很痛,能不能给我开点药?”


一句听不懂的日语,让刘西整个人如坠冰窟,身子僵硬地慢慢转过来,看着说话的那个日本伤兵。幸好戴着口罩,看不出刘西此时的面孔。


那是躺在走廊口的一个伤兵,也许是痛醒了。看见那个被自己拉住的医生没有反映,只是看着自己,连忙又重复了一边,同时指了指自己的头。


隐藏在口罩后面的面孔抽搐了一下。


“你的‘头’有问题?马上就可以解决了。树心,过来帮忙。”刘西指着自己的脑袋一边点头,表示明白,一边向王树心暗示,反正鬼子也听不懂中国话。


看见那个“医生”明白自己的处境,伤员满意地笑了,不过他马上就看见医生的一只手伸过来竟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是什么治疗方式?”他心里嘀咕了一句。


也就一两秒钟时间,他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治疗方式”。因为王树心已经按住了他的双脚,而刘西的另一只手里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割断了鬼子的脖子,刘西拉上鬼子身上的被子,让里面的棉絮吸收喷出的血液。


解决完了,两个人四处看了看,没有惊动其他人,微微松了口气,进入了第一个房间。


借着窗户外的微弱灯光,可以看到小小的屋里竟然摆了九张床,挤得满满得。床上有的鬼子的脚被打上石膏吊者,有的手臂上缠着石膏被固定在床沿边上,有的则是头上裹了一圈圈的纱布。


还有一个鬼子的手紧紧握着一把军刀。


“这个是军官吧?”刘西望着军刀,身上起了一层疙瘩,同时一股怒火涌了上来。望着离自己最近的鬼子,脸上露出一丝复仇的笑容。


“小鬼子,你们妈的也有今天!”心里快意地骂了一声,手一伸,匕首已经无声无息地刺破了鬼子耳边柔嫩的皮肤。由于疼痛,鬼子一下被惊醒了,但马上又安静了下来。


“嘟嘟~~”


“砰砰~~”


就在刘西两个人刺死了这屋里最后一个鬼子,正在稍做休息时,窗外忽然传来凄切的哨音,伴随着的是几声清脆的枪响。


登时院子里警报声大作,四处也传来报警的零星枪声。


门口被干掉的哨兵让鬼子给发现了!


刘西飞快地作出判断,抓起那把军刀抽出来,招呼王树心冲到了房间门口。


走廊上被惊醒的鬼子有的已经起身了。真的是训练有素,听见枪响,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动的还是马上滚下床伏在地上,行动不方便的,正在努力挣扎,想学其他人那样,找个地方隐蔽。


乱了一阵,见没有什么其他动静,走廊上才有些安静了。可是随着那个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倒霉蛋的被发现,伤员们原先稍稍有些的慌乱的才开始变成了真正的恐慌。他们一边高声叫喊着,一边试图向一楼逃去。


此时,刘西取出一个手榴弹从邂开的门口,向伤兵堆里滚去。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伤兵的哀叫声中,刘西握着出鞘的军刀和王树心冲出了房门。


听见爆炸声,正在犹豫的陈长生起身冲下楼梯,手里的枪向着伤兵射出复仇的子弹,阻止了他们向一楼的溃逃。逃跑的路被堵住,出于本能,剩下的鬼子迅速转身,抄着顺手能拿的武器,比如输液架什么的,向两边冲了过来。


宪兵队。


哨声!枪声!警报声!


大介洋三一个激灵,登时醒了过来。他大叫一声“遭了”,明显,那些声音是从医院传出来的。难道支那人在袭击医院?那里的伤员,实验室……


他用极短的时间穿好衣服冲下楼,院子里的宪兵已经集合完毕了。一个少尉向他报告了大致的情况。


“我们的巡逻队在医院门口来来回回走了两遍,都没有看见门口的岗哨,就进去查看了一下,却发现了藏在暗处的两个岗哨的尸体。于是我们马上开枪示警。”


“你的警惕性非常高,这事你做得很好,我会向上级报告的。。通知青川参谋长了吗?”大介洋三一边扣着扣子,一边问道。


“长官,我不敢迟疑,已经报告了,青川参谋长说驻军马上派一个中队过来。”


“很好,出发,我们先去看一下情况。”


“是!”


“报告长官。”队伍正要出发,一个执勤士兵过来。


“什么事?”


“便衣队打来电话,问他们是否要出动?”


大介洋三一愣,便衣队的反映还挺快的嘛。晤,他们主动请求出动,这是个好事,如果袭击医院的支那人不好对付,可以让他们打头阵。


“同意,让他们马上赶到医院集合,同时通知巡警队也来,告诉其他人员,不要乱开枪,还不清楚对方底细,这么胡乱开枪只能扰乱自己。”


“是,我马上去办。”执勤士兵敬礼后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