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三十四章 绝妙化妆

hcxy2000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怎么啦?”黄长羽十分奇怪肖彦梁的反映。

“哦,不是。”肖彦梁连忙掩饰道:“我只是在想,皇军备战,好像也不缺这几挺机枪吧?是不是大介洋三有意对局座前阵子在家休息产生的不满?”


肖彦梁的话说得在理。黄长羽几天前“病愈”出门,见到大介洋三的时候,虽然那个鬼子对他的出来表示了欢迎,还很热心地关心了他一下,但是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的黄长羽还是能察觉出眼前的日本人对自己已经不象以前了。


黄长羽叹了口气,心情从刚才的激动转为了沮丧。


“他妈的。”低声骂了一句,黄长羽坐了下来。


国军在徐州大捷,政府各个高官在不同的场合大肆叫嚷要对日本人进行大“反攻”,可是到现在还是什么消息也没有。秘密收听的收音机里面,除了对各个将领的表彰,对日本的残暴的控诉,以及对国际上的声援的感谢报道,就没什么实质内容了。


国军到底什么时候反攻?就算反攻了,政府会怎么样看自己?这城里到底有没有政府特工?他们会怎么样对付自己?


这些问题象刀子一样,在黄长羽心里反复压扎着,让他越来越来后悔当初在日本人还没进城的时候没有听张旭的话跑掉。


几天下来,黄长羽对于张旭、肖彦梁领导的便衣队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在他看来这些人还是听他黄长羽的。


“实在不行,老子把队伍拉出来,当山大王去。”心里这么想着,可是一想到在许子乡被大介洋三一刀劈成两半的那个共匪,黄长羽的雄心又灰飞烟灭了。


“我先回去,他妈的,这里怎么这么闷?好了你们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回去。”黄长羽站起来伸手拿起桌上的帽子,对站在一边的张旭、肖彦梁说道。


出了门,看着黄长羽的身子消失在门口,两个人对看了一眼,长出了了口气。黄长羽说得没错,屋里的气氛实在是太压抑了。


“大哥,咱们出去走走?”肖彦梁对张旭说道。


“也好,难得今天的天气这么好。顺便散散心。”张旭对着午后的太阳眯了眯眼,对肖彦梁的提议表示同意。


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沿着大街,道路上的人显然是比肖彦梁刚到这里时多了许多。由于难民的涌入和大介洋三强制难民留下的政策,城里已经不再是当初战乱,到处是断亘残壁,人烟稀少的情景了。卖东西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似乎有了一些生活的气息。只是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的精神面貌非常地差,看不出一丝丝的高兴的表情,只有对生活的无奈。尤其是面对偶尔路过的一队日本士兵,人们都把头低下,把身子缩起来,有的人甚至浑身发抖。这一切,都显示出这里还是敌占区。


那队日本士兵走远了,张旭、肖彦梁这才直起身子。


“妈的,这么嚣张。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下面的话张旭没有说出来,只是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


“‘宁作太平犬,不当乱世人’”肖彦梁轻轻地念了一句不知道是哪位古人写的诗句。


本来两个人是出来散心的,却没料到,越散心,心情越糟糕。这大街上,他们也不知走了多少回,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触的。


“两位队长好!什么风把您二位吹过来了?快,里面坐。”


一旁忽然传来的热情的招呼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心思。一看,却是已经走到了天祥茶馆。那个老板正对着他们点头哈腰。


正烦着,坐坐喝喝茶也好。


“打扰了。大哥,难得刘老板亲自招呼,我们喝杯茶去。”肖彦梁笑呵呵地提议道。


“肖队长说笑了,哪一回在下不是亲自招呼两位的?得,就凭两位在这亲自干掉金水林茂两个王八蛋,以后两位得茶钱全免了。”那个姓刘的老板笑嘻嘻地说道。


因为在张旭、肖彦梁的严厉管理下,便衣队从来不去骚扰城里的百姓,便衣队在这城里的口碑甚好。而茶馆是便衣队成员们来得最多的地方,张旭、肖彦梁他们为人又随和,倒是经常和老板、小二什么的混得很熟,有时也开开玩笑。


“刘老板,话可要说清楚。那两个人也活该倒霉,老子正在抓共党,他们却在老们背后打黑枪,不杀他,老子怎么给队里的兄弟交待?”


接过刘老板递过来的香烟,肖彦梁骂骂咧咧地说道。


“就是。两位队长杀得好。我们也是早就看不顺眼他们了。喝茶不给钱也就算了,还在我这里随意打人摔东西。”


刘老板附和着说道。


他本是苏州的一个茶老板,日本人占领苏州以后,他一路逃了出来,在这里被大介洋三的命令强制留下,靠着和黄长羽拉关系,才又干起了老本行。


用茶盖子轻轻推开茶水上面漂浮着的茶叶,肖彦梁问道:


“刘老板,最近生意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要不是您二位和兄弟经常光顾,我早就喝西北风去了。”刘老板苦着脸说道。他说得也是实话,兵荒马乱的,人口本来就少,又被日本人反复搜刮,再被巡警队之类的汉奸队伍趁火打劫,谁家有多余的钱呢?


本来大介洋三是不同意他开的,黄长羽却说茶馆是中国特色,开了以后才像是一个正常的城市,对于皇军的治理也有莫大好处。如此刘老板的天祥茶馆才得以开张。


“行了,别在这里哭穷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和肖兄弟在这安心喝喝茶。”张旭的心情本来不好,现在更不好,就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慢慢喝。”刘老板知趣地退下。


无聊地喝着茶。肖彦梁心里还在想着大介洋三说的“备战”的意思。这算不算是一个情报呢?如果是在备战,那么,作为北方重要的武器粮食中转站,这些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呢?有没有机会炸了它?


伤兵运输车队的爆炸成功,给了肖彦梁莫大的信心。鬼子的智力和防守也一般而已罢了。这倒不是肖彦梁的狂妄自大,这只是促使他一心想着抓住更大的机会再干一次。


“这不是德贵兄弟吗?里面请。”


肖彦梁正在盘算是不是要回去的时候,外面传来刘老板热情的招呼声音。


抬头一看,是德贵。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怎么?你小子也出来溜太阳?”张旭笑着问了一句。


“大哥说笑了。我不是出来溜溜,而是有情况找两位大哥。两位大哥原来在这里喝茶,找得我好辛苦。”德贵四处望望,见没有其他人,小声说道。


“哦?难道树心他们出什么事了?”没容肖彦梁想完,张旭已经开口问什么事了。


“两位大哥,你们不是要我一直跟着王树心他们吗?我发现两人自从上次从宪兵队出来,就一直待在一起,这些天更是常常在医院附近转悠。我看到他们在转悠的时候还对医院指指点点的,怕是在观察什么。你们知道,宪兵队就在医院附近,巡逻的日本人又多,加上医院还住着很多伤员,防守又严密,我实在担心他们又做出什么蠢事来。”


喝了口水,德贵接着说道:“上次他们在宪兵队的事,队长你们也已经对我说了,我就担心他们两人出不了这口恶气,在医院找机会,对那些伤兵下手。”


“他妈的。这两个冲动的混蛋。”张旭忍不住骂了一声。


“德贵,这事可是大事,这样子,你先回去,就在王树心家里把这两个人稳住,我和张大哥再商量商量。”肖彦梁马上对德贵说道。


“是。”德贵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大哥,这也怪不得他们,谁叫咱们在他们面前老是一副苟且偷生的样子?一开始我还说对他们观察观察,现在我觉得可以把他们拉过来了。”


德贵走后,肖彦梁安慰着还在生气的张旭。


“除了他们,我觉得队里很多兄弟都是好样的。你看自从鬼子的伤兵运输队被炸了,队里的兄弟一扫许子乡的颓废之气,现在有很多人在偷偷议论这事,听口气,很多人想开小差投奔共产党队伍呢。”张旭叹了口气,生气又有什么用?倒是肖彦梁的话,勾起了他的一些新的想法。


“队里很多兄弟是不错,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不能急。对于我们这支抵抗日本人的队伍,我的原则就是宁缺勿滥。”


肖彦梁坚决地说道。他不是没有看到和听到队里对一些事以及对他们两个队长的议论,但是为了安全,他必须这么做。


“我知道。可是我看着难受。”张旭闷声痛苦地回答了一句。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一个茶伙计过来倒水。


“兄弟,我看王树心这事我们回去和文哥合计合计,看要不要把王树心两个人拉进来。真希望那两混蛋不要出什么事。”茶伙计离开后,张旭说道。


肖彦梁点点头。别看他现在面无表情,一想到王树心这事,心里却比谁都更着急。


心里有事,两个人很快回到便衣队,骑上车往家里奔去。


看见张旭他们回来,高翠儿赶紧给两个人到了杯水。


“今天怎么这么准时就回来了?等着,我这就做饭去。”高翠儿随口问了一句。也没等回答,就转身进了厨房。进了厨房,高翠儿还转身看了他们一眼。


“奇怪!”肖彦梁觉得高翠儿今天的举动有些失常,以往他们回来,高翠儿至少要等他们坐下,才会倒水的。今天他们刚把自行车驾好,高翠儿已经把水端上来了。


“怎么啦?”张旭一口把杯子里的水喝完,见肖彦梁愣在那里,诧异地问道。


“哦,没什么。在想树心他们的事呢。”肖彦梁赶紧把水喝完,掩饰说道。


一进里屋,两人就看见里面坐着一个人!


肖彦梁反映很快,一下就拔枪在手,对着那人,沉声问道:


“你是谁?”


跟在后面的张旭条件反射似的也掏出枪来,这时两人才开始仔细看这人不速之客.


这人身子不高,也不是很魁梧,国字脸,眼睛眉毛都不特别,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穿着一身长衫,戴一顶礼帽,如果他再挎一把驳壳枪,简直和便衣队没什么区别。


“你是谁?怎么穿着我的衣服?”张旭奇怪地问道。


“我,我,我是高翠儿的一个远房亲戚,好容易打听到她在这里。这是她给我找的衣服。你,你,你就是张旭张大哥吧?”


看见两把枪对着自己,那人打了个寒战,似乎是害怕,有些结巴地说道。


“翠儿的远房亲戚?”张旭纳闷地反问道。


“不,他不是翠儿的什么远房亲戚。”说着肖彦梁已经把枪收起来了。随即笑容也开始浮现在他的脸上。


“张大哥,把枪收起来吧,他是文川大哥。”


肖彦梁的话不仅张旭吃了一惊,那个人,不,文川也大吃一惊。


“你是文川大哥?”


“好家伙,你怎么看出来的?”


张旭和文川几乎同时问了出来。


“呵呵,没想到文川大哥的化妆术这么厉害。我根本就没有认出来,只是推算出来罢了。”肖彦梁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见文川亲口承认了,张旭也怪异地笑了笑,把枪收好,也坐了下来。


“哦?推算出来的?说来听听。”文川的化妆被肖彦梁认出,本有些气馁,听肖彦梁这么一说,来了兴趣。


“首先,翠儿今天在我们回来后的举动有些反常。张大哥,以前都是我们坐下后翠儿给我们倒水,今天却不是这样,还有她在进厨房的时候,很奇怪地看了我们一眼。是不是呀,翠儿?”肖彦梁说完,看见高翠儿端了茶杯进来,随口问道。


“肖大哥你真厉害。当初我看见文川大哥化妆的时候,吓了我一跳,这人的模样居然还可以变化的。后来文川大哥说要考考你们,不让我告诉你们。”


放下茶杯的高翠儿听见肖彦梁问自己,红着脸说道。


“这是第一,我只是奇怪翠儿的举动有些奇怪,所以有了准备,不然我拔枪的速度也不可能那么快。”肖彦梁接着说道。


“你可是吓了我一跳。还没见过反映这么快的人。”文川笑着说道。


“过奖了。这是第二,第三,翠儿在这里,除了几个人知道外,是没人知道的,即使是大介洋三和赵广文也只知道张大哥家里有一个女人,还是不知道翠儿的名字。所以你说是翠儿的远房亲戚,还好不容易打听到她在这里,这句话绝对是假的。”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就推算出我是谁了?”文川恍然大悟。


“不错。所以我说我没认出你就是文川大哥,我只是推算出来你是谁的。文川大哥,你这化妆的技术还真是神了,不仅面貌变了,气质和说话的声音也变了。以前有个江湖大盗告诉我,化妆容易,就是气质和声音不容易改变。你这样,进出城一点问题没有。”


“好,既然你都没认出我来,我想就这身打扮出去走走。”文川刚才被肖彦梁打击下去的信心又有了,说道。


肖彦梁和张旭再仔细看了看文川,才一齐点头表示同意。


“文哥,你这脸上是怎么弄的?”半晌张旭好奇地问道。


“原料就是些面粉、胶水等等什么的,除了你要对人的脸部结构了如指掌,对裸露在外的肤色的要有敏感和仔细的协调外,关键是厚薄程度的掌握。这东西敷在脸上,开始很难受,不过干了以后就什么也看不出来了。还有就是卸装很麻烦。要卸装的话,只能用热毛巾敷一下,再慢慢撕掉这些东西。”


文川的介绍,让张旭张大了嘴,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神奇的化妆?


“呵呵,大哥,这玩意可难学了,死心吧。”肖彦梁笑嘻嘻地拍着张旭的肩膀说道。


“去。”张旭红了红脸,伸手打掉了肩上肖彦梁伸过来的手。


“没打着。好了,说说正事。文川大哥,我们和你商量个事。”肖彦梁笑着缩回了手,随即收起笑容,认真地对文川说道。


听了肖彦梁说的关于王树心的情况,文川说道:


“二位兄弟,我的意见就是发展队伍要谨慎又谨慎,因为我们的敌人太强大了。而抗战到现在,由于武器装备落后,国军一退再退,按委员长说的,‘以空间换时间’,象你们这样的队伍,打在日本人内部的队伍,实在太重要了。这是埋在鬼子中间的定时炸弹,我们有责任去保护它,当然我们也有义务去扩展它。你们说的王树心和陈长生两个人,他们既然和日本人有深仇大恨,又没有被日本人吓倒,而是勇敢地反抗,我想,是可以吸收的。但是在吸收后一定要强调纪律性,不能因为冲动而使队伍受到损害。”


“明白了,我会照样去做的。”肖彦梁完全同意文川的意见。


“肖兄弟,我们吃过晚饭就到王树心那里去,德贵和他们在一起,估计暂时还没有事。”张旭接着说道。


“好,就这样吧。对了,”肖彦梁转口对文川说道。


“文川大哥,今天我听到消息,说鬼子正在准备备战,是不是鬼子又有什么大的军事行动?该不会是想报复徐州的失败吧?”


“哦?有这事?”文川有些疑惑,现在正在打仗,鬼子时时都处于备战的状况,肖彦梁怎么会这样说?


“是这样的。”见文川不相信的神情,肖彦梁解释道:


“鬼子时时都处于备战不假,但是专门提出备战还是头一回,我觉得这回也许鬼子是想做大的军事活动的准备。”


“如果是大的军事活动,那么鬼子必然会大量调动部队,所以关键的关键,还是要知道鬼子部队调动的情况。”肖彦梁说的也有一些道理,文川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鬼子部队调动的情况?这个……这个好难弄!我们一是不懂那个鸟语,二来大介洋三也不可能告诉我们。”肖彦梁痛苦地说道。


“办法总会有的。黄长羽不是出来了吗?只要抓牢了他,就会知道这些消息的。上次大介洋三那个鬼子不是就把徐州可能失利的消息告诉过黄长羽吗?这么样看来他对黄长羽还是很信任的嘛。”


文川的话,使张旭、肖彦梁同时想起黄长羽下午的牢骚。


黄长羽真的在大介洋三面前失宠了吗?大介洋三真的会把他知道的一些消息告诉黄长羽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