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对于杜玉明这个爱将老头子给了他极大的权利,实际上老子给了他除了地面部队与倭人决战之外的临机专断之权利。这让杜玉明在制定计划的时候有很大的空间,不过老头子的脾气是谁都知道的,即使是给了你巨大的权利不过在大部分的时候这只一种姿态,就是说老头子作出信任下属的姿态,但是事实上只要你在一些指挥上不顺着老头子的意思那么你会很麻烦。老头子瞎指挥是出了明的,李得胜就说过委员长出现在哪里GCD的军队就要打胜仗。

现在杜玉明面临对东北战场上中央军姿态的决策,这让他陷入了沉思。杜玉明已经大概了解了东北军方面的战役意图,首先东北军确认倭人不可能因为东北军或者中国人在政治上或者战场的示弱而取消吞并东北的计划,而吞并东北的目的就是要强占全中国。在这一点上有很高政治敏感的杜玉明也认同这样的看法,所以作为一个中国人来说这个时候就应该站出来和倭人不死不休,但是中央军是一个特殊的团体,现在中央军不过百来万,但是地方军阀武装包括不受中央控制的武装力量有数百万之多,当今中国这种脆弱的稳定不得不让杜玉明在想要和倭人拼命之前考虑很多事情。

当年作为一个中国人杜玉明还是明确了一点,就是在中央军的力量不遭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全力配合东北军作战。换句话就是说中央军对东北抗战的支持取决于这种支持风险的大小,而派出空军帮助东北军锻炼部队是老头子的意思,不过这种支持的力度上就要看东北军的战役目的和战术布置了。

“不知道张少帅和汉文兄能否将东北军的计划介绍一二呢?”在两方说了很久没营养的客套话,顺便将目前的情况想清楚之后杜玉明终于还是说话了,虽然部队的巨大损失可能招来老头子的责难,但是作为一个军人谁不希望成为民族英雄,谁又喜欢看着别人在对外战场上专美于前、独占鳌头。“说实在的,我对东北军目前的布置实在有些看不懂。”

“哦?光亭兄有话但说无妨。”说到军事布置上包汉文来了兴趣,而且他知道杜玉明不可能是间谍,他问东北军的战役设想一定是有自己目的的,而且在包汉文看来这对东北军一定是好事。

“前面听汉文兄说了东北军的战役意图,是要极大地打击倭人的力量,不过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以为就算是吃掉了倭人第11师团,东北军放弃坚固的城市防御体系出来和倭人打野战和包兄所说的打击倭国人口的意图似乎并不配合。”看着包汉文在灯光下忽明忽暗的眼神杜玉明知道自己的怀疑没有错东北军一定另有目的,不过杜玉明是科班出身的军官,在他的力量对比系统中一直采用西方一次火力齐射的强度作为两军力量对比的标准。所以一直对东北军的看法还在一年前的杜玉明对东北军的战术布置很不以为然,要知道倭人一个大队的火力比得上国军一个兵团,比得上中央军一个师。当然他知道以东北军的基础在南华共和国的支持下单兵武器虽然变化不大,但是在机枪、火炮等战术武器上应该和中央军在一个水平上,而东北军精锐应该和他的党国精锐相仿。对于一个熟悉武器的人来说,他很清楚大口径火炮对钢材的要求是多高,这也是为什么汉阳兵工厂一直没有大口径火炮的原因,他也无法想像南华共和国能在几个月前就送来了几十门155毫米以上口径的野战火炮。当然南华共和国那种拆科学考察船蒸汽导管的做法确实也没有人可以想像。所以说得刻薄一些杜玉明十分质疑南华共和国达成战役目(表面上的吃掉第11师团)的能力。“孰我直言,我不是很清楚战况,但是在我看来要吃掉倭国小泉六一的第11师团将近两万人,非有10万精锐大军不能达到目的,而沈阳抚顺一线以南的倭人3个常备师团和数个乙种师团一直在虎视眈眈。我在想包兄弟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对于吃掉小泉师团包汉文还是很有信心的,首先东北军和倭人也打了不少仗了而且未尝一败,军心士气上至少不可能出现历史上抗战中一溃千里争相逃命的现象。加上南华共和国给东北军补充了充足的战术装备和弹药,完成几次战役还是够的,而且倭人在整个冬天的袭扰战中人员物资损失惨重,军心士气士气损失更加惨重,而最大的损失就是倭人由于对游击袭扰战没有好的应对方法导致了战略上的被动,不能主动出击只能让东北军先出牌。但是包汉文想的却不是吃掉11师团的事情,他相信东北军完全有吃掉11师团的能力。但是吃掉第11师团是打耳光的办法,对于东北战局的意义更多只是的在政治上说明中国军队有正面吃掉倭人常备师团的能力。而围点打援然后吃光四平两个师团的办法是掐脖子的办法,达到了目的只要死守沈阳、铁岭、四平三道防线,倭人四平以北吉林、黑龙江广大地域的东北腹地守备部队将面临东北军强大兵团的横扫。但是问题就出来了,显然就杜玉明都不100%认为东北军的真正目的是第11师团,毕竟吃掉第11师团在政治上的意义更大些。更何况倭人一定知道北上伏击集团失踪的消息,只不过不知道这支部队有多少是去做什么的,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倭人关东军司令部一直都没有下决心让花谷正师团支援,而且话说回来倭人显然对近两万人的11师团的防守能力相当看好又或者说倭人十分狂妄。

但是倭人迟迟不动显然是有人意识到了其中的可疑之处,这个人恰恰就是在倭人大本营担任参谋的直元真。作为倭人当中少数头脑冷静的年轻军官直元真一直在经历了东北的数次失败后一直都把东北军当作一个平等的对手,而他也很清楚东北军的实力。中国人的实力更多的可能不是体现在武器装备和训练上,拥有五千年斗争文明的中国在大多数时候的战争中会有各种奇思妙想的战法给敌人打击,今天局势最大的原因就是雪地上的袭扰战,虽然很多帝国军人都意料到了冬天可能的困难,却没有想到袭扰战能够让帝国军队离不开军营。直元真在对东北局势的判断中还是还是看不懂那支情报上说是5000多人的军队到底去了哪里,他相信中国的指挥官不会做无意义的事情。

说回来包汉文,这个经常跟在高翔身边的军官曾经多次听见高翔和向念恩的谈论中说到的一句话,最高超的指挥艺术不是如何指挥自己的部队,而是如何指挥敌人的部队。

“包司令!”张学亮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毕竟杜玉明的身份在那里包汉文把别人晾在那里怎么说都是不礼貌。

不过杜玉明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他自己来到东北军指挥部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帮老头子探听东北军的打算,为此老头子还开出了各种条件让东北军认为中央军是他们同一阵线的。不过同一阵线是没错,但是这种合作到什么程度大概只有老头子知道。所以本身就觉得自己的行为不是很坦荡的杜玉明对次并没有太多的不满,他在认为包汉文在考虑他时不时很值得信任。

而包汉文对这位历史上的抗倭名将的信任也许就是来自于那种理所当然的“他也是抗倭的”认识。

“呵呵,不好意思刚才有些走神。既然中央军打算帮助我们一起抗倭自然是求之不得。这作战计划也没什么好保密的,就是四个字: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杜玉明当然知道围点打援所指的会是打谁,但是他不明白如果东北军有实力并且要歼灭倭人一个师团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疑惑地将眉毛拧成一团。

“围点打援只是第一部,我们的文章作在这里。”包汉文用手点向了四平。在原来的时空解放战争就有历史上有名的四战四平,正是杜玉明和林彪指挥的,两军在四平杀的尸山血海却依旧乐此不彼,为什么?就是因为四平重要的位置,掐住了四平就掐住了东北腹地的咽喉。

气氛一下子沉重了起来,显然吸引花谷正师团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分散四平的两个师团,将其各个击破,从而拿住四平命脉。但是问题是强攻倭人第11师团还有能力去吃掉花谷正师团吗?而且小北河将面临近十万倭人的进攻,还要困住第11师团(虽然第11师团一定会受到巨大杀伤),而且如果要去吃花谷正师团的话倭人在四平的另外一个师团一定会拼命救援。要完成这样的战役不说部署,东北军必须要有20万的能战之兵。杜玉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显得有些激动,他明白东北军虚击第11师团成则最好,不成那就肯定另有文章,当然文章肯定不会小,但是他没有想到东北军的文章写得这么大。

“波澜壮阔、荡气回肠。”杜玉明似乎看到了那宏伟的战争场面,东北大地上金戈铁马。但是情绪稳定下来后却有了另外的想法,在他眼力包汉文和东北军除了大智大勇就一定是不切实际的疯子。不过杜玉明还是愿意把包汉文和东北军看成是前者。如果这次战役的目的达成倭人几乎就回到了东北战事开启之前。那就等于倭人之前半年的军事努力基本白费了,这是一个诱人的战果,收复吉林和黑龙江他杜玉明如果参与进来那一定会在历史上写下浓浓的一笔。

“波澜壮阔、荡气回肠。”杜玉明小声嘀咕着,这个时候也已经下定决心支持东北军的计划了。

“汉文兄,不知道我军能做些什么?”杜玉明希望自己是这次战役的参与者。

“杜司令,你太激动了。杜司令应该明白你现在对我军最大的帮助就是稳守平、津,策应锦州山海关一线。”看着有些失望的杜玉明包汉文继续说:“况且你的机械化部队在河网纵横的辽河平原并不好展开。”

“如此壮举,杜某不能参与,惭愧~惭愧啊!”

“杜司令不必挂怀,照我看明天可能就要天晴了,到时候倭人的飞机将会是我军最大的威胁。我知道中央军在华北的空军都归杜兄节制,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提供一些帮助,而且我军空军弹药和油料有些短缺,还希望友军支援啊。”包汉文说的轻松,可是杜玉明听的可不轻松,如果空军全力支持东北战事的话那损失可不会小。不过这个时候杜玉明也不计较了,要不是老头子控制严密的话他甚至想调两个主力师来东北前线。

“但有所需决不推辞!”杜玉明一脸决绝。

“既然如此我也不绕弯子了,却有事情需要杜司令帮忙?”

“请讲!”

“我想请杜司令帮忙演一出戏,杜司令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

凌晨4点包汉文从沈阳派出了一支1万5千人的部队,向北出城20里后部分掉头南下沿辽河以西向南行军60公里驻扎,一部分驻扎在沈阳东北以备不时之需。本来包汉文想要派出更多的部队,但是如今的沈阳兵力已经不足10万,而且主力精锐并多不,所以在包汉文看来实在是不能派出更多的部队了。不过1万5千人也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