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走下山崖时,大牛对罗明说,我带着六七个人来到北面洞口时,就发现这个穿着蓝衣白裤的人,从山洞子里走了出来,鬼鬼祟祟地指挥着鬼子、伪军埋伏在东面山崖上草丛里。我不知道山洞子里还有没有鬼子走出来,就悄悄地带人也埋伏起来。在这洞口的上山腰上,正好能射击到山崖草棵子里,看得一清二楚。我就琢磨着,不管它山洞子里出不出来人,我就在这儿端枪等着他,他不动、我不动;他要一动,我就开火。过早的开枪,他们兴许跑了,还让你们在山洞子里分心。他们不就是想等你们出洞下手吗?好!那我就等着他,我就等着他们一动手,我就突然打他个冷不防。嘿嘿!这不就是你罗队长常说的:稳住匙子、猛咬一口,是什么“突然袭击” 吗?

“真行啊!”杨欣夸奖着说:“强将手下无弱兵,金鸡岭游击队个个是干将!可大牛啊,你要知道,那个穿着蓝衣白裤的人,决不是等闲之辈,那是同昌县的宪兵队长。你这突然袭击的战术用得好,不然的话,你要先发制人和他们打起来,他们的那两支冲锋枪和几支三八大盖,在火力上只能优越于你们,更不用说片仓、神风队和那个小矮人的本事功夫。”

“我的天!”大牛惊道:“我还真不知道是这伙人!”

“是这伙人咋的啦?”罗明走到卡车旁,“不管他是哪伙人,只要是他妈鬼子、汉奸,就一样打!”

杨欣扫视了一下,看到众人都到齐了,便拍着罗明的肩头说:“罗明,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自家人不说感谢的话,代我向大家问好。我们马上要到鞑子营去,走后,你还得派人了解一下,丁雄他们的军火车是什么情况,我想山猪、武藏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行的。还有,天一亮,鬼子援军就要来到金鸡岭,很可能要绕道西梁,你们赶快把老营转移到山里。因为这一道上,鬼子援军一直受到义勇军、游击队的袭击,金鸡岭的游击队又一直叫得很响,很可能他们要报复一下。所以,你们要避一避风头。”

“你就放心吧!”罗明说:“我们现在就动身寻找军火车,一定让他们通过金鸡岭!老营好办,天不亮我们就赶往山里。可我也得看情况,如果像你在山神庙里说的,景牛子队伍和别的义勇军、游击队都能追着鬼子援军打,这一路上,损失肯定小不了!我们咋的?我们金鸡岭游击队没有孬种,个个都是血性汉子!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死也得死在前头!拼上老本也得拿鸡蛋往石头上碰!碰碎了怕啥的?起码崩他一身鸡蛋黄子!”

“真英雄!真是英雄啊!”金教授过来抓住罗明的手,激动地说:“你罗明队长的大名我早就知道,可我只知道你们是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没想到你们把民族大义看得如此重要!你的弟兄们和你一样,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在隧道里……”金教授想起隧道里的惨烈打斗、想起了了杀身成仁的二虎,不禁唏嘘起来:“你们杀身成仁,铁肩担道义;视死如归,虎胆除凶顽。我这白发人难望其项背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谢谢你,老教授!”罗明被金教授的一番肺腑之言感动了,连连握着金教授的手说:“有你老这些话,我们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死一百回都心甘情愿哪!老教授,你担着天大的风险,救了我们的两个伤员,一直没有功夫当面表示谢意。老教授,我还得好好谢谢你老啊!”

“嗨!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好啦!金教授,上车吧!前面坐。”杨欣说完向章鱼一挥手:“章鱼,你和毛利到后面去!”便拉开了驾驶楼的车门。

“把这个带上!”罗明递过一支冲锋枪和两个弹夹。杨欣纲要推辞,罗明一把将冲锋枪套在他的肩上:“还有五百里地呢?我可告诉你,野狼谷会战可别忘了我!”

卡车开动了。

“再见!”

月亮姗姗走出云层,草丛里的蟋蟀霎时鸣叫起来。


罗云汉推着独轮车在山道上疾走,颜鹏连连摆着手说:“罗队长!我能走,你把我放下来!”

罗云汉环眼一瞪,扭头看着道旁的深沟,凶巴巴地说:“你再喊,再喊我把你扔下去!”

“颜鹏,你刚做完手术不能动!”秦凤凰在一旁按着颜鹏说。

从诊所出来,罗云汉看到大道上的鬼子马队、摩托车,不时地跑来跑去,便不敢走大道,按着王凤岐的指点,专拣偏僻的山间小路走。山道崎岖难行,两人轮换着推车,已是满头大汗。

夕阳把火龙洒下山谷,山谷密不透风,热浪四起。山道两旁光秃秃的,一棵遮荫的树也没有,罗云汉没了草帽,头上的乱发像一个四面漏孔的水盆,汗水簌簌地淌了下来。秦凤凰换下手绢,又从小包儿里掏出手巾,不断地给罗云汉擦着头上的汗。

“行了,别擦了!越擦越多,你自己擦擦吧!”

实际上,有美女擦汗,罗云汉觉得乱发上的汗水还是太少了。

秦凤凰浑身已经湿透,蓝花小衫紧紧地裹在身上,把两只丰满的乳房凸现出来。摘下黄脸面罩,露出了满脸淌汗的面颊。雪白的脖颈上亮亮的,全是涔涔流下的汗水。可她想到,自己空手走着还这样大汗淋漓,何况罗云汉还推着一个人!

“看看还有水没有?”罗云汉说:“给颜鹏喝点水。”

“没了!”秦凤凰拿起车上的两个军用水壶晃了晃:“有多少也不够你们喝!一会儿下山我弄点水去!”

独轮车推进出山沟,道路平坦起来。

“你咋找到王麻子烧饼铺的?”罗云汉一直没来得及问,见到了安全地带,便想起问道。

“我的妈呀!太惊心动魄啦!太有意思啦!简直像惊险侦探小说!”秦凤凰兴奋起来,用手巾扇着风,说道:“汉子哥,你可没看到哇!吓死我啦!”

“行了行了!来干的,照直说!”

“哼!”秦凤凰看着罗云汉不以为然的样子,便撅起嘴来,“看你那牛……”

“牛逼样儿!”

“哈哈!对!牛逼样儿!”秦凤凰情绪又高涨起来:“这都是跟你学的!不过,这骂人的话,到关键的时候还挺管用!尤其是对付曹瘸子那样人,曹瘸子你不认识吗?就是在诊所西厢房……”说到这里,秦凤凰突然一掩嘴,脸像红布一样。大眼睛惊慌地扫了一下车上昏昏欲睡的颜鹏和后面跟着的王凤岐,见他们都没注意。便偷偷向罗云汉作了个小鬼脸儿,一笑:“我刚一出胡同口,就让诊所门口的片仓盯上了。他就让曹瘸子跟踪我,妈呀!那个曹瘸子哪是跟踪啊!在我后面扑通通、扑通通!”秦凤凰学着曹瘸子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罗云汉哈哈大笑起来。

颜鹏张开眼睛,直起身来,看着秦凤凰惟妙惟肖的模仿动作,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

“后来咋样?”罗云汉笑着问,顿时觉得酸麻的两臂轻松了不少。

“后来就到了半截墙的厕所跟前,我就走进去蹲下。曹瘸子犯了难,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磨蹭了半天,终于决定进来察看。刚一迈进厕所门,我化装成黄连婆,站起来扬手就给他一个嘴巴,恶狠狠地骂道:……”

“骂什么?”

“难听死了!这骂人的话都是跟你学的,我看就不用重复了吧?”秦凤凰不好意思地说,可是,忽闪着两只大眼睛,也没有完全拒绝的意思。

“说就说全喽,哪对、哪错的,我好给你指点、指点。”罗云汉怂恿着,推车慢慢上了山腰,一点也不感觉累了。

“好!那我可就骂啦!我一个嘴巴扇过去,开口骂道:我操你个妈的!你还敢看老娘撒尿?”

“好!打得好!骂得好!像我的妹子!”罗云汉夸赞道。

“曹瘸子被我打个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我就一提裤子说:哎呀,打错啦,这不是曹署长吗?可你个大署长,到这骚臭巴拉的地方看啥来啦?愿意看你回家看去,我这个半大老婆儿你能看出啥四五道六儿来?接着,我就做了个奇丑无比的媚态。看,就这样儿!”

哈哈哈!看着秦凤凰精彩滑稽的表演,罗云汉、颜鹏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