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21章 生死时速(3)

flxlrh303 收藏 43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警笛声越来越响,法拉利和奔驰车上的杀手本想放弃了,但发现凌志车飞驰的方向,乐了,又鼓足马力紧追而上。 凌志的车手可能晕了,不向市区警笛鸣得最响亮的地方开,居然向没有响警笛声的郊区开去,在大街小巷和法拉利、奔驰兜圈子,最后还居然驶进一条横巷。 警车的速度当然没有他们快,警笛声离他们越来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警笛声越来越响,法拉利和奔驰车上的杀手本想放弃了,但发现凌志车飞驰的方向,乐了,又鼓足马力紧追而上。

凌志的车手可能晕了,不向市区警笛鸣得最响亮的地方开,居然向没有响警笛声的郊区开去,在大街小巷和法拉利、奔驰兜圈子,最后还居然驶进一条横巷。

警车的速度当然没有他们快,警笛声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三台好车,近十个手拿武器的杀手,居然杀不了车上赤手空拳的一男一女,那这个杀手集团的标志明天就要砸了。杀手也自信自己的本事,杀了冷血两人,能赶在警车围拢前逃脱。

黄菲猛地发现只有两车道宽的横巷,有一处向下的大斜坡,车不到近前绝不能发现。她感到到凌志咆哮着,极速向眼前的斜坡冲下去。法拉利和奔驰相距凌志只有二十多米,不久也跟着凌志冲下大斜坡。

“啊!”黄菲的发出一声惊叫,她惊恐地看到,斜坡最下面有一间破破烂烂的平房活生生地把路切断,而两旁都是居民楼,没有其他出路。这是条绝路,凌志要不停车,要不撞向平房,但这样快的车速,想停车也停不了。冷血居然开进一条绝路,她弄不明白冷血为什么自寻绝路,

近了,更近了,破烂矮小的平房像一只张开血盘大口的高大山怪,狠狠地向凌志车中的黄菲猛扑下来。

黄菲虽然有一点解脱的感觉,但面对突然而至的危险,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啊!”

冷血和王伟豪的手机还没有断线,王伟豪听到黄菲尖锐的能震穿耳膜的两声惨叫声,一下子呆了。他身后一个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孩,从后面抱着他,用她坚挺而丰满的胸脯磨蹭着王伟豪的脊梁,在王伟豪的耳边腻声道:“豪哥,我们继续干活吧。”

王伟豪一下把女孩狠狠地甩在床上,暴躁地怒吼:“你他妈的再犯贱,我他妈的现在就毙了你。”女孩惊恐地缩成一团,满脸委屈而害怕地望着王伟豪,不知她在什么地方做错了。这个王伟豪心狠手辣,一个不高兴,真会他妈的毙了她。

凌志冲下斜坡的一瞬间,由于惯性,凌空飞起,冷血在凌志腾空的时候,突然把踏着油门的脚收回来,尽力踩脚刹。凌志下地时候,方向盘向右猛打。尖锐而刺耳的轮胎和水泥路面摩擦的刹车声,击破深夜的寂静,闻之令人心酸和牙软。

两股白烟从轮胎处蹿起,一阵令人作呕的焦味随风飘来。凌志车在斜坡路面滑行几丈后,猛地车身向右打横。由于巨大的惯性,整辆车向左腾空而起,两个右车轮已完全离地,眼看就倾翻在地。

闭着眼的黄菲猛然觉得车子急刹,骤觉一股巨大的惯性冲力要狠狠地把她从座位扯出去,安全带紧紧地扣住她,勒得她的胸膛很痛。身子被安全带勒住,但她觉得她的心脏和热血就要随着惯性力量离体而出,将要从口腔飞出来,撞向车头挡风玻璃似的。

黄菲又猛地觉得身子又飘起来,身随车子腾空而起,即将离体而去的心脏和热血突然改变方向,变成向左飞扑。其实心脏和热血将要飞扑而出的方向没有变,只是车子的方向猛地改变了。这绝对比玩什么翻滚过山车刺激百倍。

黄菲知道车要翻了,这么高速的翻车,人能活下来的希望比较渺茫,黄菲又不受控制地发出更尖锐的惊呼。

凌志车就要表演翻滚动作了,这时候,冷血一脸冷峭,脚突然放开脚刹,用力猛踩油门。这时候的凌志车的方向已改变,由直冲变成打横向右,凌志车右侧的两个车轮已完全腾空。现在冷血突地猛踩油门,左侧着地的两个车轮子,猛地和地面又来一次极亲热的接触,又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轮胎处又生起白烟。翻侧着的车子骤然向居民楼的右侧斜斜猛蹿过去,把向平房直冲的巨大惯性力化解了不少。

凌志只有左侧两个车轮着地,向前飞速行驶,刚好有个市民起床看到,还以为拍电影特技镜头,但如此精彩惊险的电影特技镜头,他可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虽然成功化解了巨大惯性力,但车子向平房右侧飞驰,不也是自寻死路?平房的两侧都是密密麻麻的居民楼,难道冷血能把车像飞机一样飞起来,飞过右侧的居民楼?

难道说,大斜坡下的平房右侧有路?

大斜坡下的平房右侧当然有路,冷血要感谢在度假区工作之前,他的工作极度清闲,没事就开车在城里乱兜圈子。毫不夸张地说,他对这座城市的道路交通状况,绝对比大部分的的士司机都熟识。冷血不但熟识Z市所有主干道,而且对不引人注意的大街小巷都很熟识。哪条大街有哪条小巷,冷血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他亲自驱车逛过。

在陌生的城市,对抗一个神秘的组织,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要素冷血都不具备,冷血就先把地利这要素紧握在手,这可是冷血保命的本钱。

今天,地利的因素被冷血充分发挥出来了。如果他向警车多的路段跑,杀手就会放弃任务,看杀手准备充分,警方也很难把他们追捕归案。

冷血故意驶向郊区,驶进一条不熟识路况的人绝对会认为的绝路。第一次开这条路,他也差点以为是绝路,当他慢慢把车开近废弃的平房,才发现这不是条绝路。

他就是要利用这条路,在不露声息间打击杀手集团的嚣张气焰,不露痕迹地给警方留下些线索。

大斜坡下的平房右侧确实有一条向右拐的小巷,刚好能通过小货车。这条小巷即使在白天,如果不驶下大斜坡,不靠近这平房,也很难发现,何况在夜晚,何况还极限飙车?

冷血拐入小巷,左侧车身不断摩擦左侧的房子,闪出一连串耀眼的火花,发出令人寒毛到竖的摩擦声。

难道这就是死神的召唤的声音?黄菲闭眼心想。

极速而下的法拉利被眼前意外的景象惊呆了,车手下意识地急刹车,猛打方向盘。但他们没有像冷血一样早有心理准备,早作急救措施,离平房十米处才刹车,这么高速,能刹停车吗?法拉利一头就投入平房的怀抱。

后面的奔驰车手,连想刹车的反应时间也没有,就这样一头狠狠地撞向平房。

“轰”!

“轰”!

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狠狠地灌入黄菲的耳朵,黄菲朦朦胧胧间还以为在阴间为什么也有阳间的爆竹响呢。

“安全了。”当黄菲听到冷血特有的冷峭的声音,感到车子停下来,她才睁开俏目。当看到自己完整无缺地,好好地端坐在车座上,她还满脸不相信地用手擦擦眼睛,不可思议地瞧瞧冷血,摸摸自己的娇躯。

冷血看到黄菲可爱的表现,目中露出笑意,有力地说:“没事,安全。”

劫后重生的喜悦,使黄菲什么也忘了。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俯身出窗,干呕几下后,转身坐好,脸色苍白。

突然,她纵身投入冷血宽广而温暖的、可以为任何一个女人支撑起一片蓝天的怀抱,双手紧搂着冷血的脖子,在冷血的脸上留下一个个热情的唇印。软玉温香在怀,黄菲身上弥漫着冷血熟识的淡淡的清新的茉莉花香和少女特有的体香,刺激着冷血的神经中枢。

最后,黄菲把娇嫩的双唇狠狠地印在冷血的唇上,他的大脑轰的一下一片空白,只剩下嘴唇上那软软的、清凉的带着一丝香甜的感觉。

黄菲用她那软滑甘甜的丁香小舌,主动地在冷剑的双唇中来回轻舔,那调皮的丁香小舌几次努力地想敲开冷血紧闭的双唇,想在冷血的大嘴里做进一步的探索,访寻。

更要命的是,黄菲那坚挺饱满的胸脯狠狠地在冷血宽厚的胸膛磨蹭。初秋天气,两人身上穿的衣服本就不多不厚,冷血觉得黄菲柔软而极具弹性的两个肉球,拼命地想往他的身子钻,想和冷血的身体融为一体。黄菲的鼻孔发出轻微的、消魂夺魄的哼声,在摧残着冷血的意志,在摧毁冷血最后坚守的阵地。

冷血的脑又轰鸣一下,情不自禁地想起在黄菲出租屋里,黄菲那致命的诱惑,那旖旎的风光。黄菲那丰满雪白的两只大玉兔,还有那夺目的鲜红两点,在冷血的眼前逐渐扩大,扩大。男性的特征在发怒,坚挺……

远处传来刺耳的警笛声,冷血的心一颤,清醒过来,脑中顿时一片空灵,男性的特征在消退,消退。

这不是温存的时候,冷血不能进公安局,即使他没有犯罪。黄菲也不能进公安局,现在暧昧的场景给记者拍摄出去,肯定对她的歌唱事业造成很大的影响。

冷血用力把黄菲退开,说:“警察来了,快走。”

黄菲坐回去,绯红着脸,一脸娇羞之色,但却睁着杏眼,大胆地盯着冷血,一瞬不瞬。此时黄菲双眸中绝没有一丝的忧郁,只有满足后的喜悦。

冷血心头狂震,不敢看黄菲,强慑心神,一踩油门,凌志又咆哮而去。

在一条乡道上,冷血关了大灯,只开车内小灯,问黄菲要回电话。黄菲才发觉手机还没有挂断,耳麦还塞在耳朵,还听到无线静电的沙沙声。

不知对方有没有听到自己快乐的呻吟?黄菲羞红着脸,赶紧暗中把电话掐断。

冷血看到黄菲的娇态,心神又是一震。想道,黄菲对自己温情的表现和在出租屋里一样,难道她认出自己?还是她对所有男人都这样热情……

“啪”,冷血为自己对黄菲产生这样不可饶恕的念头感到愤怒,不禁抬手狠狠地在脸上扇了自己一巴掌。

“冷大哥,你在干什么?”黄菲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地问。

冷血摸摸脸,尴尬地说:“刷唇印。”

黄菲看到冷血满脸的唇印,俏脸又红了,扑哧笑一声,拿出纸巾贴过来,要为冷血刷唇印。

继续这样下去不行,给霍展鹏发觉,肯定会对自己任务的完成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冷血努力把自己的脸寒起来,冷冰冰地说:“不用,黄小姐。”然后抢过黄菲手的纸巾自己刷起起脸来。

黄菲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笑容马上凝结。她收回手,低下头,她的明眸立时黯淡下来,猛地蒙上一层厚雾——伤感之雾。

冷血的心隐隐刺痛起来,他不能不这样做。原因一是,太亲密的接触,黄菲会认出自己原来的面目,虽然陈部长让冷血要好好利用黄菲这重关系,但自己肩负极度危险的任务,他不想连累这个受了太多伤害的美丽姑娘;原因二是,如果自己和黄菲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让霍展鹏知道了不知有什么想法和做法,他要把对完成任务的障碍减少到最少。

冷血的脸又冷峭起来,黄菲低着头没有说话,车上的气氛又沉闷起来。

(热血军魂群组,希望大家加入,QQ群组号码:18977909)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