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1938年5月20日凌晨2时20分,中国空军两架马丁B-10B型轰炸机空袭了日本本土,不过这次壮举用的不是炸弹,而是纸弹,飞机在日本九州,长崎,福冈等地上空投下无数传单.40分钟后,日军才如梦初醒,九州岛全线停电,探照灯刺向天空,地面炮火漫无目地的向空中任何可疑目标拼命的开火,此刻,中国空军的两架飞机已顺利完成任务,飞向了祖国,漆黑夜空中闪耀的一道道火光,仿佛是在为勇士们送行.

早在几个月前,东京就接到来自中国的一份绝密情报,中国空军近期有可能对日本本土实施空袭,但这份情报未能引起日军参谋部的重视,理由很简单,中国军队连首都都保不住,怎么会有此能力?再则,中国空军的那些性能极差的飞机,续航能力短,作战半径小,飞到日本早就没油了,难道他们打算跳海?他们斥责了在中国的日军情报机关的胡乱猜想.

但这个情报绝对准确,南京丢失后,蒋委员长前脚刚跑到武汉,30多架日机后脚就跟着呼啸着扑过来,汉口机场的50多架国军飞机紧急起飞,在武昌,黄冈,襄河一带展开激战,虽然日军飞机损失惨重,但仍有几架突破防线,飞入武汉上空,轰炸使得武汉遭受到巨大的破坏,民众死伤无数,连蒋委员长的官邸也炸得一片狼籍,娘稀匹,日本人真不够意思,我把南京都让给你们了,还穷追猛打,蒋委员长震怒之下命令空军拿出对策,空军司令周至柔一筹莫展,万般无奈想起在联席会议上一位将领说的话,空袭日本本土,必能讨得委员长欢心.虽然这个想法很好,但实施起来太难,首先技术问题就必须解决,从离日本最近的沿海机场到日本本土距离不到一千公里,马丁轰炸机航程为960公里,苏制CB-2轰炸机较远一点,但主宰空军一切的委员长夫人提议不能使用苏制飞机,以注意和西方之间的影响,而不能考虑,那么用美制飞机虽可以飞到日本,但却无法返回,这个问题落在了航校高材生,现役空军上校司马戟的身上,经过他的努力,终于改装成功,委员长夫人又发话了,把炸弹扔到日本虽然会有世界影响,但如果真把日本人惹恼了,会不会再发生别的什么呢?何况把炸弹扔到无辜的平民头上,似乎有点不人道,所以不扔炸弹扔传单嘛,夫人的高见让空军司令吸了一口冷气,九生一生的事,就为了这个?最后,徐焕生等八名勇士被选定执行这个任务,对不人道的日本人进行一次人道的轰炸.

***

松岗第三天就返回了东京,身上还携带了一张传单,他急于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会事,支那飞机怎么突破了皇军警戒的?支那怎么还能进行如此行动?军方会对此有什么对策…….他带着种种疑问再次敲响了秋山的房门.

秋山正和一个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白色西服,文质彬彬的年青人谈话,进他进来点点头,示意请他坐下,

荒川君,这就是我刚才向你提到的松岗,他可是我得意的学生,秋山向那位青年介绍,

很荣幸能见到阁下,秋山教官可是不只一次的在我面前夸你了,那位青年笑着对松岗打招呼,

您过奖了,那都是教官的栽培,松岗欠了欠身,

这时,秋山对他说道,这位是荒川秀俊,他可是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荒川君现在就职帝国中央气象台,是我多年的好友,

荒川摆摆手,秋山君又在说笑了,我怎么能和你们这些帝国的精英相比呢?现在,帝国处在辉煌时期,还要靠你们军人去开拓,我一个书生不能相提并论,

秋山哈哈一笑,荒川君过谦了,你的气球炸弹构想就很令人赞赏,虽然军方暂未采纳,但荒川君为帝国效命的精神是可佩的,

气球炸弹?松岗不禁勾起好奇,

松岗君,荒川曾对我提过一个设想,那就是一但对美国开战,他准备研究气球炸弹远袭美国本土,我虽然不懂气象,但荒川君说服了我,在一万米的高空,是有一定的衡定气流,从西太平洋流向东太平洋,从日本到达美国,如果有无数气球吊上炸弹飘过去………秋山说着又大笑起来,如此构想非常人所为啊,

听了秋山的介绍,松岗不禁肃然起敬,真是太好了,荒川君的确高材,他对荒川赞道,

荒川摇摇头,现在军方还未对美开战,谈这些还为时过早,

荒川君此言差矣,帝国的国策想必你已知晓,虽然目前战争还未到那一步,但迟早是会发生的,你以为呢?秋山接着又说,所以,我们要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我知道,气球炸弹在技术上有很多难题,但这不正是你大显身手的好机会吗?我很期待荒川君实现这一壮举.

此时在坐众人并没有认识到气球炸弹的巨大威力,直到1944年,当一批批的乳白色的魔鬼飞到美国,人们才了解到它的危害,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公开审判了荒川秀俊,这种二战中绝无仅有的炸弹袭击才被世人知晓,

荒川弓了弓身子以示谢意,他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对松岗问道,我听秋山君说,你马上要去前线了,不知是何种打算?

松岗听了问话答道,我准备去中国,一则,想去看看好友小野君是怎么阵亡的,二则,做为帝国军人要充分为帝国着想,现在,帝国由于战事的节节胜利,各种物质日渐吃紧,而支那有丰富的资源,这些都是帝国维系这场战争必不可缺的,我想,去中国更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哟西,二位都是帝国的青年才俊,为天皇效命的精神令我叹服.秋山在一旁接过话.既如此,那我就向军部推荐松岗君去中国,

还有一事想向教官请教,松岗说着掏出那张传单,秋山接过看了看,沉吟了一下,这件事今天早晨我专门致电参谋本部永野次长,接着他大致介绍了一下情况,看来,对华战争远不是某些高层那么乐观,秋山最后说道,

中国是个古老的民族,文化积淀很深厚,看来,我们是要修正一下对战争的看法,荒川不紧不慢的插话道,

呵呵,松岗君要去中国的选择看来是个很大的挑战,不过,我相信你,秋山说,

哈依,松岗低头敬了个礼,

今天难得大家聚在一起,我提议去喝几杯,也算为松岗君送行,怎么样?秋山走到二人面前,

哈依,松岗连忙站起来,让您破费了,

哈哈,没有关系,荒川也站了起来,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松岗君万不可推辞.

***

吉酒屋位于东京一条幽静的小路里,这条路上并不繁华,所以,多是一些常客前来光顾,松岗他们这期的学员以前常到这来喝酒,不光是因为老板娘花子的热情,更多的是环境的幽静和花子做得那一手好吃的生鱼片,酒屋不大,装饰得却很优雅,一条人工修造的小溪弯弯曲曲在墙角流动,四周还栽种着各式花草,令人心情舒畅,松岗就是在这里和小野话别的,此刻重来旧地,心情有些黯然,一直到坐在塌塌米上,他的心情也没有恢复,

荒川见他这般模样,就有意找话说道,松岗君此去支那,想不想到关东军就职?那里条件比其它的地方要好一些,如果愿意,我倒可以帮你一下,

秋山笑道,你又打渡边大佐的主意了?

渡边和荒川的父亲是老同学,两人交情很深,对荒川也关爱有加,荒川能有今日的前程,渡边起了很大的作用,

我这也是为松岗君着想,去一些穷山恶水之地岂不埋没了自己的才华?

多谢荒川君的美意,但我意已决,就去小野君生前战斗的地方,松岗依然没从忧伤中摆脱出来,

荒川见自己的话没什么作用,又找了另一个话题,我听说最近苏联远东军区有个陆军少将越过中苏边境前来投诚,不知秋山君是否知道一二?

闻听此言,松岗和秋山作出了不同的反应,松岗成功的从低落中被勾起了兴趣,他抬起头急切的看着荒川,欲知究竟,秋山却抬手打断了荒井的话,他回头看了看正在倒酒的花子,花子很善解人意的放下酒壶,站起来躬身退了出去,

荒川君,此等机密还是少谈为好,秋山面无表情的说道,

秋山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是我疏忽了,不过,此刻没有外人,还请秋山君告之一二,

秋山看看两人,放下酒杯想了想,好吧,看来我要是不说点什么,,二位是不会罢休的,不过,二位听完不要流传出去,否则…….

荒井忙不迭的连声说,请放心,我想谁也不想掉脑袋吧,

秋山喝了口酒,神秘的低声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情报,只听说投诚的名叫留希科夫,是苏联负责军事情报的少将,好象是不想忍受斯大林的内务人民委员会制造的恐怖气氛而出走的,

说到这里,秋山闭上嘴巴再也不发一词,松岗和荒川互相看了一眼,也自觉的低下头不说话喝起酒来,情形有点沉闷,

秋山端起酒杯,好了,好了,今天不谈军事,只聊风月,来,大家一起干了这杯,祝松岗君一帆风顺,

秋山的提议使气氛又活跃起来,随着老板娘花子带上来的艺伎,众人情绪达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