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中国足球的,请进

tank15283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毕老师又张口了,说的太好,转载让大家分享,坚决支持毕老师











中国的足球人过去一直有一种共识,这种共识当然也包括这两位足协掌门人王俊生和阎世铎。认为只要国家队能打进世界杯,就一定会极大地鼓舞全社会对中国足球的热情,到那时,资金、市场、足球人口等等问题都会好办得多。这也正是他们多年来只抓国家队,不顾其他的最重要的理由。甭管我挨多少骂,我就是要把宝押在国家队身上,只要他们能杀进世界杯,一切矛盾迎刃而解。


2001年,米卢率领中国足球队提前两轮轻松杀入世界杯。但事与愿违,这次圆梦不仅没有让中国足球的事情好办了,反而更麻烦了。这麻烦是源于总局和足协领导们的异想天开。他们希望活说要求,中国队在世界杯小组比赛中要进一球、平一场,进而胜一场。结果,中国队却连吞9蛋,打道回府了。这一下,惹得上峰震怒,许多自称专家的媒体也跟着起哄,招来了一场由总局领导授意,中国足协承办的"足球大反思"。对米卢,对快乐足球大加鞭鞑,不仅搅乱了人们的思想,而且贻害至今。


现在您仔细想想,2002韩日世界杯与中国队同小组的三个对手,巴西队是那届冠军,土耳其队是那届第三名,初出茅庐的中国队凭什么能进1球、平一场、胜一场呢?


本来是自己拍脑门的指标受到了惩罚,不知自省,却偏偏为了自己的面子上过不去,而拿人家米卢和快乐足球撒气。总局和足球这些官儿们干起正事来从来都是面子大于脑子。我们不能说他们不干正事,更不能说人家居存心毁了中国足球。他们也真想把中国足球搞好,而且甚至是呕心沥血地为此工作着,然而,人们的观念,他们的做法,他们的思想方法和世界观,与足球运动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完全是南辕北辙,所谓"王之动愈数,离王愈远耳"。可以说,他们是在认认真真地做着一件错事。而2002年他们组织"中国足球大反思"活动,正是这样一个典型产物。


那次反思的主题是批判米卢快乐足球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反思的目的是让足球回归"三从一大"的"正确道路",反思的做法是制造错误的大本营--中国足协来领导地方足协,媒体去批判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快乐足球"理念。


在总局宣传司领导主持的反思会上,她点名要我首先发言,因为我在他们眼里一直是个麻烦。我开宗明义如果真要反思中国足球的问题,就该让群众反思,而总局、足协领导第一不该为反思定调子,第二,只能旁听。因为中国足球一直在你们的领导之下,才搞成这样屡战屡败的结果。实践证明,你们那套搞法、那套理念是错误的,既是错误的就不该再按照错误的逻辑为反思定调子、划框框。多年的事实证明,你们对发展中国足球没有长远规划;没有风格设计;没有坚持科学的良知,不从娃娃抓起,不搞基础建设,无视市场经济规律,抵制媒体监督,站在官本位的立场上,只唯上不唯实。因此,没有资格给反思定调子,只应该虚怀若谷地区听取意见。这样的发言当然是不受欢迎的,于是我对主持人说了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便退场了。


那次反思之后,中国足球的改革便大步向后转,坚定不移地退回到计划经济时代。僵化、落后的思想、方针、做法又占了统治地位。与我国市场积极改革的宏观形势背道而驰,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本来中、日、韩三国是差不多同时开始足球职业化改革的,人家在改革中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一直朝前走,越走越见效。而我们由于起步较低,国情不同,遇到的问题比日、韩要多。本该花更大的气力去克服,去解决。但因为官本位的体制解决不了,因而一遇问题就习惯性地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去。2002年大反思后更是全面开了倒车。人家往前走,我们开倒车,当然三国足球水平差距越拉越大。


那次大反思对于足球市场开发,俱乐部的建设、职业联赛的影响、事实摆在那,这些大问题我就不去说了。这里仅就直接关于足球技战术水平的训练问题既"三从一大"的问题说一说。


"三从一大"的训练原则,是上世纪60年代,日本排球教练大松博文来华执教之后总结出来的,即: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坚持大运动量训练,简称"三从一大"。


"三从一大"的原则是无可厚非的,但如何理解、如何运用,使药与时俱进的,否则就要闹笑话。比如1958年,提出以钢为钢,大练钢铁。对于发展工业,建设国防无疑是对的。但土法上马,农村、工厂、学校、机关都垒起小高炉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但基于当时的经济水平,只能如此,那时花那么大力气,也不过为实现1070万对钢。而今天,我国钢产量超过4亿吨,您还见得着土法上马的高炉吗?时代发展了,科技水平、经济水平发展了,再坚持原始的方式肯定是笑话。


而"三从一大"的原则,至今40多年过去了,基本上从观念到方法上仍较为原始。在当今高科技渗透竞技体育已成为普遍规律,而我们依旧原始,这能说是正确的吗?大概连总局领导也觉得有点说不过去,在"三从一大"前面加了"科学地执教"几个字。但由于中国足协的执教者,把心思全放到了揣摩上级意图,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这些方面了,根本没心思去研究如何科学。


三从一大是排球训练总结出来的,用在排球上是合适的,科学不科学先不说起码是适合的。因为三从一大的训练原则,讲求的是训练时数,练的是有氧耐力。排球比赛没有无氧状态(脉搏跳动150次/分钟,运动生理上称无氧状态),没有身体对抗,比赛没有时间限制,也许打满5局,要耗时两、三个小时。因此,每堂训练课练3、4个小时是需要的。


而足球运动,有激烈的身体对抗,有急停急转,有瞬间冲刺,比赛时间就是90分钟。一场足球比赛,运动员平均有30%以上处于无氧状态。而有氧状态练的是耐力,无氧状态练的是速度、力量、爆发力。由于我们前足协主席是打排球出身,于是不问青红皂白,要求任何项目都要坚持运动时数,每周训练时间不得少于36个小时,人是有自我保护的本能的,有30%的无氧状态足球队员如果以客场上在90分钟内,消耗尽全部体能的程度,一堂课坚持3个小时。他的心肺功能、肌肉负荷是不可能达到的。但上有命令,下有督军,他们必须练3小时。于是只能偷工减料,训练质量、强度一概得不到保证。长此以往,他们习惯了把体能按3小时分配。到了赛场上,让他们在90分钟内释放全部体能,他们做不到。只能拿出一半儿的体能。本来我们足球水平就低,再用一半儿的体能去对抗对手的全部体能,能有用吗?


因此,您看到中国球员在国际大赛中,对抗占不到便宜,第二繁衍总比人慢半拍,该冲刺了却干蹬地跑不起来。以多防少,老是漏人····这都是因为只练有氧耐力,无氧训练太少的原因。训练脱离足球运动的规律,于是就受惩罚,屡战屡败。而上级却认为失败是因为练的不够,没认真执行三从一大的原则。某些内行的领导也因为三从一大是上级的个好,而足球运动规律与上级指示相悖,为保个人利益,宁可牺牲规律,牺牲中国足球的利益了。现总局管理足球的那些高层领导甚至提出,足球队必须向女排学习,每周训练45小时。每周练45小时是什么概念。即每天要练7小时以上。等于每天要踢4场半足球,这不是吃饱了撑的,胡说八道吗?


米卢也好,杜伊也好,包括多曼斯基和克劳琛这位德国老头,为什么同样的中国球员到他们手里就踢得兴奋,踢得灵动,踢得虎虎有生气呢?因为他们敢于坚持足球运动规律。他们的训练强度大,难度大,时间紧凑,练什么在场上就能踢什么。因此,成绩好了,队员发挥空间大了,信心足了,也就快乐了。看到他们踢得像模像样,即使输了也不窝囊,于是球迷快乐了。这样的快乐足球有什么不好?


2002年底的那次足球大反思,严重地干扰了中国足球的发展。国家队的惨败只不过是个实力而已。不是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无数实践证明总局、足协的官儿们,你们那套是错误的,为什么不敢向真理低头呢?请你们睁眼看看中国,


现在改革已进入了机构创新,体质创新阶段了,改革的第一对象就是你自己的旧观念、旧思想、旧体制、旧机构。别老想着躲进小楼成一统,守着自己的官职与权力。机构创新、体制创新改的就是你们这些领导,这些观念。还是趁这个契机,躬身自省,撕破脸皮来一个对2002足球大反思的反思,战出来勇敢地当一回靶子,可能这态度还能得到老百姓的谅解。否则便是彻头彻尾地了无可取之处了。(毕熙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