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荣耀 第一卷 第二章 京城(4)

皮蛋豆腐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URL] “给钱为什么不要?你不缺钱吗?”袁崇焕问,他的好奇心还不是一般强。 “拉车,赚钱;乞丐,不要,饿死,不要……”小巨人依旧呜呜咽咽,不仔细听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袁崇焕听明白了,原来这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这人把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宁肯饿死也不做乞丐,一定要靠自己的劳力赚钱。 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


“给钱为什么不要?你不缺钱吗?”袁崇焕问,他的好奇心还不是一般强。

“拉车,赚钱;乞丐,不要,饿死,不要……”小巨人依旧呜呜咽咽,不仔细听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袁崇焕听明白了,原来这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这人把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宁肯饿死也不做乞丐,一定要靠自己的劳力赚钱。

袁崇焕本来就欣赏这样有骨气的人,伸手摸了摸他的肩膀—— 想摸头顶安慰一下,但是没够着,大声称赞:“好!饿死不食嗟来之食!我们坐定你的车啦!”

小巨人破涕为笑,把铜钱在掌心摊开,两个手指小心地捏起5文塞进腰带——他的手指肚快赶上别人手掌大了,捏取小小的铜钱确实不那么方便,其余的倒在袁崇焕手里。看来他其实只是有些反应迟钝,并不弱智。

四人上了破车,小巨人一抬车辕,身体晃了晃,单膝着地,差点摔倒。饥饿让他虚弱到了极点,高兴之下起身猛了。

袁崇焕连忙把一包干粮递给他,他恭敬地双手接过干粮,憨厚地笑笑,看起来十分懂得礼仪。既然双方达成雇佣协议,这就不算乞讨了。还没等大家看清楚,2斤大饼、1斤牛肉早已不见了踪影,进了黑洞一样的大嘴。袁福心疼坏了:那可是四个人的午饭啊!扔到河里老大的水花,就这么不声不响没了。

吃完干粮,小巨人吧嗒吧嗒嘴,似乎意犹未尽,但看到袁福忿怒的眼神,“嘿嘿”一笑,知趣地走到结了薄冰的水井边,也不使扁担,长胳膊伸到井里一抡,打了满满一桶带冰碴的井水,捧起水桶“咕咚咕咚”灌下去,眼瞅着干瘪的肚皮鼓了起来。他拍拍肚子,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小巨人的体质堪称神奇,吃饱喝足后马上恢复了体力,拉着马车上的四人跑得象飞一样,真比一匹马还有力气!破车奇人,大街上行人的目光纷纷聚焦过来,袁福起初被看得很不好意思,但很快就习惯了,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甚至还觉得有些威风。

“喂!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前面。

“招弟!”小巨人低头拉车。

“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俺叫招弟!”

听到这个怪名字,袁福乐得鼻涕泡冒了出来,看别人没注意又偷偷吸了回去。一般没读过书的下等人家生了女儿,又急切想要个儿子,便会给女儿起名叫“招弟”,希望“招来弟弟”的意思,倒从来没听说过有男人叫这个名字的,而且是这么个大怪物!

“俺娘生下俺就死了,俺娘想要个弟弟,就给俺起名叫招弟。”拉着一车人飞跑并不影响招弟说话,在他看来,这名字没什么奇怪。

原来招弟的亲娘生他时难产去世了,后娘嫌弃他,就管他叫“招弟”,希望赶紧再生个男孩,好把他赶走。招弟8岁时终于招来了同父异母的弟弟,狠心的后娘马上把他赶出家门。招弟显得有些迟钝,跟他从小单独生活,没人说话有很大的关系。

“俺8岁时就有他”,招弟回头一指袁福,“有他这么高了,俺娘说这孩子壮着哩,就把马牵走了,留下这辆车。”

8岁的孩子就开始当牛作马,这故事听着有些心酸,但招弟口口声声管那狠心的女人叫娘,语气里还带着些家庭温暖的回忆,一点没有记恨的意思。

“这孩子心地不是一般的厚道善良!”袁崇焕叹了口气,看他瘦成那个样子,大冬天的衣服都穿不上,这些年不知吃了多少苦,却仍然能坚守做人的底线,坚决不做乞丐,而且对冷酷无情的继母没有一句怨言,就这些,多少通晓圣人著作的有大智慧的儒者都做不到!

招弟跑得飞快,路上行人看到一个半裸的精瘦巨人拉了辆破马车,一溜烟就不见了,不少人揉着眼睛,以为看花了。出了城门,招弟突然停下来,一手扶着马车车辕,一手摸摸硕大的脑袋,说:“不对!俺好像忘了一件事!”

究竟他忘了什么事?

小巨人招弟单手扶着马车车辕,搔了搔乱蓬蓬的头发,嘴里含糊不清:“俺好像忘了什么,什么呢?……”

“对啦!是这个!”他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从破布条做的腰带里夹出袁崇焕付的5文钱车费。

“给,俺吃了你们的东西,不收车费。”

“这样吧!”袁崇焕对这个憨厚的大块头说:“从今天开始我包你的车,每天10文,你刚才吃的东西价值5文,这5文还是你收着。”说着把那5个铜钱推回去。

袁福嘟着嘴,其实2斤白面大饼加1斤牛肉是他花了20文买来的。

“包车,一天10文么……算不算占你们的便宜?”

“不算,咱们公平交易!”袁崇焕故意做出诚恳的样子。

招弟拍着斗大的脑袋,费力但很认真地思索了一阵,高兴地叫起来:“一天10文!公平交易!太好啦!太好啦!”活脱脱一个得了糖块的孩子,只是这孩子体形太巨大了些。

10文铜钱够他一天喝三次稀粥的,袁崇焕估计他长期饥饿,肠胃肯定虚弱,开始喝些稀粥会有好处。

得了好处的招弟拉着马车跑得更加卖力,将近10年他从没做过这么好的生意!只知道自己今后的一段时间不用再饿肚子了,袁大人的一番好意却丁点领会不到。

出城5里的路程眨眼就到,茅元仪所说的靶场是块面积很大的荒地,四周被一圈土山包围着,很适合作这个用途。

“军用靶场是不让咱们去的啦,不过这里也不错!”茅元仪下了马车,一边说话,一边单手捏着下巴,做思索状。袁崇焕看他的怪样子看得多了,也不理他。

“想起来啦,是这里!”茅元仪“噔噔”跑到一棵大树旁边,三扒拉两扒拉,从荒草里拽出来个人形的草靶,一边得意地说:“我藏这里的,不是每次都有钱雇车的……嘿嘿。”

支起草靶,装火药、压铅弹,由于不需要一般火绳枪繁琐的点火程序,也不象其它钢轮打火枪那样需要上弹簧的步骤,所以射击动作非常流畅,几个人打得顺手,把带来的弹药打了个精光。

茅元仪发明的新式钢轮打火枪确实性能优异,打了将近100发子弹,只有一次哑火,机械故障一次都没出过。袁崇焕从小爱好军事,对军队和军事装备都很熟悉,做县令以来又实际指挥过几次小规模的战斗,心想这种武器要是大量装备军队,一定能发挥出可怕的力量,美中不足的是,比较技术成熟的火绳枪而言,这东西还是太复杂、太昂贵了。

袁福凑热闹跟着打了几枪,全部脱靶后气呼呼站到一边去了。罗立则小露了一手,50米距离弹弹命中人形靶的头部,而且能够左右开弓,装弹、瞄准、击发,动作干净利落,看来他不光擅长操作大炮,对枪械的熟悉程度也远胜于很多职业军人,茅元仪几乎要收他做自己的专职试枪员。

其实罗立一家三代都是走私船上的专职炮手,他婴儿时是被放在空火药桶里养大的,会跑以后怕他掉进海里,则一根火绳拴在炮位上。他从小吃进肚的黑火药可能比很多人吃的盐还多,能不熟悉打枪?

天色到了晌午,大家肚子饿了,四人的午餐早填了招弟的大肚皮,并且弹药打光,达到了试枪的目的,于是乘着这奇怪的人力马车回城。

走到半路,茅元仪拍拍袁崇焕的肩膀,神神秘秘地说:“袁兄,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说完大爷似地吩咐招弟转弯,反正便宜马车不坐白不坐。袁崇焕很了解他的脾气,知道问也问不出究竟,索性不问。

马车钻进小巷,左拐右拐,前边传来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三尺长、二尺宽的白布幌子上歪歪斜斜写着个大大的“铁”字,随风飘摆,一股浓重的煤烟味传了过来,原来是间铁匠铺。

突然,几个人从铁匠铺里冲到大街上,好像争吵了几句便动起手来。茅元仪连忙喊“停”,大家下车走过去,见一个强壮的男人被围在中心,手里一柄12斤的大锤舞得“呼呼”作响,外圈围攻的4个人人数虽多,却被逼得东躲西闪,要不是强壮男人手下留情,早被砸得骨断筋折了。

袁崇焕发现被打得十分狼狈的4个人自己认识,不光自己认识,袁福、罗立也跟他们熟悉,那是何老六船上的4个水手!这些水手不在船上,跑到京城来干什么?怎么又在铁匠铺跟人打起架来?

袁崇焕连忙命令几个水手住手,茅元仪也叫住了那个强壮的男人,原来他们早就认识,这次就是专门领大家来拜访这个人的!

“大人!咱们可找到您啦!”水手们见到袁崇焕十分高兴,好像看到了亲人,其实他们从内心里,本来也已经把他当作了可以托付生死的亲人。

“找我什么事?”袁崇焕有些疑惑。

“这是船东命令送过来的。”为首的大胡子恭敬地双手呈上个布包。

打开布包,原来是一张7000两银子的支票。

“船东说,咱们这次出来没什么准备,只带了本钱,运输军粮的船费也要等回广州港后由广州的衙门支付,因此采购完回程的货物后,就剩下出售压舱瓷器的利润了。作为对大人的第一次资助,请大人不要见怪。”

大胡子顿了顿,接着说:“这张‘海商联盟’发行的支票是最高信誉度授权的,不需要密码、信物或签字,只要有海港的地方都可以直接提取现金,当然京城也可以。”

袁崇焕接过支票,心想:一点压舱瓷器的利润都有7000两之多,足够几百户农家生活一年的了,而且这不过是国内贸易而已,那些越洋贸易的利润之巨大,恐怕都不是外人能想象得到吧?

欢迎访问俺的个人论坛,大明火枪手,mhuoqiangshou.uu1001.com,明朝火器的专门论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