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十八章 鬼红娘

天目飞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白云断断续续的倾诉,声声带泪,字字泣血,这场为期一个多月的婚姻,就有如噩梦一般,在侵蚀着她早已破碎的心灵,又有如毒蛇一样,在她的身心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一想起这场不幸的婚姻,她就黯然泪下,伤痛欲绝,如若不是陈家康的及时介入,如若不是“龙天”的那三朵百合,白云相信此时的她已经身在另一个未知的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白云断断续续的倾诉,声声带泪,字字泣血,这场为期一个多月的婚姻,就有如噩梦一般,在侵蚀着她早已破碎的心灵,又有如毒蛇一样,在她的身心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口,一想起这场不幸的婚姻,她就黯然泪下,伤痛欲绝,如若不是陈家康的及时介入,如若不是“龙天”的那三朵百合,白云相信此时的她已经身在另一个未知的世界了。


白云的声声泣诉,还有她身上那道道残酷的伤痕,使得龙天心中的天平又瞬间出现了摇摆和倾斜,他开始明白白云之所以吃了这么多的苦,受了这么多的罪,问题的根源还在于自己身上,想到这里,一股强烈的懊悔顿时涌上心头,他要补偿她,用爱来抚慰她破碎的心灵,虽然错不在龙天,但龙天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他走进白云的世界里,白云不至于走到今天这般田地。


感情这东西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就在昨天,在静安大酒店的808房内,龙天敞开了自己的心胸,拥钱艳薇入怀,但只过了一天的时间,爱情的怀抱又向白云张开了,龙天又作出了毅然的选择,旧情在这一刻又熊熊复燃,坐在床沿,搂着浑身是伤的白云,龙天没有后悔,他已经决定了,虽然下这个决心对他来说非常痛苦,还有对钱艳薇来说也非常地不公平,不过他还是断然决定留在白云的身边,陪着她,安慰她,照顾她,用爱来抚慰她。


钱艳薇打来了电话,龙天狠了狠心借故有事没有去酒店,对于那台电脑上的内容,他只字不提,只告诉她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钱艳薇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希望龙天考虑一下她的建议,便挂上了电话。


“是钱艳薇打来的吧?”,白云靠在龙天的身上,抬头望着一脸难堪的龙天。


“你怎么知道的?”,龙天非常奇怪,在他的印象里,这两个人并不认识。


“你在江州的时候,她来找过我,我们谈了很多,她很漂亮,也很优秀,她将你们的事都告诉我了,还说出了你们的那个约定,所以那段时间我一直没和你联系,龙天,告诉我,你爱她吗?”,在龙天还在江州寻找郎小兵的时候,钱艳薇就找到了白云,两人就龙天的问题谈了很长时间,钱艳薇毫不讳言对龙天的爱,同时也在试探白云的想法,这件事双方都约定对龙天保密,不过白云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白云,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了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龙天现在非常后悔,最后悔的是他昨天不该将爱心交给了钱艳薇,现在又接受了白云,此时他的处境非常难堪。


“龙天,我知道你很难,夹在两个女人中间,你不想伤害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不过,你要相信你自己,如果你真的爱钱艳薇,我不会反对的,我会真心地祝福你们,真的”,白云推开龙天的手,又靠在了床头,她的眼神有些恍惚。


白云越是表现得善解人意,龙天就越发觉得痛苦,两个女人他谁都不想伤害,但如果不作出断然的选择,两个女人都会因此而受伤,还有就是他自己,那种左右为难的感觉又占据了龙天的心头,他长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下午龙天都没有离开白云,两人又一次回避了感情问题,但双方的距离确实又拉得很近很近,白云又一次投入了龙天的怀中,她在心中作出了一个决定,一个非常难堪的决定,她不敢告诉龙天,不过她会在方便的时候找钱艳薇说出这个决定。


哭哭笑笑,嘻嘻闹闹,两人暂时忘却了所有的尴尬和烦恼,抛弃了所有的负担和顾虑,就象他们在热恋时那样,白云的笑声中时常带着哭腔,而龙天也时常会强颜欢笑。


“白云,你好好休息吧,我想我该走了”,一看时间快十点钟了,两人今天在一起的时间快十二小时了,龙天站起身准备离开。


“不要走了,还是留下来吧”,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幽怨的女声,声音很柔和,很清晰。


这阵突然传来的声音,着实让龙天吓了一跳,初时他还以为是白云说的,不过看看又不是,因为白云已经在和他挥手道别了,他紧张地走到了窗边,拉开了窗帘,窗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这话正是从她的口中传进来的。


“林苇?你怎么来了?吓死人啊”,隔着一层玻璃,林苇的脸印入了龙天的眼中,她飘浮在窗外,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对着龙天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又轻松地挥了挥手。


“小妹妹,进来吧,站在外面干什么呀?快进来”,白云没有站起身,她直接在床上喊了起来,然后开启了壁灯,把明亮的吊灯熄灭了。


随着卧室内灯光变得暗淡下来,林苇的身影悄然飘进了房中,她还是一袭白色的连衣裙,长发披肩,一双大眼睛在忽闪忽闪地泛出凛冽的波光,她缓缓地走到了白云床边,坐到了床沿,与白云聊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龙天目瞪口呆,看这个架式,白云似乎和林苇已经很熟悉了,他想不明白,林苇什么时候找了白云了,而且看白云的笑脸,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坐在她身边的是一只鬼,曾经让她几次吓得魂飞魄散的鬼。


“不知道吧?在你去江州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成为朋友了,你就以为只有你能和鬼成为朋友啊”,林苇非常自然地和白云聊天,看着一边瞠目结舌的龙天,她又调皮地笑了笑。


“是啊,龙天,在你去江州的时候,林苇妹妹就来找我了,那个在医院给我送花的女孩就是她,虽然她是鬼,刚开始听她说的时候我也很害怕,不过后来就好了,林苇妹妹真是很不错的”,白云靠在床头,心情非常好,看来她与林苇真的是一见如故。


“你这个调皮鬼,每次出来总让我吓一跳,你要是从电脑里爬出来的话,我倒是有心理准备,原来你一直躲在窗外偷听我们的谈话啊,这可是很不礼貌的哟”,龙天开心地笑了笑,从林苇现身之后,房间里的气氛立即就变得轻松活跃起来。


“你这个傻瓜,现在应该明白了吧?白云姐姐为了你,吃了那么多的苦,你倒好,哼,要不是我劝姐姐把她的经历告诉你,你今天晚上不还得陪着另外一个女人啊,你们男人真是花心哦”,林苇出言怪罪龙天了,这也难怪,昨晚她就在静安大酒店里,龙天选择钱艳薇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不过,林苇仍然没有放弃撮合白云与龙天的努力,似乎她对做两人之间的“红娘”矢志不渝。


“林苇妹妹,你不要怪他了,这其实也不关他的事情的,都怪我福浅命薄,也难怪有这么一劫的,只是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恢复自由身了”,白云一方面替龙天辩解,一方面又为自己的前景感到担忧,她的离婚官司一波三折,现在只有陈家康一直在为她奔走呼号,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站在了那位高干子弟的一边,这样的官司要打赢谈何容易啊。


“白云姐姐,你不要担心了,恶人自有恶报,要是人间的法律不能给你公道,你放心,我会为你出头的,哼,大不了我去找秋香姐姐去”,林苇一听白云有些懈气的话,她不高兴了,立即撅起了小嘴巴。


“秋香姐姐?秋香姐姐是谁啊?”,龙天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立即就联想起了星爷的“唐伯虎点秋香”,他有些奇怪,连忙开口插话了。


“哼,秋香姐姐就是秋香姐姐,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林苇一怔,脸色微微地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又开始调皮上了。


龙天一见林苇这副架式,他也无可奈何,林苇这人,哦不,应该是这鬼,她的性格非常有意思,一会儿多愁善感,一会儿又俏皮伶俐,一会儿热情似火,一会儿又冷艳逼人,弄得龙天无从适从,都说女人的性格是最捉摸不定的,看来女鬼也不例外。


林苇和白云看起来非常投缘,这一人一鬼聊得热火朝天,林苇的俏皮时常让白云忍俊不禁,特别是林苇凑在她耳边说些悄悄话的时候,白云都会朝龙天看一眼,然后低下头抿着嘴巴在窃笑,脸上挂满了羞涩与矜持,她们说话的声音很低,龙天站在窗沿根本听不见她们在说些什么,不过看这个架式十有八九和龙天有关,他傻呆呆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是对她们的谈话有些好奇。


“好了,白云姐姐,我该走了,还有你,傻站着干什么呀,我把白云姐姐还给你了,记得不许欺负姐姐哦”,林苇站起身准备离开了,白云看起来非常疲惫。


“那,那我也该走了,时间太晚了,白云,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龙天走到了床前,和林苇一样,向白云道别,虽然他今天又一次接受了白云,但毕竟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特殊,他留在这儿确实不太方便。


“你不许走,你走了白云姐姐会伤心的”,林苇正想离开,听见龙天的话她忽地转过身,手一指龙天,看起来有些生气了。


“林苇妹妹,你不要怪他,他说的是对的,要不,要么龙天你睡客房吧”,白云顿了顿之后,带着依恋的目光看着准备离去的龙天。


“那,那好吧”,龙天拗不过这一人一鬼,虽然有些顾虑,但还是答应留了下来。


白家的客房布置得很温馨,不过龙天一直没有睡意,想着白云身上的伤痕,心中仍然有些恼怒,一想到钱艳薇,他的心里又充满了自责,他觉得非常对不起钱艳薇,真不知道当钱艳薇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伤心到什么地步,“唉”,龙天一声长叹,此时他真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一半给白云,一半给钱艳薇,他在客房中来回走动着,很是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此时林苇又突然飘了进来,其实她根本就没走,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龙天的反应,看到龙天这副坐立不安、左右为难的样子,她沉不住气了,于是突然间出现在了龙天的面前,又着实地把龙天吓了一大跳。


“怎么,还在想着钱艳薇啊?”,林苇一下就看穿了龙天的心思。


“是啊,昨天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龙天没有否认,只是非常焦急。


“放心吧,我相信小薇会理解你的,你还真是幸福啊,有两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喜欢你,我,我真替你感到高兴,你真的非常优秀”,此时的林苇又换了一种口气,变得体贴入微了。


“幸福?晕死,要不咱俩换一换如何?”,龙天的话里有一股气,他这是急成这样的。


“唉。。。。。。如果能换的话,我希望能变成小薇,即使你和白云在一起,我也依旧会呆在你的身边爱着你”,林苇的脸上的挂着感伤,她长叹了一口气,看起来非常失落。


“唉。。。。。。”,林苇叹过气后,该轮到龙天了,他无力地躺在床上,傻呆呆地凝视着天花板,一言不发,林苇看这架式,很自觉地走了出去,走出房门的时候,她的身后刮起了一阵微风,房门自动关上了,客房内只剩下长吁短叹的龙天在发呆。


龙天又做梦了,和上次一样做的还是春梦,不过梦中的女主角变成了白云,他看见客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白云含着甜甜的笑容走了进来。。。。。。


随着激情的褪却,两人又互相拥抱着沉沉地睡了过去,其实这不梦,白云就真实地躺在龙天的身边,只不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正躺在“闺房”的床上想着心思,突然间只觉得一股电流触动了她,之后她就失去了知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和龙天都不知道。


躺在龙天身旁的白云在梦中抖动了一下,从她的身上站起了一个人影,缓缓地飘下了床,看着床上相拥而眠的龙天和白云,林苇的心情有些复杂,不过她仍然感到很开心,她含着微笑仿佛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右手轻轻挥动,地上的被子飘然而起,稳稳地盖在了他们的身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