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中队 第十二章 冤家本有头 第 1 节

南山石 收藏 8 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半个多小时后,“那人”又来电话了,声音依然压着,但口气极烈:“你这个屈大毛是办的什么‘业务’?二牛都被抓了!你这种人能力低下,可怕!以后我们算了,你再别来惹我了!”说罢愤然甩了电话。

屈大毛魂已出窍,面目煞白。“我要出院!”瞬时,屈大毛忙吩咐手下收拾物品,留下一人结帐,就负痛仓促而去。

回到“宏大”董事长办公室,屈大毛将手下都吼了出去,顾不上开启空调,然后惊怯地用手机拨通了李子放的手机,“嘟~~~”每一秒都是如此煎心!

“喂!屈总啊,肋伤怎样了?”李子放声音朦胧,显然是被从床上唤醒。

“还什么肋伤!是命就要伤了!”屈大毛嚎道。

李子放从床上蹦了起来:“讲清楚,勿急噪!怎么了?”

“二牛都进去了!”屈大毛惊恐万状、烦燥不安。

“你在办公室?我马上过来。”李子放亦是惊慌。

片刻,李子放便衣履不整、面呈死灰地跌撞了进来。“我在路上想了想,还是要请老大出面,我们都鞭长莫及。不过,二牛自己就千疮百孔、罪大恶极,恐怕不会开口,开口他们就死定了!”李子放进门屁股没有着凳就嚷起来。

屈大毛乍听这话,沉思须臾,心稍定些。“下面我们应该怎么办?”

“要镇定,你还是要去医院住着,这样反会将警方的视线引来。二牛对‘宏大’的内幕所知不多,仅是‘白物’之事,你完全可以不认帐,必要时就釜底抽薪!况且这源头是他们牵的。但你的‘货’可要及时消了!”李子放恢复了常态,不慌不忙地说。

“你这一说,我拨云见雾了。好好,我仍去住院,静观待变。我还是跟老大打个电话。”屈大毛说完,操起了座机。

搁下电话,屈大毛的眉又开了:“老大刚说,二牛在与警方死磨软泡、避重就轻、坚不吐实,半句没有谈到‘宏大’,看来是汉子!我是紧张、心虚过度了。”

“好了,我不多呆,我走,保持联系。哦,对了,石军在新生监狱武警看守大队当过战士,你当时正好在服刑,结过梁子?”李子放急急告辞,跟屈大毛透出了石军的一段履历。

李子放走后,屈大毛在搜肠刮肚、苦思冥想。岩鹰眼,小刀眉,削峰鼻,宽埂肩,风竹体,诺雅方舟鱼城那石军的容貌雄姿在屈大毛的脑中过筛。突然,屈大毛一拍脑门骇起:“那个小战士就姓石,是他!”

黑黝的高墙,冰冷的电网,寒光的刺刀,呜咽的北风。这一切都令人毛骨耸然。

屈大毛身着褴褛的号衣,夹在大队出工刑徒的中间,悬着心,提着胆,神情慌张。因为有人挑头已经秘谋串通好了,定在今天出工时,听口哨音一起哗变逃狱。

屈大毛左顾右盼地钻进寒风刺骨的阴霾。“地狱,地狱可能就是这样的!”庞豪惶然默想,而之所以造成他到这地狱里走一趟的主要案由是强奸。屈大毛清楚的记得也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周末深夜,他被邀与几个朋友在一家卡拉ok包箱内唱歌,突然一位朋友讲:“我们就几个和尚头玩,味同嚼蜡,太没意思。”结果大家一合计,随后就叫来了几个坐台小姐。这些小姐们均是坦胸露背、短裙见臀,一个个是盯着你口袋里的钱,两眼透着发绿,风骚无比。其中有一个名叫陈琼的肥腴小姐,白嫩嫩的乳房几乎就露在外面,她走进来后就直接扑倒在了屈大毛的怀里,将手还有意无意地去碰触屈大毛的私处,弄得屈大毛心痒难耐、性欲油然。歌至半酣,点的歌都唱完了,便没有人再去操作续点了。屈大毛举目一看,朋友们都在与各自的小姐调戏,浪声叠起。屈大毛这时也极受四周情绪的感染,将手颤抖地伸进了陈琼的白胸,刹那间屈大毛只感一股热流涌遍全身,鸡皮疙瘩纷纷痒出。陈琼淫笑一声,继而搂紧屈大毛的颈脖,将一对丰乳紧贴在屈大毛的大手上且来回揉晃,说了句:“这可是禁区哦,要两百的?”此时,屈大毛已然被挑逗得血管沸腾、私处澎胀,哪里还顾得上谈价?“好!好!”屈大毛闭着双眼,顺势贪婪地抓捏起来。折腾了一会,陈琼提出要猜令喝酒。屈大毛毫无犹豫,便起身叫来了一箱啤酒,陈琼躺在屈大毛的怀里,上衣尽开。屈大毛一手揉乳,一手行令,好不快活。时至次日凌晨,卡拉城的妈咪来收工,陈琼拿着屈大毛所给的两百元,头也不回就出了包厢。屈大毛望着陈琼的肥硕背影,仍意犹未尽,借着酒性又越发魂荡魄牵,他迷迷糊糊地便跟了出去,朋友们他也不管了。当屈大毛来到门口,恰好正见陈琼一人背着包在路边拦打‘的士’,于是他快步欺身上前,搂着陈琼说道:“我送你!”陈琼没有拒绝。然而,到了陈琼的临时租住房门口时,陈琼就往外推搡屈大毛了。屈大毛此时已完全丧失了理智,抱起陈琼踹开了房门.......当屈大毛朦胧酒醒时,双手已戴上了冰冷的手铐。屈大毛还记得入狱前,押送的武警还笑话他:“这年头还有强奸的?”是啊,红灯场所到处都是,自己真是鬼使神差,冤枉透顶!

屈大毛想到这,不由打了个寒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