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不死之身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城门正在关闭,还没有进入城中的大国战士呼喊着让再等一等,但城门俨然只剩一条缝隙。 突然之间,只听一声震天动地的霹雳吼,坚固的城门顿时四分五裂,关门的数十个兵丁也随着飞射出去,顿时气绝。 而被关在城外的那些大国将士,竟被震得七窍流血,落马而亡。 东方印德的铁骑的却丝毫没有受伤。 眨眼之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城门正在关闭,还没有进入城中的大国战士呼喊着让再等一等,但城门俨然只剩一条缝隙。

突然之间,只听一声震天动地的霹雳吼,坚固的城门顿时四分五裂,关门的数十个兵丁也随着飞射出去,顿时气绝。

而被关在城外的那些大国将士,竟被震得七窍流血,落马而亡。

东方印德的铁骑的却丝毫没有受伤。

眨眼之间,东方印德已经率领他的两千铁骑攻入大国都城。

进入城门,是一个长宽各百丈的方形外城,高高的城墙竟达数丈。

涌进城内的大国战士此时已均不见踪影。

东方印德端坐于火龙驹之上,刀锋般的目光扫视着外城的每个角落。

忽然一股不祥的预感在他头脑中闪现,随即大喝一声:“撤退!”

但是,他的大喝却被震耳欲聋的铁门关闭声湮灭。

那道被东方印德的霹雳吼震碎的城门,突然被一道从天而降的厚重铁门封死。

东方印德不禁心中暗惊,显然他们已成瓮中之鳖。

就在这时,四面城墙上徒然亮起松油火炬,映得天空一片通红。

整个外城顿时亮如白昼。

突然一声冷笑传来,东方印德抬头向内城城墙看去,立即心下一惊。

只见内城城墙之上,高高摆放着一个龙椅,端坐于龙椅之上的,竟是大国皇上。

拥其左右的皆为身披漆黑战甲的侍卫。

罗赏不禁失声道:“怎么会是皇上?他应该还有没到都城。”

东方印德没有说话。

皇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东方印德,威严地道:“东方印德,你没想到朕会在都城吧?”

东方印德冷声道:“确实没想到。”

皇上道:“你想一探虚实,朕就圆了你这个梦。”

东方印德冷笑道:“战场上尸体你也看见了。”

皇上一挑眉毛,忽然叹了口气,道:“若没有他们,你也不会成为瓮中之鳖。”

东方印德牙关紧咬,怒喝道:“就凭他们,数量再多,也只是白骨一堆。”

皇上微微一笑,道:“这些年你表面归顺,却暗中训练军队,你以为朕不知道?”他目光扫视着城下的铁骑,“今天朕就让你看看大国真正的军队。”

他的话声刚落,突听内城城墙上的一道侧门轰然洞开,随后,一支列队整齐的骑兵缓缓而出。

皇上冷笑道:“这支军队,朕称之为‘不死之身’。”

东方印德紧盯着缓缓走出的这支骑兵,只见他们战袍漆黑,跨下战马漆黑,他们的脸也均被漆黑的护面遮挡。手中紧握的长刀闪烁出一片寒芒,映着同样寒芒四射的双眸。

随着最后一列骑兵走进外城,侧门随即轰然关闭。

东方印德突然面色凝重,随着这支骑兵的出现,盛夏的夜里突然涌起一阵寒流。

他紧咬牙关,握刀的手不禁握得更紧。

皇上冷笑道:“你带来两千人马,刚才有些死伤,朕不欺你,所以只出一千九百人,朕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他不再说话,而是靠在龙椅背上,准备观看这场百年难遇的一战。

东方印德突然高举战刀,大喝道:“将士们,杀!”

随着号令,丰蜀国的铁骑与大国的“不死之身”眨眼之间便已厮杀在一处。


吉福马骑着小雪在镇外的小溪边漫步。

小雪是东方珊瑚留下的,同时留下的还有一句话:你的马还给你,此时开始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吉福马苦笑着叹了口气,遇上东方珊瑚和绿罗这两个女孩子,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而且自己能遇上他们,也全因为长醉,真是有趣。

他不禁又叹了口气,抬头仰望着夜空。

晚饭后他收到东方珊瑚的字条,约他来小溪边,要跟他说最后一句话。

他本不想来,却实在忍不下心,看她受如此痛苦。

忽听一个声音传来:“为何叹气?”

吉福马一惊,这不是珊瑚的声音,但非常熟悉。

他环顾四周,却不见半个人影。

他勒马停住,沉声道:“哪位高人?”

那声音一阵娇笑,道:“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吉福马也笑道:“听不出来。”

随着他的话音,只见人影一闪,一个身段玲珑有致的少女已站在他面前。

借着月光看清,来人竟是隐玉。

吉福马跳下马,凝视着她,笑道:“花夫人雅兴。”

花筱莹笑盈盈地望着他,忽一挥宽大的衣袖,已露出她本来面目。

她笑道:“看见隐玉来找你,是不是心在乱跳?”

吉福马道:“我只有看见我爹的时候心才乱跳。”

“你怕你爹?”

“怕得要命。”

花筱莹笑得更大声,似乎听见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吉福马就看着她笑,那眼神似乎在看栅栏里圈着的一只母鸡在打嗝。

花筱莹终于止住笑声,喘过口气,道:“你把我的绿罗藏在哪儿去了?”

“我没藏起她。”

花筱莹冷哼一声,道:“那小贱人发了春心,竟跟着你跑了,但她却不知道这世上的男人都是薄情寡意的。”

吉福马暗自叹了口气,他明白绿罗若真是跟定了他,恐怕她以后再也不会有笑容。

花筱莹盯着他接着道:“东方珊瑚可是丰蜀国的公主,你为何也拒绝她?”

吉福马皱起眉头,他最不愿意在感情方面纠缠不清,儿女情长往往会耽误很多大事。

他冷声道:“我的私事,不用你操心。”

“恐怕是你心里爱着隐玉,再也装不下其他女人了吧?”花筱莹仍旧而带微笑。

吉福马有些不耐烦地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把爱情放在第一位。”

“当然了,男人看重的是权力、地位和金钱。”

“请你离开这儿。”

“是我写的字条约你来的,为何赶我走?”

吉福马不禁苦笑,叹了口气,道:“我早该想到以珊瑚的性格是不会再见我的。”

“既然来了,就说说我们的事吧。”

“我跟你没话可说。”吉福马牵着“小雪”要走。

花筱莹却笑道:“难道你还没有看清形势吗?就连戒王都请第五长醉挂帅,他却假意推举你,以显示他的高风亮节。而他也料定你会推辞。这样一来,摆在你面前的机会,眼看就要错过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