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杂谈8.1征文]回忆一段难忘的军训经历

渡梦河 收藏 32 15595



一九九七年八月,我从大队(武警部队营级单位)文书的岗位,主动要求参加教导队的集训。

我们那个部队是武警内卫系统声名显赫的机动支队,担负防暴与处突任务。所以,战斗班的兵能学到很多东西,训练也异常残酷,而我向往的正是这种生活,也是我当兵的初衷。只可惜身不由已,新训一结束就被调到大队当文书,而且一当就是一年多,这一年多以来我几乎每天自觉的坚持跟下面的连队出早操,可是没办法参加系统的训练,郁闷之极。

有一次送通知到训练场,那天正是擒敌配套训练,一群人眼睛拼得血红,一看到我就集体起哄,其中一个比我矮了一头的新兵更是在一边疯狂 “叫嚣”。

想我堂堂一米八的大个,摁不倒你,压都压死你!当时脑袋一热,丢了文件夹就上,结果离这家伙还有一米远,猝不及防,就被丫地一个扫趟腿掀倒。等我灰头土脸爬起来的时候,这群家伙笑得前仰后合,特别是那个中队长,笑得地动山摇……。

那一次,绝对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要不是党的政治教育措施得力,搞不好就彻底崩溃了。

部队有个潜规则,后勤兵如果表现正常的话,基本上就这么地了,没人会想着下连队,你想下,人家还不会要,素质跟不上不说,谁也不愿意接收一个大爷!可是俺心理有阴影啊,再说了,要是在这么强悍的部队当几年兵,回家还干不过原来的伙伴,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所以,一听说教导队集训,心痒难耐,赶紧写了份“决心书”(PS:俺还想过咬破手指写血书的)去找了大队长和教导员。也该我走运,两位主官正在为一个关系兵的安置犯愁,这下我刚好挪出了这样一个美差……

到教导大队不足一个月,大队就准备挑选十几个人去一所艺术专科学校,给新生组织军训。本来我们特勤部队一般是不会给驻地学校和单位组织军训的,可那个学校的校长太牛了,头上顶着个“著名艺术家”的花环,是那个年代和更早时候享誉全国的文艺界名流,通天入地,几乎无所不能,人家放弃了周边驻扎的那么多陆海空部队与军校,选择特勤部队,说是只有精锐部队才有资格给他们的学生军训。听说调动教导大队去军训是总部领导特批的。接到命令后,总队副参谋长兼教导大队大队长不敢怠慢,亲自挂帅,挑选教官和带队进驻。

我那时入选完全是阴错阳差。本来分给每个中队只有两个名额,俺是文书出身,军事素质在中队充其量只能算是中下等,连五人候选名单都没进。可是,俺的命好,队长挑好了人准备上报的第二天,部队又接到命令,要与某兄弟部队进行“武装泅渡”对抗比赛,每个中队都抽了差不多一半人,这么大面积的“选秀”也没我的份,可见俺处境之差。

中队长掂量来掂量去,把原来送到大队参加军训教官筛选的五个人调走了三个。临出发前,着急上火的中队长将俺推到了带队的指导员面前并告诫道:你小子回来后,给我自觉点加压,好好增强上肢的力量训练!言下之意,俺去大队参加筛选纯粹就是个滥竽充数的角色。没想到,大队长压根就没让各个中队推荐过来的这帮小兵们操练,而是从高到低将三十多号人列队成了一字长龙阵,然后除头掐尾,将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和低于一米七的全部筛了下来,留下了中间十二个人,俺刚好一米八,就成了这十二个人的大排头。

副队长带着另外两个满脸沮丧的战友离开的时候,照准俺的屁股就是一脚,然后“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要是在外面给我们中队丢了脸,回来就直接给我回老连队的炊事班报到”!俺当时那个寒啊,心里骂道:狗日的,拿豆包不当干粮!

进驻学校的第一天上午,我们十二个人,史称“十二勇士”,就顶着骄阳,在学校新落成的教学大楼前的水泥地上,给三百多个新生及近百名教职人员和各界人士作了汇报表演。我们在没有戴任何护具的情况下表演了倒功、擒敌拳与配套对抗动作,虽然全是特勤部队的基本科目,却足以震憾这群百姓了,半个多小时的表演,操场上的尖叫声和掌声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会后,那位著名的校长,惹得几辈人心猿意马的大美人,即兴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感慨、表扬、分析、厚望……思路清晣,滴水不漏。末了,还不忘主动拥抱副参谋长同志和与参加表演的同志一一握手告别。

这次表演,最痛苦的莫过于我了,精神与肉体上的都有。“跃起前扑”的时候,因为动作不规范,除了老二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地球外,肋部硬生生掉了一块肉,万幸的是当场没有出血。有个擒拿动作,本来是要求左手抓对方右手腕,右手直接插到对方右腋下然后背扭的,俺一激动,结果跨上去就一把掐住和我配对的那个哥们的脖子,等我反应过来,动作就慢了半拍了。结果可想而知,被副参训了一顿事小,那个哥们估计是受了刺激,一有机会就想掐我的脖子报仇……

俺带的那个排总共二十六个人,清一色民族舞蹈专业的美女,身高腿长,东三省的学生占了近一半。俺的普通话不准,自我介绍完,几个女生楞是说听不懂俺的名字,俺只好汗流浃背、手舞足蹈的比划,最后干脆找来一颗石子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名字。副参同志如同鬼魅,几乎无处不在,俺还没到及抬头,他就扒开一群女生,毫不留情地训道:搞什么鬼?训练的时候嘻嘻哈哈的!我天王星撞土星寒……

副参谋长走了以后,俺悲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声断吼:都给我站好了……向右看齐……挺胸收腹!第二排的一个女生操着一口浓烈的东北腔大声道:报告教官,我们挺得够高了!我核子爆炸寒!一群女孩笑得花枝乱颤。俺脸从天灵盖红到丹田复又黑到尾椎骨!背着双手,绕着两排队伍足足转了三圈,然后远远地站在队伍的后面盘算着如何将这一群妮子点了天灯!

俺将这一次定性为:“受了奇耻大辱”!咱得树立威性,不能太七彩阳光了。管你美女如云,秋波荡漾,俺是共产党人,绝对不能被美色淹没,咱当兵的什么也没有,装装冷酷还是轻车熟路的,俺不拿正眼看你,翻着白眼看着天总行吧?这群叽叽喳喳的女生在闹了几堂课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也觉着守着这么个教官没趣,自觉划清了界线,一休息的时候,三五成群,离俺远远地。

如此相安无事,大眼瞪小眼了几天后,面对一群佳丽,俺有点耐不住了,可是架子已经端起,鸭子已经上架,换种脸色也要有理由的。阴晴不定,搞不好被这帮聪明绝顶的小丫头骂成神经病,那就更没趣到家了,再想翻身怕是再无可能。为这事,俺着实愁苦了两天,训练的时候脸色也缓和了不少,可这帮女生根本就视若无睹,丝毫没有想缓和如此紧张的局势,更没有在周飞的阳光里变得灿烂起来的迹象。

完成了“三大步法”的基本训练后,军训进度已经过了一半,之前的二次小会操,因为大家一起烂,所以俺带的排虽然动作千姿百态,也没觉着多么的不好意思。这一次是对单兵队列训练的一次整体考核,同是亦是一次汇报演出,接下来就是擒敌拳与射击训练了。所有的排,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正规部队,除了偶尔有人“冒泡”外,整个汇报演出很成功,俺们排突然发力,超常发挥,考核排在了第五名,要不是刚上场的时候,有个女生紧张得转错了方向,兴许名次会更高。学员们的表现,完全出乎俺的想像,再加上心理压力过大,终日郁郁寡欢,所以,但那个学校的校长助理宣布此次演出的名次后,俺激动得第一个跳了起来,这情绪瞬间感染了坐在后面的那一群丫头,她们全部站了起来尖叫着拥向俺,“软墙柔壁”的感觉,兴许这辈子就仅此一次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下午那个“冒泡”的小女生跑到教官餐厅,神秘兮兮地塞给了俺一张小纸条,俺心里像架了挺班用机关枪,突突了半天,三口两口扒完饭,就飞向宿舍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个小纸条,几行娟秀的小字映入眼帘:“对不起,教官!我们都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的笑脸” !

这一天后,气氛变得融洽了很多,渐渐又有学员开始拿俺开涮,前面一排的全让我叫她们姐姐,后面一排的全部是妹妹,还有个黑龙江的美眉直接让我叫她“姑姑”!经历了这么多以后,俺已经豁然开朗了,从容地应对着这一切,在一片春光明媚与莺歌蝶舞中,变得有些乐不思蜀,晚上静下来的时候总会莫名奇妙地想起几张脸孔,或灿烂、或忧郁、或豪放……然后就开始迫不及待地等着天亮,等着第二天的训练课。

后来的两个课目考核,我们排又拿了两个第三名,最后总评的时候,总分竟然高居十二个排的第二名!俺清楚,这里面肯定有“美女效应”,这群丫头有着超乎寻常的人气,就连副参谋长同志也未能免俗,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几乎花了一半的时间在的评我们排。

结业的那天晚上,学校组织了露天联谊晚会,三百个新生无一例外地全部红着眼睛,有的甚至死死抱住教官哭得死去活来,在那样的气氛中,俺和一群战友感动得泪流满面。老谋深算的副参谋长,担心一群喝了酒的年轻人,干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情,赶紧宣布第二天下午教官才撤离,劝学生们有事明天上午再交流。

凌晨四点半,两辆大切诺基悄悄地驰离了这所新建成的学校。两天后,校长助理亲自送来了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物和卡片,而写有周教官收的只有一件礼物,但却是这一堆中间最大个的。那是一盒超大的“金沙巧克力”。打开精致的铁盒,里面有一张二十六个人联合签名的音乐卡,有一段文字这样写到:“亲爱的周教官,如果您的眼睛半径再扩大几厘米,鼻子的海拔再增高几公分,下巴的面积再拓宽几寸,您就是中国的阿兰德隆”!

那一次军训回来后,教导大队给三个人报请了“三等功”,其中就有一个人是我。就这样的表现,还是免不了又挨了一脚,这一次是中队长,用的是最霸道的“佛山无影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