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发了大财

linxiumu 收藏 12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后寨会议三天来各支地方部队都忙着骚扰附近的鬼子,王辉也没闲着每天晚上至少一个中队在县城四周转悠搞得鬼子神经紧张。每天晚上鬼子都会驱赶着老百姓在还没有合拢的城墙上燃起火堆,城外的5座炮楼也是一有动静就开枪。

昨天晚上常远声的中队又折腾了一夜,三点多才退回宋家庄和王辉会合,部队撤出村子进入离县城十里的一片青纱帐里。青纱帐就在路边,谁也想不到埋伏了两个连400多人。

早上4点多种乳白色的晨雾出现在玉米叶的尖上然后不断扩散,很快整个天地就象浸在一杯牛奶里一片乳白,5步之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就从这清凉的乳白色中却忽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脚步声。

游击队员们都支棱起了耳朵,直到脚步声远去了曹克明才低声问王辉“鬼子?”

常远声先点了点头“后边是鬼子的胶鞋。”王辉说“得有二三百人。”

曹克明说“鬼子疯啦?咱们折腾这么凶他还敢跑出这么远来?”

王辉叫过一个小队长“去看看鬼子有多少人?”小队长接到命令就带着几个人脱了鞋沿着鬼子走的方向追下去了。

太阳终于驱散了浓雾,小队长没有回来却从宋家庄传来一阵枪声。没过多久小队长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报告确实是100多鬼子和200多伪军包围了宋家庄正在进村扫荡。

曹克明说“大队长,着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咱们干鬼子一下吧?”

王辉下了决心“好,咱干就干个大的,以前光看着别人出风头,这次咱们也干个大的让人家看看。你们有这个胆吗?”在得到肯定得回答后把俩连队埋伏在大路两侧静等鬼子回来。

常远声问王辉“大队长,咱们这样埋伏没法开枪,一开枪难免打着自己人,怎么办阿?”

王辉一想也是,这么无遮无掩的一开枪可不就打着对面的自己人了吗。曹克明脑子转得快说“这好办,你把你们中队的机枪都调到大队长这边。鬼子一来咱们就打一排枪,记住就一排枪。这个时候你的人就可以爬起来了。”

王辉和曹克明的中队在一起,常远声一听不对正要反驳王辉说“好,就这么定了。”

大约8点钟警戒的队员报告鬼子离开了宋家庄,不一会儿鬼子就出现在路上。大概是刚刚走过这条路加上离城又近鬼子连尖兵都没有派出,都是大背着枪走路的样子像是春游,刺刀上还挂着老母鸡。伪军走在后边,稀稀拉拉拖得队伍很长,三三两两的比较着今天的收获。

而此时就在路边的玉米地里王辉身边的游击队员站成三排默默的等待着。前边一排所有的机枪手平端着机枪弹夹里压着十发子弹,步枪手们也平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第二排全是步枪手通过地一排人的缝隙把刺刀伸到前面,第三排的游击队员基本是梭镖和大刀。刺刀和大刀上抹了黄泥避免反光。没有人出声只有粗重的呼吸声。

鬼子的大意使他们没有发现从浓密的叶子的缝隙里露出的些许游击队员们衣服的颜色,叶子后面却是一双双瞪大的眼睛注视着路上移动的日本军装的黄色。

估摸着鬼子全部进入伏击圈了,王辉把举着驳壳枪的右臂伸直一扣扳机,接着玉米地里象是火山爆发一样每个有枪的人都扣动扳机然后追着子弹冲到路上。

仅仅隔着几棵玉米抬脚就到,巨大的惯性使刺刀刺进鬼子的身体后从另一边穿出来,很多鬼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参加过此次战斗的很多人后来都提到鬼子被刺中后惊愕的眼神。

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路上的鬼子象是被推土机推过一样全被推倒在路边。等枪响后从地上爬起来冲锋的常远声中队从后边给了还没来得及端起枪来的残存日军最后的打击。然后游击队立刻转移目标象后面目瞪口呆的伪军冲去。

直到他们冲到跟前一些伪军们仍然瞪着眼愣在那里,还好有机灵的立马举手投降。榜样的力量是巨大的,后边的伪军纷纷缴枪。

走在后边的伪军里不乏土匪出身的老油条,一看前边出了事撒腿就跑钻了青纱帐,游击队员们撒腿就追一直把伪军追进炮楼里。

鬼子也不知道游击队来了多少人一时也不敢出来,王辉虚张声势了一阵撤下来一清点战果竟然打死鬼子107个,消灭伪军96个,再加上跑散的伪军宁海城的鬼子力量竟然被打掉三分之一还多。而县大队只伤了17个死1人,还是过早爬起来被对面的子弹打中的。

鬼子中队长的电话打到维县,胶州和邻莒的鬼子很快接到命令增援。胶州的鬼子派出一个加强小队和100多伪军,出城40里踩了地雷接着遭到刘光本部的打击,一个小时后丢下10多具尸体退了回去。

邻莒的鬼子派出一个中队乘汽车增援,刚出城不远一颗威力巨大的地雷就报销了开路的汽车,十多个鬼子的零件飞得到处都是。鬼子一看着汽车是不能坐了,走路吧,还把一群骡马赶到前边开路,可还是没少挨炸。每走3里地鬼子大队里突然响起几声仆仆的声音,接着从地上飞起几个黑乎乎的东西。风声鹤唳的日本兵立刻四散卧倒,但是没有用,飞雷在大约一米的高度爆炸把锋利的弹片纷纷扬扬四处飞洒。硝烟散去鬼子死伤20多人。

没走10公里鬼子就拖着20多具尸体,30多个伤兵灰溜溜的向后转,但是回去的路也不太平又被埋上了地雷。

当天晚上11点王辉就把宁海城包围了,架起大炮来轰击城外的炮楼,那炮楼的墙只有一码砖厚,纯粹就是欺负游击队没有重武器,根本抵挡不住炮弹。不过城墙上和炮楼上猛烈的火力也给炮手们造成不小的威胁,炮手们只能在弹雨中顶着盖着浸湿的棉被的桌子也就是“土坦克”开炮。这个时候就看出这些大炮射程近、射速慢的缺点了。最令人头疼的是鬼子的掷弹筒,而是几个伤亡的炮手大部分都是掷弹筒造成的。

3点终于解决了炮楼,大炮开始集中轰击西面城墙。城墙高的地方有6米,矮的地方只有2米而且都没有城垛口。炮手们用黄豆大的铁砂子当作霰弹,每一次炮击铁砂子都象暴风一样扫荡着城墙上暴露的物体。伪军们最先受不了了纷纷趴在地上连头也不抬,城墙上的火力也减弱下来。

这时几个土坦克在火力掩护下缓缓靠近城墙,随后几声巨大的爆炸把城墙炸开一个缺口。趁着城墙上的日伪军被震昏的当口县大队一个中队从缺口一拥而入占领了附近的建筑物,但是由于缺乏经验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打就停了下来。这样鬼子就有时间组织抽调其他方向的兵力进行反击,但是也无力把县大队赶出城去,两下打成胶着。

听着电话里宁海守备队长惊慌的声音秦雅尚中将心急如焚:前次增援邻莒伤亡惨重已经成为笑柄,这次要是把宁海丢了他就干脆卷铺盖走人算了。

森大佐进来报告“将军,部队已经集合好了,是否出发?”

中将回头看了一下并排站着的几个军官。小犬虽然白天在会议上提出了要求沿途部队事先清理道路的建议但是对于此次抽调兵力增援宁海他还是多少感到有些心里不踏实。上一次救援邻莒就是抽调的各处部队造成兵力空虚,这一次在这么干难免被游击队钻了空子,他是研究过支那兵法的。所以他要再次提醒一下脑子不转弯的中将。

于是小犬向前跨了一步,但是他还没有开口中将就说“小犬君,你又要提醒我吗?我也要提醒你,作为一名大和武士决不能坐视支那人蔑视皇军的力量。好了,出发。”

将近三千鬼子浩浩荡荡在森大佐的指挥下向宁海杀去。由于邻莒的鬼子已经提前沿公路警戒这次他们倒是走得比较快一路上虽然骚扰不断但是走的还是比较顺利。大约3点钟就进了宁海县境,再有几十里地就到达县城了,森大佐对此很满意。

韩光武也非常满意,此刻他正猫在铁路旁的一片玉米地里看着一列客车慢吞吞的驶过,然后从玉米地里窜出十几个扛着炸药包的游击队员冲上铁路在几个铁路工人的指导下放好炸药包。

自从上次游击队造成翻车事件后鬼子总是在上午从青岛发出一列客车,在客车之后20至30分钟再发出一辆军列。这样做的好处是让客车给军列开道比较安全,但是这种做法一旦形成惯例之后就让游击队有机可乘了。

23分钟后一列客货混杂得列车轰隆隆驶了过来,同时路基上出现了几个扛着枪的鬼子。现在已经不怕暴露了,一阵稀疏枪声响过之后几个鬼子变成了尸体。

火车似乎没有听到枪声很快就开到韩光武面前,一阵爆炸声过后透过浓烟可以看到大部分车体都出了轨,游击队员们立即冲上铁路扑到车厢上把手榴弹塞进客车车厢然后从窗子跳进去挑死还能动弹的鬼子。

另一部分游击队员抡起铁锨之类的东西去砸货车车门上的锁,韩光武身边的铁路工人们跑过去喝止他们然后一个个打开车门,人们就开始往外搬东西。

韩光武顺着火车挨个检查车厢里的货物种类,真是发财了,前几个车皮装的都是弹药。韩光武正在指挥战士先搬弹药听见另一边一阵欢呼,不一会儿刘振跑过来乐颠颠的说“发财了,发才了。那边几辆车装的是大炮。”

韩光武忙跟着刘振过去从打开的车门挨个看过去,好家伙,一共是7门步兵炮,两门山炮和4门野战炮。韩光武指着步兵炮和山炮说“赶快把这些拉出来,其他的准备炸掉。”

冯怀玉不解的问“怎么光要小炮不要大炮?这么好的炮怎么炸掉?”

韩光武一回头看见战士们也都是一脸疑惑就解释“这大炮太沉根本带不走,这些小炮就够咱们用了,别看着,快干。”

战士们这才七手八脚往外抬炮。

20辆胶轮大车、100多辆独轮车和百十批骡马都装的满满的,远处的枪声也一阵紧似一阵,不久还传来了炮声,这是鬼子的装甲巡道车。韩光武这边起爆炸要的时候在另两个地方也爆破了铁路把鬼子的装甲车堵在远处。

虽然知道鬼子一时无法集结大量兵力但是韩光武还是命令立刻撤退。李战杰见还有一门步兵炮没有拉出来就象发现新大陆一样跳到韩光武面前“大哥,车上有那种炮的炮弹吗?”

韩光武说“有啊,怎么啦?”

李战杰说“你会使这炮吧?咱们用这炮先炸鬼子一下再炸掉它吧?”

韩光武一拍他的肩膀“不错,现在你也知道不浪费东西了。不过你看这些炮上都抹着油,根本打不响。行了,炸掉咱那不走得东西赶快走。”

队伍刚刚离开铁路不久从铁路上再次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韩光武安排二营在前边开路,一营断后,韩光武则提着一挺捷克式和刘振走在队伍最后。这种带着非战斗人员和物资一起行动的行军前卫相对来说还比较轻松只要冲开道路就可以了,后卫的任务则比较讨厌就象是叫花子打狗边打边走要不断应付追敌的袭击,所以韩光武把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放在后卫。

当小犬接到报告说军列遭到袭击后他看了看天色然后长叹一声。手下的少佐军官问他为什么叹气,小犬说“你看,天很快就要黑了,在我们集结起一支部队之前志那人就要消失在夜色中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