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到公司,江海洋刚一坐下,罗云燕就飘然而止。她新改变了发型,看起来较前两天年青漂亮了。她饱含深情的看了一眼他,然后就对这两天的情况向上司作了简要汇报。

“新来的特别助理什么时候到?”江海洋问。

“我想她现在应该在路上了。”罗云燕答。

“好,知道了。”他头也不抬的回答说,现在他最不愿看见的就是罗云燕那一款深情的目光,他怕自己失去理智,成为她诱惑的俘虏。

他打开电脑,工作起来。好一阵他才抬起头来问道:“你还没走?”

“你并没有叫离开嘛,我给你倒杯水吧。”他的目光让罗云燕一阵脸红,她有一丝慌乱的说道。

“谢谢,这两天辛苦你了。你回去工作吧。”

罗云燕倒了开水后就轻轻转身离去,江海洋抬头偷看她的背影,那是一副白领丽人的标准身材,两条雪白性感的小腿,在深蓝色的一步裙下显得格外动人,令正人君子都心动不已,为之倾倒。

“假如遇见色情暴徒,罗云燕呐,我看你就要为之付出代价了哦。”江海洋在心里说道。

他的目光一直送她到门口消失后,才又埋头看电脑里的项目计划,他想在特别助理到来之前,再仔细把重点方面重温一遍,以便到时胸有成竹的向来人陈述介绍项目的情况。

一阵轻轻的高跟鞋声,也未能使他从聚精会神的工作状态中彻底分心出来,他以为罗云燕又回来了,头也不抬的问道:“你又有何贵干?”

来人并不答话,只是居高临下的微笑矜持的看着沉浸在电脑里的上司,就是笑而不答。

“罗主任,没什么大事别来找我,找朱总就行了。”他仍不抬头的说道。

对方还是不说话,迫使他抬眼看看来人就竟是谁?江海洋不看则己,一看大吃一惊。

“你怎么像一个幽灵似的跟着我?”他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黎萍问道。

“怎么啦,我的江总经理,难道不欢迎我?这是老板的亲笔信。”她说着从一款造型别致新颖的提包里拿出一封信来,放在大板台的桌面上用手用力按着一推,移至到他的面前。

“岂敢岂敢,十分欢迎,请坐。”他招呼黎萍道,然后又按了一下分机号,“李小越,你进来一下,给新来的特别助理倒杯水。”

李小越端着一杯水进来,她小心而又礼貌的放在黎萍的面前,然后静静的退了出去,并关上办公室门。

她刚才对黎萍客气的档驾过,只是被她傲慢的态度制止,她魔术般的用右手中指和食指夹着一张名片递给李小越,使她又重新在前台的椅子上坐下来。她有些讨厌这个颐气指人,打扮得浓装颜抹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女人,那递名片的手指甲修剪的很好,还抹上了血红色的指甲油,递名片的姿势仿佛也经过了特殊训练,根本就没正眼看她。

江海洋认真看着来信,坐在对面的黎萍翘着二郎腿,一边用右手在板台上轻轻的敲击着,一边仔细的观察揣摩起眼前这个男人来。她十分欣赏风度翩翩和气质与众不同的他,这也许是当兵训练的结果。使她没想到的是在她离开厂里之后,他居然也坐上了许书记曾坐过的位置。

她从他的身上联想起另外一个男人,那就是包养她的艾老头子。这个占有她达十年之久的大正集团董事长,是在深圳银海夜总会应酬商场朋友时认识她的。据他说,她很像他失散多年的第一任太太。他以每月一万的金钱和他百年之后可得十分之一的遗产作筹码俘虏了她的芳心,让她十年来为他独守空房。他每月只到欢喜地去一次,从不超过两次。而且每次都是由艾远东亲自驾车接送。开始几年艾德丙还能像壮小伙一样满足她的性欲,不排除他吃了“伟哥”之类的壮阳药,每次男欢女爱后总能让她心满意足。最近几年随着老头子年事已高,在性生活方面已远远不能满足她了。她也逐渐发现老头子有点变态,自己不能霸王硬上弓,却要她用嘴和乳房来把他侍侯舒服,而且是整夜的风狂折腾,让她筋疲力尽。她开始讨厌这种非人的生活,虽然一月只有一次,可往往折磨得自己欲火焚身,好几天都热血沸腾。她想到了叫“鸭”,那是在麻将桌上几个与她情形相同的二奶交流经验时告诉她的,她偷偷的叫过几次,可是每当高潮和兴奋过去以后,平静后的欲火又会冉冉而升,使她惊恐万状。久而久知,她发现治疗这种狂躁不安的最好良方,就是用酒来麻醉自己。于是她不断出入酒吧和娱乐场所,寻求那醉死如生的糜烂生活。

“太好了!”江海洋叫了起来,他按下对讲器,对李小越吩咐道:“通知部门以上经理,马上到会议室开会。”

江海洋和黎萍走进会议室,各部门的精英已聚集在那里,一个个西装革履坐在椭圆形会议桌边,他们不知道总经理为什么要在下班之前突然召开紧急会议,而随总经理一同走进来的女士则引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诸位,现在我来宣布一项重要消息。我们期盼已久的青石场商住楼项目总部已批准,它即将有条不紊的运作起来。我希望各部门振作精神,按总部和公司的具体要求迅速行动起来,如果我们再不抓紧时间来弥补前一段时间造成的损失,那么我们将损失一百万。同志们,这决不是危言耸听。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女士,此人姓黎,是艾总派来的公司特别助理,以后大家要在我和她的领导下,精诚团结,努力完成好总部交给我们的工作。大家欢迎!”

一阵掌声后,江海洋面带微笑的对黎萍说道:“黎助理不想讲两句?以示鼓舞士气?”

“江总客气了,让我献丑?我看还是免了吧。不过我倒有个建议,今晚专门为我接风洗尘的酒会不如改为与民共餐,你意如何?”

“既然黎助理已开金口,那我当然举双手赞成。这样吧,晚宴的事就交给朱总去落实,罗主任带你熟悉一下公司各部门人员,至于办公室早已为你准备好了,就是住处……你看怎么安排好?”

“我已在你的宾馆包房的旁边包了一间,就不用你和罗主任操心了。”

“行,很好。近有近的好处,有事也好商量。”他转过头去对朱总说:“宣布散会吧。”

“慢,我只需在这个场合强调一句话。”她站起来,用一双修饰得很漂亮的大眼睛,环视了一下在座的属下,才慢开金口的说道:“今后凡是公司十万元以上的款项支出,必需经我和江总同时签字才能生效。”她那语气神态就似一个钦差大臣。

朱冲锋与江海洋迅速交换了一个眼色,便站起来说道:“诸位,通知你们自己部门下属,今晚公司欢迎黎助理的晚餐,安排在新开张的皇朝大酒店的中餐厅。散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