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战争 第六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9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size][/URL] [内容简介] 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一名正在做着手势的联军军士整个的脑袋在腾起的血花中不翼而飞, 大柳悄然的收回狙击步枪,立即弯身转移了阵地。 明白自己处境的联军大兵们立即停止了蠕动,只是趴在地上,面朝街角的方向,静静的观察着。卷起的柴油尾气中,‘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轰鸣着横转过车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响,一名正在做着手势的联军军士整个的脑袋在腾起的血花中不翼而飞, 大柳悄然的收回狙击步枪,立即弯身转移了阵地。

明白自己处境的联军大兵们立即停止了蠕动,只是趴在地上,面朝街角的方向,静静的观察着。卷起的柴油尾气中,‘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轰鸣着横转过车身,25毫米链炮胡乱的一阵扫射。

扬手,岳海波甩出一枚手雷,借助着爆炸的烟火,迅速的猫身冲了出去,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哐-哐-的连续开火,两侧受袭的联军猝不及防,接连被5.8毫米弹撂倒。

一条蛇信般的火链追逐而来,烟尘飞扬中,岳海波翻身滚入一个弹坑中。杀气腾腾的‘布雷德利’战车不甘心的接连用车顶的并列机枪对着弹坑处一番狂扫。

不知道哪里打来了一枚烟雾弹,-哧-的一声,乳白色的烟雾散发而出,渐渐的弥散悬浊在空气中。借助着烟幕,被压制住的岳海波爬出弹坑,三步两步的跃到一栋上半层已经倒塌了的楼宇中。掉转过炮塔的‘M2A3布雷德利’劈头盖脑的把一堆25毫米高爆弹打在了弹坑的四周,阵阵爆炸产生的气浪很快的驱散了悬遮在空中的烟雾,紧接着又是一轮齐射,岳海波原先隐蔽的弹坑已经被炸翻了天。

小城内的激战愈发的激烈,无论是中国守军还是拼死也要打开僵局的联军,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借助了装甲战车的掩护,联军一次次的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发起攻击。

一枚接着一枚的炮弹在刺耳的尖啸声中,从天而降,楼宇建筑在爆炸的火光中颤抖着、呻吟着。不时的有房屋在一团烟尘火焰中轰然倒塌,连带着里面的生命一起的陷入沉寂。大地在颤抖着,重装甲战车那沉重的履带碾压着支离破碎的道路,金属的铿锵声中夹杂着柴油发动机那声嘶力竭的轰响。

哗啦,岳海波退出空空的弹匣,左手不停,拍上一个满匣,半探着身子对着街道上就是一个短点,子弹-啪-啪-的打在混凝土块上。联军进攻的锋线再一次的停挫。

那辆轰鸣着不断倒车的‘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似乎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车上的观瞄、电子设备甚至天线都在弹雨中被打的粉碎,整辆战车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失明的聋哑人。还好的是,自动炮塔还依旧在射击,即便不能够杀伤那些鼹鼠般灵活的中国人,但至少也能够把他们牢牢的压制住。

大柳的JS02式12.7毫米狙击步枪半饷方才闷响一声,腹背受袭被压制住的联军在他的点杀下渐渐的减员。但困兽犹斗的联军只要有一丝机会都是不会放弃的。M249机枪不时的扫出一两梭子,在弹痕累累的墙体上再钻上几个弹孔。

一辆‘M1A2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轰鸣着从街角外转了过来,巨大的轰鸣声中,坚甲厚盾的‘艾布拉姆斯’狠狠的碾压过一堆废墟的断垣,随着墙体的轰然而倒,坦克车顶的机枪立即的喷吐出致命的火蛇,120毫米滑膛炮也不时的喷发出团团的发射烟火,几栋大楼都被炸的浓烟滚滚。

两名从街边建筑物内冲出来的中国人试图把粘性塑胶炸弹给粘到车体两侧防护薄弱的‘艾布拉姆斯’坦克上去。后续掩护的联军火力立即把这两个中国军人打倒。两枚火箭驱动榴弹拖着长长的尾火直扑过来,‘AGT-1500’涡轮引擎的轰鸣声中,慌忙避让的‘M1A2SEP’灵活的一甩车身,火箭弹擦着车尾动力舱呼啸而过,在路边炸起两团火球。

回转过炮塔, 120毫米M256滑膛炮火光一闪,‘XM1029钢珠扩散弹’高速而出。一股浓烟伴随着冲天的火焰翻滚而起,有效杀伤范围可以达到200米的‘XM1029钢珠扩散弹’在爆炸的火光中,用飞溅扩散出大约1150枚小型弹珠,密集的杀伤着暴露在掩体外的中国守军。

不过失去所有车外设备的‘M2A3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却没有这么幸运,与皮坚甲厚的‘艾布拉姆斯’相比,‘M2A3’防护力显得太单薄了,一枚‘红箭-9E’重型反坦克导弹在500米的距离上准确的洞穿了‘M2A3布雷德利’的正面装甲。

巨大的高压下,击中弹着点附近的部分装甲被迅速的融解成为高温的金属射流,瞬间把战车的正面装甲给洞穿,那些没有融化的反坦克导弹的弹体混合着装甲射流及破裂的装甲碎片在战车内部飞溅,乘员在刹那间就被杀死,整个战车的内部被点燃,浓烟从战车的车体缝隙中冒了出来,烈火很快的扩散引爆了车体内的弹药,殉爆的压力把整辆战车从内部撑散膨胀起来,一柱柱橙红色的火焰从车体大大小小的缝隙间喷涌而出,剧烈的爆炸把整辆的战车大卸成八块。

“妈的……”猛烈的爆炸把正对着联军射击的岳海波该吓了一跳,一柱巨大的火焰中,那辆刚才还在肆虐的‘M2A3布雷德利’整个的瘫软下来,又是一连串的爆炸,整辆战车被拆散成了零件状态。

爆炸的威力甚至的让联军也心惊不已,一名惊慌失措的美国大兵刚哭喊着爬起身来,便被呼啸而来的12.7毫米狙击重弹给打的四分五裂。

连续两轮射击的‘M1A2SEP艾布拉姆斯’也慌忙的打出烟雾弹,在烟幕的掩护下连忙的倒车脱离战斗。失去坦克掩护的联军不得不冒着中国军队狂暴的弹雨后撤。

尽管在有的地方失利,但联军四个师团攻击力量还是让小城内的中国守军被压的透不过气来,战斗统计让铁骨峥峥的贺平大校也忍不住的眼角微红,都说军人头可断,血可流,但眼泪绝对不可流,但面对着几乎让人心为滴血的伤亡统计单,时大校却是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心中的那份痛楚,第85机械化步兵师战损550%、第182步兵师伤亡高达70%而预备役师还有与勇敢的与军人们一同战斗着的普通武装平民更是伤亡惨重,各部队有不少基层编制单位甚至的已经战斗到了最后一人。

然而如此杀抵一千自损八百的这场恶战却又同时让贺平大校感觉到无比的欣慰。面对着日本第6师团、美国第25轻步兵师以及由美国第82空降师和日本第1空降旅团组成的第1空降部队的联合进攻,小城内的守卫者还是挺了过来,尽管又有众多的中华优秀男儿血染疆场,尽管又有不少阵地被联军所蚕食夺取,但勇敢的守卫者毕竟的迟缓了联军进攻的步伐,又为最后的胜利争取到了一点一丝的时间,哪怕这只是短短的一分钟。生命与鲜血捍卫着的是中国军人的那份骄傲、是中国军人的那份荣誉、是亿万中国人不屈的精神。

火车站塔楼上,那面满是弹孔的五星红旗依然的在风中猎猎的飞扬,硝烟遮蔽不了阳光,金色暖暖的洒落下来,洒满着早已经是残垣断壁、面目全非的小城、洒落在叠尸累累、血流成河的街道上。

日本陆上自卫队第6师团司令官岩永清四陆将颇有些郁闷的背立在军用营帐内,这里是第6师团的临时野战司令部。忙碌着的军官们显然这会没有在意他们的司令官到底在想着什么,所有人都只在为一件事情所匆忙着,那就是尽快的攻占这个付出若干联军大兵生命却还没有夺得的城市。

第6师团在连续的攻击作战中已经损失惨重,几乎的失去了战斗力,部队减员以及装备损失都很严重。一身野战迷彩作战服的岩永陆将竭力的挺了挺自己那已经有些臃肿变形的身体,对在和一应参谋官们下达了最后攻击命令。

“如果还攻占不了支那军队防守的火车站,那你们就统统的死在那里好了” 爬上一辆高机动车岩永陆将几乎是尖声着对着颓废之气满面的日本自卫队员们叫道。

一辆辆的87式侦察装甲车、74式坦克、90式坦克、89式步兵战车、96式轮式战车呈战斗队列拉开,99式 155mm自行榴弹炮校准自己最后的炮击目标。茫然的日本人却不知道这场即将开始的战斗会把自己带往何方,凯旋的胜利者?或是那横尸异国?有一点是肯定的,正如《泰晤士报》的记者切斯特?伯纳德在他的报道中所描述的一样“和美军不同,日本人似乎对与中国军队作战很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是热情,也许是因为两国之间历史的宿怨,或者又是日本人的国土现在正被‘东风’所袭击的原因”

岩永清四陆将决定自己亲自指挥这场战斗,换上了墨绿色的军礼服,岩永清四把自己胸前的勋表和肩上的樱花将星擦得亮亮的,但却不伦不类戴着一顶头盔并提着祖传的一把军刀。作为一名日本军人,他骨子里的那份疯狂需要胜利,他需要用胜利来证明自己的优秀、来证明日本自卫队的‘强大’。

部队展开,炮火准备,一切都按部就班,装甲战斗群一字展开,岩永清四陆将才不管什么城市巷战中装甲力量的正确使用呢,他所需要的只是用密集的炮火把那座不肯屈服的城市给整个的炸平,用成群的战车碾压过中国人的战地,用中国人的鲜血来洗涤日本军人的刺刀,用胜利来恢复帝国的荣耀。

右翼进攻的美国第25轻步兵师带着遍体鳞伤撤了下来,显然他们在中国人的坚守下碰了个钉子、吃了不小的亏。岩永清四不屑的对着那些扬基们翻着眼睛“这群愚蠢的美国人”

“三分钟后火力准备……”

“攻击部队就位……”

电台里传来了各部队准备就绪的报告声,岩永满意的点点头,到底是攻占过支那首都——南京的王牌部队,熊本师团的悍勇之风犹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