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章 十面埋伏(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第二道关卡处,韦尔斯少校开着仅存的坦克和装甲车开了过来。韦尔斯少校从坦克顶盖里探出了半个身子,把守关口的美军上尉一看韦尔斯少校胸前的军衔,马上跑来“啪”地打了一个立正敬了一个军礼:“报告长官,需要什么帮忙吗?”

韦尔斯少校回了一个军礼,道:“有什么情况吗?”

“报告长官,没有情况,一切正常!”

韦尔斯少校说道:“你去忙你的吧,记住,一定要严查每一个人。”

“是,长官!”

韦尔斯少校心中充满了矛盾,自己一路追过来,路上并没发现可疑之人,但此处上尉却说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莫非韩晋等人遁地走了。如果韩晋真的不知用什么方法过关了,自己率部队追击或许还可以赶得上。但如果是自己来的时候看漏了,韩晋等人并没有通关,自己一旦此时追错方向,那么以关卡处的几号人,未必就是韩晋等人的对手。到底是继续追击还是原地待命,韦尔斯少校一时也没了主张。

偏这时自己的坦克驾驶员问道:“韦尔斯少校,我们现在怎么办?大伙都待命呢!”

韦尔斯少校想了几秒钟,说出了一句中国的精典名言:“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美军司令部。

福克斯中将依旧盯着地图,双眉深锁,右手不断地抓着头顶早已不多的头发。

斯特劳少将对福克斯中将提醒道:“中将,你的头发不能再抓了,你目前洗头的洗发精用量已经从每次一包降到半包了,再抓可就要全节约了。”

福克斯中将把手从头上放下,眉头刚刚舒展了一点,左手手表“嘀”地响了一声,并闪烁了一次红光。福克斯中将和斯特劳少将脸上的所有器官都全部变了形。

“第二道关卡,他们又过了!”福克斯中将极度痛苦地说道。

斯特劳少将也哆嗦着嘴唇道:“这是人吗?”

福克斯中将从斯特劳少将手中夺过步话机:“韦尔斯少校韦尔斯少校,我是福克斯中将,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带领部队支援舍拜凯的中队,配合舍拜凯的哈迪斯上尉作战,一定要将舍拜凯的伤亡降到最低。”

“是!”步话机传出韦尔斯少校斩钉截铁的声音。

斯特劳少将想提醒福克斯中将舍拜凯城内所埋伏的是一个重装中队,而韩晋等人不过区区十余人,但联想到这一路较量过来匪夷所思的一件件事,便不再言语。

福克斯中将看了斯特劳少将一眼,斯特劳少将会意地点了点头:“中将,我马上联系运输机,我亲自带领一百名海豹部队空降到他们前面去拦截,我们的海豹部队自进入伊拉克以来还一仗都没有打,士兵们手都痒了。我就不信,这韩晋难道有三头六臂,这次还能逃脱我们的包围!”

福克斯中将焦虑地说道:“韩晋等人人数虽少,但通过我们的三道防线势如破竹,从战场惯性学的角度来判断,我担心舍拜凯的哈迪斯上尉也未必难得住韩晋等人。不过,”福克斯中将用铅笔在地图上点了几下,“舍拜凯四周都是希贾纳沙漠,要想出城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往北走公路前往纳杰夫。我已命令纳杰夫方向的部队在这条唯一的出路上设置了十道关卡,公路上可以说再想混出去可能性不大,但是,”福克斯中将用铅笔在地图上用铅笔画了一条直线,在直线的一个端点画了一个圈。“第一次海湾战争的时候,我在作战中曾经收到过一个情报,说从纳杰夫到希贾纳沙漠中有一条地下通道,是当年萨达姆打算用来失败后逃往国外的,没想到联军进攻速度太快,根本没派上用场。我担心韩晋很有可能利用其中的一段通道进行逃脱。这条通道的一个出口就是在从舍拜凯到纳杰夫公路附近的哈曼井泉位置了,韩晋等人如果从希贾纳沙漠中走这条通道的话,就可以直接跳过我安置的五道关卡。”

斯特劳少将点点头道:“中将的意思是,要我空降到哈曼井泉,等着韩晋自投罗网?”

福克斯中将也点了点头。

斯特劳少将信心十足地说道:“中将,你放心吧,只要韩晋敢走这条通道,我保证可以安排您和他的单独会面。如果我的任务完不成,请您派人用担架把我抬回来。”

福克斯中将笑道:“哪有那么严重,他们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敌得过我国的海豹部队吧!除非韩晋带的是一队中国的军刺特种部队,那还有点拼头。”

斯特劳少将向福克斯中将恭恭敬敬地敬了一个军礼,感谢中将对自己的信任,然后就在福克斯中将的注视下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指挥室。

斯特劳少将刚出指挥室,福克斯中将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几个号码:“军需后勤吗?按斯特劳少将此次行动的人数准备好担架,随时调用!”



舍拜凯郊外的一所小房子里。

韩晋等人在房内喝了点水休息了几分钟,有几个随从累得坐在地上靠在墙上,但没有人抱怨一句。

韩晋一口气喝了一大壶水,把嘴边的水滴一抹,对众人说道:“各位,我们现在还不能休息,我们的处境依然相当危险,美军前面肯定还有关卡,我们的后面也肯定有美军的追兵。”

所有人都神情凝重地看着韩晋,自亚提尔组建伊拉克铁骑师以来,铁骑师的成员从来没有受到过美军的如此看重。而如今美军竟出动了少校级别的干部来对抗自己,还死缠烂打,简直令这些人有点受宠若惊了。以前铁骑师不断发动对美军的袭击,为的就是引起美军的重视,而如今美军果真如此重视自己了,这感觉就像一个毛头小女孩参加了超级女生,却意外地拔得头筹,扬名海内外一样,不同的只是被美军重视的感觉如此难熬,还没有钱赚。

亚提尔想到这一天的惊险场面,长吁了一口气道:“韩先生,你说吧,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

“散!”

“散?”亚提尔不明白地问道。

“我们现在人数太多,目标太大,只有化整为零,分不同的方向突围,我们才有可能冲出美军的包围圈。”

“韩先生,你说吧,我们都听你的。”

“好,”韩晋开始布置自己的任务,“幕萨里德、威尔玛、谢罗特听命,我们西边不远就是舍拜凯,美军在里面肯定埋伏有伏兵,正等着我们。你们三个带领所有随从骑上骆驼以最快速度通过舍拜凯,一路向西突围。美军既然是打埋伏,必然是处于静止状态,你们快速通过舍拜凯的话,美军肯定被冲得措手不及。你们冲过舍拜凯后,美军肯定会追击,这样,你们就将美军引出了舍拜凯。舍拜凯出城向西就是沙漠,风沙能见度很低,你们到了沙漠就四散突围,日后到各自到纳杰夫会合。等你们引开美军后,我、亚提尔、萨乌进入舍拜凯,然后,亚提尔、萨乌你们两个骑上骆驼前往纳杰夫,前往纳杰夫的路上肯定有美军的关卡,但美军搜捕的重点是我,而且你们两个人目标太小,混在人群中必定可以通过。”

“那韩先生你呢?”亚提尔问道。

“我嘛,”韩晋轻松地笑了笑,“我就留在舍拜凯。等美军认为我不在舍拜凯的时候我再前往纳杰夫去寻找你们。”

“那不成,太危险了,最起码要萨乌留下来保护你。”亚提尔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韩晋呵呵一笑道:“不会有危险的,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最安全,美军只会考虑到我想突围,绝对不会想到我就待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等风声一过,我就去找你们。幕萨里德,你快点带领人马开始行动。”

幕萨里德把手一招:“都别喝水了,还嫌你们的骆驼驮得不够重,每人挑一匹最好的骆驼,准备出发!”

幕萨里德、威尔玛、谢罗特等人各自牵着骆驼离开小屋,谢罗特走之前对亚提尔韩晋特别叮嘱了一句:“保重!”

幕萨里德等人离开后,小屋里顿时显得空空荡荡的,亚提尔正想问韩晋我们什么时候走,却看见韩晋已坐在墙角靠在墙上,微微地响起了鼾声。

亚提尔心中感慨万千,人家一个中国人,大老远地被自己请过来,在异国他乡担惊受险,这一刻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运,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的事,亚提尔想到这心中就充满了愧意。

亚提尔对萨乌指了指熟睡的韩晋,摆了摆手,示意萨乌不要惊动韩晋,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木门,指了指萨乌附近的窗户。

萨乌会意地点了点头,警惕地盯着窗外。亚提尔也坐在地上,将脸贴在门上透过门缝注视着门外的动静。

但过了不到一分钟,亚提尔感觉自己的眼皮逐渐沉重起来,不知不觉进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亚提尔梦见自己坐在主席台上,台下是背铐双手的小布什总统,自己在一条一条的照着文件宣读小布什的条条罪状,但文件一页一页的翻过去,总也翻不完,念得亚提尔口干舌燥,眼冒金星。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亚提尔从梦中惊醒。亚提尔浑身一抖,左手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右手就伸向腰间拔枪,但猛然间记起出舍勒曼城的时候,韩晋已经让自己的人把武器全都处理掉了。

萨乌冲过来拍了拍亚提尔的肩说道:“是自己人!”

亚提尔的紧张的心才略显平静。

门“嘭”的一声开了,谢罗特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一见萨乌,问道:“我们头呢?”

萨乌把嘴一瘪,指了指门后,门轻轻地转了一个角度,亚提尔从门后揉着鼻子走了出来。

谢罗特一看慌了:“头,我,这个,不是故意的!”

亚提尔狠狠地说道:“警告你多少次了,进门之前要敲门,到现在都还记不住。待会再跟你算帐。对了,你怎么回来了。”

“奸细找到了!”谢罗特怒气冲冲地对门外大喝一声:“把这混蛋带进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