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澎湖(二)

zy1973 收藏 8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size][/URL] 2008年9月14日 23时23分 澎湖后寮 台湾陆军503装甲旅驻地 快深夜了,除了站岗放哨的士兵,绝大部分官兵都已经进入了梦乡。503装甲旅是主力,不用担任海岸守备这样低级的任务,那些任务交给海巡署和后备部队,等共军打来了,503旅才会择机而动,让第一线的那些人去当炮灰吧!但毕竟是战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4日 23时23分

澎湖后寮 台湾陆军503装甲旅驻地

快深夜了,除了站岗放哨的士兵,绝大部分官兵都已经进入了梦乡。503装甲旅是主力,不用担任海岸守备这样低级的任务,那些任务交给海巡署和后备部队,等共军打来了,503旅才会择机而动,让第一线的那些人去当炮灰吧!但毕竟是战备,所以每张床头军人的背包都是打好了的,枪支也斜依在旁边,所有睡觉的人都没有脱衣服,全是和衣而卧。

没有任何预警,爆炸发生了!“轰!”“轰!轰!”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在营区响起!“炮击!共军炮击!”值日军官狂喊,同时,战斗警报响起。但一切都迟了,营区成了炼狱!

士兵不可能睡觉都在掩体里,都在营房里睡觉,至少有三间营房被共军火箭炮直接命中,虽没有被炸垮,但伤亡已是可想而知,而逃出来的士兵同样要面对四处横飞的爆炸破片和钢珠,而燃烧火箭弹里的燃烧合金颗粒居然能够附作在人身上燃烧。爆炸,燃烧,钢珠,奔向掩体的道路就像一条死亡之路。士兵们都在从各个营房跑向各自的掩体,跑进掩体才有机会生存,而生存之路充满了死亡。奔跑、爆炸、死亡,不停的有士兵被钢珠穿成筛子,被破片削断手脚。 “轰!”一声巨响,油库被炸了。一个个汽油桶带着圆锥型的火焰,向礼花一样飞向天空,然后落地又是发出一声巨响,汽油四溅,更多的地方燃烧起来。有的士兵跑进掩体时已经成了火人,一进掩体便扑倒在地翻滚惨叫,那些负伤进入掩体的士兵也在不停的惨叫,到处都在呼喊医务兵。

旅部掩体里,503装甲旅副旅长和几个参谋正在大呼小叫的寻找他们的旅长,但没有找到,旅长要么阵亡,要么就是跑到别的掩体里去了。通讯连一直就呆在掩体里的,此时也正在满世界的呼喊,但就是喊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还有在喊的,那就是受伤的士兵。听者不绝于耳 的惨叫,副旅长忍不住了,跑出作战事室,大喊:“医务兵!”一个上尉从人群中站立起来,手上还拿着绷带,“到!长官!”

“赶快给他们治伤,让他们别叫了!”

“是!”上尉说完,就一瘸一拐的去给另外的士兵治伤。连军医自己都受了伤。副旅长摇了摇头,回到了作战室,此时,对外通信仍然不行。副旅长一排桌子,狠狠的骂道:“死阿共仔!”

对澎湖列岛进行打击的是驻泉州的两个WS-2火箭炮营和福清方向有两个WS-2火箭炮营业在支援这边。他们对澎湖的503装甲旅和198守备旅以及马公机场进行了打击。在我军的打击目标之中,像兵营这种直接打击的目标很少,因为我们要尽量避免少死人。但之所以对503旅和198旅下狠手,是因为我们要对能阻碍我作战目的达成之敌部队进行彻底打击,使我之作战目的顺利达成。

同时,马公机场。

马公机场驻有二十四架飞机,全是F5-E,反正它又没有进洞的资格,不如放到最前线,但是他们都有掩体,防炮没有问题。我军的火箭炮对飞机没有什么损失,但跑道被炸了很多小弹坑,还撒布了不少的子弹药,无法起飞。


23时30分 澎湖马公岛南端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特种作战部队已经到了距台湾“海锋”岸导中队六公里的地方,他们伴随着我军炮声奏响的进行曲,一路上都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他们下了车,同我地下特工告别,并拒绝了他一同参加战斗的请求。队长取出装有滤光片的“L”型手电,打开军用地图,红色的微弱光斑指向了我军的目标——敌人的“海锋”岸导中队。同时命令定位,旁边的战士拿出了定位仪,很不好意思,还是美国的GPS,因为我军的“北斗”要主动发出电信号,怕被敌人侦测到,所以又只有用美国GPS了。给自己定位后,找到自己在地图上的位置,队长确定了前进的方向,便带着战队员们开始向敌人阵地摸进。光线很暗,大家都戴上了夜视仪。

魏光明是尖兵,负责和另一名队友在前开路。按照预先制定好的路线,他们先下公路,进入一片树林,穿过这大约四公里的树林,就是一片大约1.5公里宽的开阔地,过了开阔地就是一片人工林,台军的岸导中队就在这片人工林里。

这个时候距离敌人还比较远,远处又还有我军的炮声作掩护,大家的行进速度都还比较快,队伍中不时传来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和军靴踩在草地上发出的吱吱声,惊起的飞鸟或小动物也不用担心。45分,我军的炮击停止了。大家停了下来,队长一看地图,定位,我们不过行进了两公里。按理应该继续炮击,又可杀伤敌人,还能为我特种部队提供掩护,计划也是这样制定的啊?队长有些担心,但任务还要继续。他下达了继续前进的命令。魏光明两人开始小心翼翼的前进,并像狐狸一样侧着耳朵倾听着数林里的动静,两眼不停的扫视四周,以发现可疑之物。队伍每隔几分钟就会停下来,竖起耳朵听一听动静。这时再也听不到金属的碰撞声了,即使是轻微的。

炮声之所以停下来了是因为弹药的装填跟不上,我军在开炮射击时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射击都不是同一时间射击的,而是轮流来的。即使这样,因为火箭炮不像榴弹炮那么装填弹药容易,当我军最后一门火箭炮发射完毕的时候,我军最先发射完毕的火箭炮还没有装填完成,当然就出现了空隙。但这毕竟不长,只有七八分钟的空隙。

炮击又开始了,这时的炮击就不再那么密集,而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像吊命一样。而魏光明他们就要走出树林了。突然,魏光明停下了脚步,并举手势示意队伍停下。队员们立即停下,散开,伏下身子,做好警戒。队长悄悄向前,来到魏光明身旁,压低声音问:“有情况?”魏光明手一指,队长看过去,树丛中一条没踩出来几天的小道,这里已经是军事禁区,没有居民,怎么会有走出来的路?分明是按固定路线巡逻的哨兵。妈的!什么时候添了游动哨?该死的情报!说不定这个游动哨就在哪儿用枪瞄着我们呢!太危险了,大家全都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不远处,传来了说话声,并听见脚步声朝这边过来了。两个人。队长向魏光明等两个尖兵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二人点头明白,慢慢抽出利刃。两个带着老式的M1钢盔的士兵走了过来,居然边走边聊天还抽烟,T65步枪就背在背上。真是两个倒霉蛋!

等到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过魏光明,魏光明从后面士兵身后草丛里一跃而起,猛地扑向后面那个士兵。魏光明用膝盖猛撞这个士兵的膝关节内侧,使他向后倒在自己身上。一支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另一只手将锋利的匕首刺进了那个士兵的喉咙,横着一划,一股鲜血随即喷了出来。前面的士兵听到响动,烟还叼在嘴上,回过头来,想从背上取下枪。另一个战士窜了出来,连刀都没有用,一手捂嘴,另一只手捧住脑袋,使劲一扭,“嘎嘣儿”一声,那个士兵的身子就耷拉下来了。这时那个战士才甩手抱怨:“狗日的,把老子的手都烧了!”魏光明忙着搜身,还好没有发现通讯器材。队长也过来了,看了一下尸体,有些吃惊:“这是后备军人!这里怎么会有后备军人?难道敌人增加了守卫?该死的情报!”

威胁解除,队伍又恢复了前进。不一会儿,就走到了树林边上。前面就是开阔地,在树林前它有一个起伏,高点挡住了我军对敌方目标的观察,队长决定他带三个人上去侦察一下,他带了通讯员和魏光明两个尖兵。狙击手做好了掩护准备,四个人一路匍匐前进,爬上了空地高处,所谓高处,不过有两三米的高度差而已。队长用夜视望远镜眺望远处的人工树林,,随着调焦旋钮的轻微转动,人工树林里的状态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视野中。十字线迅速的扫描着:树林里多了几顶帐篷,树林周边也还多了几个掩体状的东西,有哨兵,还是后备军人。看来敌人真的添加了人手。藏在树林里,卫星也没法看见。该死的情报!队长又在抱怨。但这些后备军人的战备警惕性不高,炮声都炸响了,战争已经爆发。大多数人虽然没睡觉,但都没有进入战备状态,居然还有不少人把手插在裤兜里抬头倾听远处的热闹。是啊,这里毕竟是岛屿南段,共军又没有炮击这儿,海面上有那么多岛屿,共军也不会一时半会儿就上得来。能清闲就清闲吧!这不睡觉可是个麻烦。

队长带着魏光明他们慢慢爬下来,召集了几个骨干开会。

首先队长通报了一个情况,敌人增加了守卫力量,数量在一个排以上,不过是后备军人,战斗力不强。根据原来的情报他们只需要对付岸导中队自身的少量警卫部队,加岸导中队一共才70多人,现在恐怕有一百多人。根据原来的计划,他们是摸进阵地,干掉哨兵,在进入导弹掩体。但现在又增加了守卫力量,而且现在这些人都没有睡觉,想偷偷摸过去,很难。现在咋办?大家想辙!

强攻是无论如何都不行的。人家有人数上的优势,而且有地理优势,一旦强攻僵持不下,敌人召来援兵,那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又不能等那些人睡了再动手,我军将会有更大的行动,敌人就是想睡觉都是不可能得了,而且我们有时间限制。更为重要的是那两个被我们干掉的士兵,他们应该什么时候归队报告情况。一旦超时,敌人就会出来寻找,到时候更麻烦。即然强攻偷袭

都不行那就强攻偷袭一起上。经过商量,队长决定,呼叫炮兵对敌人进行炮击,敌人肯定会进入掩体,我们尽量抵近敌人阵地,一旦炮击结束,不等敌人反应过来,我们立即发起进攻。大家都觉得办法不错,一边通过卫星加密通道呼叫炮兵(已经顾不上电磁暴露了),一边商量完善细节。我们小组位置位于敌人北方,分了三个小组,每个组六个人,从东、西、北三个方向进攻,南面就算了,如果绕到南面差不多要走五六公里的样子,时间上来不及。从呼叫炮兵到炮兵接到命令再调整射击诸元再到火箭弹飞越这一百多公里的距离,炮弹落地炸响差不多还要十多分钟。三个小组中的东西小组开始出发,准备进入战斗位置抵近预伏。队长一再叮嘱:各小组成员之间通信要保持畅通;小组的头儿要与上级(队长)保持通信畅通;抵近预伏时不要太靠前,毕竟我们的火箭弹飞了一百多公里,散布较宽,又不长眼睛认人,以距目标一千米为界,最好还能再退一点。北小组由魏光明任组长,已经带队向开阔地高点前进,两名狙击手和一个榴弹发射小组在高点为队伍提供远距离火力支援。队长和通信员在高点后下方指挥全局并担任高点警戒任务。

魏光明已经爬下了高点,而队长等留守人员并没有全部进入高点位置,人多器材多,怕出现剪影暴露。一切都只有等到炮击开始后才能进入。只有队长一个人拿着个望远镜爬上了高点东看看,西瞧瞧。

炮击都还没有开始,各小组的人都还在慢慢爬行。两个狙击手也向左右散开。而远处敌人好像有了什么动静,有几个士兵背上枪准备往外走,大概是那两个游动哨该到回去的时候了。真是急死人了。该死的炮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