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追踪 第十四章 决策 第十四章 决策

侃天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size][/URL] 第十四章 决策 (一) 杨劲波接到让他去成都军区接受任务的通知后,他心里感到纳闷。虽然他们的部队是属于成都军区管辖,但作为野战部队的基层军官,一般是不会到大军区直接接受任务的。不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也没有过多的猜测到底会是什么任务。他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79/


第十四章 决策




(一)


杨劲波接到让他去成都军区接受任务的通知后,他心里感到纳闷。虽然他们的部队是属于成都军区管辖,但作为野战部队的基层军官,一般是不会到大军区直接接受任务的。不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也没有过多的猜测到底会是什么任务。他把手头的工作向教导员和副营长交代后,自己就直接坐上军区专门来接他的吉普车。


到达通知规定的报到地点后,他才知道这里是军区情报部。军区情报部的一个副部长接待了他,简单地问了他几句后,就把他带到一个小会议室,说是总部的首长要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杨劲波越发奇怪了,总部的首长了解他这个小小的少校情况干什么?


“报告,山地旅特战一营营长杨劲波少校奉命前来报到。”看到屋里的一个身着便装的首长和一个身材高大的上校后,杨劲波赶紧向他们举手敬礼,并报出自己部队的番号和职务。


“请坐,杨劲波同志。我们这次专程来向你了解一下你的弟弟杨小波的情况,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那个首长说到。


杨劲波心里“咯噔”一下,阿爸的警告在他脑海里出现了。于是,他问那个首长:“我弟弟是不是做了什么危害国家的事情?”


“目前没有。”


“那他是不是有违法乱纪的行为?”


“也没有。”


“那我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因为我认为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们一家人都非常喜欢他。”


对于杨劲波的回答,刘宇早就料到了。于是,他决定把话挑明:“我现在不是了解他优不优秀的问题,而是首先关心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了弄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是你亲弟弟,我们牺牲了一个同志,一个同志受伤致残,还有几个人受了轻伤,代价太大了!”


这时,那个上校站起来说:“少校同志,我们都是军人。牺牲和负伤的同志也是优秀的军人,他们都是我们的战友。我们军人的职责是什么?是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我们的战友用他们的行动,甚至生命做到了这一点。希望你也能够像他们一样,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牺牲个人和家庭的利益。”


听到这里,杨劲波的脸色发白,他说:“请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刘宇的示意,王大维把曼谷发生的事情给杨劲波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并给他出示了素拉旺的生前和死后的照片。杨劲波仔细地观看了素拉旺生前的那些照片,没错,这就是自己的弟弟,尽管在发型和衣着上与以前不同了。看到和听到这一切,让杨劲波感到非常的痛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那个不争气的亲弟弟会走到那个地步,这使他很内疚。


“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们,但希望你们不要把我亲弟弟的这个消息告诉我的家人,他们承受不起这个打击。”杨劲波要求说。


“可以!我们也了解到,你的家人都是我们国家的好公民,我们非常尊重他们。”刘宇表态到。


接下来,杨劲波把他知道的现在这个杨小波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他们。当杨劲波说到现在的杨小波的来历以及和他们家关系时,刘宇插话道:“既然他说他是印尼的华侨,你们知不知道他家里的具体情况?比如说,他在印尼住在哪里?他的家人情况等等?”


“不知道。因为他有恩于我们家,因此我们全家人不愿意再给他增加痛苦了。”


在听到杨劲波叙述这个杨小波超强的记忆力时,刘宇和王大维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如果这个杨小波就是目标的话,那么从他们目前掌握的情况看,还没有了解到这种现象。而且,还不清楚,他是否还有别的什么本领?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对于杨劲波反映杨小波有很大力气的这个情况时,刘宇和王大维并不感到奇怪。如果他们把已经了解的一些情况告诉杨劲波的话,那他会对他的这个弟弟怎么看呢?


说到这个杨小波对中国六十年代以前的历史比较熟悉,以及他的那些以前衣着打扮时,刘宇和王大维也疑惑不解。尽管他们也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但那时毕竟他们的年龄太小,印象不深了。


当杨劲波谈到那双奇怪的“回力”牌球鞋时,刘宇和王大维交换了一下眼神。“你能肯定你阿爸看到的是一双回力牌球鞋吗?”刘宇再一次强调的问了一遍。


“是的。我阿爸对我说,在六十年代,他也曾经有过一双这样的鞋。因此,他对这种鞋的印象很深。”


刘宇和王大维现在已经基本肯定,这个杨小波就是他们一直在苦苦追踪的目标了。


杨劲波把他所知道的情况都说完后,刘宇安抚他说:“其实,你现在的这个弟弟,我们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我们认为他是一个人才。如果他能够为我们国家效力的话,我们会重用他的。不过,这个情况属于国家机密,希望你能够保守这个秘密。不管什么人,包括对你的家人在内,都不要把我们了解杨小波的这些事说出去。你是一个军人,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刘宇当然不能告诉杨劲波事实的真相。否则的话,这个秘密泄漏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杨劲波以军人的名义承诺后,刘宇对他说:“杨劲波同志,我们准备把你调到总部机关工作。不知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杨劲波以为沾了他这个弟弟的光,心里很高兴。他回答到:“我是一个军人,服从上级安排。”




(二)


和杨劲波的谈话结束后,刘宇让军区情报部的那个副部长进来。他吩咐到,杨劲波要调到总部机关工作,请军区立刻把杨劲波的关系和档案交给他。另外,杨劲波在这里待命,由军区负责安排他的工作交接和生活等等事宜。


等军区情报部的那个部长把杨劲波带出去后,刘宇和王大维简单商量了一下。刘宇决定,他自己立刻回北京汇报这个情况,王大维留在这里继续和杨劲波交谈,看看能不能还了解一些情况。现在他们已经清楚,他们的目标已经基本确认,以后该怎么做必须由中央来决定,他们是没有这个权利的。


带着杨劲波的档案材料,刘宇飞到了北京。罗主任听了他的汇报后,也感到这事非同小可,他让刘宇在北京待命。几天以后,刘宇接到罗主任亲自打来的电话,让他立刻到他的办公室去。


见到刘宇后,罗主任二话不说,带着他乘车去中南海。到了那里,他们被安排在一个房间里等候。过了不长的时间,他们被人带进一个会议室。一进会议室,刘宇看到坐在里面的几个人后,他不禁头脑发晕,这不是中央的几个常委吗?


他们进到会议室后,身兼中央国家安全协调办公室主任的那个常委把他们向其他常委介绍到:“这位是我们国安办的罗副主任,大家可能都认识。这位就是国安办宇组负责人刘宇,小刘同志。”


看着刘宇有些局促的样子,主席发话说:“请你们坐下吧。这次把你们召来,是我们这些常委们想听听你们这些在一线工作同志的看法和意见。你们给中央的报告我们已经看过了,但常委们还有一些问题想当面问问你们,以便我们决策。”


总理第一个发问:“你们的报告结论是,这个人可能是天外来客。所以我想了解你们做出这个结论更详细地依据。另外,有没有可能是其他国家派到我国的人呢?虽然你们在报告中已经否认了这一点,但我还是要知道你们更进一步的理由。”


罗主任等总理问完后说:“这个问题我来回答。首先,我要从几个方面来说明我们的这个结论。第一,从这个人出现后留下的很多证据和现象来看,这些都不是我们现在人类可以达到的。这些证据和现象,我们在报告中已经一一列举了,我在这里就不重复了。”


“为什么说这些现象是我们人类目前还不能做到的?我在这里仅仅举一两个事实。射杀野象的光波已经被科学家确认是一种我们还不了解的粒子波,而且,我们的情报也证明,美国人的结论也是这样。如果说,当今世界科技最为发达的美国也这么认为,我们只能判定这是外星球带来的武器。因为,即便是其他国家发明的这种武器,在学术理论上和科技上中美两国不可能不知道一点的。”


他停了一会继续说:“还有那双神秘的鞋,两个人都拿不动,尽管这两个人只是成年女性。能够穿着这种鞋翻山越岭,甚至可以跳到几米高的峭壁上,这是我们人类能够办到的吗?我们也曾经想到过是不是现代高科技的结果,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


“我要说的第二个依据是,这个人出现在我国已经一年多了,据我们了解,除了杀死一头野象外,他没有做出任何有害我们国家的事情来。如果他是其他国家派到我国的间谍或是什么执行特殊使命的人,那么他不可能没有一点什么动作。既然他有着那么高强的手段,让他蛰伏在西双版纳这么一个偏僻地方半年多的时间,我想哪个国家的情报部门都不会干这个傻事的。”想到罗主任就是我们国家情报部门的头头之一,常委们会心地笑了一下。


罗主任继续补充道:“另外,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通过各个情报口了解世界上主要国家对这件事情的反应。除了美国有所动作外,欧盟和俄罗斯只是把这当成一种科学现象在研究,日本也只是从光学的领域在收集有关情报。总的来看,好像各国还并不知情。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排除了这个人是外国派来的可能。”


“第三,这个人已经向太空发射过几次神秘的光波,也就是凭着这一点,我们才能找到了他。我们美国的同行也在极力找他,可惜他们至今还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当然啰,我们能够比美国先行一步找到他,是因为我们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罗主任颇为得意地说到。


“既然是向太空发射这种神秘的光线,所以我们说他可能是天外来客,而不是从地缝里冒出来的。”罗主任的这句幽默的话,把常委们都逗笑了。


“第四,关于他的来历。根据他现在的哥哥提供的情况,我已经安排我们在印尼的人全力寻找有关线索,但我对这不抱希望。但在他现身我们国家不久,在那个地方就发生了7·3级的地震,这是不是偶然发生的现象呢?”


罗主任提出的这个假设让常委们都在深思,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太可怕了。


罗主任说完后,那个身为军委副主席的老军人问刘宇:“小刘同志,你看我们能不能接触一下这个人,试一试是否可以找到能够制服他的办法来呢?你在一线工作,最有发言权。”


刘宇有些惶恐不安了,这种国家最高决策会上,他怎么能够随便发表他的看法呢?主席看到刘宇的这个样子后说:“小刘同志,你就直管说出你的看法来,即便说错了也没有关系。”


“那我就把我的看法说一下,供领导们参考。我们现在只不过刚刚确认了我们追踪的目标,在他的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我们还不知道。我个人认为,目前还不能对他做任何一点有关方面的尝试,因为这个后果我们还无法想象。现在,他还没有做出任何危害我们国家的事情来,我认为他对我们没有恶意,至少目前是这样。如果,我们对他有什么举动,万一触怒了他,我都不敢设想会发生什么事情来。比如说,那个神秘的粒子波武器,我就不知道我们国家是不是能有什么防范的措施?”刘宇的分析让常委们频频点头。


总理这时问道:“小刘同志,假设他就是天外来客,你能不能评估一下他可能会给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社会安定以及国家安全带来什么样的危险呢?”


“哎呀,总理,您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我没有能力回答您这个问题。不过,我个人有个想法。现在,这个人好像对我们没有恶意,我们不仅要想办法防范可能出现的危险,是不是先可以尽力弄清楚他来我们国家的目的。如果我们能通过我们调查分析知道他的目的,证明他确实对我们国家没有恶意,并且有意识给他提供一些帮助,说不定还能为我们所用呢?”


主席听到这里,以非常赞赏的口气对刘宇说:“小刘同志,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们会加以考虑的。”


以后,他们又回答了常委们提出的几个小问题,主席让他们出去在外面等候,等常委会做出决定后再让他们进来。




(三)


在外面屋子等候的时间里,刘宇和罗主任直管闷着头抽烟,他们在想中央的这些最高层的领导人不知会有什么决策出来。对于他们这些具体执行这些决策的人来说,莫过于要深刻理解领导们的意图。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好中央赋予自己的任务。


过了很久,他们才被又叫了进去。作为他们直接领导的那个常委对他们宣布了有关他们工作的决策:“我代表常委会宣布一下有关你们工作的决议,听完后,你们可以发表你们的意见。如果确实有必要的话,对你们所提的意见,我们可以当场拍板解决。”


“第一,宇组马上投入到对我们称之为幽灵的那个人全面监视工作中去。在这里我想提醒你们,这个全面监视是在不能惊动幽灵的前提下进行的。你们要在全面监视的过程中,想尽一切办法弄清楚他到我们国家来的目的。为了做好这个至关重要的工作,常委会决定调集全国各种有关专家组成科技,社会,安全,心理等咨询小组指导宇组的工作,评估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及其影响。当然,这些小组只能了解他们所负责的事宜,而不能了解全面的情况,这一点提请你们注意。”


“第二,国安办要协调各个情报单位对宇组工作的支持,包括情报,技术,后勤等等方面。由于宇组现在是属于最高保密单位,他们的活动不为人知。因此,协调工作非常重要,避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和冲突。”


“第三,为了应付由此而造成的突发事件,中央决定成立专门的应急指挥小组,由总理担任组长,我为副组长。我们的原则是在事件发生时,要把它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不要由此而引起全国范围的恐慌。因此,你们一定要提供我们可靠情报,以便我们采取行动。”


“第四,尽管幽灵现在对我们没有恶意,为了防范于未来,我们决定有关这件事的所有一切都作为国家最高机密处理。常委会决定由我主持这件事情的保密工作,老罗负责具体执行。”


“第五,对于幽灵的活动,只要不是严重影响国家安全,原则上不要限制他。中央决定,要让这个幽灵充分感受到我们的善意,有条件时可以想办法让他理解我们的意图。”


“以上就是常委会对你们的要求,如果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我们当场解决。”


罗主任和刘宇听完后,想了一下。刘宇看了看罗主任,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主席看到他这个样子对他说:“小刘同志,有什么就说出来,我们可以当场解决嘛。”


“是这样的,现在美国情报机关也在介入这个事情。如果他们了解到事情真相,由此激怒幽灵而嫁祸于我国该怎么处理?”


主席想了一下说:“如果真的有这样事情发生的可能,我们一定要在这之前不惜一切代价把它粉碎。我要强调的是要争取在事情发生之前,而不是等事情发生后。你们看看这样行不行?”常委们都点头表示赞成。


罗主任这个时候说:“幽灵在西双版纳呆了半年多,那里地广人稀问题还不大。现在,他到广东打工,那里是经济发达地区,人口稠密。我担心天长日久,总会闹出一些事情来的。常委会能不能授权我们,想办法让他到国外去。”


总理对罗主任笑着说:“我说老罗啊,你这是想把幽灵当成祸水引到外国去吧?想法是好的,我看实际操作起来很难。如果祸水没有引到国外,而是流到了国内,那就麻烦了。我看现在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在刘宇他们要离开时,主席对他说:“小刘同志,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可你们宇组的全体同志却有家不能回,与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断绝了往来。为了我们国家的利益,你们和你们的家人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这里,我们对你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亲切的慰问。希望你能把我们这个意思转达给你们每一个同志。”


刘宇谢过中央领导对他们的关心后,和罗主任一道离开了中南海。




(四)


回到国安办,罗主任和刘宇就宇组下一步的工作安排进行了磋商。罗主任首先说:“小刘啊,中央对我们工作指示的精神,我们一定要充分领会。在具体贯彻中央指示的过程中,我看要抓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第一,和你们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目标已经确认,你们宇组要立刻赶到广东去,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基地。不过,在西双版纳他的家乡,要留下人监视他的家人。要在监视的过程中尽量能和他的家人建立良好的关系,通过和他的家人接触获取他的更多秘密。当然,这一切要千万小心,不能让他们感到一点我们在监视他们迹象,否则后果严重。”


“广东的基地建设应该马上完成,因为我回去后就会立刻组织我的人赶到那里去的。”刘宇提出了他的要求。


“这一点你放心,我会让这里的人马上赶到那里建立你们的基地。我想,这个基地放在广州市比较好,那里有我们现成的办公地点,不需要做多大的改动。还有,那里离幽灵现在的地方不远,交通便利,离他近了反而不好。”


看到刘宇点头同意他的安排后,罗主任继续说到:“第二,这次对幽灵的监视与以往不同,不要试图使用窃听器,安置近距离摄像头以及一些电子监视设备等等。因为我们不清楚天外来客有没有什么反侦察的能力,万一让他知道了我们在监视他,情况就糟糕了!因此,你们必须采取最原始的方法,让我们的人直接以非常自然的身份接近他。你一定和你的人说清楚,接近他的目的首先是要取得他的好感,了解他的秘密放在其次,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


“第三,我马上从各单位抽调一批外围工作人员,加强对你们宇组的保护力度。在这里,我告诉你一个情况,美国的那个同行也来到了广州,目的非常明确。你要特别注意你们已经在他面前现过身的同志,一旦他看到了他们,很快他就会明白的。”


刘宇问道:“要是真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罗主任眼里立刻出现了一种凶狠的目光:“立刻干掉他!善后的工作由外围的同志处理,你们就不用管了。不过,尽量不要发生这样的事,否则,他们会派更多我们还不掌握的人过来,那样我们会更麻烦。”


“第四,与中央各个专家小组的咨询,指导的工作你们就不要出面了,有什么问题告诉我,由我来安排。如果确实有必要由你的人来询问,那也得化妆后才能进行。我就暂时说这几点意见,你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那个杨劲波怎么安排?我个人的意见是,这个同志值得我们信任。如果他能够和我们合作的话,可以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因为他是幽灵现在的哥哥,我们的人再怎么样接近幽灵,也没有他这个条件。”


“我打算把他安排在总参二部工作,这样也符合他的军人身份。对于他的使用,我要亲自对他进行考察。如果能达到我的要求,我会对他进行必要的训练。不过,他最多只能从事外围工作,不能进入宇组。”


“我打算让黄丽打入幽灵的父亲杨校长的学校,但她一个女同志长期单身在那里工作不符合情理。我了解过黄丽的爱人也是云南安全厅的特工,而且,他们现在还没有孩子,如果能安排他作为小黄的掩护倒是不错的选择。你看这样行不行?”


“可以。不过我要对他进行必要的考察,如果他合符要求,可以作为外围人员。我可告诉你,由于宇组现在的成员保密的级别太高,你们和你们的家属做出的牺牲太大,原则上我们不增加宇组的成员。当初把你们的保密级别提升,也是没有办法,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也不可能知道这个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五)


经过几天的反复考虑和思索,刘宇终于有了一个计划和安排。在和罗主任磋商后,他基本上同意了这个方案。带着他的这个方案,他回到他们在西双版纳的基地,并立刻召集宇组全体成员开会。


在会上,他把现在所掌握的情况和大家说了一下。在此之前,也只有王大维清楚这个情况,但他没有得到刘宇的许可,没有告诉组里的人。听到刘宇的介绍后,大家很兴奋,毕竟他们苦苦追踪的目标现在终于浮现出来。


接着,刘宇向大家传达了中央的指示精神并组织大家讨论。因为他明白如果不让大家领会中央的精神,那么在他们的具体工作中就会产生误差,由此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另外,他也把罗主任对他们工作的一些要求向大家传达,并宣布这要作为宇组今后具体工作时的纪律来贯彻执行。


接下来,刘宇对宇组的每一个人的工作进行了安排:“我现在把组里每个人的安排宣布一下。黄丽,你的任务是打入百盛勐昆希望学校,要千方百计和杨小波的家人保持接触,取得他们的信任和喜欢。我的要求是,要通过你的有效工作来获取杨小波的更多的秘密。为了掩护你的工作,组织上安排你的爱人小高作为外围工作人员和你在一起。你们的掩护身份是省里下放这里的支教老师,但你们千万不要曝露你们的身份,否则问题很严重。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自己的爱人和她一起工作,小黄高兴极了。她知道,宇组的其他人,包括头在内,现在都不可能和家人团聚。她说:“我感谢组织上的这样安排,我和我的爱人保证完成组织上交给我们的任务。不过,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当过老师,恐怕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这个我已经考虑到了。我们将在其他地方的乡镇学校由我们的人对你们进行强化训练,你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熟悉教师工作。你们两个都是大专以上的文化水平,当个小学老师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小高不过是外围人员,宇组的纪律你可是知道的。”


“放心吧,头,我家的小高也是搞安全工作出身的,不该他问的,他不会问,这些道理他明白。再说了,我在宇组也工作了这么长的时间,我知道我所了解的情况会是多么的重要。我已经宣誓过,至死也不会泄漏这个秘密的!”小黄的话引起大家的共鸣。


“好,我现在宣布一下其他人的工作安排。除了小黄以外,其余的人明天随我一起去广东。候琴,李小可,黎星星,范利文,你们作为第一批接近杨小波的人选,不管采取什么办法要尽量接近他。之所以这样安排,是考虑到你们都是年轻人,和他比较容易接近。”


“不过,由于我们宇组的特殊身份,只能由外围人员通过间接关系引进百盛公司,而不能直接安排进这个公司。否则,会暴露你们的身份。这个公司是个香港企业,用人是需要进行考核的。所以,你们能否进入那里工作,我说了不算。在这里,我要向你们宣布一下,谁能考进去,并能够最接近他,我向中央为他请功。”刘宇使用了激将法。


范利文急不可待地说到:“我堂堂的一个清华毕业生,要是连一个这样的服装企业都考不进去,我一头撞死好了。这头功非我莫属。”


“我看未必是这样?我看资料说,这个杨小波在业务部工作,而业务部大量从事进出口贸易。我这个学外语的转行搞外贸优势比你大,你清华毕业的又怎么样?”黎星星不服气的说。


刘宇赶快打圆场说:“好了,好了,你们不要争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不就知道了?不过,我可跟你们说好了,你们不能说是清华和军事外语学院毕业的,这也太不符合那里的环境了。”


“头,我是警官大学毕业的,如果让我打入一个犯罪团伙,或是一个黑社会什么的我没问题。可让我考进一个服装企业,我没有把握。”李小可这样说到。候琴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忧。


“我说过非要你们进入百盛公司吗?我的意思是谁最能接近杨小波,并能取得他的好感,谁就能立功。我不管你们采取什么方法,只要能接近他,并取得他的信任就算成功了。上级也强调,接近他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当然啰,能够考进百盛公司最好了,这样接近他的机会更多。还有,你们两个必须有一个人能够接近他,因为你们年轻女孩对他也许更有吸引力。”


听完头的话后,他们四个人都在酝酿自己的方案,年轻人的争强好胜的本性,让他们都在想怎么能够争取到这个头功。


刘宇这时对邢治国说:“老邢,为了发挥你的优势,我打算让你到香港办一家贸易公司,与百盛制衣公司发生业务联系。通过业务往来和杨小波搭上关系,并通过百盛公司间接了解他的情况。”


邢治国一听高兴了,他眉飞色舞地说:“我在香港工作时,曾经以贸易公司作为过掩护,做贸易我可是轻车熟路了。”


刘宇又对胡丽娜说:“胡大姐,你是搞外交出身的,暂时还没有什么直接接近杨小波机会。我考虑你现在以邢治国太太的身份出现在社交场合,想办法和百盛的高层拉上关系,说不定通过他们了解到杨小波的情况。从我们现在了解的情况看,百盛公司大老板的女儿,也是百盛制衣的总经理助理,她非常器重杨小波。你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没问题,搞社交是我的强项。”胡丽娜非常自信地说到。


“有个情况我要提醒你,我们的那个美国同行也在这里活动。你这个云南外事办的主任接待过他。为了避免他发现你,你最好改变一下你的形象。当然啰,我也会安排外围的同志保护你的。”


“对了,还有你黎星星,你在我们那个同行的身边担任翻译,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你有可能在杨小波身边工作,因此,你要尤其注意这个问题。只要你感觉有暴露的可能,马上要通知我,以便我采取行动。不过,你和胡大姐的情况不一样,你可以被认为跳槽到这里工作,从道理上说的过去。所以,你个人即便是遇到这个情况,千万不能擅自行动。”


刘宇接下来安排到:“老屠,你搞了多年的刑事侦察工作,经验丰富。现在,让你担任行动组的负责人,成员有王大维和路通。大维现在我不担心,可路通长年经过的是野外训练,不能适应现在的城市行动的需要。因此,我考虑让路通到广州市公安局的特种警察大队训练一段时期。还有,你们三个要尽快学会一些常用广东话,这样对你们的行动会有好处的。你们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没问题!”“很好!”他们纷纷表态说。


刘宇对路通说:“还有,我们美国同行见过你这个肇事司机,你可要注意千万别暴露了。上级指示,只要我们的同行接近杨小波或我们已经暴露的人,可以将他击毙。不过,尽量不要把事情闹大了,能不采用这种极端的办法最好。”


刘宇这时对张讯说:“老张随我一起,协助我安排外围同志的工作。不过,你要详细了解杨小波的情况,必要时以老知识分子的形象和他接触。我想,这应该是你的强项,你宽阔的知识面肯定会有用场的。”


张讯笑着点头,赞成刘宇的看法。


“好啦,我的安排完了。大家看看还有什么问题?没有了?那就各自回去准备吧!散会。”刘宇最后宣布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