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三十九章 密谈

lovedxy2003 收藏 11 2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十九章 密谈 1948年7月24日,浙江奉化,溪口小镇。 天气是愈来愈坏了,自从蒋介Shi引退下野回到这里后,天气似乎就没有好过。前些天还是艳阳高照,这几日不知道着了什么邪,雨一直就没停过。瓢泼大雨中,中国政府(国民党政府)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手撑着雨伞,在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三十九章 密谈


1948年7月24日,浙江奉化,溪口小镇。

天气是愈来愈坏了,自从蒋介Shi引退下野回到这里后,天气似乎就没有好过。前些天还是艳阳高照,这几日不知道着了什么邪,雨一直就没停过。瓢泼大雨中,中国政府(国民党政府)驻日本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手撑着雨伞,在侍从的引领下向蒋介Shi的书房走去。

侍从把朱世明领到滴水屋檐前站定,说:“朱团长,请稍等片刻,我去向总裁通报。”

朱世明颔首致意,说:“有劳了。”

侍从也不理会他,把雨伞靠在墙上,脱下雨靴换上旁边的鞋子径直进去了。朱世明收起雨伞甩了甩上面的水,然后把它靠在了滴水屋檐的墙壁上。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又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干了溅在脸上的雨水,战后恭敬地站在哪里等候召见。

朱世明是7月20号接到蒋介Shi的电报的,老蒋在电报里要其尽快回国,说是有要事相商,而且告诉他不能在南京停留,径直前往奉化溪口。朱世明接到电报后立刻将手里的工作做了安排,安排回国的事宜。由于从福建到上海一带的空域都被GCD空军封锁,他选择了坐船。7月21号,朱世明乘坐中国船舶公司邮轮“上海号” 从横须贺港出发,在海上漂泊了两天,终于余7月23日到达了上海吴淞港口。

然而时机就那么巧,那天上午李宗Ren恰好从南京赶到上海拜访夫人宋庆龄以及张澜、章伯均、张东荪等民主人士,请求他们出山为国共和谈出谋划策。李宗Ren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说朱世明已经回国,于是赶紧派人过来邀请朱世明前往叙旧。朱世明虽然心中十分的不情愿,却也不好驳了李宗Ren的面子,勉强前往李宗Ren的住处拜访了这位还没坐热宝座代总统,等赶到奉化蒋介Shi的老家的时候,已经是23日晚上了,于是他只好在第二天赶往溪口拜访蒋介Shi。

不知道蒋介Shi是不是有意给自己颜色看,足足在滴水屋檐下站了,朱世明才看见蒋介Shi的侍从副官从屋子走出来。

“朱团长,总裁让你进去!”

朱世明赶紧换上鞋子跟在侍从副官身后,走进了屋子里。来到蒋介Shi的书房面前,侍从副官推开了门,示意朱世明自己进去。

朱世明狐疑地走进书房,正好看见端坐在书桌后面看书的蒋介Shi。朱世明怕打扰到蒋介Shi,于是就站在书桌前方等候。而蒋介Shi似乎也有意要谅他,把整本书看完了才放了下来,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朱团长?”老蒋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正对着自己笑的朱世明,“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出声?”

朱世明显然知道老蒋这是在做戏,脸上却笑道:“来了已经有一阵子,看见总裁正沉浸于书香之中,故不忍打扰。”

“国家正处于多事之秋,中正夙忧夜寐,难得有时间休憩一下,还是启汉(朱世明字,杜撰)老弟体谅我啊!”蒋介Shi感叹了一句,笑呵呵地招呼朱世明坐了下来,又吩咐侍从为朱世明端来了热茶。

朱世明坐了下来,说道:“多谢大总统!”

蒋介Shi接连摇手,说道:“如今中正已正式引退下野,大总统三字再也承受不起,启汉莫要弄错了。”

此乃天赐良机,不趁机表明自己的衷心更待何时?朱世明当即站起来,大声地说道:“在卑职心中,您永远是我们中华民国的大总统,任何人都取代不了您的地位!”

这个马屁显然受用,蒋介Shi打了两个哈哈,假装批评了朱世明两句,然后问道:“听说你在上海拜访过德邻(李宗Ren字)兄,不知可有此事啊?”

朱世明显然被吓的不轻,他掏出手帕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卑职也不知是何缘故,刚下船不久就有两个手持副总统拜帖的人,说副总统听说我从日本回来,想找我叙叙旧。”

蒋介Shi也不纠正朱世明称呼李宗Ren“副总统”的错误,继续问道:“那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啊?”

“副总统向卑职说明了这次来沪的目的,通过策动京沪一带的教育界领袖和社会贤达,联合一些民主同盟和小党派的人士组成一个人民代表团,试探中共的反应,卑职则向副总统汇报了军事代表团在日本的一些情况。”

蒋介Shi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嘴里却骂道:“国军主力已被摧毁,党国失败已经不可避免,李德邻不思争取美援恢复经济、制止通货膨胀,也不思收拾民心、谋求内部团结以阻止共军渡江,却反而一门心思谋求和平,简直是岂有此理!”

朱世明心中鄙夷不已,心道:“现在你才知道党国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为什么不早点采取有力的措施挽救呢?”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除非他不想活了,朱世明脸上的神色愈发恭敬。

蒋介Shi抱怨了一会儿,接着又问了一下日本的情况,然后对朱世明说:“这次叫你回来,主要是两件事,一是招聘日本教官,二是替我在日本找一个住处。”

朱世明心中剧震,难道蒋介Shi想逃亡日本?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如果李宗Ren与GCD和谈成功,依照GCD开出的条件,国内断然没有蒋介Shi的立足之地;如果和谈失败,GCD进军江南,自己也只能逃亡海外。你说海南岛,连离大陆那么远的台湾都被GCD拿下来了,更何况与大陆只有几十公里宽的海南岛,因此选择一个地方作为自己的最终落脚点对蒋介Shi来说是当务之急。

逃亡的地方虽然不少,但就蒋介Shi中意的来说只有两个:美国和日本。去美国优势有二:第一、夫人宋美龄在美国留过学、在哪里生活了多年,说的一口标准的英语,而且夫人在美国政军两界颇有人缘;第二、四大家族在哪里置了大量的产业,过去居住十分方便。唯一的缺点就是自己不为美国政界要人所喜,作为流亡者过去恐遭奚落。

第二个选择就是去日本,他早年在日本求学,在哪里呆过几年,懂得日语,熟悉日本的社会和风土人情,再加上他在战后顶着压力释放了一批日本战犯,日本人对他很感激。他自信如果选择逃亡日本的话,肯定会受到日本人的欢迎。

蒋介Shi继续说道:“这半年来,我们在东北、华北和中原战役中遭到重大的挫折,很大的原因是国军战斗力不强,没有杀身成仁的精神,战斗一打响就纷纷逃跑投降,这两年的战斗充分说明我们国军在军事训练和思想教育方面的力度不够。你返回日本之后,将我们释放的日本军官一一造册登记,依次去拜访他们,聘请他们作为我们的军事教官,用他们的‘武士道’精神武装国军的头脑,训练反共军队……

朱世明心中长叹一声,看来大总统真的是穷途末路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去聘请日本高级军官来做教官,那些被释放的日本军官,那一个的双手不是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虽然明知道蒋介Shi的做法会引起非议,可是朱世明也没那个胆量反驳。

嘱咐好聘请日本教官的事宜,蒋介Shi又吩咐朱世明在日本东京给自己找一个住所,要求“房子最好在东京市郊,既不能太热闹,也不能太偏僻,但周围的环境、风景要好,还要比较的安全,大小以住20人为宜”。

朱世明一一记了下来,说自己回日本后马上办。

“一切就拜托启汉老弟了!”蒋介Shi站了起来,对朱世明说道。朱世明知道这次召见结束了,也赶紧站了起来。

蒋介Shi亲自送朱世明到门口,再三嘱咐他这两件事情要高度保密、不能向任何第三人透露,朱世明连忙答应下来。

“大总统,卑职一定遵照您的吩咐把差事办好,您请留步!”朱世明对蒋介Shi鞠了一躬,换上自己的皮靴,撑开雨伞告辞了。

“嗯,慢走!”蒋介Shi点了点头。

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将书房前面处于迷蒙雨幕中的花园照的呈亮,只见花圃之中前些天还昂首挺胸开的灿烂的几株葵花已经被风雨吹倒在过道上。朱世明蹲下身去将已经凋落的葵花扶起来搭在花圃上,茎顶的花盘已经看不清是什么颜色……

看着朱世明的身影消失在书房外的雨幕中,蒋介Shi就返回了自己的书房,刚坐下,国防部保密局副局长毛人凤就走了进来。最近毛氏整日奔波在上海和溪口之间,积极策划暗杀李宗Ren。如果不是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从蒋介Shi口中得到确切的命令,哪怕李宗Ren十条命都完玩了。

“委座,卑职奉命从上海连夜赶回!”

“辛苦了,”蒋介Shi指了一指沙发,“听说德邻到了上海,都干了些什么啊?”

“代总统昨天上午赶到上海,下午依次拜会了夫人(宋庆龄)、张澜、章伯均和章士钊,邀请他们出面组团去北平同GCD进行和谈,晚上举行酒会招待各国驻沪领事,并于宴会结束后会见了朱世明。”

蒋介Shi若有所思,问道:“夫人他们对和谈的事情怎么看?”

毛人凤说:“他们对代总统倒是十分的热心,但一说起和谈,每一个讳莫如深,似乎不抱任何希望……”

蒋介Shi苦笑道:“如今党国形势万分危机,败亡似乎只在旦夕之间,他们自然无心来烧我们的冷灶了。”

“卑职已暗中探知李主席(李济深)已经决定离沪,传言是去参加中共在北平召开的政协会议去了,委座你看是不是……”

蒋介Shi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良久才睁开,摆了摆手说:“算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过了一会儿,蒋介Shi才缓过神来,继续问:“德邻既然已经组团去北平和共党和谈,想必制定了所能接受的谈判底线,你们得到什么消息?”

“代总统为和谈拟定了五条要义:第一、政府同意以政治的方法解决国内各问题;第二、双方组织正式的代表团进行谈判;第三、和谈期间停止一切军事行动;第四、国家建设应遵循政治民主、经济平等、军队国家化、人民生活自由的原则;第五、外交方针应遵循平等互惠的原则……”

蒋介Shi鼻子里哼了一下,李德邻就凭这五点和谈,你当人家GCD是傻子啊!试想在北伐期间,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在屡败之余,要求进行和谈,组建联合政府或者划疆而治,我们又肯不肯呢?

即使和谈最后侥幸成功,也跟无条件投降差不多了!

“委座,卑职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看着蒋介Shi紧蹙着一张脸,毛人凤的心思活跃起来,这可是让最高领袖刮目相看的最好时机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话不能讲?”

毛人凤不无叹息地说:“如果美国人愿意出兵就好了!”

“要想让美国人出兵,谈何容易!”这个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他早就想到了,而且他还不只一次表达希望美国出兵的意望,但美国大兵的到来依旧是遥遥无期。虽然受到6月下旬国府海空军全军覆灭、中共偏师攻占台湾的刺激,美国政府在7月份的那次大动作表明有派兵的意向,但也只是把在菲律宾的舰队派到北部湾,赠送一批飞机军舰给自己而已。如今美国那庞大的舰队已经在北部湾和南海之间悠转了半个多月,丝毫不肯向东挺进。

毛人凤说:“要让美国人出兵也不是没有办法,美国人不愿意出兵,那是因为中共目前还没有触犯到美国的利益……”

蒋介Shi的眼睛亮了起来。

毛人凤继续说:“中共目前都还小心翼翼地在苏联和美国之间搞平衡,努力维护其和美国从抗战后期建立起来的关系,通过和苏联保持距离来获得美方的好感。哈尔滨事件之后我们就可以从中共所施行的政策之中,尽管有着很深的苏联影子,但其中又有着很大的不同。最近中共高层又在制定一个有关经济特区的计划,传说要按照资本主义的规矩来建设社会主义……中共正努力向美国表示友善,而美国为了自身在中国和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利益,也不愿意的得罪中共,卑职有个想法,或许几次不惊异的意外,可以让美国人骑虎难下,最后被迫出兵……”

窗外的雨下的正急,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