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他们五个人的战斗队伍过于庞大,第一次参战的年轻人无法不紧张,他们慌乱急促的脚步声惊动了懒洋洋在前面散步的对手。他们本来可以不露声色地接近目标,但刘成这时候还不太善于组织一次完美的行动,他从前总是单兵做战。刘志回头一看,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这个表情刺激了后面追赶的年轻人,立刻亮出了手中的武器:都是两尺左右的铬钢和铁条。刘志只犹豫了一秒种----他看见面色狰狞的古先勇就明白了一切,看见横眉怒目的刘成就放弃了抵抗,终日黑道打滚养成的机警拯救了他,他反应太快,他的反应也出乎刘成他们的意料。他撒腿就往旁边一条小巷逃跑。他没有选择直接奔向批发市场的前方做为逃跑方向,他以为前方一定有伏击。黑道经验帮助了他,同时也让他失去了可能存在的反败为胜机会。他的速度惊人,留下还有些发呆的他的兄弟和那位无辜负的人滞留了进攻者,同时也成为牺牲品,冲在最前面的三个年轻人冲着这两个倒霉蛋发起进攻,如果他们足够成熟,他们这时候应该直接丢下这两个无用的战果追击刘志的。三个人第一次攻击,两个倒霉蛋就很知趣地配合倒下,避免了更大的伤害。古先勇的瘸腿影响了他的速度,刘成不屑于对这些无名小辈动手,一分钟后,两人浑身鲜血地倒在大街上,一动不动象两具尸体。其实,他们只是受到一些皮外伤。

“去市场。”刘成有些发楞。脸上的表情因为气急败坏而显得凶恶。最主要的进攻目标被逃脱了,他明白后果,但他这时没有选择。他带着三个精神兴奋的年轻人和古先勇奔赴批发市场,按计划跟苏威胜汇合。虽然,他们的计划一开始就已经出现了巨大的纰漏。

古先勇的精神也处于高度兴奋,这种兴奋更多的是紧张和忐忑,他明白逃掉了刘志的后果,但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所以他们在去批发市场的路上,他并没有因为瘸腿而拉下一步,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一分一秒都可能决定这一场战争的胜负。

苏威胜蹲在一个斜对货运部的货摊后面,装作似乎是在等人,眼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对面的目标。罗忠良坐在他的架车上,似乎是在等待雇主,他不用伪装。另外一位兄弟站在他的架车前跟他闲聊,丝毫不引人注目。三点左右,苏威胜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起来,按照正常情况推测,刘志会离开茶馆了,那么,这一场战争很可能已经打响,然而,他这位战争的最高指挥官,却象一无所知的盲人,对于战争的进程一点都不知道,他的眼光不停地在货运部和从城里来批发市场的方向之间游动。

突然之间,刘强出现在货运部门口,显得慌乱和愤怒,“代二神,把兄弟们叫过来!”他大声吼道。坐在门口椅子上一位身体剽悍,面相凶恶的年轻人弹起来,睡眼朦胧,还没有从午睡中完全清醒,“强哥,有事?”刘强恶狠狠的说:“大哥在文英街差点被古先勇这土贼打了,你带几个兄弟过去帮忙。大哥在交通路洞天商场门口等你们。”事实证明苏威胜的判断是正确的,刘强只会耍一些小聪明,面临关键的时刻,他依然懵懂,根本没有意识到敌人真正的战斗目的,或者说,是因为他半年来的一帆风顺蒙蔽了他,忽略了潜在的危险。苏威胜他们先失一分,胜利的天平已经向他们倾斜,可是由于他的低能,错过本属于他的机会。叫代二神的年轻人响亮地应了一声:“好!”转身招呼早已闻声聚集过来的五六个兄弟:“拿家什,跟二哥走。”几个人蜂拥进货运部,出来时每人手中都握住了一样用报纸包住的武器。代二神刚要走,突然说:“强哥,我们走了,你呢?万一他来找你麻烦?”刘强迟疑一下,“没事。你们先去跟大哥汇合,把那土贼打垮再说。找不到人就抄他妈的家!敢翻天了。这里还有六儿他们,我警惕一些,出不了事。”代二神点头:“好,强哥等我们回来。”带着一群人呼啸冲出批发市场。

刘强招呼代二神的时候,苏威胜心中一凉,他明白他的计划肯定出了差错。但令人痛苦的是,他现在不知道是在哪一环,而且差错有多大,应该采取什么补救措施。他悄无声息地挨到了罗忠良的架车旁,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地发生,看着代二神带着队伍离开,依然显得镇定自若,胸有成竹。他必须要给第一次黑道战斗的两位新手信心,虽然他自己也是新手。现在苏威胜充满后悔和痛苦,事情完全超过了他事先对局势变化的几种设想,他发现他的计划过于理想和完善,但生活总是充满意外。但是,他现在不能撤退,除非他接到他手下兄弟的通知,能够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