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7/

六 激 战 连 连

游击队的训练并没有完成就被鬼子的进攻就打段了…

虽说上次鬼子的清乡运动没有任何效果,反而死伤累累,外加累的要死,可鬼子并没有放弃,固执的认为上次失败的原因是作战目标错误,使用的战术不当,这次对付有固定地域防守的游击队一定可以完全消灭。可鬼子采用了完全错误的战术----分进合击。

由于鬼子上次没有找到想象中的大部队,反而受到小部队的袭扰,使鬼子错误的认为游击队只是有几十人的土匪武装,白马、黄石的丢失是维持会的无能。为了不让游击队的逃入深山中,鬼子把一个鬼子中队的兵力分成三个小队,再各自配备一个小队的伪军领路,在外围兜了一个大圈子后乘“品‘字型向根据地扑来。

这是游击队扩编以来对鬼子,对鬼子的第一次作战,关系到游击队员和老百姓的信心,以及将来军魂的铸造。刘知远和钟华知道情况的紧急,召集游击队所有的干部商量作战计划。

“鬼子来就和他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发话的是游击队猛将李虎。

“对,拼了…”“头砍下来,碗大的疤…”有些人应到,刘知远和钟华听了都皱了皱眉头,几乎都同时向对方看去。没办法,游击队的干部素质太差了,虽说进行了培训,那只是理论上的,真正能起作用的还是靠自己的领悟。

钟华不想事事当诸葛亮,想调动一下干部们的自主性,就向王大胆看去,“王连长有什么看法?”

本来王大勇在听别人议论,觉得自己刚来轮不到自己说话,可钟华点到自己的名字,只好说:“鬼子很厉害,人数又比我多,不如打一下,就撤到山里,利用熟悉的地形再把鬼子甩掉,乡亲们也…”本来王大勇与鬼子硬拼过知道鬼子的厉害,自己也是这么干的,可又怕有人笑话自己胆小,五大三粗的汉子说话却越说越小,最后根本不说了。

“很好,王连长说的不错,”刘知远作为一名参加过四次反围剿的老红军战士,当然不会傻的和鬼子拼消耗,“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看到刘知远撤的明确态度后,大家有纷纷献计献策的,有的说挖陷阱阻挠鬼子,有的说让乡亲们先躲躲…

钟华看到战士们的思维被调动起来,计划越来越严密,十分高兴,可不同意打一下就撤,坚持消灭一股鬼子…

“钟华同志,你为什么非要坚持消灭一股鬼子呢?虽然我们以前曾用这种方法打败过gmd反动派的围剿,可是现在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弱,根本打不过鬼子火力强大的任何一股百十人的日伪军,”刘知远耐心的做钟华的工作。

“老刘,我知道游击队的实力,如果我们合理使用战术还是有希望消灭一路鬼子的。这是游击队扩编后的第一次硬仗,老百姓们都在看着呢!为了振奋人心,也为了铸造悍不畏死的军魂,我们必须打赢这一仗。虽说我们上次打下三个据点,缴获了部分弹药和物资,可总有消耗完的时候,不消灭一股鬼子,我们怎么缴获。再说打死几个鬼子和成建制的消灭一部分鬼子是不一样的!”当钟华说道“打死几个鬼子和成建制的消灭一部分鬼子是不一样的!”的时,所有的人都疑惑的看着钟华。

“打死打伤几个鬼子,因为鬼子的精华---老兵仍在,最多鬼子休整几个月,补充几个鬼子,受伤的鬼子又大多都可以康复归队,这支部队就可以重上战场;可是成建制的消灭一批鬼子鬼子,就会使这个建制的精华---老兵永远的消失,即使鬼子抽调其他部队的鬼子重新组建,也会因磨和问题,而在短时间内没有战斗力,反而其他部队因抽掉太多的老兵而造成战斗力下滑(这就是抗战中,国军号称歼敌多少多少却始终未能抵制住鬼子的进攻,而美军在消灭日军几个师团后,日军始终无力反攻,直到最后的投降,主席‘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策略是十分正确的),”钟华娓娓的道来。

“再说,鬼子对我们的实力不了解,犯了分兵大忌,我们完全可以主动出击,歼灭一股敌人,再快速撤离,既振奋了人心,又震慑了鬼子和汉奸。我们必须看到鬼子的性格十分顽固,一旦被消灭一股鬼子,有可能会面对鬼子的疯狂报复,如果鬼子长期坚持在根据地不撤退,那么我们的根据地就有倾覆的可能,所以缴获的物资是我们最后战胜鬼子的物质基础。”

“那我们也没有能力战胜三百多日伪军,”刘知远还是不放心的说。

“其实我们可以采用上次的那种零敲碎打的方法,利用我从美国带来的远程步枪(现代的狙击步枪,最远可以在1600米外射杀目标)在远处偷袭鬼子,逐渐改变力量对比,再一口吃掉最后的鬼子,”钟华一拳打在桌子上,坚定的说…

当鬼子来到根据地外围的时候,因为通讯的不便(当时鬼子的中队尚不配备电台,更别说小队了),致使赶到的时间并不一致,当西路鬼子赶到的时候,整整比其他两路鬼子早到了约一个小时,其他两路鬼子还在十几公里外,成了游击队桌上的第一盘菜…

抗战初期的鬼子战斗力强劲,鬼子居然骄横的没有放出尖兵,走在前面的是领路的一个小队的伪军。在鬼子看来几十个人的土匪武装是根本不敢主动袭击鬼子的一个小队(日军的一个小队有三个班和一个装备三个掷弹筒的掷弹筒班。共54人。一个班13人,包括班长、4名机枪射手和8名步枪兵。有一挺轻机枪,编制四人(指挥官、射手、两名携弹药的副射手),这四人是配备自卫手枪的,在战斗中有时也携带步枪(机枪射手除外);其余八名步枪兵,每人一支单发步枪。特别加强的部队中,加强班会多配置一个两人携带的50毫米掷弹筒。地方守备部队要稍弱一点)和一个伪军小队合计八十多人的队伍,根本就想不到会受到游击队的埋伏。

当鬼子的小队路过一片小山坡时,路旁的灌木从中和远处的小山坡上隐藏的一个个游击队员已把钢刀架在了鬼子的脖子上…

在山坡上埋伏的是钟华带领的游击队中长枪最多的一排,路旁在灌木丛里埋伏的是手持冷兵器为主的游击队主力,刘知远为了给游击队打气,不顾众人反对坚持带领主力进行冷兵器作战,无形中给战士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处小山破较平缓,距离大路约四百米,以三八大盖最佳三百米的射程来说并不是好的伏击场所,反而路另一旁十几米外的灌木丛却是最好的埋伏地点,为了引诱鬼子的进攻错误的目标,钟华选择了这里。

大路上的鬼子刚刚露头,还距离大约五六百米的时候,钟华带领的游击队就开了枪。

“愚蠢的支那土匪,他们以为距离如此远就能打败皇军吗”,带队的鬼子少尉看到远处正射击的几十个游击队员,虽然有个别的伤亡(钟华打的),但仍低声骂着,拔出指挥刀指挥鬼子沿大路向游击队冲来。鬼子的指挥绝对正确:在看到远处游击队的全部兵力后,在较安全的范围内迅速接近敌人并反击,可是忽略了路旁的灌木丛---在那里正埋伏着给鬼子致命一击的绝对优势兵力。鬼子绝对想不到,由于鬼子的残暴,游击队迅速扩大到二百余人。

一百多米的距离,鬼子很快就进攻到了灌木丛旁,可却是背对着埋伏的游击队,给游击队创造了绝好的机会。刘知远一跃而起,“冲啊,”带领游击队的主力扑了上去。

十几米的距离,十几秒内就冲了上去,鬼子根本就来步及掉转枪口开枪,游击队几乎没有伤亡的就砸在了鬼子的队伍上…

鬼子少尉刚想命令鬼子改变进攻方向,就被钟华一枪送回老家去了,机枪手急忙掉转枪口想压制游击队后续力量的跟上,也被钟华一枪击毙,再也无法抵制游击队的近身搏击…

血腥的白刃战快速而惨烈,往往在一个照面就决出胜负,要吗胜,要吗就被捅死。钟华作为现代的一名特种兵指挥官当然明白其中的诀窍,早就告诉了游击队员取胜的办法:双手握刀,刀尖向下,刀背向外,当鬼子刺出的时候,大刀用力荡开鬼子的刺刀并顺势劈下鬼子的脑袋,仅此一刀,简单实用(十九路军大刀队的绝招)。经过半个月的反复训练,战士们都练的纯熟,威风八面的杀鬼子。

当钟华率领的一排冲下来,鬼子的大部分兵力已经被消灭了,剩下的十几个鬼子也纠集在一起,背靠背,形成一个刺猬阵,在游击队的包围圈里与游击队僵持着…

而伪军在进攻山坡的时候冲在前面,当游击队从背后发起进攻的时候反而落在了鬼子的后面,当大部分鬼子被消灭的时候,看到大量手持大刀杀气腾腾的游击队员吓的早都跪下投降了。

钟华看到鬼子的刺猬阵,瞄准一名插小棋的鬼子伍长,“砰”的一枪把他给打死,刘知远也扬起受中的驳壳枪打死一名鬼子兵。鬼子枪里没有了子弹没法还击气的哇哇乱叫(抗战初期,鬼子拼刺刀还是严格按照鬼子《步兵操典》先退子弹的,可后期由于受八路军的频繁打击就不那么严格了)。钟华和刘知远比赛似的,轮流开枪,一枪一个,打死了八名鬼子。其他的鬼子受不了这种戏弄和死亡的压力,纷纷向外逃去。离开刺猬圈的鬼子在游击队优势兵力的打击下很快就被消灭了。当最后一名鬼子被消灭的时候,战斗仅仅进行了半小时。

游击队员们没见过这么傻的鬼子,也没想过能如此快的消灭一个小队的鬼子,虽然有些战士牺牲了,但都十分兴奋,高兴的大吼大叫,纷纷要求再消灭另外两股鬼子。

刘知远微笑的看这游击队员,点点头,吩咐游击队打扫战场,和钟华商量游击队转移的事。

此次战斗游击队缴获了步枪七十多支,机枪一挺,掷弹筒三具,鬼子没放几枪,子弹和手雷几乎原封不动。

鬼子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虽然游击队有针对性的训练,还是伏击,仍就牺牲了七人,十一人受伤(喜峰口保卫战中,十九路军大刀队自身伤亡与消灭的鬼子几乎达到了1:4),可是比起消灭一个完整的鬼子守备小队和俘虏一个伪军小对,也算是大胜仗了。

在游击队打扫完战场准备撤离的时候,因为鬼子的两个伤兵,刘知远和钟华第一次产生了矛盾…

“老刘,那两个鬼子的伤兵你还留着干什么?干脆弄死算了”,钟华明知党的政策却故意问。

“那可不行,党有政策要优待俘虏,,要按照《日内瓦公约》办,等养好了伤 ,这两个鬼子将来要送回总部的…”刘知远急忙拦阻,现在活的小鬼子可“珍贵”呢。

“什么?你还要给他们养伤!”刘知远不说,钟华还不是特别生气,一提起来火就压不住,小鬼子因为先天的岛国因素,造成了性格的缺失,是一个信仰“菊和刀”的民族,对弱者极度残暴,对强者卑躬屈膝:美给他们开了个先河----偿了偿核弹头,就乖乖的当看们狗;华夏给了他们最大的宽恕却反而以为软弱可欺,对历史百般抵赖。正是历史上倭国对华夏的一次次侵犯,华夏在胜利后都饶恕了它,倭国反而变本加厉更加猖狂。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打的它永远爬不起来。可惜共和国成立后,国家领导人大度的原谅了它,才造成现代的局面。

钟华可不相信‘华倭友好’的论调,不相信倭国民众是‘无辜’的,一亿人都疯狂的支持侵华了,小鬼子怎么再也找不出另外‘无辜’的一亿人。

“游击队的药品可不够,要优待,你怎么不让鬼子也优待我们的战士和老百姓?!鬼子对我们的战士和老百姓可没手软过,你怎么不让鬼子别杀我们受伤的战士和无辜的老百姓?!”钟华攥着拳,瞪着眼,好象要吃了刘知远似的。

“你…”刘知远被钟华的话堵的一句也说的不出来。

钟华看到刘知远的样子,想到当着战士们的面和党的特派员闹的太僵不太好,冷静下来,慢慢的说:“老刘,我们的队伍在行进中根本没条件收容鬼子的伤兵,放了又会暴露我们的力量,不利于接下来的战斗和今后的发展,没办法就这么办吧。”

钟华看到刘知远不说话了,就叫两名土匪出身的战士偷偷的把两个鬼子伤兵弄死了…

当另外两股鬼子赶到的时候,游击队早打扫完战场撤离了。带队的鬼子少佐鸟藏三郎看到一地尸首分离的鬼子尸体,彻底的疯狂了,愤怒的吼声就像一只受伤的野狼在嚎叫…

所有的鬼子都被砍掉了脑袋,虽然鬼子大都不怕死,可是这种死法却让鬼子无法接受,鬼子的士气低落了。鸟藏不顾低落的士气,发誓要把“支那土匪”碎尸万段。其实鸟藏也有自己的难处,从鬼子的死法看出是大多是被大刀砍死的,一支优秀的皇军被使用大刀长矛的土匪武装消灭,自己回去可能会被扳本大佐勒令剖腹,最怕的是当作无能被送上军事法庭而受到的耻辱。

鸟藏命令收拾鬼子的尸体,派出士兵通知太县的鬼子来收尸,留下一个小队的伪军看守鬼子的尸体,随后率领其余的鬼子沿着游击队故意留下的线索追了下去…

游击队并没有走远,把伤员和牺牲队员的尸体转移后,按照原定计划来到了另外一个预定的战场:一个相对较长的小山上,在山顶布置好阵地,在半山腰的石头后面埋上根据地造的地雷,静静等候钟华把鬼子“钓”来…

鬼子没走出多远,就受到了游击队的袭击。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一个鬼子尖兵毫无征兆的倒下,鬼子的确训练有素,其他的鬼子随即全部卧倒。趴在地上的鬼子看到大约五百米外几十名穿着不一的人向远处跑去…鬼子随即紧紧的跟上…

‘终于让我给抓到了,可恶的支那土匪,’鸟藏来到游击队设置的阵地,看到游击队不再撤离,暗暗的想。虽然一路上游击队的狙击使鬼子已经知道游击队有神枪手,十几个伤兵(钟华故意的)不算什么,这种被动的挨打反而更加激起鬼子的怒火,凭借现有的兵力一样可以消灭对面山上的敌人。可鸟藏忘了每个伤兵需要两名伪军的看护,鬼子没有了伪军已经不到一百人了,游击队也不是他看到的二三十人,而是二百多人隐蔽在山顶上等着鬼子送上们去…

鬼子的军事素质还是很高的,很快就攻到了半山腰,游击队也开始出现了伤亡,突然山顶上的十几挺机枪同时响了,顿时打死打伤十几名鬼子,其余的鬼子慌忙向附近的大石头扑去,可仿佛有无数双眼睛盯着鬼子一样,鬼子一靠近大石头就会发生一次爆炸,鬼子无一例外的非死即伤。

不对,有地雷,鸟藏明白了,这从头就是一个阴谋。可惜鸟藏明白的太晚了,钟华的子弹已找上了他。一颗子弹从鸟藏的额头穿入,鸟藏就像一个烂麻袋一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鸟藏死后,鬼子一阵慌乱,剩下的一半鬼子居然出现了前面进攻,后面撤退的局面。进攻的鬼子无一例外的被游击队打成了筛子,撤退的鬼子也被游击队咬着屁股狠揍…

钟华看到鬼子剩下的二十来人想撤退,“冲啊”带领游击队就冲了下去,把撤退中的鬼子一一砍死…

最后的阵地战中游击队有部分队员受伤,刘知远看到队员有些疲惫了就想让游击队员休息一下。

“老刘,来的路上还有三十来个伪军和十几个受伤的鬼子,分的很散,现在还没走远,完全可以追上去把他们逼县或俘虏,”伪军可是好东西,除了送装备外,还是游击队的好兵源,钟华可不想浪费了。

“好吧,你带领体力还能跟的上的战士去吧,一定要小心,”刘知远看到钟华请战,只好让他去了。

看护鬼子伤兵的伪军抬着半死不活的鬼子慢腾腾的向回赶,准备和看守鬼子尸体的伪军汇合后撤回城里,根本没料到游击队会把他们当成攻击的目标,原本就分散又毫无防备,纷纷被俘,十几个鬼子伤兵也成了无头之鬼…

在县城等候鸟藏中队清乡归来的鬼子却等来了鬼子中队全军覆没的消息,犹如一个晴天霹雳打的老鬼子板本目瞪口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