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18章 故知相聚

flxlrh303 收藏 44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声震全厅,众人惊愕,冷血脸红,霍襄娇羞。

丁楚可能发现自己说的话声音有点大,不,应该说太大了。看见全场的人都盯着他们看,马上对着看过来的人们吐吐可爱丁香小舌,耸耸肩,做个鬼脸,离开冷血身旁。

丁楚可爱的模样引起哄堂大笑,把尴尬的气氛吹淡了很多。

幸亏,晚会的高潮——舞林大会开始了,人们的重心移到舞会上,没有人再有心情注意一个小保安。

随着慢三节拍的交谊舞曲的响起,灯光昏暗下来,闪灯在慢慢转动。一双双一对对的人儿步入舞池,跳起舞。才子俊男竞相邀请霍襄跳舞,随着霍襄的莲足轻移,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更像欲乘风归去的嫦娥。

冷血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年纪大的,围着省长市长厅长谈笑风生,很少和青年人抢年轻漂亮的舞伴,虽然度假区也准备了很多漂亮的舞伴。

冷血还发现一个现象,黄菲好像和各大官员和富人都很熟,犹如一只欢快的云雀,周旋于官商之间,轻谈浅笑间就把主动权握在她手里。达官贵人频频邀请她跳舞,从戏剧学院出来的就是不同,她的舞步优美流畅,令人看了赏心悦目。

这时候,冷血才发现,黄菲的交际能力无与伦比,怪不得能在短时间大红大紫,虽然有霍展鹏的大力捧场,但离不开她唱歌的实力,特别是离不开她交际的实力。

为了目标,黄菲这样做值得吗?冷血心想,但各人的人生观是不同的,就像他来做危险的卧底,黄菲也不理解一样。

路是自己走,你选择了走怎么样的路,你就该勇敢地承担起走这条路所面临的后果。

大厅的气氛是不属于自己的,冷血退出大厅,又用耳麦和各中队联系,同样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冷血还有点不安的感觉。

成嘉瑶也走出大厅,现在她又回复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冷血对她在大厅中的表现,很怀疑是她有病,还是自己不正常而产生的幻觉。

冷血决定不想女人的问题,他把心中的担忧说出来。嘉瑶的脸严肃起来,冷血的本事她是知道的,他的担忧虽然是直觉,但她也不敢忽视。保安工作容不得丝毫的疏忽,否则就会出现大问题。

嘉瑶连忙联系警方的各个潜伏点,都说没有问题,大概冷血多心了。几十个警察,两百个保安,这么严密的保安工作,连苍蝇也难以飞进来。

冷血也认为自己疑心重了,就把这件事放下。刚放下这件事,另一件头疼的事又袭上他的心头。

原来丁楚拉着丁霸向他走过来,丁霸手上还拿着两瓶洋酒。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丁楚指着丁霸对冷血介绍说:“冷大哥,这是我的哥哥丁霸,当过兵,我回去把你追打太子党的经过跟我哥说了,我哥很欣赏冷大哥的神勇,整天嚷着要我介绍冷大哥给他认识。”

丁霸是丁楚的哥哥?那世界可真小了,冷血的头开始痛了。

“你好,冷经理。丁楚是我的堂妹,不过我们就像亲兄妹。”丁霸边说边向冷血伸出手,冷血也只能伸出手。

两只有力的手握在一起,冷血感到丁霸虽然离开军营也有一年多了,但手还是这么有力,看来他自己没有放松练习。

这就是军人,离开军营,军人的习惯还是不能改掉的。丁霸绝对是一个出色的军人,他做副大队长也不完全是他爸爸的关系。他身子看上去虽然有点单薄,但他各项的军事技能绝对能在大队五百多号人中,排在五十名之内。他在部队从不提他父亲,也不准别人提他的父亲。他认为如果是凭借老头子的力量坐上副大队长的位置,是对他能力的侮辱。虽然他不说,也不准别人提,但他父亲是手握重权的将军,是中央军委副主席,这一事实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所以,冷血虽然是大队排第一的精英,升职却没有他快。对于这点,冷血从来没有所谓,丁霸也无可奈何。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性格吧,冷血在部队和丁霸除了谈公事,就没有什么私下接触了。

“冷经理,来,我们边喝边谈。”丁霸的话打断了冷血的思绪,接过丁霸递过来的那瓶满满的XO,和丁霸碰碰瓶子,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爽,冷经理就是爽,冷经理肯定当过兵,军人特有的气质是任何人模仿不了的。你的气质很像一个人,像我的一个姓冷的战友,一个恨我的战友。”丁霸说完,又狠狠地灌一口。

冷血的心微微一颤,但神色不变,眼神也没有变。

丁楚,嘉瑶听两个男人说军队的事,说男人的事,早知趣地走开了。

“为什么?”冷血不能不说话。

丁霸满脸悔恨地说:“有一次我喝酒喝高了,把任务安排错了,造成六名武警兄弟死亡,两人受重伤。姓冷叫剑的战友是指挥官,他回来把我暴打一顿,并踢断我的腿,冷兄弟当时应该拿枪毙了我。我很懊悔啊,我很想当面给冷兄弟赔罪。可是当我被踢的伤好了之后,冷剑因为打我的事被开除了,我很懊悔啊!”

冷血想,如果不发生酒后乱安排任务的事情,有老头子在背后撑着,丁霸在部队绝对是个吃香的人,以后绝对是个将军。自己暴打他一顿,并把他的左脚踢断,现在想起来,做得也有点过火。

冷血沉默着。

“冷经理和我战友性格也像,都一样沉默寡言。来,为曾经是光荣的军人干杯。!”三口下肚,一瓶XO就不见了一半。

丁霸接着说:“我的父亲是将军,嘿嘿,我凭着这些关系,开了间小公司,专聘请退伍军人,冷经理不如到我公司干,待遇绝不会比这儿低,怎样?”

冷血想不到丁霸说话这么老实,有什么话直说,这可是军人的风格,在部队冷血可没有发现丁霸有这种风格,可能接触太少了。

“丁老板,我答应兄弟在这儿干,即使你给的待遇再好,我也不能离开,这是军人的风格。”冷血道。

“好,当过兵的人就不一样。来,以后我叫你冷大哥,你也别叫我丁老板这么刺耳,叫我丁兄弟就行了,天下当兵一家亲嘛。来,咱当兵的人,干杯,要爽了。”丁霸很会煽情,一下子就让冷血找回当兵的感觉。

一瓶XO很快就见底了,丁霸叫服务员再拿两瓶来,一人一瓶。冷血说他现在正执行保安任务,不能多喝,只能两人共一瓶。

两人边喝边说军营的趣事,幸亏丁霸先说自己是神秘部队出来,什么部队是机密,不能说出来。他所以也没有问冷血的部队,只说看冷血的身手,肯定是从特种部队出来。并说他的公司和霍展鹏的公司有点生意竞争,如果方便的话,叫冷血可以把天宇集团的一些情况告诉他,以后和天宇公司打交道,心里也有个底。

有些事,冷血别说是喝醉酒不会说出来的,即使受到严刑拷打,甚至催眠,冷血也不会说,这也是特种部队军人必须要过关的课程。

因此,和曾经的老战友喝酒谈心,既不涉及原部队的机密,对天宇公司的情况也不说,更绝口不提做卧底这种机密了。

少说话,少喝酒,这是冷血现在的原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