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四 鲁莽的初胜

wyu1111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当周天顺风风火火的闯进家门的时候,周家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大妈(白氏)躺在床上目光呆滞旁边二妈(黄氏)光知道哭了小妈和佣人正伺候着白氏劝着黄氏,到是周天顺他妈(冯氏)颇镇定的指挥着家丁、丫头和管家准备着赎金。看着家里跟死了爹似的心烦的要命:他妈的不想办法嚎什么丧啊,进去劝慰几句退到园里“顺子,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当周天顺风风火火的闯进家门的时候,周家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大妈(白氏)躺在床上目光呆滞旁边二妈(黄氏)光知道哭了小妈和佣人正伺候着白氏劝着黄氏,到是周天顺他妈(冯氏)颇镇定的指挥着家丁、丫头和管家准备着赎金。看着家里跟死了爹似的心烦的要命:他妈的不想办法嚎什么丧啊,进去劝慰几句退到园里“顺子,二牛你两个回去告诉大伙抄家伙,等我的信”

“是,少爷”!顺子和二牛转身一路打马狂奔暂且不提。

“三少爷您不会想找王大麻子吧,他可人多啊还有枪”。

“操!怎么了你他妈的小点声想让大家都知道啊?怕了滚蛋”!

“不是,不~~~不怕,我不是怕您出~~~~~”

“没等周鸿说完周天顺火了用胳膊加着周鸿的脖子咬着牙低吼:“不是就好,你他妈的要是敢嚷嚷我现在就掐死你,照我说的做不然我弄死你信么”!

“不~~不是~~~信爷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周鸿结结巴巴感觉腿象面条直不起来心说:我的娘啊,少爷要疯了

其实说实话周鸿主要是被周天顺的表情吓的,如果照照镜子会发现扭曲的脸——不那根本就不是脸了是可怕的面具,瞪着血红的眼睛就是地狱的鬼也要躲着走。

“听好了,一会儿掌灯你去后院把库房的几把快枪拿出来,他要问就说我要的怕再出乱子拿来防身的,天擦黑给我送后山去,记着多拿几粒子弹”。

“哎~爷您怎么说我怎么做”周鸿这回答应的到快

周天顺撇下他自顾自的走了。“呼~~~~我的娘呦”周鸿擦擦脑门上的汗发现后背湿透了腿抖的厉害迈不开步子。

周天顺一回到后山早看到大伙手里抄着家伙站在草房前的空地等着了。“三爷”!“东家”!“三少爷”!虽然叫什么的都有但从大家镇定的声音就可以知道一切了。这让周天顺的心情好了不少。

“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大伙没少受王大麻子的欺负,这回咱干翻他!敢不敢?愿意跟我干的以后是我兄弟,不想去的把家伙留下自己走我不怨,但谁嘴里冒风把不住门别怪我心狠,现在不愿意的自己出来吧谁也别拦着”。周天顺扫着边说

几分钟后“好!够意思,以后就是我兄弟,有我一口吃的决不会饿着兄弟们,谁要是欺负我兄弟天王老子我也扒了他的皮”!现在听我命令:“回去睡觉”。

-------大伙半天没反映过来,最终胆大点的顺子问:“爷,不去救老爷了”?

“废话,现在去找死啊,现在睡觉掌灯吃饭,等天黑透了再去。大伙都散了吧”。“几个组长留下其他散了吧”。

“顺子,这事关几十号弟兄的人命,不是不相信大伙,是得防着点,一会儿你和狗子叫俩弟兄盯着点,谁敢离开就打翻他捆起来先”。

“哎!三爷咱晓得事理,您放心”。

“二牛和二娃你俩带几个弟兄多准备点绳子,天擦黑就做饭,把酒肉都拿出来现在就去”。

“俺晓的里”二娃答应着拉二牛走了。

“添贵(猎户),你枪打的好,晚会儿周鸿来了你挑支快枪,金儿晚就看你的了”。

“东家您瞧好吧”。添贵也走了。

吩咐完了周天顺觉着自己快虚脱,挪回屋里把晚上的事想了一边又一边生怕有什么纰漏。

天刚擦黑,周鸿骑着马跑来了“爷,带来了还拿了二十粒子弹,就这么多了”。

“差不多吧,你歇会儿把大伙都叫起来吃饭”。

“知道了”时候不大人渐渐的齐了聚在空地,这时候酒肉也摆上来了——大碗的酒大块的肉。端起一碗酒“吃!吃完了跟我干翻王大麻子”!周天顺一口闷掉猛的把碗摔在地上,抄起猪蹄啃起来。其他人血往上顶有样学样一口干掉砸碎了碗轮起腮帮子大吃大喝。

冬天黑的早,没多长时间就黑透了五十二个人往牛角山摸去,没有任何废话谁也不答腔就这么默默的走着,为了灭王大麻子甚至连火把也没点一根就这么生摸了过去。不知道是运气好老天帮忙,还是该着王大麻子倒霉都摸到山角了连暗哨也没遇见个,差不多二更天就这么到了山脚借着风响倒也没弄出什么动静来。

牛角山顾名思义形状象个向上开的牛角,虽然不高但沿小路向上两里后才越走越宽,可以这么说只要在角尖附近留几个人再配上几条枪想上山门都没有。评心而论也怪不着王大麻子,王大麻子留人了他也怕有摸山的,但是想法虽然好可手下呢?别忘了虽然冬天的山东不如北边冷但是这是山里啊,夜风吹的硬着呢能冻死人的,那几个偻逻早颠儿回窝里喝酒烤火去了。

沿着崎岖的山路,按照小组一队一队摸上去,眼前茅屋里,一伙土匪还不知道大难将要临头,正灌着酒,说着关于身体上某个敏感部位的话题,二娃很快摸到房根底下,顺着门缝瞧,里面大部分土匪早喝到桌子下面了,还有几个躺在炕上点着烟泡。一个土匪嘴里嘟囔着什么边解着裤带打算开门内急,就现在土匪刚拔开门闩,二娃一脚踹在门上,连着土匪一起拍在地上,接着跳起来手起刀落砍下桌边土匪的脑袋,腔子里的血半米高,喷在二娃脸上身上,在伴着一张扭曲的脸分外可怖。另几个稍微清醒的土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后面进屋的组员们有样学样的砍翻了。说实话他们以前都是老实的村民,从没杀过人,其实二娃在砍下第一个脑袋时就吓呆了。脸上因第一次杀人吓得而扭曲的不成样子。其他几个也差不多,拿着刀乱砍,好在天天捆着沙袋打架干活,力气还是有的,一时间屋里惨不忍睹,残肢断臂,脑袋满地都是。别说屋里了,连外面的闻着都把苦胆都快吐出来了。吐得差不多了,捂着鼻子进了屋,强忍着恶心,吩咐把其他几个没死的捆好就立刻逃了出去。第一次杀人,不少人过了多半个时辰才缓过来。初战告捷,村民们既兴奋又惊惧。就这样再又解决了几个巡夜的土匪后,一路有惊无险的摸到了山顶,两排草房就在眼前,通过下面活的土匪那知道了周卓英被关在后山洞里。里面没几个人看守,周天顺按下了亲自去救的冲动,叫顺子和狗子带人去救,自己则指挥着其他几组。

“二牛,你带几个人搬柴给我堆在房前,注意轻点。”其他几个给我守着门口,有出来的就少!”

不是王大麻子不小心,而是手下太大意了,外加今晚风声太大了,掩盖了其他的动静,众人纷纷抱柴堆在房前屋后,甚至还找到半桶灯油也顺便浇了上去,天快亮的时候,顺子背着老爷回来了,狗子由另两个抬着。

“怎么回事”?周天顺急问。“爷,后山下了夹子,狗子哥被夹了”。“少爷,俺没事没伤着骨头养两天就好”,狗子看出少爷着急反安慰道:“真的没什么”。

“骨头没断但是腿都夹烂了,估么-------”“多嘴------少爷别听他们胡说真没什么,要不我给你跑几圈你看看”。说着就要下来。

“别动,快躺着好好养着,你们几个还不快把狗子搭下去,找大夫去县城找最好的看,快!现在就去”。周天顺有点急了话有点噜嗦“这里完事我就看你,好好的养着”,听的狗子心里酸酸的:少爷真好。

“爹,您没事吧?都怨我连累您了,要不是把大彪他们-----”,没等说完老爷就拦下“不当事儿,不当事这是劫数跑不了的,这里安排好,回家咱再唠,再说过几天就利索了,倒是你多留神自己小心点好啊”。周天顺摆摆手让人把老爷也抬下去了。

周卓英被抬下去了,“歇会儿,告诉弟兄们都喝两口提提神,暖和暖和,等天亮了再收拾”。

天开始亮了。有土匪醒的早发现不对劲儿了,外面几十号人打着火把肆无忌惮的堵着门口,慌慌张张跑到里间:“爷——爷——不好拉-------”没命的扒拉着王大麻子。

王大麻子因拿着个大肥羊一高兴喝的大醉,被小喽罗推的不耐烦登时火大了“叫你娘的叫,你爹死了大清早的号丧,丧气”!迷迷糊糊的睁开半只眼“再嚎崩了你先,操你娘的”!

“爷——爷——”小喽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骂几句就骂几句反正也习惯了,“咱让人摸上来,您快看看吧都赌上门口拉”!

“啊~~”!王大麻子一激灵。出了一身冷汗,酒早就醒了。

“快说怎么上来的,人呢?人都死了吗?”光着脚丫子往屋前跑,从窗户缝偷看,可不是外面吵吵杂杂的不少人,抬着枪,拿着刀,打着火把,要说其他人呢,其实很好解释,周天顺早就让人可着嗓子喊:“王大麻子,出来投降,不然烧死你!”“大麻子你跑不了了”“……”其他屋里的人早乱成一团。一推门被封了,房前屋后都是柴火,叫的、喊的、骂的,什么样的都有,就是出不去。

王大麻子可真急了,屋里团团转(光着脚也不怕冰的慌)脑门子涔出一层冷汗:“都干什么吃的,操他妈的……”不住的的骂。

周天顺这时又换上甜美的微笑柔声道:“添贵给我看好了,谁敢出来就崩了他。顺子告诉大麻子就说三爷怕他冷,冻着,给他生火烤烤,一炷香不出来的话,今天三爷晌午就吃烤肉了。”虽然柔声细语面带微笑,但是顺子听到要吃烤肉,心里打了个突,觉得阴森森的:妈呀,这是三少爷吗?怎么比土匪还狠啊,怕是前生是土匪吧。

“大麻子听好喽,我家三爷说了,再不出来,晌午就吃烤肉了!”

这下屋里可炸了营,有刚想从后窗跳出来的,不是被崩了就是被砍死了。

“来人啊!出去买酒,点火,今儿晌午就吃烤肉。”顺子威胁。

“别……别……别点,右排屋里的土匪撑不住了。”“出来了,这就出来!”

“把家伙从窗户扔出来,谁敢玩花活就点了他。”“不敢不敢”“别点别点”“这就扔”土匪七嘴八舌的乱嚷。

“哐当……哐当……啪……啪……”土匪纷纷把武器扔了出来。

“叫他们一个个的出来”周天顺接着吩咐“谁乱就崩了他。多几个人过去,出来就捆上!”

“里面的听好了,我家三少爷说了一个个的出来,谁乱就崩了谁!”村民喊。

没有任何悬念,土匪们一个一个的走出来,出来一个捆一个,出来一个捆一个,然后蹲在地上一个一个低着头,跟死了似的,不过心里满高兴的,起码没有被烧死,有活命的机会了。

本来王大麻子还想再撑撑,但看到这会儿,也知道没戏了,估计后山关着的周卓英也早就被救出来了,没后招了。

“唉!你们什么意思?”王大麻子问

小喽罗心说,快出去吧爷还真等着变烧猪啊,嘴里说:“啊?爷啊,好死不如赖活着,怎么这也比烧死好啊,您看……”小喽罗嘴上劝着,心里可急坏了,你个死麻子,想死自个来一枪,爷们几个还没活够呢,你倒是快点啊。可又不敢说出来,生怕王大麻子一翻脸给他一枪,那可就不划算了。

“唉,也只好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出去再说”

王大麻子喊:“外面的好汉听着,我把枪扔出去了。”接着就听“哐……哐……啪啦……啪啦”土匪们把刀枪从窗户扔了出来,一会儿听外面把东西收拾了,堵的门给挪开了后,等了一支烟的功夫,“里面的一个个出来,谁乱就崩了谁”

王大麻子心里拔凉拔凉:“真他妈的小心啊,看来想趁乱跑是没机会了。

“出去吧”,大麻子低哼了一句率先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