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四十三章,组建滑雪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严冬,云层密布,狂风卷着雪头,呼啸着,翻滚着,遮天盖地而来。飞舞的雪粉,来往冲撞,不知它是揭地而起,还是倾天而降,整个世界混混沌沌皑皑茫茫,大地和太空被雪混成了一体。


在这寒冬里,冰冻三尺,特别是清晨和深夜极为寒冷。身上就是穿着皮衣,寒气依然能浸透到体内。更不要说训练。


李矛正在为恶劣的天气发愁时,侦察连连长童贯春派人给团部送来一只狍子,却给了他一个启发,到森林里去,就地解决一部分给养问题。同时把训练和打猎、野外生存结合一起进行。


李矛与刘星和姜子牙商议后,决定独立团各连每天派一个班去打猎。


团部也不例外,这天一大早,风雪刚住。李矛让刘星和姜子牙坐镇团部,自己带着警卫排几个战士骑马去打猎。东北当时的说法是“棒打狍子瓢打鱼,野鸡飞到烧锅里”,极言其富庶与野物之多。


李矛等七八骑出了县城五、六里地,周围一片草原,向前走,就进入杂树林,李矛运气不错,刚进草原没多远,马就趟起来一只山鸡,李矛手起枪响,山鸡很傻,又不善飞,马上成了猎物。


但这里毕竟离县城大近,没什么大猎物。又过了二个钟头、大家才又趟出一只兔子来。


李矛叫过一个警卫员;“你先带着俩猎物回去,让伙房收拾收拾,中午给团部的同志们加个菜。”警卫员说;“你们呢?”李矛说;“我们再走走,没准儿趟出个狍子来。”


那名警卫员走了。


李矛带着另外几个战士打马往林子深处走。进到树林中。很快,李矛发现不对了,树林过密,骑兵们的马匹在里面无法施展,树枝过多,不断地打着人马的眼睛。大家只好下马进入树林,但树林中地上积雪越来越深,人马行走十分困难,走了不到二个小时。已是人疲马惫,饥肠碌碌。李矛刚想下令撤退。


突然听到前面林子里人声喧闹,笑声清脆,听上去象是骑兵连的人,同时一股鹿肉的香味窜鼻子的弥漫出来。


李矛就把马鞭子攥起来了 “这群兔崽子,倒会吃独食 !”


果然是骑兵连的人,是新归顺的副连长展览堂和他手下十几个人。


展览堂用匕首十分嫻熟地把鹿肉割成一条一条的,用树枝穿起来,架在火堆上烤,一边烤还一边不停地翻转着,并在上面加上土匪特有的特殊的作料。很快,喷香的烤肉味便弥漫在森林中,让藏在暗处的李矛和警卫排几个战士谗得口水直流,当李矛一声令下,抢!大家一哄而上,抢起烤肉来……


两小队人马汇合在一起,集中在林子的小河边,一边砸冰取水,一边又新生起一堆篝火。大家有说有笑,边烤边吃,十分的热闹,李矛和士兵们完全融合在一起。让李矛和警卫排几个战士感到奇怪的是;展览堂和手下没有骑马来。


原来展览堂和手下做马匪的时候,冬天也不大骑马,特别是在树林里活动时。使用滑雪板,一种用大兴安岭桦木做的滑雪板,每块长度有二米五左右,与一个盖着兽皮的较小较短的滑雪板配合使用。兽皮固定到较小的滑雪板上,绒毛朝后,以便对地面产生一定的抓力。滑雪者通过小滑雪板推动,在长滑雪板上滑行。使用2个长度相同的滑雪板,二根滑雪扦。在爬山时,有时会盖上兽皮。速度并不是很快,所以只需要一根滑雪扦就可以保持平衡。但下山时快若闪电,利用惯性还可以轻而易举滑雪翻越过小山岗,轻盈地摆脱了敌人。


“展副连长,你来给我们演示一下滑雪。”李矛一听如此神奇,马上命展览堂亲自演示。


“是!”展览堂从雪地里拿起一副滑雪板穿上,滑雪扦一点,向一个坡地上滑去,展览堂顺着一个斜坡,唰的一声,飞滑下去,曲曲弯弯钻着树空,是那么自由自在……他顺着斜坡斜刺了一头,马上向回一绕,借着惯力翻上了一个小山头。不一会儿又从小山头另一侧冒出来。


李矛观察了一番后,发现滑雪兵在山林里面来往行驶,却一点不受阻碍。而且下坡时快若闪电,心想;如果组建一支这样神出鬼没的滑雪兵,在冬天打鬼子,那可不是一般的强。


等展览堂姿势极为优美潇洒地滑回原地,李矛迫不及待地问道;“展副连长,骑兵连有多少人会滑雪。”


“报告团长,我带过来的人全会。”


“光你们会不行,骑兵连的人必需都学会,包括你们郑连长,” 李矛停顿了一个又道;“侦察连也必需全都学会,由你和你的人作教官,做滑雪板的经费我会特批。”


“是!”



李矛回到独立团命参谋长姜子牙一摸底,又发现60多个滑雪高手,他们参军前都是附近的猎手,在冬天用自制的滑雪具追杀猎物。其中一个叫李勇奇,他本人就是夹皮沟一带最出名的滑雪猎手。往年他在冬季里,曾经多少次地滑雪飞山追赶鹿群和野马。


李矛索性将李勇奇这些人全都拨给骑兵连。


“交雪做朋友,学滑雪,苦练精练滑雪的硬功夫,嘿!大家掌握了这门技术,就能随心所欲、机动灵活、狠狠打击鬼子和汉奸!”总教官展览堂对200多个滑雪新手道。


“一点不错!”团长学员李矛兴奋地道,“掌握了滑雪技术,那时大雪就像成了我们汽车的公路,火车的铁轨,飞机的天空。我们一定要下决心掌握这门技术。”


黎明前,风消雪停,一股清冷,扑面而来,伴着一夜中和风雪搏斗的疲劳,战士们忍受着饥寒和疲劳,艰难地前进着。是本地人的副总教官李勇奇一马当先,掌握着前进的方向。


这个地方是在夹皮沟的西北方一条漫长的大谷里。这条山谷的当中,有一个形似豆荚的孤峰,人称豆荚峰。这峰的四周,有高大的群山包围,漫长的山谷有百余里,豆荚峰正堵在这条沟门口,山涧的大风,顺谷疾下,直扑在豆荚峰上,形成一个涡风流。所以这里的冬天老是刮着旋风,豆荚峰的积雪,一点也存不下,全被旋风给旋走,搬到远方。


一支200多人的部队就沿这豆荚峰走进去,一点踪迹也留不下。他们进到一个起伏地带,开始了进一步和大雪交朋友。


现在骑兵连和侦察连凡是不会滑雪的官兵加上团长李矛也参加一起苦练。


团长李矛对这门技术的要求,看成是林海雪原里,独立团在冬天打击日伪的一把利器。他对战士们苦练的要求向来没有这样严格过,对他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


开始的那天,是农历12月十六的晚上,天上的明月皎洁,地下的白雪晶莹,他站在这起伏的练兵场上,向这支部队发布了苦练半月的命令:


“现在我们要进一步和雪地交朋友,让它来帮助我们在林海雪原飞行。从今天起苦练半月,每天十小时,自动练习的时间不在内。半月后我们这支部队每一个同志,不要再当两腿拔雪坑的大力士,而要成为雪上飞行的‘武侠’。我们要使雪原,变成我们的汽车公路,变成我们火车的铁轨;变成我们飞机飞翔的天空。”


战士们一起欢笑。


团长李矛在战士们的欢笑中,第一个撑动了滑雪杖,碰巧正赶上一个斜坡,所以就摔了一跤。


“别忙!”李勇奇和展览堂笑道,“看我们俩先做一下。”说着他俩雪杖一撑,顺着一个约四十五度的斜坡,唰的一声,飞滑下去,曲曲弯弯钻着树空,是那么自由自在。李矛和战士们看着他俩一前一后轻松地飞滑,好像都觉得自己的身体也轻了不知多少倍。


他俩顺着斜坡斜刺了一头,马上向回一绕,借着惯力翻上了北山头。


战士们在兴奋的欢笑声中,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向坡下滑,可是当滑雪板一滑动,他们就像有人拉他们的膀子一样,一个屁股墩面朝天被摔倒在雪地上,打下一个深深的屁股坑,滚得满身是雪。再爬起来滑,还是一样,又是一跤,雪粉钻到袖口里,衣领里,和汗水搅成一起。有的战士骂道:“妈的,这么长的滑雪板,还外加两个拐棍,可是一滑就摔跤,还不如个小脚的妇女。”


头三天,每个战士在各个教练中,自动的练习中,也不知摔了有多少跤,原先他们还数着:“一跤……五跤……三十跤……”后来数也数不过来了。


三天来经过了,脚滑动时,身体没向前连续移动重心,上体的速度跟不上,摔的脸朝天仰身跤;继而又因为在教练官的指点要领中,总是强调:“重心向前,重心向前。”所以未等起滑,身子就向前一冲,结果重心又过于偏前,又摔起了仆身跤,弄得嘴啃地。


苦练之余,战士们尽情地说笑:“咱这雪朋友真难交,性子真有点怪,软了不成,硬了还不成;慢了不成,快了还不成;重心偏后了不成,重心偏前了也不成。”“那咱就给它个不软、不硬,不快、不慢,不前、不后,正相应。”


第四天,战士们基本上已抓住了要领,摔跤减少了,速度加快了,小的障碍物可以闪过或绕过了。他们被初步的成就兴奋得更加起劲,每天不是十小时,而是更多,黑夜累得上不去炕,可是一穿上滑雪板,什么都忘了,剩下的只有全身的力气。


团长李矛进一步鼓动大家的信心:“同志们,我们要想踏透这林海雪原,如果不会滑雪飞山,就等于一个人掉在大海里,不会游泳,也没有救生船,一定要被淹死。又好像一个人陷进稀泥塘,这条腿刚拔出来,那条又陷进去,到后来越拔越没力气,就会累死在稀泥塘里。现在我根据战斗的需要,教练官的建议,和我们每个同志的实际可能,提出猛、快、巧的口号。”


接着他详细讲解了猛、快、巧的要求:要猛,必须大胆勇敢,不怕摔跌。要快,必须猛中加力。有了大胆,再加上力气,自己就能快!要巧,就必须有坚韧不拔的毅力,苦练生熟,熟了自然就能巧。我们巧得像一只小鸟,什么路都能滑,什么障碍也挡不住,什么样的密林灌木丛,要像穿梭一样地穿过去,什么样的山沟,我们也要像燕子一样地飞过去。


李矛在滑雪的苦练中,是一名模范的战士,尤其在猛、快、巧的苦练中,更是一马当先,以身作则。


展览堂这个教官,真严格得够劲。他在对他的团长李矛的教练中,也是一丝不苟,毫不放宽他的要求尺度。他严肃地站在教官的位置,发着口令:“李团长!”


“有。”


“出列!”


李矛遵照他的口令,像战士一样,向前滑进三步,接着按滑雪的基本的回转动作,翘起滑雪板一个向右转,面临着四十五度的山坡,静等着教官的命令。


“目标——”展览堂指着对面的小山包,“正前方,七十米小山头,自选路程,速滑开始——”


李矛身体向前一躬,两手把雪杖用力一撑,唰地顺坡按锯齿式规则滑去,已经很灵巧地闪穿着树丛,顺利地通过了顺坡滑行的许多障碍物,滑下了山沟。接着向左一斜,想借惯力翻上对面七十米的小山包。可是刚一翻,因速度起了变化,一个前绊,仆倒在雪地上,身体被投出老远。


展览堂高喊一声:“回来!重做。”


李矛连身上滚的雪也不拍打,立即返上山来。展览堂详细地指教他,为什么上翻时容易摔倒,主要是地形变化速度也变化。下坡滑行每秒钟都在增加着速度,可是往上坡一翻,滑雪板就再没有力的来源,雪杖还来不及供给力,因此只有巧妙的运用惯力翻上坡。没有力的补给,惯力本身是越用越减少的,所以在翻山坡时不能直线上升,必须选择最有利的斜坡,斜着上升,否则这点惯力一刹那就用完,滑雪板就会突然停止,人的身体一定要向前仆摔倒。然后他又说下滑时,必须避免直冲,一定要锯齿形迂回滑进。


李矛点了点头,端量了一下对面的小山包后,便以更大的勇猛斜滑下去,他在将接近沟底,绕滑了一半圆形,斜翻上对面的小山包。


所有的战士,为他的成功而大鼓掌。他们学着李矛的榜样,在一凹两凸驼背形的山包间,穿梭一样地来来往往,苦练着,每隔一小时,座谈五分钟的要领体会,他们得到了一条秘诀:“只有勇敢,才能找到窍门,有了窍门,就能更加勇敢,艺高人胆大。”


到第十天,大家滑雪技艺突飞猛进。基本上能运用自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