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5/

(18)

在长期的征战中,危险与平安总是共存的,可以说,我们每走过的一步,现在回头想起来,有时候还会惊出一身冷汗来。

陪大哥去见周瑜我觉得是比较凶险的一次。

我一直觉得每一个人都非常嫉妒老大,比如曹操,比如袁绍等。我感到很迷惑,那时候我们的实力别说威胁他们了,连自保都是个问题呢,怎么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呢?老大说,即然要成就一番大事那得有能够忍受别人嫉妒眼光的胸怀,你得有实力别人才会嫉妒你,别人嫉妒你是因为他畏惧你。老大说完沾沾自喜地正了正帽子,又勒勒缰绳,看着我说,明白了吧?

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但即然老大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道理的,所以周瑜也是很嫉妒老大的,我认为。

周瑜是不一个不错的人才,当然,说这句话的前题就是他必须和你是一伙的才行,不然的话,就不对劲了。周瑜嫉妒上了老大,也想偷偷摸摸地来个“斩首行动”,妄图一举将我们哥几个给办了。老大在接到周瑜的邀请函以后,有点儿难为情地对孔明先生说:“这哪是请我吃饭,分明是想给哥几个下药呀!”结果这个整天摇鸟毛扇子的家伙张嘴就来,“让云长陪你一块去就OK!”

其实早上一来的时候我就给大哥要求请假,准备和三弟还有子龙一起到外面乐呵乐呵,去赴周瑜的宴,开玩笑,那不相当于把自己的脑袋往铡刀里送吗?到了人家的地盘了,再能打也不行呀!但即然老大要去,那我也不得不跟着了,反正老大完了我们就全完了,横竖反是一死,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走就走,WHO怕WHO!

一路上都不顺利,上船的时候一不留神晃了一下,虽然没有倒到水里去,但伸出去的手臂却和水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气得我一脚把撑船的士兵给踢到了水里去了,一点都没有照顾我平常那温文尔雅的风度。老大看我发火也没有吱声,我估计他现在已经暗暗祈祷了。上岸后也不顺利,走着走着马肚带又松了,又只得下整理半天,好不容易重新上路后,竟然又有一只乌鸦从我头顶上飞过。我K,那是乌鸦呀,真TMD不吉利,要不是看带得士兵比较少,我非得领着人把这个该死的东西射下来,踩得稀巴烂,再扔到大江里去。

周瑜倒是很热情地和老大打招呼,在他的眼里,老大马上就会变成一堆碎肉了,和一个即将告别生命的人多说两句话并不是什么罪过,何况这堆未来的碎肉又是他亲自安排的呢。可恨的时,这小子竟然没有安排我的座位,我只好拄着大刀站在老大后面,反正这样跟着老大我早就习惯了,同时我暗暗打定主意,如果这小子真要动粗的,我就抢先一刀把他的头砍下了。这家伙稍微有点胖,从哪儿下刀好呢?关键是别溅我身上血,即使我要挂了也不能挂得太难看,免得影响偶一惯的光辉形象。

象征性的寒暄过后,酒宴就开始了,刚喝了两杯,周瑜就站起来开始轮流劝酒了。鲁肃这个家伙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不见了,我用目光在周围寻找,当然看到惟幔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下面竟然露出好多人的鞋子来,我晕,看来今天要玩完,这时候周瑜也劝到我老大的跟前了,按照一般的惯例肯定是要摔杯子发信号把士兵叫出来然后一拥而上了。我一伸手,把老大前面的那酒碗拿来过来,一饮而尽,反正就这样了,临死前来个干脆的吧。

周瑜端起酒碗走到了老大的面前,面带微笑地举了举,突然脸色一变,就将手中的酒碗重重地摔了下去,我心头一紧,我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