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三十八章、赵团长遗命

dontbb 收藏 6 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见李矛带姜子牙和童贯春两人来到山涧口抗联队伍前,第四军第九大队大队长冯门纲马上带大队几个要干部迎上去,


胡子拉碴的冯门纲感激的握住李矛说:“谢谢友军援手!”


“別客气!大家都是为了打鬼子,应该的!应该的!不知贵军是?” 李矛当几天头,也变得会客套了,不过一时也改不了他的急性子,一上来就问对方来路。他心想;要是又一个王天行自己就“发了”。自己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不愁说不动他们入伙。


“我们是周保中将军麾下第四军第九大队,我叫冯门纲,是这个大队大队长,贵军是?” 豪爽的冯门纲爽快地报出自己来路。


一听对方是大队长,比自己这小连长还大,而且是大名鼎鼎周保中将军麾下,李矛的心里凉了半截,看来这主意打不成了。但混混出身的李矛表面上,还是装作高兴得不得了,礼貌地冲冯门纲大队长敬过军礼道:“我们是暂编师139团独立连。我叫李矛,是独立连连长。”


“暂编师139团独立连。我怎么不知道?”突然在冯门纲身后;有一个服装破乱已分辨不清原是那东北军个师的中年军官自言自语地小声道。


见有人知道暂编师139团的事,让李矛这个没有被官方正式任命的独立连连长脸色一时忽红忽白,很是尴尬。


“刘星,刘副官!我是童贯春啊!” 童贯春一眼认出那军官是赵晓辉团长的军需副官刘星。


“贯春!真是你吗?” 刘星一把抱住童贯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


原来刘星与团长赵晓辉一起率团部40多人突围时,途中屡次被小股日寇包围,凭着队中有团长赵晓辉和十来个特种兵,团部人员每次都化险为夷,奋勇突围冲出。不过也引起了日寇注意。被吉藤中队盯上了。队伍越打越少,后来身先士卒的团长赵晓辉也在突围时身负重伤,身边仅剩刘星和三个特种兵。前几天,一直东躲西藏的赵晓辉等五人被吉藤中队一个小队围在一坟地里,鬼子一来顾忌他们精准的枪法,二来想活捉139团团长赵晓辉,围了他们三天三夜,当赵晓辉等五人粮尽弹绝之时,是路过冯门纲大队长救了他们,但赵晓辉团长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


刘星也从童贯春口中了解到;李矛这个没有被官方正式任命的独立连连长的来历,他马上走到李矛面前握住李矛的手道;“李连长我代表139团所有兄弟,代表赵团长感谢你替139团留下了重建的种子!”


“谢谢刘副官夸奖!您是139团现在最大的长官了,今后怎么干我和弟兄们听您的。”李矛诚心诚意地道。


“这怎么可以。” 刘星摇了摇头笑道。“应该是我们大家都听你的!139团重塑辉煌要靠年轻有为的你!”


刘星见李矛还要与自己客套,阻止道“我先让大家看让东西!” 刘星从胸口掏出一个珍藏的布包来,放在胸口可见布包的重要性,显然刘星准备随时用生命保护它,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脸严肃地将布包缓缓打开,竟是一面军旗,一面弹痕累累军旗,是139团的军旗。所有139团老战士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刘星举起手中的军旗冲在场的所有人大声宣布;“139团的军旗在,139团的魂也在,我们就是永远打不垮139团,我们要让小鬼子血债血偿。”


“我们就是永远打不垮139团!我们要让小鬼子血债血偿!”山谷中独立连战士越聚越多,也不知谁带头山涧中响起一陣陣震耳欲聋的口号……


“我们就是永远打不垮人民军队!我们要让小鬼子血债血偿!”受感染的抗联战士也情不自禁高呼起来。


刘星等大家平静下来,冲在场的所有人大声宣布;“赵晓辉团长遗命;139团护旗官刘星突围后,遇到139团第一支100人以上,仍在坚持抗日的连队就将139团的军旗授与该连,该连连长就是139团新任团长。”


闻言李矛和所有的人一下子都愣住了,当反应最快的姜子牙鼓掌庆贺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刹那间山涧中又响起一陣陣震耳欲聋的掌声……


李矛就任139团新任团长,手下和抗联冯门纲等人自然纷纷过来庆贺。兴奋的李矛也马上下令;让姜子牙拿出139团所有剩余食品犒賞手下将士和抗联冯门纲等人……


为了防止被小鬼子合围,李矛分了一些军用物资给冯门纲后,在密营与抗联冯门纲等人分手告別。刘星等人虽然对冯门纲等抗联的人依依不舍,但为了重建139团他们还是选择了留下。


李矛听从了刘星建议:原独立连暂时都不动,只是任命刘星为团副:仍后按王天行“计策”率队进军无主的县城奔。


县城里,现在驻守着一支类似民团式的武装——保安联合大队。为什么叫保安联合大队呢?原来,县长和驻軍撤走后,鬼子也暂时无力进驻。县城形成了权力真空。各种武装力量就互相通气,组成了松散的联合大队。这些武装力量的成分非常复杂,有真正的土匪,也有亲日亲满分子,但就是没有正规的国军。他们主要集中了一些原来富户们雇佣的私人保安队。不用怀疑,日本人要是来打这个县城,第一个投降的,就是这个保安联合大队。不过,他们总算还是中国人的武装,对于李矛这样的国军队伍,他们还是不敢阻挡的。毕竟在主战场中日还未分出胜负,鬼子要是败了呢?


李矛进城后,虽然没有上峰正式任命;但对外报出的头衔是,东北军暂编师139团中校团长李矛。并且宣布,县城由其全面负责防卫事宜。原来的保安联合大队现在也要统一归李矛管辖,此处的所有武装人员,却必须立即接受其整编,不配合的人员,一律以叛国罪论处。


保安联合大队被集合了起来。鉴于这里面鱼龙混杂,李矛在和刘星、姜子牙、王天行等人商议后,把一些民怨颇大的人开除了出去,甚至一些看起来不象好鸟的人也予以开除。最后再将他们的编制完全打乱,以自己和王天行的人为骨干,重新编制了两个满员的连。枪支弹药他是全部接收了。这样一来,李矛手下就有了一支三百多人的部队。不过,这还只是新部队的框架而已。


李矛开始征兵了。他没有采取拉壮丁的形式。他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特别是艰苦的条件下,自己也看不住。李矛征兵采取的是自愿报名的形式。当然,大规模的宣传工作也不能少做。“国家存亡,匹夫有责。”“保家卫国!”“日本人是畜生、狗杂种,要报仇的来当兵。”“血性男儿拿起枪,让狗日的鬼子过不安生。”这些标语里面,有说得比较象话的,也有不象话的,李矛说这样更贴近老百姓,让城里城外,到处都给刷上。


在李矛的部队保护下逃出来的那群百姓,给李矛当了免费的宣传员,在四面强敌环伺鬼子随时会出动的情况下,自愿当兵的人还真的就有了,并且保持了越来越多的势头。李矛感觉到了老百姓的支持,对上次牺牲了大半人马保护百姓的事情,总算是有点觉得不那么冤枉了,只是对要钱不要命的那些人保持了深恶痛绝的态度。


在李矛的部队大规模的扩张的同时,对于县城的防卫工事,却并没有去加固多少。引起县城里的富户们不满了起来,组成了一个乡绅报国会,以捐献财物给李矛为条件,要求和李矛谈判。李矛很爽快的准备了一桌酒席,招待乡绅报国会的成员们。当然,酒席的花费也是乡绅们掏的。


预定的商谈的时间是正午时分,时间快到了,李矛部队暂时驻扎原驻军兵营的门外响起了一阵锣鼓鞭炮声。李矛出来一看,一溜儿抬着几头大肥猪,米酒的酒缸等东西的人,吹吹打打的就过来了。当先俩人撑着一面横幅——报国会慰劳国军独立团。


“哈哈哈!乡亲们辛苦了。我李矛代表国军的兄弟们谢谢大家了。”


“李团长,您客气了。鄙乡治安防御还需仰仗李团长以及贵部众兄弟。您就别客气啦!”一位留着山羊胡子帶镶金眼镜的人,文绉绉的慢言慢语地说着。


李矛说了句:“请!”就不再说话,于是乡绅都们向兵营里面走去。李矛吩咐将活猪宰了吃肉,将酒也抬进去一起和所有士兵们分了。就在着兵营的大操场,开一个全团的酒肉大会。


在兵营礼堂里,一字摆开了几桌酒席,乡绅们满意地落座准备开吃,就等着双方的头儿把场面话讲完了就行。


李矛轻轻咳嗽一声:“嗯!各位,李矛初到贵地,大家如此抬爱我李矛。真是愧不敢当啊!不过,我还是要把丑话说在前头,不配合甚至捣乱的人,我会毫不手软,一个字——杀!就是在座的各位,也是不能例外的喔!大家吃菜!嘿嘿!大家吃菜啊!”


乡绅们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那位留着山羊胡子的应该是会长一类的人物站了起来,缓慢而又坚韧地说道:“李团长,我们乡绅报国会,这次可是带来了足足二十根金条,足够您添置些家当了吧。我们掏这么多金银,无非是换取李大团长一句话罢了。李团长莫非并不需要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持?”


“嘿嘿!需要!需要!怎么能不需要呢?有什么要求您就说吧!甭绕来绕去的!” 李矛好象是看在金条的面子上,对这个人客气了些。


“啊!这个吗!李团长,我需要私下和您谈谈。”


“不用了,今天在这儿的,是和我出生入死过的几个兄弟。你们这些人能一起来,也一定都商量好了要说的话。有话就在这儿说吧!”


“好!我看出来了,李团长是个爽快人。我就直说了。”


李矛笑咪咪地看着他,态度很是和蔼。那位绅士代表却是一副全在把握之中的表情,心里一边想着金条的威力就是大,一边自信满满的说道:“我们要求您能让我们的财产和生命不受到威胁。您也许应该考虑一下加强城防工事,防备鬼子来攻吧!”


李矛哈哈大笑起来:“各位。鬼子要是来上一个师团,我们的城防怎样加强都是于事无补的。到处在打仗,蒋总裁和少帅咱们不提他们了,就是一直坚持抗日的何副总司令,防守大城市都兵力不足,当然也不会派援军来这小小县城。你们以为,我李矛会和日本人硬拼吗?”


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半天没有一个出声的,过了会儿,那位乡绅头儿才说道:“李团长果然爽快。我们的打算也是这样的,或赢或输都要干脆些。能打赢就打,打不赢就和鬼子一块儿干。嘿嘿嘿!李团长可是我黄某人的知音啊!”


“知音?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啊?”


“不敢!不敢!鄙人黄世仁,是乡绅报国会的会长。还望今后我们能合作愉快。”


李矛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恶狠狠的说道:“我的部队,是国军,不是私人的护院队。更不会和投降鬼子的汉奸合作。至于城防的问题,大家别受了这个黄世仁的蛊惑,除了汉奸以外的任何中国人,都在我们国军的保护范围。黄世仁!黄世仁是你什么人?你和他怎么联系的?说?”


黄世仁明显的慌张了起来,他但还是努力做出趾高气昂的样子:“我们家天宝是皇军翻译官他捎话来说,皇军肯定会打胜的。大家还是早作打算吧!我家天宝在皇军那里能替大家说上话。”


李矛大喝一声:“陈宇!”


“到!”陈宇也是吼得山响。


“你前两天怎么杀赵青山的,今天就怎么把他们家这个汉奸也给我杀了!”游飞吼到。


“报告团长!这孙子不值得浪费一颗子弹。让我来。”一旁的陈代军拨出明晃晃的大刀说。


李矛点了点头,陈代军马上冲黄世仁奔去。


“且慢!”黄世仁瞪了陈代军一眼,心虚但嘴硬地威胁道;“李团长!你就不怕我儿子帶皇军找你们报仇吗?”


李矛一听黄世仁竟然用小鬼子来威胁自己火冒三丈。大喝一声:“杀!”


黄世仁扑通一下瘫在了地上,众人都闻到了一股骚臭味。他是屎尿齐下了,这份胆识倒是与一个汉奸很相配。黄世仁挣扎着说:“李……李团长!我个人再捐二十根金条。用来买回我这条命。您就饶了我吧!”


“呵呵!传我的命令。黄世仁勾结敌军,家产全部予以抄没。”


姜子牙答应了声:“是!”带人跑了出去。


瞪了眼地上的黄世仁,陈代军似乎是等不及了,跨上前一步,冲黄世仁膝关节就是一脚,同时大喝一声;“跪下!”黄世仁吃痛不过乖乖跪下,身高马大的陈代军,猛地大吼一声挥动雪亮的大刀,汉奸黄世仁人头在地上滚了几下,足足滚出一丈多地,血溅三尺。鲜血溅在陈代军的脸上,显得特别狰狞。


李矛又摆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招呼着众人:“大家吃饭啊!黄世仁的事,和大家都不相干。不相干!哈哈哈!大家还是很爱国的嘛!这爱国,就要掏点银子出来,表示一下自己的决心嘛!大家也不要急,吃完了饭慢慢来啊!哈哈哈!吃好喝好啊!喝好吃好啊!”


李矛说完了,满屋里鸦雀无声,只有一只苍蝇飞到黄世仁无头尸淌出的肮脏的血污里,不时嗡嗡的叫唤一声。


谁还敢在这里吃饭呢?纷纷交了钱瑟嗦着逃回家去了。没带多少钱的,答应立时就回送来,李矛也不难为他们,竟自放了他们回去拿。说也怪了,这回去取钱的,没有一个乘机逃走的。而且都不约而同的送来了一笔格外丰厚的捐款。


和日本人拉拉扯扯的黄世仁被杀了,李矛还借此讹诈了地方上财主乡绅们一批钱财,这件事最直接的后果有两个:一是让李矛得了个外号——泼皮团长。二是前来报名当兵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