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痕 第三卷 军魂 第一章 第一章 抉择

妖少粉丝 收藏 6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size][/URL] 两周后战侠歌出院了,他登上一列专车的时候,连头也没有回。他已经实在无话可说,在他还在医院里养伤的时候,战兴华就派助手去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直到最后才象征性的将一份特殊军事学校入学申请表送到战侠歌面前,也算是走了一回自主选择的过场。事实上战侠歌确信,如果这份入学申请表可以由家长代签的话,战兴华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0/


两周后战侠歌出院了,他登上一列专车的时候,连头也没有回。他已经实在无话可说,在他还在医院里养伤的时候,战兴华就派助手去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直到最后才象征性的将一份特殊军事学校入学申请表送到战侠歌面前,也算是走了一回自主选择的过场。事实上战侠歌确信,如果这份入学申请表可以由家长代签的话,战兴华一定不会客气。

“你在这里签个字就行了,对了,还有这里,你需要盖上自己的手印,十根手指每一根都要盖上去。”

战兴华递给战侠歌一盒印泥,催促道:“快点,帮你拍免冠相片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你还得把自己收拾一下,记得一定要把头发梳理整齐了!现在新的一批学员已经在省军区招待所集中,十四个小时后运送学员的专车就要出发。”

把自己的手张开狠狠拍到档案纸上,看着上面留下的鲜红色掌印,战侠歌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已经签下了一份卖身契。而那份卖身契的内容,抱歉,战兴华根本没有给他仔细阅读的时间,直接将那份文件交到李向商一伙人手中。

在病房的墙上挂了一块红色幕布,竖起两只小小的射灯,一个可能是文职军官之类的家伙,摆弄着手中的照相机,不停的对着战侠歌指手划脚:“把你的左肩稍稍向下放一点,对,把你的胸膛挺起来,不要歪头,对,看着我的镜头,笑一笑。”

笑!笑!笑!

笑个屁!

战侠歌狠狠一挑嘴角,随着那位文职军官手中相机快门一闪,战侠歌龇牙咧嘴,号称是有史以来最丑的一张免冠照,就正式拍摄完成。那位文职军官把相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连在一起,鼓捣了不到两分钟,随着一阵袖珍喷墨打印机马达转动的轻鸣,战侠歌的彩色免冠相片就正式出炉。


那时候是一九九六年,电脑都没有普及,学校里能有几台黑白显示器,四百兆硬盘的四八六电脑,都要当成宝贝,战侠歌这个土包子还真没有见过数码相机这种东西。看到战侠歌眼睛里不可自抑流露出来的好奇,那位文职军官用剪刀裁开那些相片,随手递给战侠歌一张,微笑道:“小伙子蛮精神的,不错!”

战侠歌看着自己在相片上的尊容,差一点飞起一脚把那个文职军官踹到地上,这个王八蛋还真是审美观点与众不同,如果拿着这张相片去登征婚广告,战侠歌只怕熬到了人老花黄,也没有人敢来应征。谁愿意嫁给一个看起来百分之百是白痴的人物?!

那位审美观点绝对另类的文职军官,把四张一寸相片,两张两寸相片贴到档案里,当着战侠歌的面,把档案封存,拍上一个“绝密”印戳。战侠歌喉结上下涌动,拳头捏得骨节啪啪作响,好几次差点当着他老爸的面,跳起来把那份关系到自己终身大事,他自己却不知道任何内容的“绝密档案”抢回来。

那个文职军人拍着战侠歌的肩膀,道:“小伙子恭喜你正式加入第五类特殊部队,你可是我见过年龄最大的学员呢!”

战侠歌对着这位文职军人,展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用干涩得别人根本无法听清楚发音字节的嗓子,道:“谢谢,谢谢,我干你妹子的!”

那位文职军官竖起耳朵,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战侠歌的嘴唇,连猜带蒙的回答道:“不用谢,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之一。”

战侠歌连连点头:“嗯,您哪就别和我客气了,嗯,干你妹子,干你妹子!”

雅洁儿站在病床边,她听着战侠歌和那位文职军人的客气“交流”,她死命咬着自己的嘴唇,全身都在微微颤动,脸色精彩怪异到极点,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顽皮的笑意已经像初潮的海水般,不能自抑的荡漾出来。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那位战斗英雄李向商中校大踏步走进来,他向战兴华立正敬礼后,沉声道:“战侠歌作为特招学员,由于时间紧迫兼之在考核过程中,出现了意外状况,我们简略了很多手续,但是我必须和他单独谈一下,请您谅解。”

战兴华点点头,向李向商回礼后率先走出病房,那位文职军官和雅洁儿也跟在他的身后,在关上病房门的时候,雅洁儿向战侠歌做了一个“你自己小心”的手势。

李向商站在战侠歌的病床前,干干涩涩的问道:“怎么样,身体好些没有?”

“黄泉路上走了一圈,还好我灵机一动,在踏上奈河桥之前,和牛头马面大哥玩了一招尿遁。您相信不,现在那两个哥们一定咬牙切齿的站在我的身边,挥舞着手中的铁链子,巴不得把我海扁上一顿,强脱进十八层地狱呢!”战侠歌一脸真诚的道:“您上过战场,打过那么多次仗,手里一定有过不少人命吧?您有没有在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您突然觉得自己脖子上凉爽爽的,就好像有人在您背后吹冷气?我给您一个建议,照相机在晚上是能够拍到鬼影白,下回您就准备个照相机,一旦再发现有人躲在您的背后吹冷气,您就立刻擎起照相机。不过说句真心话,我实在担心,您杀人无数,杀人不眨眼,相片洗出来后,您会突然发现,哇……自己的房间已经被塞满了!”

李向商不由瞪大了眼睛,谁能想到那个热血激昂,可以超越自己生命极限让他刮目相看的大男孩,竟然可以这么油嘴滑舌。

李向商略一思考,聪明的选择了直奔主题,“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你要加入的部队属于战斗力最强面对敌人也最强的第五类特殊部队。在执行军事任务的时候,要面对的危险就不必说了,就算是在日常训练中,也会有受伤甚至死亡的可能。我们这支部队每年每月甚至是每一周,都有人员损耗标准,在你正式加入第五特殊部队的第一天开始,你就要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所以我必须确定,你是不是自愿加入第五特殊部队,你愿不愿意为了祖国而奉献一切,甚至是包括自己的生命!”

战侠歌倒翻起了白眼,连档案都被封存,拍上“绝密档案”的印戳了,这位李向商中校才跑过来,和他促膝谈心,这和马后炮有什么区别?

“那个什么第五特殊部队管饭吧?”

“嗯!”李向商又瞪大了眼睛,他发现自己真的跟不上战侠歌的跳跃性思维。

“在那里吃饭不用掏钱吧?”

“嗯!”

“在那里还免费给我们发衣服吧?”

“嗯!”

“在那里不但管吃管住管衣服牙膏牙刷洗衣粉棉被解放鞋,好像还得按月按时给我们发放嗯……对,是津贴费或者说是零花钱吧?”

“嗯!”

“这不就得了!”战侠歌懒洋洋的道:“天下又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跑到第五特殊部队,混吃混喝还有零花钱十来年,才会被放出去蹦哒几下,我们有什么好抱怨的?连那些混黑道的古惑仔们都知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这群家伙,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出去玩命了是应该的嘛!”

“您刚才不是说加入第五特殊部队危险吗?但是请您睁大眼睛看看,现在到哪不危险啊!走路可能被撞死,喝水可能被呛死,吃饭可能被噎死,说话可能被气死,跑步可能被累死,就连出去泡个女人爱,也可能得了艾滋、花柳、梅毒被女人害死!危险无处不在,不就是上个战场嘛,不就是子弹在头顶乱窜嘛,不就是突然发现有个皮球滚到脚下,拾起来一看,噢,原来是教官的脑袋嘛!”

李向商是一位英雄,一位真正的职业军人,他为人刻板处事教条,他的上级当然不会用这种滑头的口吻和他开这个玩笑。他交往的朋友也都是物以类聚的木头角色,至于他的下属,更是没有哪个敢放肆的跑到他面前大放厥词,他这一辈子,当真还没有听到过如此“精彩”的演说。

李向商思考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姑且算是表扬的话:“嗯,你,那个,也算是看得开,是个有勇气的小伙子!”

拍拍战侠歌的肩膀,李向商留下一句“好好养伤,到部队好好干”,这位战斗英雄就落荒而逃。

这位做事刻板一丝不苟的职业军人,竟然忽略了一个事实,他向战侠歌提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认真的回答。

目送李向商走出病房,战侠歌的笑容慢慢凝滞在脸上,他低声道:“告诉你,我不愿意参军,更不想加入第五特殊部队!我从心底里讨厌军人这个职业,我更不喜欢有人强加给我一种我不喜欢的人生!但是,你们真的给我留下选择余地了吗?!在你们的眼里,能把我这件残次品变废为宝,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