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三集、全面抗战 第四十五章、滕县保卫战﹙2﹚

dontbb 收藏 5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滕县,守军司令部。总指挥王铭章对李蟲道;“李少尉,2挺高射机枪和10具火箭筒是我们守滕县的利器,所以我决定由你带督战队负责,所缺人手你可以从一二四、一二七两个师所有人马中挑选。”


“这样不好吧?何大将军给我们的任务是保护您。” 李蟲面有难色。


“日軍势大,而川軍会使高射机枪和火箭筒的人又少得可怜,假如我们在滕县连5天都顶不住,你说我会帶头当逃兵吗?” 总指挥王铭章反问道。


“将軍出川抗日,一直率部奋勇杀敌,怎会是贪生怕死之辈。”李蟲发至內心钦佩地道。


王铭章开心地笑了;“那就对了,现在我们是同城共济。全力挡住日軍进攻,守住滕县。就是对我最好的保护。其余的事, 5天后,只要我还活着,再说吧。”


“是!王将军。” 李蟲一听王将军言之有理,马上带督战队挑人去了。


3月16日傍晚,日本侵略军前锋抵达滕县。


进犯滕县的日军前锋为第十师团和第五师团各一部,有大炮50多门,战车三十余辆,飞机四十多架,装甲火车两列,约二万余人,由第十师团师团长矾谷廉介指挥。


3月17日黎明,万余日军向界河主阵地全面发起进攻。


7时50分,冯河、龙阳店方面的日军开始向滕县东关进犯。双方发生激战。


8时许,日军集中10多门山炮向滕县东关、城里和西关火车站猛烈轰击,12架敌机飞临县城上空,疯狂地轰炸、扫射。


城內,一座不起眼的民房内,2挺伪装过的高射机枪,黑洞洞的枪口,紧紧盯上了小鬼子机群,其中1架不要命的敌机十分囂張,在2挺高射机枪最佳射程內疯狂地来回低空轰炸、扫射地面目标,便能灵巧地躲避地面步兵用机步枪的顽强抵抗。


但鬼子驾驶员做梦也没想到,城中仅有的2挺高射机枪已悄悄地锁定了他。


“哒、哒、哒”李蟲亲掌的一挺高射机枪突然开火,另一挺高射机枪也几乎同时击发。2挺高射机枪射出两道暗红色绵密的弹幕,组成一张夺命网,刹那间将这一架敌机死死地包裹在里面。鬼子驾驶员大吃一惊连忙做了几个漂亮的躲避动作,然后全力爬升,妄图摆脱死亡的陷阱。但晚了点,飞机一震,左边的机翼被打中,留下了一串大小一致规则的弹孔,飞机在空中象醉汉般挣扎摇摆了一下,左边的机翼突然拆断飞离开了母体,失去平衡的飞机,不论训练有素的鬼子驾驶员怎么拆腾,还是十分不情愿地一头栽向城外日軍阵地,然后爆出一声巨响,火光冲天,飞机化为无数碎片。使正准备进攻的、一个倒霉的鬼子步兵小队伤亡过半……


其余的鬼子飞机大吃一惊。慌忙四下逃散,全力爬升。可地面的2挺高射机枪迅速转动高射机枪枪口,猛烈射击,密集的子弹呼啸着追击过去,其中一架敌机突然抖了一下,拖着滚滚浓烟坠落在城处远处的山坡后……


由于此处高射机枪阵地暴露了目标,李蟲见好就收,马上帶着大家从早已挖通的下水道中,携带拆散的高射机枪迅速转移阵地。


果然恼羞成怒鬼子轰炸机编队的指挥官立即命令在空中待命的轰炸机报复,于是数架战斗机盘旋而下,一颗颗炸弹呼啸着从天而降,转瞬之间就把藏有高射机枪阵的民房淹没在火海之中,那栋民房也很快被夷为平地……


李蟲所率2挺高射机枪小队利用滕县县城下水道网,神出鬼没。大打防空游击战。到下午6点,共击落日机3架,击伤4架。滕县川軍士气大振。无处不在的防空火力,也让鬼子轰炸机编队的指挥官一时弄不清城中倒底有多少防空火力。吃尽苦头的鬼子轰炸机不得不有所收俭。轰炸的效果立马降了下来。


十师团师团长矾谷廉介一脸铁青,他没想到一座小小县城有如此顽强的防空火力,马上下令;坦克掩护步兵加大地面进攻。


这次轮到督战队掌管的火箭筒发威了。8辆鬼子坦克被击毁击伤,鬼子坦克部队受重创,加上夜幕降临,日軍又不擅长夜战。矾谷廉介不得不终止了日军第一天的进攻。


3月18日黎明,矾谷廉介改变战术,突然集中炮火猛烈轰击东关南半部的寨墙,不到半小时,炸开了一二十米的缺口。100多日军在数十挺轻、重机枪的掩护下,窜入缺口外的壕沟里,伏伺缺口两侧。守备东关的是;七三一团第一营,营长严翊是山西抗战中幸存的川軍軍官,是打阵地战的好手,他发现了这股小鬼子后,马上集中100多个投弹好手,将近三百枚手榴弹投入敌群,刹那间手榴弹爆炸声此起彼伏,硝烟弥漫,伏着的日军来不及爬起来反击,就纷纷被炸死,逃还者仅三人。此时,一营也伤亡近百人,其中半数死于鬼子猛烈炮火。城防司令张宣武立即将预备队第七二七团第十二连由城里调赴东关归严翔指挥。


下午2时,日军向东关土寨的东北角发起猛烈攻击。守军在严营长的指挥下,已连续5次打退敌人进攻。下午5时,日军发动了第六次攻势,各种火炮增加到30余门,集中轰击东寨门,并以部分炮火向东关、城里和火车站施以重击,企图阻止守军增援,另有每批6架飞机在上空轮番助战。日军步兵在强大火力掩护下,一次三个小队,每队相距约百米,前后重叠成梯形向东寨门冲锋。前面的一小队被守军消灭得所剩无几,守军前沿阵地官兵也伤亡惨重。严营长急将生力軍第十二连补上,十二连立足未稳,日军第二梯队又冲上来。呐喊厮杀中,双方展开肉搏战。日军一小队全部被歼,十二连也基本上全部阵亡。


城防司令张宣武立即又将十三连调来,该连正由城里奔赴东关增援之际,日军第三梯队蜂拥而上,虽经东寨墙南北两头部队的堵击,但仍有60余名日军突入寨里。此时已夜幕降临,日军不惯夜战,就地用自己人的尸体垒起工事,双方相距数十步,形成对峙局面。凌晨1时,得到十三连增援的严营长组织100多人的敢死队连夜发起反击,终将突入的日军全部消灭,敢死队也伤亡惨重。凌晨4点后,枪炮声才渐趋沉寂。


19日上午,在日军进攻东关的同时,界河一线的正面日军,愈益加强攻势。四十五军经3天浴血奋战,伤亡过半,且与滕县的交通、通讯全被截断,指挥失灵。中午以后,四十五军正面阵地逐次被日军突破。守卫在深井、池头集的吕康、曾元两个旅,在与日军拼搏一天天后,退守大坞、小坞一带。傍晚,四十一军所属两个多团的兵力,放弃滕县外围阵地,撤到城里布防。各部队分区、分段防守,彻夜整修工事。


夜间,日军矶谷师团调集第十师团和第五师团的一个旅,共3万余人对滕县东、南、北三面实施包围。


当天,日军侵占北沙河村,进行疯狂地屠杀,制造了“北沙河惨案”。随后日军逼近县城,得知日軍兽行的数千名百姓惊恐万状扶老携幼出城逃难。是夜,逃往颜吉山和孤山的一部群众,在东沙河西南与日军搜索队遭遇,日军当即架起机枪进行扫射,无数难民倒在血泊之中……


3月20日,守軍经4天浴血奋战,伤亡过半,守軍仅有的2挺高射机枪和10具火箭筒损失殆尽,督战队也仅剩李蟲等三人,李蟲等人率30名手下﹙多是抽调的川軍﹚撤至守军司令部,拱卫总指挥王铭章。


3月21日日军以六十门山炮、野炮向滕县城轰击。20余架飞机临空投弹、扫射。城里城外顿时硝烟弥漫,一片火海。8时后,日军坦克10余辆掩护步兵进攻东关,同时用飞机疯狂地进行低空扫射。防守东关的第一二四师七四○团顽强抵抗,死伤惨重,日军也遗尸累累。鲜为人知的是:当时该团还用机枪击落超低空轰炸敌机3架,城外的百姓看得一清二楚,其中,一架飞机的驾驶员尸體上有証件,上书有义棉次三郎的名字。可见战斗之惨烈。


同时另一部分日军在七八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城垣东南角轰塌处冲锋。守军七二七团第二连组织敢死队以集束手榴弹炸毁坦克2辆,击毙日军五六十人,该连也死伤殆尽。


日军四五十人再次冲上城角,营长王承裕命令第一连向突入的日军反击。一阵手榴弹投出之后,一连官兵又举起雪亮的大刀跃入敌群猛砍,终将日军全部消灭。但连长张荃馨以下138人为国捐躯,全连仅剩4名士兵,东南城角失而复得。日军再度受挫,遂中止进攻。下午2时,日军突然以12门榴弹炮猛轰南城墙,二三十架飞机集中轰炸南关七四三团两个连的防守阵地,我方官兵伤亡过半,其余被迫转移到火车站附近。五六百日军在10辆坦克的掩护下猛扑,我方守兵全部战死。3时半,日军攻占南城墙。同时,日军对东关守军发起更猛烈地攻击,寨墙被炮弹炸得塌陷破残,工事全被摧毁。这时,王铭章师长正亲临城中心十字路口指挥督战。


3月22日,王铭章部已超额完成了阻敌任务,但此时该部已身陷日军重围,难已脱身。日军占领南城墙后,以机枪火力掩护步兵从西南城角向西城墙上的守兵压迫。同时,炮兵又集中火力猛轰西城门楼。下午5时,西门及西门以南的城垣落入日军之手。日军占据城墙,从南、西两面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十字街口射击。李蟲护着王铭章师长和幕僚随从等人,从西北角登上城墙。王铭章师长一边走边组织残部反击日军。他命令身边仅有的一个连,从西北城角向西城门楼猛扑。尚未接近西城门楼,即被日军机枪火力打倒,伤亡过半。王师长不得己被李蟲等人缒城,准备指挥守卫在火车站的三七二旅继续与日军搏斗。


出城后,被西门城楼的日军发现,遭日军密集火力射击,大家身陷绝境,李蟲指挥警卫人员拚命向日军进攻,掩护师长王铭章突围,无奈敌人人多势众,火力太猛,又占据有利地形,很快李蟲和警卫人员全部阵亡。王铭章不幸腹部中弹,他疾呼:“拖住小鬼子,死守滕县!”此时日军又是一阵密集枪弹扫来,王铭章饮弹殉国。


消息传来,城内受重伤的300名川士兵引爆手榴弹殉城。


日军占领南城墙之后,东半部日军抢占东南城墙。守军大部战死,余皆退守东城门楼。同时,突入东关的日军用大炮猛轰东城门楼,城楼中弹起火,城门被摧毁。在密集的机枪火力掩护下,日军步兵三四十人突进东门。守军七二七团吴忠敏营即组织兵力将突入日军全部歼灭。黄昏时,终因守军弹尽援绝,东门落入日军之手,残部逐次退守东北城角和北面城墙。战斗中,城防司令张宣武团长身负重伤,城内守军陷入无人指挥,人自为战的状态。


至此,日军已占领了东、南、西三面城墙。是夜,北城墙上的守军约三百人,扒开北城门突围出城。但城内零散官兵不停地袭击日军,至23日午前仍在逐街逐屋地与日军战斗,直至全员战死。



在滕县保卫战中,武器装备好于历史上第二十二集团军﹙川军第二十二集团军曾在山西被何峰换装﹚,在得到何峰运来武器弹药的补充下、滕县人民的大力支援下,坚守6天半,迟滞了日军的行动,打乱了日军的作战计划,为台儿庄大捷赢得了时间。是役,共毙日军3000多人,守军自师长王铭章以下伤亡近万人,其中有中央督战总队李蟲少尉等12名督战总队员全部殉国。


滕县保卫战刚结束,何峰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联名给蒋介石拍发电报:“……普阳山、龙山两处各约一团之守兵全部殉国,阵地始陷。时北沙河守兵被压迫退入滕县,加入滕县防御,苦战撑持,迄至22日下午五时,城垣遭敌摧毁,被敌突入,巷战结果,我军除少数突围外,余皆洒尽最后一滴血以殉城。从17日至23日该部抗战之概略情况:计是官兵伤亡不下万人,师长王铭章和中央督战总队李蟲少尉等12名督战总队员殉国,负伤的高级将校有;师长陈离、旅长吕康、王志远,副旅长汪朝廉等;其余团营长以下伤亡之人数,尚在清查中。该集团军以劣势装备与兵力占绝对优势之顽敌独能奋勇抗战,官兵浴血苦斗达6天半以上,挫败凶锋,阻敌锐进。使我援军得以适时赶到战役中,徐州得以转危为安,此其为国牺牲之精神,不可泯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