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65 打疯了的战士(二)

zhurui1963 收藏 9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17日下午,黑云吐岭最前突的无名高地,战斗达到了白热化。 南朝鲜人援兵不断涌来,不断地发起集团冲锋。到下午1点时,阵地上守卫的538团6连的连、排、班长均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了。阵地上只剩下零散地来自不同班排的11名战士。 一阵炮火攻击后,敌人又开始了向阵地爬上来。 一个来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17日下午,黑云吐岭最前突的无名高地,战斗达到了白热化。

南朝鲜人援兵不断涌来,不断地发起集团冲锋。到下午1点时,阵地上守卫的538团6连的连、排、班长均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了。阵地上只剩下零散地来自不同班排的11名战士。

一阵炮火攻击后,敌人又开始了向阵地爬上来。

一个来自四川绵阳的战士赖永泽站了出来。

四川人是活跃有些狡猾,他的个子不高,只有那一双眼睛格外的黑亮,就象峨眉山的猴子。

只见他举手高呼:“兄弟们,向我靠拢,听我的指挥!”

正陷欲各自为战,疲惫不堪的战士们,见他头一伸出来,顿时纷纷来了精神,从四面拥齐齐聚拢在他的周围。

“听着,刚才我背排长下去的时候,他醒过来说了。人在阵地在!他委托我指挥大家。现在我们宣誓: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同存亡!”他操着象吵架一样大声的四川话,大声吼。

战士举起手来,齐声高呼:“人在阵地在,与阵地同存亡!”

赖永泽突然裂开干裂的嘴,白牙齿一晃。就象猴子愤怒时的表情一样:“兄弟们,我们现在分为3个小组!”他扬手一刨,把四个左边的战士刨在一起,又扬手一刨,把右边的四个战士刨在了一起:“左边为第三小组,组长王小朋,待敌人上来打敌人的右肋,右边为第二小组,组长西门钢,待敌人上来打敌人的右肋!我是第一小组,居中阻击!在这次打击中,把你们的子弹、手榴弹给我狠命地打,一定要打出气势来!敌人退却,一路猛追,不是打敌人,是拣敌人尸体上的弹药!敌人上来,兄弟们打呀!”

战士们一下子有了主心骨,齐齐也是一声高喊:“杀呀!”

各自分头而去。

南朝鲜人一步步地爬上来了,赖永泽他们跳跃着,一边扔手榴弹一边扫射着。

南朝鲜人仗着人多,不断地向上涌。眼看冲到阵地边了。

突听一声呐喊,二、三战斗小组从两肋杀出,手榴弹、手雷、冲锋枪猛烈地拦腰扫射。

霎时间,正发出喊叫的南朝鲜人,连滚带爬地向山下退去。

“冲啊!”赖永泽冲了出去,追着南朝鲜屁股猛揍。

很快便扑入了南朝鲜丢下的尸体里,寻找起弹药来。

敌人的炮火再次咆哮起来。

战士们躲到后山,人人身上都背满了子弹袋,挎满了手榴弹、手雷。

不待战士们把气歇够,观察的战士吼了起来:“狗日的又上来了!”

战士一冲而出,踩着敌人炮弹的弹着点,再度涌上了阵地。

一场更残酷的战斗又开始了。

西天渐渐地变黄了,在短短的四个来小时里,不断增兵的南朝鲜人发动了20次成连甚至成营的进攻。

当第20次进攻打下去。

战士们或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或者与敌人同归于尽,只剩下一个人了。

四川绵阳籍战士赖永泽。

他不断在阵地上跑着,不知道他有多久没有吃东西和喝水了,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时间想什么豪言壮语。但是,他象猴子一样不断地跳动着,把一个个石头在自己的面前堆成了高高的石墙。

一个连的敌人涌上来了,一百多个南朝鲜士兵的钢盔闪亮着。

赖永泽再次露出了他洁白的牙齿,那就是在阵地上,他也总是在晚上,不断擦的牙齿。因为这里面有一个秘密,他的未婚妻就喜欢他的牙齿。

他抓起了最后两颗手雷,左右开弓扔向敌人。

敌人继续向上涌!

他又抓起最后两根爆破筒,全拉了拉环,又是左右开弓扔了出去。

两根爆破筒滚入敌人堆里,一下子连人带山上的泥土都扯了出来,炸开了两个大洞。

敌人这下抗不住了,再一次滚了下去。

他再一次在阵地上跳动,还是搬石头。

石墙越垒越高。

西天已经开始变成清白色。

南朝鲜人又一次上来。

一步步地向阵地上来。

赖永泽已没有了一颗手榴弹或者手雷,也没有的子弹。

但是,他的雪白牙齿再次露了出来,他笑了,甚至笑出了声。

只一脚踹在石墙上。

他差不多化了一个多小时砌起的石墙,哗啦啦全滚了下去。

石头一个连一个,在被炸得高低不平的山坡上,互相撞击着,跳跃着,仿佛是泻了堤的“洪水”。

只不过这“洪水”的组成不是柔软的水,而是坚硬的石头。

南朝鲜士兵有不怕死的当场头破血流,怕死的,纷纷退了下去。

赖永泽扭头就跑,直跑到后山,从负伤后一直昏迷的排长那里,抱起最后的所有手雷,又是一口气冲回了阵地。

天已暗了,南朝鲜士兵不甘心地朝这靠石头支撑的阵地,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击。

“哈哈!”有了手雷的赖永泽,身上全是血,身上挂满了手雷,在阵地上从东跑到西,又从西跑到东,手雷一个个狠命地砸向南朝鲜堆里。

南朝鲜士兵发声喊,扭头跑下山去。

赖永泽真是打疯了。

秦明扬和他的特别侦察分队的战友们,养精蓄锐了一个白天。

根据白天出去侦察的战士提供的情报又出发了。

用秦明扬的话说:“白天看180师兄弟的,晚上看我们的了!”

特别侦察分队在请示了总部后,出发了。

走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他们来到了一片树木掩映的地方。

这里是侦察员们侦察到的最偏僻的一个联合国军炮兵阵地。

这会儿这里很休闲的。

在灯火下,士兵进进出出。有的酗酒,有的在唱歌。

突然秦明扬皱起了眉头。

欧阳白道:“他们唱的是日本歌曲?”

而且,他们都留着在中国人看来触目惊心的仁丹胡,并且有喝醉的大声说话了。

“鬼子的话!”胡希东也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

秦明扬觉得自己的一身陡地一阵发麻:“我听说过,有日本鬼子参加过扫雷。难道这炮兵也是他们的!”

粗、矮、壮的身材,东方人的模样让人讨厌的胡须,日本话。

秦明扬坚决地摇摇头:“南朝鲜也是被日本侵略过,甚至压迫得很深深的。南朝鲜人又是有很强烈的、很记仇、很自大的民族个性。所以他们几乎很少学日本人的作派!所以,不可能有这么整齐的南朝鲜的说日本话,!”

他再度举起的望远镜,兴奋地叫起来:“同志们,我们遇见日本人!上天,你真是眷顾我们啊!”众侦察员,顿时眼睛瞪大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