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1/


宛如一条长龙一般朝前开进的368坦克营突然停止了前进。

“这是怎么回事?前面的同志为什么停了下来?”营长塞万.伊里奇很是恼火地问道,他随意指着自己坦克里一个炮塔的士兵道:“士兵同志,你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大家都停止前进了?”

不多时,那士兵回来了,朝着塞万.伊里奇一敬礼道:“报告营长!前面的同志发现我们前进的道路上有一片沼泽地带,我们的坦克无法通过!”

“你说什么?前面是一片沼泽?我们的坦克无法通过?”塞万.伊里奇闻言大吃一惊,“68团的同志怎么考虑的!”

“砰!”就在此时,一颗红色的信号弹升上了天空。

糟糕!难道那边打起来了?塞万.伊里奇心里面一下子就着急了起来,他对那士兵道:“你去找一找政委同志!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通过这片沼泽!好支援68团的同志!”

“是!”那士兵朝塞万.伊里奇敬了礼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嘀咕:“这片沼泽都没有看到人的足迹,我们怎么能过去得了?”

“站住!你说什么?” 塞万.伊里奇一听这话,立即紧张了起来。他立即问着那士兵道。

“营长同志,我没说什么啊。”那名士兵吓坏了,要是营长觉得他思想有问题,将他送到内务部门那就完了。

“不是,你说沼泽地上没有看见人的足迹?” 塞万.伊里奇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往这上面放。

“是啊,我还亲自去看了那片沼泽,上面确实是没有人的足迹。”听见营长没有这个意思,那名士兵送了口气,连忙回答着对方的问题。

没有足迹的沼泽,红色的信号弹!糟糕!我们被人骗了!思索了片刻的塞万.伊里奇没费多大的功夫就推测出了正确的答案:68团在另一条路上。

“通讯兵!立即给师部发电,就说68团已经被芬兰军队围困!”想到这一层的塞万.伊里奇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方看来是刻意要将自己的368坦克营调离开来。68团怕是凶多吉少,于是他立即命令手下的士兵将情况报告给师部。

“快!快!倒车!后面的坦克部队变成前面部队!”明白过来的塞万.伊里奇立即下达着命令道,由于坦克营的其他坦克没有装载无线电,所以在塞万.伊里奇旁边的士兵立即打起了旗语。(PS:在苏德战争初期,苏军坦克部队的非常缺乏训练,许多人只有70多个小时课堂学习就仓促上阵,根本没有时间熟悉机械性能,演练集群战术。这时的苏军坦克大多数没有装备无线电,坦克之间的交流居然依靠旗语,这在实战中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在苏德战争之前的苏芬战争中,装备无线电的坦克算得上是凤毛麟角了。据古德里安回忆道,苏联坦克之间缺乏配合,各自为战,应变能力很差,通常是指挥坦克后面跟着一群坦克,如同老母鸡领着一群小鸡,一旦指挥坦克被毁,其余的坦克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很容易被德军坦克分割歼灭。经历过大清洗的苏军将领指挥谨小慎微,不敢改变事先制订的作战计划,因为怕担责任,一旦战局发生逆转就一筹莫展。)

虽然塞万.伊里奇的反应不能不说是正确,也不能不说快,但是才从学院毕业出来就任坦克营长的他此时依然犯了个大的错误,在匆忙之中他居然忘记了派出侦察部队去看看在道路两边的树林里面藏有敌人没有。如果是一个经验老到的营长,此时会先将坦克部队停下来,先派侦察部队观察周围的环境,看看周围有没有敌人。但是,可惜的是。这个坦克营的老营长早已经在“肃反”大清洗中被抓了起来,直到现在也还没有被放出来。代替他的,正是在学院里面成绩优秀的塞万.伊里奇。如果说先前一段路程塞万.伊里奇是因为觉得前面有68团的同志走过这条道路,所以安全,没有派出侦察部队的话。那么这次塞万.伊里奇明白没有68团同志经过这条道路,那么按道理他就应该马上派出部队侦察这条道路的情况。但是,很遗憾,没有实战经验的他在惊慌之中完全忘记了这一点。不过,他所发出的电报却导致了一场以弱敌强的战斗、一场可歌可泣的战斗、一场战斗规模虽小,却引发了芬兰人强烈的自信心的战斗。

“那个俄国佬在那里嚷些什么?”西莫.海亚少尉通过手中的望远镜正好看见了塞万.伊里奇的举动,于是他问着手上也正拿着望远镜观察俄国人的塞万中尉。

“那个俄国佬在说:西莫.海亚少尉,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这里有瓶伏特加,来不来一起品尝!”塞万中尉开着西莫.海亚的玩笑。

“哦,我还以为那俄国佬在说:塞万中尉,我们一起来共进晚餐好不好呢。”西莫.海亚也回敬着对方。

“嗨!西莫.海亚少尉,呆会你去跟那个俄国佬打个招呼好不好?” 布莱曼中尉也对西莫.海亚说道。

“我可不会俄语,我要会俄语的话,我一定上去对他说:嗨,俄国佬,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西莫.海亚反唇相讥。

“哧、哧。。。。。。”这话立即引起了在一旁操作37mmwz.36勃福斯反坦克炮的芬兰士兵经过压抑后的低声的笑声。

“我可说的不是你!” 布莱曼中尉解释道,“我说的是你手上的狙击枪!”

“我的莫辛-纳干可没有穿甲的功能。” 西莫.海亚比画着说道。

“嗨!那里不是给你准备了一个么?” 布莱曼中尉指了指身边的“大象枪”——L-39型反坦克步枪。

“你的意思是。。。。。。”西莫.海亚的眼睛一下亮了。

“我们先集中几门反坦克炮和反坦克枪,集中干掉那架俄国佬的坦克!如果在这个时候俄国人出现其他的指挥人员,就要靠你的狙击手了!” 布莱曼中尉正了正脸色,表情严肃地说道。

“好!”西莫.海亚同意了对方的意见。